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是北城人?”

    闻言,女护士笑了一下说:“当然知道了,因为您的问题很奇怪啊,在这北城谁不知道裴大小姐,她的名声就算不依仗白二爷也是可以撑起半边天的,这两个人虽然结了婚,但大家还是喜欢叫她裴小姐,虽然前段时间裴家闹出了这么多事,还说她不是裴家大小姐,可是谁在乎呢,大家关注的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女人沉默了一下,放在毯子上的手轻轻的收紧,心头也微微发颤。

    “苦了她了。”

    她的声音很小,但女护士说到兴头上,耳朵尖的很。

    她接话道:“是挺苦的,从小丢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家人,又说弄错了,哎!不过好在她现在有了白二爷,父母什么的她应该也不在乎了吧,能把她丢了这么多年,这样的爸妈不要也罢了。”

    在听到女护士说最后一句话,女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颤抖。

    嘴角的笑意勉强的维持着。

    她稍稍转了下头说:“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麻烦你了,我不上去了。”

    闻言,女护士愣了一下。

    “哦,那好吧,要不要我送您出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轮椅是电动的,走起来可比被人推着省事多了。

    女护士狐疑的皱了皱眉。

    心想,坐着这么省事的东西,干嘛还要人送?

    医院门口。

    几个站的笔直的女人走了过来,恭敬的朝她点了下头。

    “夫人。”

    “回去吧。”

    施月华淡淡开口,漆黑的眼透着淡淡哀凉。

    她看到她的女儿了。

    而且还说了话。

    她应该开心的,可是听了女护士的话,她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她说的没错,这种丢弃她多年的母亲,她有什么理由接受她。

    即便她解释自己的无奈,恐怕她也不会想听吧!

    ——

    施月华来北城虽然没有太过招摇,但所谓纸包不住火,她来这的消息很快就被京都的人知道了。

    她之前为了找女儿亲自找上华夏的人,就不怕被她们知道她来这的消息。

    更何况,他们只知道她来了,却不知道她住在哪。

    白曼冬的私人公寓,这几天施月华一直住在这。

    她们两个人已经二十年没见了,如今见面,仍是一见如故。

    “月华,我中午约了小庭和小月,你跟我一起去,我介绍你们认识总好过你自己去偶遇,你要是总这么用轮椅撞她,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认你了。”

    闻言,施月华轻笑。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没想过会在那见到她,我一着急,也顾不上别的,就想到了这么一招。”

    “第一夫人的聪明脑袋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只能想要这么一招?”白曼冬笑着打趣。

    施月华失笑,不在说话。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想的。

    之前听白曼冬说起她怀孕的事,见她跑的那么快,又怕她就这样从眼前跑掉,又怕她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就选了最差的一种做法。

    ——

    一家中餐厅。

    裴伊月和白洛庭走进来,刚好看到坐在窗边有说有笑的两个人。

    裴伊月脚步微微一顿,看了白洛庭一眼。

    “怎么了?”白洛庭问。

    裴伊月再次确认似的看了施月华一眼,说:“上次在医院,就是她用轮椅撞的我。”

    闻言,白洛庭挑眉看了一眼。

    上次听她说了,有一个奇怪的女人坐着轮椅,说着一些奇怪的话。

    当时他还以为她是碰上了什么警惕的人物,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跟他姑姑认识。

    他们走过去,并没有开口,但却打断了施月华和白曼冬的谈笑声。

    施月华一瞬不瞬的盯着裴伊月,相比上次在医院门前,她的眼神好像更灼热了。

    白曼冬起身招呼到:“站着干什么,快坐,她是我朋友,外地来的,想在北城转转,所以我就把她一起带来了,你们不介意吧。”

    白曼冬的朋友?

    难怪这么奇怪。

    裴伊月心里想着,朝着施月华轻轻点了下头。穿越从未来到古代

    “您好。”

    见裴伊月主动跟自己说话,施月华又些激动的失控。

    “好,你好,快坐吧。”

    坐下后,白洛庭再次看了施月华一眼。

    然而,后者的目光却始终温和的落在裴伊月的身上。

    她看着她……不,应该说是盯着她看。

    裴伊月被她看的不自在,回视了她一眼。

    “你还记得我吗?”施月华开口问道。

    裴伊月点了下头。

    “记得,上次在医院。”

    施月华笑的很慈爱,虽然看上去不像有什么危险,但裴伊月就是觉得她奇怪。

    非常奇怪!

    白曼冬见气氛这么尴尬,开口缓解道:“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是小月,他是我侄子小庭,这两个孩子刚结婚没几个月,感情好着呢。这位是我好朋友,你们就叫她……施阿姨好了。”

    阿姨?

