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45 你现在被捕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45 你现在被捕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电话里,传来一阵敲打电脑的声音,声音的频率很快,明显的,蒙小妖很熟悉做这样的事。紫you阁 w.ziyouge.

    白洛庭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跟裴伊月一起出了门。

    启动了车子,蒙小妖那边也有了消息。

    “上江路,具体地点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好。”

    车是裴伊月开的,速度,可想而知。

    凌晨两点,路上基本已经没人了,裴伊月直接将油门踩到底,黑白相间的蝙蝠仿佛飞起来了一般。

    “找到了,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啊,连个门牌号都没有,我发定位给你。”

    “好。”

    车速不减,裴伊月却空出一只手来摆弄手机。

    白洛庭一把拿过她的手机,“我来,你开车。”

    ——

    夜黑风高,一栋废弃的大楼显得格外阴森。

    脚下的路支离破碎,白洛庭生怕裴伊月会踩空,始终扶着她。

    手机的灯光四处照射,裴伊月并不确定裴心语真的在这。

    二楼,一阵嘤嘤的哭声有些瘆人。

    “裴心语!”

    除了哭声以外根本没人回应。

    裴伊月顺着哭声走去,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那个蜷缩的身影。

    只不过……

    白洛庭倏然进了下眉心,停下脚步,转过身,没有继续上前。

    他脱掉外套,递给裴伊月。

    “你过去吧,慢点。”

    虽然刚刚只是一眼,但白洛庭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裴心语衣不蔽体的躲在角落,身上到处都是伤痕。

    裴伊月走过去,就见她抱着自己,指甲不断的在手臂上来回抓。

    两条"chi luo"的胳膊几乎都已经被她抓烂了,她整个人抖的厉害,嘴里嘤嘤的哭声不断。

    “裴心语,你怎么回事?”

    裴伊月蹲在她面前,把手里的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

    裴心语嘴唇冻的发紫,空洞的眼慢慢看向裴伊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她的大腿上全都是青紫色的手印,裴伊月虽然不敢相信,但她还是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安抚着,心里犹如万只尸虫咬过。

    “是谁?”

    裴心语的哭声越来越大,仿佛已经哭的失去了理智。

    “裴心语,告诉我是谁。”

    “是,是林,林风齐……”

    闻言,裴伊月眉心狠狠一蹙。

    搭在裴心语背上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

    “起来,别哭了,我带你去医院。”……

    ——

    医院病房里,裴心语已经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她的经历就跟裴伊月猜到的一样,她防范了最初,但却没有防范到最后,裴心语终究还是被林风齐那个畜生给糟蹋了。

    病床边,裴伊月拿着裴心语的手机。

    通讯记录里显示,裴心语的第一个电话并不是打给她的,而是古亦。

    往后翻,这几天里,她无数次的给古亦打电话,从时间上看,显然都是没有接通的。

    白洛庭从外面走进来,问:“要不要给她爸妈打电话?”

    “你打吧,我去趟古家。”

    这个时间,天还没亮,她去古家?

    白洛庭刚想说什么,裴伊月放下手机,转过身。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这件事跟她无关,白洛庭也没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她不是已经跟古宸离婚了吗,你去古家有意义吗?”

    “谁说我是去找古宸的?我是去找古亦。”

    ——

    裴伊月来到古家的时候是凌晨四点。

    天还没有亮。

    敲门声吵醒了古宸和古博远。

    然而,当他们看到这么早就来敲门的人是裴伊月的时候,似乎都有些不可思议。

    古亦失踪了几天的消息并没有让裴伊月太意外。

    知道了古亦不在,裴伊月话没多说,转身就走。

    古宸一脸茫然,他拦住她。

    “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会这么早来?”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同样一脸好奇的古博远。

    林风齐和林谷云的事,估计让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短短几天时间他就憔悴了不少。

    裴伊月脸色微沉,看了古宸一眼。

    “去医院看看心语吧,我刚把她送去医院,你那个表哥……还是对她下手了。”

    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古宸现在的表情了。

    他以为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就算林风齐还是不死心,但他跟裴心语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他还会做这样的事?

    天亮的很快。

    裴伊月没有回去医院,而是联系了蒙小妖,让她查古亦的消息。

    ——

    一间木屋,阳光顺着缝隙一点点的透射进来。

    凳子上的人手被反绑,眼睛上被一块黑布蒙着。

    他全身上下已经被冷水淋了无数遍,整个人瑟瑟发抖,牙齿打颤。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冻死的是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开门声。

    脚步声缓缓走近,林风齐侧着耳朵听了听。

    突然,眼睛上的黑布被人扯掉,木屋里光线不强,并不需要太多的适应。

    他哆哆嗦嗦的抬起头,猛然一怔。

    “是,是你?”

    “呵呵。”

    杭子速轻声笑了笑。

    那一脸纯净的笑容看上去无毒无害。

    大明星杭子速。

    林风齐当然知道他的另外一层身份。

    杭子速手里的金属打火机一开一合,咔哒,咔哒……声音就像幽灵的脚步,一声一声都在牵引着林风齐的灵魂。

    刺啦一声,蓝色的火苗燃燃升起,拿着打火机的手一路向下,最终在他裤裆的位子停了下来。

    “你说,我要是一直烧一直烧,会是什么效果?”

