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43 您是她什么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43 您是她什么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月华夫人虽说是s国的人,但第一夫人的称号却是几个国家一致认同并封赏的。.

    这不是一个政治职位,但却高过任何一个政治职位。

    第一夫人的称号,可不是人人都能得的。

    白洛庭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是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月华夫人会出现在这。

    就好比在公厕遇见了明星,即便看着再像,也会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既然被看出来了,施月华也不在遮遮掩掩。

    白洛庭神色淡淡,直言道:“姑姑向来没朋友,您应该是她唯一的朋友。”

    而且她姓施,不是北城人。

    再加上安希颜的话……

    “嘶!”什么叫她没什么朋友?

    白曼冬呲牙瞪了他一眼。

    “您是冲着小月来的?您是她什么人?”白洛庭没有理会白曼冬,直接将心里想问的问题摊开来。

    结果就跟他预料的一样,施月华的脸色再次变了。

    年前京都来人,说是在找什么人,白洛庭虽然没有插手,但也不是一点都没有耳闻。

    他不管,是因为他觉得这些事跟他没关系。

    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错了,也许这里面的关系,跟他剪不断理还乱。

    施月华变了脸色,但却没有说话。

    白洛庭也不急,十分冷静。

    “听丫头说,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上次在医院您是故意跟她搭讪,这次又让姑姑牵线,您的目的很明显了,我现在只想听您自己说出来。”

    闻言,施月华淡淡的笑了一下。

    温婉而轻柔的笑容看上去透着几分裴伊月的影子。

    “你猜的没错,小月是我的女儿,我来北城就是为了她。”

    “您想把她带走?”

    白洛庭面无表情,一点都没有因为裴伊月的母亲出现而高兴。

    他的眼神中甚至多出了一丝防范,就那样一瞬不瞬的盯着施月华。

    施月华没有说话。

    她这次来的确是想把她带走,但是这个目的她连白曼冬都没有说过。

    看着白洛庭,施月华沉默良久。

    “她不会跟你走的,就算她想,我也不会同意。”这件事对白洛庭来说没有一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由始至终,他的话都是那么的直白,没有任何一句拐弯抹角,施月华两手相握,放在桌面上,指尖不断抠紧的动作没有逃过白洛庭的眼睛。

    “我劝您最好死了这份心,如果不想让她恨你,你最好连说都不要去说。”

    就连白洛庭都接受不了这样的转折,他不相信裴伊月会接受的了。

    她接受裴俊海是因为他有他的无奈和理由,但是这个女人不一样。

    他不知道安希颜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有句话说的对,裴伊月不能跟她走。

    如果她真的跟她去了s国,那就不会像回到裴家那么简单了。

    突然出现的她会成为众矢之的。

    即便她有了高贵的身份,同时也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接踵而来。

    更重要的是,他不会让她离开他,绝对不会。

    ——

    车里的气氛很诡异。

    裴伊月第一次觉得跟安希颜在一起也会有这么低气压的时候。

    手机震动了一下。

    裴伊月看了一眼,是白洛庭发来的信息。

    内容是让她早点回家。

    揣起手机,裴伊月看了安希颜一眼。

    “你认识刚刚那个女人?”

    闻言,安希颜眉心一颤。

    很明显他并不想提到关于施月华的事。

    “我怎么可能认识像她那么高贵的人。”

    这话听起来带着几分赌气的成分,更多的却是他口中“高贵”两个字。

    裴伊月记得,上次他在酒吧喝多的时候打过一个电话,上面备注就是“高贵的夫人”。

    她当时就觉得这么备注充满了讽刺。

    现在,这种讽刺的感觉好像更重了。

    “她……该不会就是上次在酒吧你打电话的人吧?”

    安希颜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突出的劲骨异常明显。

    他转头看着她,眼神异常认真,“小乖,不要再去见这个人,她会给你带来危险的。”

    “为什么?”全息网游之卧底

    危险对裴伊月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

    她害怕的是危险背后的隐藏。

    安希颜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刚刚当着那个女人的面,他也做出了警告。

    “安希颜,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害怕你所说的危险,如果你想让我远离,就告诉我全部,不然,我会自己查。”

    唦的一声。

    安希颜将方向盘一转,车身倏然停在了路边。

    他转头看着裴伊月,紧凝的眸中泛着急怒的赤红。

    “听我的话你会死吗?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你难道就不能忘了你的杀手身份吗?你知不知道在你的身边有多少隐藏的危险,一旦这些事全部爆发,你有想过后果吗?”

    怒吼过后,安希颜眉心隐隐颤抖。

    他转身,双手抓向她的肩,近乎祈求,“丫头,我求你了,不要再把自己卷入危险当中,你想跟白洛庭在一起我不阻止你,只要他能保证你的安全,我永远都不会再跟他作对,你要你能好好的,我怎样都无所谓。”

    心,隐隐的疼了一下。

    那种闷闷的,连呼吸都有些疼的感觉,她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为什么?”

    裴伊月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任何动作。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们……只是朋友不是吗?”

    安希颜突然低下头失笑,放在她肩膀的上的手不由得捏紧。

    “对,只是朋友,但是我说过,我喜欢你,你是我的小乖啊,我怎么能让你出事呢。”

    裴伊月感觉得到他说这些话时的违心。

    可是她却找不出任何破绽来反驳。

    “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关系?”