    她看上去挺年轻的。

    裴伊月稍稍打量了她一下。

    吃饭时,施月华一直想给裴伊月夹菜,但是白洛庭在她身边,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她根本就没有机会。

    难怪上次的护士会说她有白家二爷就够。

    她这个当妈的,已经失去了照顾她的机会,并且很难在得到了。

    见她盯着裴伊月有些失神,白曼冬赶紧夹了个虾球放进她的碗里。

    “吃吧,再不吃菜就凉了。”

    施月华快速的低下头。

    那一霎那,眼中浮出了一丝泪光。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跟她的女儿一起吃饭。

    虽然现在还听不到她叫她一声妈,但是能坐在这么近的地方看着她,她已经很高兴了。

    “对了小庭,你施阿姨从国外带了些特产,我留了一份,给你们带了一份,你跟我去楼下拿一下,免得一会走的时候忘了。”

    裴伊月已经不止一次在白洛庭面前说他姑姑变得有点奇怪。

    之前他还不觉得,可是今天,她的确是有点怪。

    白洛庭本想说一会去拿也来得及,可是白曼冬却已经站起来了。

    无奈,他只能跟她一起下楼。

    走远了些,白洛庭奇怪的看了白曼冬一眼问:“姑姑,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闻言,白曼冬瞪了他一眼。

    “哪里奇怪了,净胡说,我这不是想给你们拿点东西吗,怎么这么懒?”

    “……”

    懒?

    白洛庭无语了。

    他有说不去拿吗?这不是都跟她下楼了!

    白洛庭和白曼冬下楼,桌前就剩下裴伊月和施月华面对面的坐着。

    气氛,有些尴尬。

    施月华夹了一个虾球,又夹了一块排骨放进裴伊月的碗里。

    这个给女儿夹菜的愿望,她终于是实现了。

    “多吃点,你这么瘦,现在又有了身孕,要多补补才行。”

    裴伊月不太会跟陌生人相处。

    两人单独在一起的场面,简直是迷之尴尬。

    她闷头吃了施月华夹来的菜,半晌,她抬头看了她一眼。

    “您为什么一直这么看着我,我长的很奇怪吗?”裴伊月终于忍不住了。

    哪有人吃饭这么被盯着看的,谁还吃得下去?

    施月华被她的话逗笑。

    “不,你很漂亮,我喜欢看你。”

    “……”

    好直白。

    直白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裴伊月再次低下头去吃东西,突然手臂被人一扯,刚要送进嘴里的虾球就这么骨碌碌的在桌子上滚了几圈,最后掉在了地上。

    “安希颜?”裴伊月回头,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安希颜第一次在裴伊月叫他的时候没有回应,也没有嬉皮笑脸,他怒火中烧的瞪着坐在对面的人。

    施月华愕然不及,想开口,却被他打断。家仆传奇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居然能找到这来,怎么,你想让她知道你是谁吗?要不要我来说?”

    施月华脸色倏变。

    那一脸惊色瞬时掩盖了她所有的优雅与从容。

    她想要站起,可是她的腿却使不上力。

    看着她的动作,安希颜下意识的皱眉。

    “不要。”施月华惊恐的摇头。

    她不能让裴伊月现在就知道,如果她知道了,恐怕以后连根她一起吃饭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安希颜冷笑着,眼里的愤怒只增不减。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她,如果你敢给她带来什么灾难,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说完,安希颜拉着裴伊月就走。

    他脚步匆匆,裴伊月被他扯的一个趔趄。

    “安希颜你干什么,放手,你弄疼我了。”

    蓦地,安希颜脚步一顿,倏然回头。

    他的眼神很复杂。

    裴伊月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是心疼?是埋怨?还是忧伤和难过?

    她不懂。

    她从没见过这样复杂的目光。

    “跟我走。”

    这句话在他们认识以来,裴伊月已经记不清他说过多少次了。

    跟他走。

    他每次都要求她跟他走。

    但唯独这次,他成功了。

    也许是他眼神的功效,也许是她感觉到了跟施月华在一起时的不自在。

    看着安希颜带着裴伊月离开,施月华呆呆的坐在原位,束手无策。

    裴伊月上的电梯跟白洛庭坐的刚好是相反的。

    她下去了,他却上来的,两人并没有碰到面。

    回到餐厅,看到裴伊月不见了,白洛庭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

    “她人呢?”

    看着施月华一脸的落寞,白曼冬赶忙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不由得捏紧。

    “怎么了,你跟她说什么了?”

    施月华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她走了,被人带走的。”

    “被人带走?”

    白洛庭倏然拧眉。

    他连忙拨通裴伊月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

    “你去哪了?”

    “我没事,是安希颜抽风了,你别担心我,晚一点我自己回家。”

    又是这个安希颜。

    白洛庭磨了磨牙。

    “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点。”

    白洛庭话刚说完,电话突然被安希颜抢了过去。

    “姓白的,你特么脑子被驴踢了?我说过多少次了让你照顾好她,你居然一点都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什么人都让她见是吧,既然这样的话,你还是趁早把她还给我,免得到时候被别人带走!”

    安希颜怒吼声落下,没有给白洛庭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

    白洛庭没有第一时间收起手机,而是在回想安希颜话里的意思。

    被别人带走?

    谁?

    他慢慢的转过头,看了施月华一眼。

    她吗?

    “小月呢?”

    见他一直不说话,白曼冬有些着急。

    白洛庭放下手机,坐了下来,淡淡的说:“她没事,被一个朋友带走了。”

    白曼冬还想问是哪个朋友这么没礼貌,白洛庭却已经把视线转向了施月华。

    “你是s国的月华夫人吧?”

    闻言,施月华和白曼冬皆是一怔。

    看她们的反应,白洛庭就知道自己没猜错。

    裴伊月没有认出她并不奇怪。

    那丫头虽然喜欢看新闻,但她看的都是一些娱乐新闻,有关政治上的,她一向不去关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