    林风齐一惊。

    想要往后躲,可惜他的两只脚被绑在凳子腿上,他的两条腿被分的开开的,刚好适合让杭子速做这样的事。

    打火机离他的裤子越来越近。

    林风齐已经感觉到了火苗的燃热。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蓦地,杭子速迅速起身,一脚将他连人带凳子一起踹倒在地。

    扑通一声。

    他居高临下的晲着动也不能动的林风齐,扯了下嘴角。

    “我不稀罕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得罪了我师傅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着。”

    “我没有得罪她,我最近都没有见过她,你一定是误会了。”

    林风齐既然被派到北城,自然知道他们所有的人际关系。

    杭子速,人人面前的大明星,长着一张娃娃脸,却是最残忍的杀手。

    他的师傅是大名鼎鼎的黛,整个总部,几乎没人是她的对手。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他们师徒俩,但林风齐却不想就这么没了命。

    “误会?”

    杭子速手里把玩着一把飞镖长短的短刀,刀刃折射的光及其刺眼。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师傅说了,她会让你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啪啪!

    杭子速拍了两下手。

    青雷社的人是蒙小妖派过来给他差遣的。

    虽然青雷社的人一开始看到杭子速吓了一大跳,但回过头一想,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疯狂的。

    连裴大小姐都这么牛逼闪闪,他们又怎么敢小看一个大明星?

    杭子速朝着倒在地上的林风齐扬了扬下巴。

    “冷水不要停,再去给我支个火把,我要玩冰火两重天。”

    “……”

    这熊孩子还真会玩。

    青雷社的人心里唏嘘,但也没人反驳他的话。

    哗啦一声,一桶冰水直接倒在了林风齐的身上。

    他整个人抖的厉害。

    杭子速笑了笑说:“别着急,一会就给你暖暖。把他扶起来。”

    青雷社的两个小弟一人扯着一边把林风齐的凳子给立了起来。

    这时,也有人把火把点好拿了进来。

    杭子速拿过火把,吹着口哨,蹲在了林风齐的面前。

    火把的棍子比较粗,刚好能立在地上。

    他抬头看了林风齐一眼,提醒道:“小心点,你要是把它踢倒一次,我就放你一次血。”

    林风齐的身上有水,裤子没那么快被烧着,可是那火热的温度即便隔着裤子,他裤裆里的物件也还是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杭子速起身,从口哨变成了哼曲。

    大明星诶。

    开过演唱会的好不好。

    即便是哼哼,给他听一耳朵也要好多钱的。

    杭子速走到一旁的木桌前,两手一撑,人便坐了上去。

    他穿着蓝色的卫衣,帽子扣在头上,两条腿在桌子下面一晃一晃的,像极了一个淘气的熊孩子。

    火把上的火苗愈渐浓烈,林风齐牛仔裤慢慢的被烧开了一个大洞。

    火焰不仅殃及了他的裤子,还殃及了他的大腿,还有……某个不可描述的位子。

    林风齐被火燎的疼,一个劲的耸动着身子。

    “诶诶,闻到没有,烤家雀的味,哈哈。”

    在场的全都是一群男人,也没什么害不害臊的。

    听到杭子速的话,全都忍不住笑出声。

    杭子速下巴一扬,说:“去,给我往前挪挪,他那玩应不是爱动吗,我倒要看看,烧焦之后的鸟还怎么扑腾。”

    青雷社的小弟走过去,把火把往前挪了挪,直接烧到了林风齐的下面。

    林风齐实在受不了了,即便被绑在凳子上,他还是弹开了。

    然而不巧的是,青雷社的小弟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火把一个不稳……倒了……

    他们记得,刚才杭子速好像说,如果火把倒了……

    “啧啧。”

    杭子速咂了咂嘴,从木桌上跳了下来。

    他一边摇头一边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我今天本来是不想见血的,哎。”

    林风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一边摇头,一边用力的往后挪着凳子。

    “你饶了我吧,我求你了,要不你就告诉我,我到底哪得罪你们了,你让我死的明白点。”

    “我没说过要你死啊!”

    杭子速一脸无辜,越走越近。

    走到他面前,杭子速蹲了下来。

    “来,我帮你解开。”

    手里的短刀在麻绳上轻轻一割,麻绳瞬间断成了几段。

    就当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他松开绳子的时候,突然,林风齐一声痛苦的嘶吼。

    杭子速站起身,

    血顺着林风齐的脚踝,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快速的蔓延。

    “来,给我继续烧。”……

    ——

    北城周边的一个小村落。

    古亦惬意的坐在覆着雪的田埂上,看着远处的风景。

    警车的鸣笛声由远至近。

    古亦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好奇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还有警车。

    没过一会,警车停了,从车里下来的两个警察直接朝着他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古亦先生?”

    古亦抬着头,阳光照的他眼睛有些睁不开,隐隐的只能看清两个带大檐帽的人,却看不清他们的脸。

    “我是古亦,有什么事吗?”

    “我们接到上级通知,你现在被捕了。”

    “……”

    古亦愣了半秒,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被捕?凭什么,我干什么了我?”

    “有什么话先跟我们回警局再说吧。”

    手铐声咔咔响起。

    古亦彻底的懵了。

    他到底干啥了?

    坐在这也犯法?

    警车一路从乡下开到北城,期间不管古亦问什么,两个警察都不开口。

    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古亦终于从警车里出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