    安希颜满含不屑的冷笑。

    “她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她无非就是想要控制我,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

    裴伊月回来之后,白洛庭没有跟她提起施月华的事。

    裴伊月也同样没有说过安希颜跟她说的那些话。

    她不提,是因为怕白洛庭担心,但是这并不等于她对那个女人不好奇。

    见白洛庭坐在一旁所有所思,裴伊月靠过去歪头看了看他。

    “想什么呢?”

    白洛庭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淡淡的说:“没什么。”

    “白洛庭。”

    “嗯?”

    裴伊月看着他,眼神及其认真。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沉默半晌,白洛庭说:“施月华。”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白洛庭看着她,像是在观察她的反应。

    裴伊月琢磨了一会,嘴里喃哝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施月华?月华……”

    蓦地,裴伊月抬眸,漆黑的眼满含诧异。

    “难道,难道她是那个第一夫人,施月华?”

    白洛庭轻微的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想。

    虽然她每天只看娱乐新闻。

    虽然她不一定知道月华夫人长什么样子。

    但是,她一定听说过她。

    裴伊月惊讶的坐直了身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白洛庭,“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如果她真的是第一夫人,那她怎么会在这?”

    还有,如果她真的是第一夫人,安希颜又怎么会认识她?

    安希颜是m国的人啊!

    “她跟姑姑是大学同学,之后也是很好的朋友,她应该是来看姑姑的。”

    白洛庭这么说,裴伊月也没去怀疑。

    她点了点头,赞叹道:“你姑姑居然有这么名声赫赫的朋友,真是了不起。”

    了不起吗?

    白洛庭看着她。

    如果她知道施月华是她的妈妈,那么她是不是也会觉得自己了不起呢?

    “小月。”

    白洛庭单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看向自己。

    “如果哪天你的母亲出现了,并且要带你走,你会跟她离开吗?”

    白洛庭虽然第一时间否决了施月华,但是他知道,其实在裴伊月的心里,她还是很期待自己的母亲的。

    不然她也不会问裴俊海关于她妈妈的事。[系统]九天魔尊

    裴伊月眨巴着眼睛,似乎对白洛庭脸上的认真有丝疑惑。

    “那你呢?如果她真的出现要把我带走,你会让我走吗?”

    “不会。”

    白洛庭丝毫没有犹豫,开口,斩钉截铁。

    裴伊月眉眼一弯,看着他笑了笑。

    “我也不会,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跟任何人离开,我这辈子只跟着你,谁都不会把我门分开。”

    倏然落下的唇,温柔缱绻,带着浓浓的感激与感动。

    白洛庭很庆幸自己能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承诺。

    他更感谢老天可以把她重新带回他的身边。

    渐渐浓烈的吻,已经抵挡不住久违的热情。

    天知道白洛庭是怎么把她从沙发上一把抱起的。

    他的身上还有伤,他当真是一点都不顾忌。

    床榻间的温柔打破了裴伊月最后一层防线。

    眼眸微眯,稍显迷离。

    裴伊月咬着唇,脸色微潮。

    她伸手稍稍抵了他一下,“真的没事吗,你别,别伤了他。”

    禁欲这么多天,白洛庭早已急不可耐。

    他应了一声,便开启了久违之旅......

    ——

    是谁说受伤的人只需要休养?

    受伤的人明明就如狼似虎~!

    裴伊月累的睡着了,而白洛庭却在食味之后踌躇满志洋洋自得的进了厨房。

    有裴俊海的亲手教导,他现在炒两个简单的菜已经不成问题了。

    一个小时后,他再次回到卧室。

    见床上的人还没醒,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大床瞬间凹陷颠簸,被子下的人一丝不挂。

    白洛庭把伸进被子。

    裴伊月缩了下身子,疲惫的皱眉,而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一张放大的笑脸,裴伊月简直恨极了他。

    “醒了?饭好了,要不要起来吃饭?”

    裴伊月头一扭,“不要,骨头都散架了,起不来了。”

    “那我抱你去吃。”

    他的手还在他的身上乱作。

    裴伊月皱眉瞪他。

    抱她去吃?

    怎么抱?

    就这么光溜溜的把她抱出去?

    这个男人,真是流氓到极点了。

    “衣服给我。”

    “不给,要穿衣服自己起来拿。”

    白洛庭坏笑,大手始终在她身上流连游走。

    裴伊月眼角瞟了一眼被他丢的老远的衣服……

    自己拿?

    混蛋!

    “哎哟。”

    裴伊月身子突然一缩,痛苦的皱眉。

    白洛庭一怔,抚在她身上的手瞬间停了下来。

    “怎么了?”

    “肚子疼。”

    白洛庭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却又不敢随便怀疑。

    他蓦地起身。

    裴伊月嘴角狡诈一撩,一把抱住被子从床上滚了下去。

    落地声很大,白洛庭不由得拧了下眉。

    “你这丫头……”

    裴伊月回头瞥了他一眼,慢吞吞的捡起地上的衣服。

    “是你让我自己捡的。”

    白洛庭磨牙。

    让她自己拿衣服,她就把自己往地上摔是吧?

    他大步走来,一把提住她光溜溜的胳膊。

    裴伊月衣服还没来得及穿,身上裹着的被子突然被他一扯。

    整个光裸的身子暴露在空气当中。

    裴伊月一惊,下意识的抱住自己。

    “白洛庭!”她大喝。

    白洛庭坏笑的嘴角张扬到极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