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挑了一下眉梢,饶有兴味的看着裴伊月。

    嘴角勾起的弧度是深深的怀疑。

    “煮饭?你会?”

    裴伊月抓了抓头,硬着头皮说:“试试呗。”

    “……”

    她说了试试,就真的走了出去。

    白洛庭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厨房里的动静。

    半天过去了,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声响。

    他安心的躺了回去。

    刚闭上眼睛想眯会,裴伊月突然走进来问:“米在哪?”

    白洛庭:“……”

    这半个小时她都在找米?

    所以刚刚那么安静,是因为她什么都没干?

    白洛庭抽了抽嘴角,为难道:“亲爱的,要不,你打电话叫外卖怎么样?”

    裴伊月微微皱了下眉。

    “不行,没营养。”

    对,没营养,裴俊海说的,外卖没营养!

    白洛庭嘴角微抽。

    他想说,他不怕没营养,就怕营养过盛,他这残疾的身体受不鸟。

    “到底在哪?”

    裴伊月再次追问。

    白洛庭无奈的笑了一下。

    “柜子最上面,左边门。”

    乒乒乓乓的声音,还真是不枉费白洛庭对她的期待。

    他甚至在想,被她折腾过的厨房,等他伤好了之后是不是需要重新装修。

    足足两个小时,白洛庭始终保持精神紧绷的状态。

    他虽然让她放手去做,但却仍是怕她会炸了整个厨房。

    厨房里,裴伊月捞了捞锅里的粥。

    她怎么觉得,她煮出来的,跟白洛庭煮出来的不太一样呢?

    颜色倒是很像,但差别在于……

    米好像不见了……

    她盯着锅里看了半天,最后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裴俊海。

    ——“为什么会这样?”

    一分钟后,裴俊海打了一通电话过来。

    “你在做什么?”裴俊海问。

    裴伊月一边研究她煮出来的粥,一边说:“我煮了粥,可是却变成这样了,为什么?”

    “那是粥?”

    裴俊海的语气很惊讶,甚至有点想笑。

    “你煮了多久?”

    裴伊月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上的时间。

    “两个多小时了。”

    两个多小时没把粥煮糊,裴俊海真的有点佩服她。

    他笑了笑说:“煮那么久,米早就化成糊了,不过你第一次煮,这样很不错了,下次记得不用煮这么长时间。”

    “哦。”

    他说很不错了,那就是可以吃的意思呗!

    反正她是放了米进去的,煮成糊也是米糊啊!

    挂断电话,裴伊月盛出来一碗端进了屋里。

    她两手端着碗,烫的她一路小跑。

    看她盯着手里的碗往屋里跑,白洛庭忧心的皱了下眉。

    想要伸手帮她一把,却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无能为力。

    咣当一声,裴伊月手里的碗一歪,好在只洒出来一点,就被她仍在了床头柜上。

    “烫着没有?”

    白洛庭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想要看看。

    裴伊月两手往后一背,笑了笑说:“没事,没那么娇气。”

    白洛庭无奈一笑,转头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粥,眼眸顿时一缩。

    话说……这是什么玩意?

    见他一直盯着那晚“粥”,裴伊月解释说:“这是我煮的粥,就是煮的时间有点长了,不过好消化,你吃吧。”

    吃?

    白洛庭嘴角一抽。

    这里面如果只是把米煮成了糊,他也就勉强吃了。

    可是上面飘的那是啥?

    农药?

    还是某些奇怪的化学物质?

    那些沫子确定不是把洗衣液倒进去的后果?

    裴伊月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再次讲解道:“我放了冬菇虾仁瑶柱鸡蛋还有鸡胸肉,你快尝尝,要不我喂你吧。”

    见她坐下就去端碗,白洛庭赶紧拦了一下她的手。九州风录:一徊长安

    他抽着嘴角干笑几声,说:“宝贝儿,我虽然买了保险,但里面好像不包括食物中毒这一项,要不你这粥,等我下次加了保险之后再喝,你觉得怎么样?”

    裴伊月盯着他看了半天。

    许久才反应到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伸手指了指柜子上的粥。

    “你是说,我煮的粥有毒?”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有点忍俊不禁。

    他真的想说:不是你煮的粥有毒,是你有毒啊宝贝,这样的粥你都能煮的出来,人才啊!

    真是白瞎那些材料了,居然都被煮成沫子了!

    ——

    第二天开始,裴伊月再也没有提过煮饭的事。

    外卖没营养她也没见过谁是吃外卖吃死的。

    白洛庭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看了一眼身旁的人。

    “宝贝儿,我饿了。”

    “哦。”

    裴伊月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剧,听到他说饿了,也没有太大反应。

    她空出一只手,摸向床头放着的手机。

    她这是又准备叫外卖了?

    白洛庭伸手在她ipad屏幕上一遮。

    “你以后都不准备给我煮饭了?我可是伤患。”

    闻言,裴伊月一本正经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说我煮的东西有毒吗,你有伤在身,还是吃外卖安全。”

    这丫头是有多记仇?

