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41 没这么丢人过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41 没这么丢人过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跟我生什么气?”白洛庭单手搂着她。

    笑声传入裴伊月耳朵里,她翻了个白眼。

    他还好意思问?

    裴伊月没搭理他。

    咕噜一声。

    裴伊月低头看了看两人的肚子。

    她肯定,这声音绝对不是她发出来的。

    她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是他?

    难道他是真的饿了?

    “看我饿肚子你就这么开心?”见她嘴角抿着笑,白洛庭挺无语的。

    她伸手戳着白洛庭的胸口,泄愤似的说:“你以后要是再敢跟别人说那些奇奇怪怪的事,看我还理不理你。”

    白洛庭的笑声震动着胸腔。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觉得自己分分钟就能被她害羞时的样子引诱。

    “老傅是医生,问他这些事很正常,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也不行。”

    裴伊月头一抬,皱着两撇细眉。

    “丢脸死了,我长这么大都没这么丢人过。”

    “好,以后不问。”

    白洛庭揉了揉他的头。

    她脸皮薄他能怎么办?

    大不了以后上网问某度好了。

    两人的午饭最终还是靠外卖解决的。

    “白洛庭,我们请个保姆好不好?”

    裴伊月真的觉得做饭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

    但是长期吃外卖,她都快吃吐了。

    “不好。”

    白洛庭瞟了一眼她面前的便当盒子,的确是没吃几口。

    看来这丫头现在也学会挑食了。

    裴伊月刚想问为什么不好,白洛庭紧接着又说:“我不想我们家有别人打扰我们。”

    “那以后我们每天都要吃外卖吗?”

    想到往后无尽的便当,裴伊月突然有点想念陈华和周嫂做的饭菜了。

    白洛庭放下手里的筷子,拉起她的手,“以后都不用吃外卖,我来煮饭给你吃。”

    “你?”

    裴伊月愕然的扬眉,“可是你只会煮粥。”

    瞧这鄙夷的小眼神,他煮粥也比她煮的好好吗?

    “我可以学啊,老傅都可以煮饭,我为什么不行,你觉得我比他差?”

    “……”这好像不是差不差的问题。

    这东西,好像是要看天赋吧。

    就她来说,能把粥煮成米糊,她就绝对不是煮饭的这块料!

    ——

    裴俊海两天没来了。

    没有被他们邀请,他真的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过来。

    白洛庭趁着裴伊月不注意,偷偷给裴俊海发了一条信息。

    晚上裴俊海来了,裴伊月开门,看到他手里大大小小的超市购物袋,有点楞。

    白洛庭给他发的信息是说,他想学做菜,让他来帮忙指点一下,这样的差事裴俊海自然愿意。

    裴俊海进门没一会就发现他的左手不对劲,问了才知道,原来是伤了。

    裴俊海看了一眼坐在客厅却无心看电视的裴伊月,笑了一下说:“那天那个米糊……就是小月煮的粥,是给你煮的?”

    闻言,白洛庭没忍住,笑出声。

    “哦,的确是米糊。”

    裴俊海无奈的摇头,“你该不会真的喝了吧?那天她煮好之后发给我看了一眼,我为了鼓励她,说她煮的还不错,我要是早知道你受伤了,一定不这么说。”

    “我没喝,就因为我没喝,她还生气了,这不,说自己以后都不进厨房了。”

    “这撒娇的话她也就会跟你说,以前她还在裴家的时候,倒是愿意跟我说说心里话,不过现在……”

    裴俊海苦涩的笑脸带着一丝无奈,又有着一丝惋惜。

    回想裴宗说的那些关于她的过去,裴俊海就忍不住的心疼。

    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愿意跟任何人坦诚她过去十几年的生活,可想而知,过去的那些年,她过的一定不好。

    “伯父难道不觉得小月已经渐渐的开始接受你了吗,你虽然每次只是来做几个菜,但她并没有拒绝,如果她还抗拒你的话,我想你可能连门都进不来。”

    这话说的没错,自从她离开裴家之后,性格上的确有很大的改变。

    如果她真的抗拒,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让他进门。

    裴伊月坐在客厅,时不时的朝厨房看上一眼。

    这两个人一直在说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八层肯定再说她!

    好想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又好尴尬。

    面对裴俊海,她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

    两天后,傅里打来电话说医院比较忙,没时间过来换药。

    他不来,就只有他们去了。

    医院门前,白洛庭换好药回到车里,裴伊月突然发现手机落在傅里办公室了。

    她回去拿了一趟,出来的时候急匆匆的往外跑。

    刚出医院打门,她急切的脚步突然撞上一个经过的轮椅。

    或者说,是那轮椅撞到她。

    她腿上一疼,就见盖在女人腿上的毯子掉在了地上。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没有主动道歉。

    因为她感觉到这个女人是故意“开”着轮椅过来撞她的。

    她揉了揉自己的腿。

    真的很疼。

    “对不起,撞伤你了吧,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的声音温柔的像水一样,她一脸歉意的看着裴伊月,很诚心的道歉。

    裴伊月摇了摇头。

    “我没事,你小心点。”

    正要走,女人突然伸手拉了一下她的手。

    对陌生人的肢体接触裴伊月一向很反感,她微微皱眉,躲开她的手。

    “还有事?”

    看着自己的手被躲开,女人也不显尴尬。

    温和的笑意依旧,她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毯子。

    “我的腿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捡一下?”

    闻言,裴伊月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太敏感了。

    看了一眼她的腿,她退后一步,捡起了她的毯子。

    “抱歉。”

    女人轻笑着摇头,“你要是真觉得抱歉,能不能送我进去,我今天家人没有跟着一起来,我自己实在是……”

    女人话还没说完,裴伊月已经绕到了轮椅的后面,推着她往前走。

    女人抿唇一笑,心里已经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

    她转过头,却只能看到裴伊月握在轮椅上的手。

    “你是来做产检的?”

    闻言,裴伊月轻轻皱了下眉。

    “不是。”

    “那你来这是……”

    裴伊月没再说话。

    这个人太奇怪了。

    她手里一没拿单子,二没显肚子,她是怎么知道她怀孕的。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裴伊月接起来说:“我马上就出来。”

    挂断电话,女人又闲聊似的问;“你有什么急事吗,刚刚看你跑很快,该不会是我耽误你了吗?”

    “没什么急事,是我老公在外面等我。”

    刚刚挂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裴伊月拿出看了一眼,怒叹一声,接起。

    “哟,安大少,您是无聊了所以又想起我来了?怎么着,当我这是游乐园呢?”

    开口的讽刺俨然跟刚才的电话不是一个调调,但同时也说明了她对这个人的随意。

    轮椅上的女人身子倏然僵直了一下。

    裴伊月没有发现,仍在对着电话抱怨。

    “你回来干嘛,我可不想见到你,我警告你,别来烦我。”

    挂断电话,正好一个熟悉的护士经过。

    “裴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

    裴伊月看了护士一眼说:“你来的正好,这位女士腿不太方便,你照顾她一下,我先走了。”

    “好的,裴小姐慢走。”

    女护士很客气的看着裴伊月离开,她敛回视线看向轮椅上的女人。

    “请问您去几楼?”

    女人转过轮椅,看着裴伊月冲冲忙忙的背影。

    半晌,她喃喃的问:“她经常来医院吗,为什么你们都认识她?”

    之前她就发现了,这个护士已经不是第一个跟裴伊月打招呼的了。

    虽然那些人都没有直接开口,但是看她们的眼神也知道,她们认识她。

    “也不是经常来,不过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偶尔感冒发烧什么的还是有的,再加上我们这的医生是白二爷的朋友,我刚好跟傅医生是一个楼层,所以就认识了。”

    女护士推着轮椅往里走,脚步不及裴伊月刚刚的着急。

    女人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白二爷,你说的是她老公吧?”

    “嗯。”

    “为什么不叫她白太太,要叫她裴小姐呢?”

    她问出这样的话,女护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太太,您不是北城人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