    白洛庭有点无奈。

    “宝贝儿,我是病人,你应该迁就我的,对不?”

    裴伊月看着他,眼一眯。

    多么美好的一张笑脸,下一瞬,她头一甩,脸上的虚假的笑意竟是收的一点都不剩。

    她自顾自的翻着手机外卖软件。

    其实她点外卖也很认真的,每顿都不重样,也很不容易。

    白洛庭蓦地翻身,右手撑在她身侧,左手直接捏住她拿着手机的手。

    裴伊月一愣,抬眸看向压在身上的人。

    “你疯了?”

    他左边的肩膀受伤,左手受到牵连有些使不上力。

    裴伊月不敢有太大动作,生怕扯到他的伤口。

    白洛庭撩起嘴角笑了一下。

    他低头凑近她的脸,说:“不想吃外卖,我更想吃你。”

    她看了一眼他的肩膀,说:“你有伤,乱动的话伤口会裂开的。”

    白洛庭诡异的挑了一下眉梢,“那就你动。”

    “……”

    裴伊月脸一红,咬着唇,死死的瞪着他。

    她挣了几下自己的手,却不敢太用力。

    “白洛庭你别抽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事,你给我放开。”

    白洛庭轻笑,却怎么都不松手。

    裴伊月原本以为他受伤了,她就大发慈悲不跟他计较,可是谁知,他的手劲还是这么大,她几乎用尽了全力都挣不开他的手。

    白洛庭自怨自艾的叹了口气。

    “哎,老婆不管我,现在连正常的x生活都不给了,我好可怜。”

    “你可怜个屁!”

    裴伊月忍不住粗口。

    这男人,能不能在无赖点。

    白洛庭眼巴巴的看着她,但就是不起身,也不让她起来。

    裴伊月动了动眸子,突然说:“我怀孕了,你忘了吗,你会伤到他的,你不想要儿子了?”

    白洛庭被她的机灵打败。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但是,她好像不懂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他松开她的手,转而从衣服下面探进,轻抚着她的肚子。

    “说实话,我更喜欢女儿。”

    裴伊月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他这话听起来像是妥协,可是裴伊月却觉得他的笑容很古怪。

    慢慢的,白洛庭的手不自觉的向下……

    “我问过老傅了,他说了,你还不到两个月,小心一点,没关系的。”

    “……”

    裴伊月一脸懵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居然……居然这事也去问傅里?

    感觉他的手已经到了禁区,裴伊月一个激灵,吼道:“白洛庭,你敢碰我,我就不理你了。”恶魔校草:宝贝给我咬一口

    开什么玩笑。

    还真以为她好欺负了是不是。

    这种事他居然拿去跟别人说,简直丢脸死了。

    突然,门铃响了。

    裴伊月苦着小脸,瞪着身上的人。

    白洛庭再次俯身,在她嘟起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而后起身把她拉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错了,乖,去看看谁来了,说不定是你点的外卖到了。”

    裴伊月气呼呼的,一把推开他。

    “我外卖还没点呢!”

    没点?

    白洛庭奇怪的看向门前。

    “那会是谁?”

    “我怎么知道。”

    裴伊月从床上爬了下去,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临走,还不忘瞪他一眼。

    裴伊月出来开门,然而在打开门的那一瞬,她愣了一下。

    “丫头啊,你怎么样了,听说你怀孕了,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呢,怀几个月了,有没有不舒服啊,想吃什么就跟爷爷说,爷爷叫人给你做。”

    老爷子门还没进呢,就一股脑的说了这么多。

    白曼冬拉着她的另一只手,半搀半扶的把她带进去,让她坐了下来。

    “你这孩子,上次见面也没听你提起过这事,怎么这么突然?你这怀孕初期要注意着点,要是有什么不懂得就来问我,你年纪小,这第一胎很重要,马虎不得。”

    裴伊月没有想过他们知道她怀孕之后会是这样的场面。

    她看了一眼最后最近来的白洛言,知道这事一定是他说的。

    老爷子和白曼冬一个劲的叮嘱,裴伊月只能点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原本她觉得怀孕才一个多月只是一件小事,可是现在,她怎么觉得天要塌了似的!

    “呃,爷爷,你们是专门来看我的?”

    难道白洛言没说白洛庭受伤的事?

    为什么他们之关心她的肚子?

    白曼冬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我们听说小庭受伤了,是来看他的。”

    “……”

    来看他的?

    他们这像是来看他的吗?

    进门就把她堵住了,甚至一句都没有问过关于他的。

    卧室出来,白洛庭单手抱在胸前,靠着墙歪歪斜斜的站着。

    看着自己的媳妇儿被围成这样,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咳,你们来看我能不能拿出点看病人的样子,我在这呢,就没人打算理我一下?”

    白曼冬看了他一眼,“看你这样子好像也没啥事,你回屋躺着吧,这用不着你。”

    说好了来看他的呢?

    这无视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白洛言在大院的时候,已经把白洛庭受伤的经过彻头彻尾的说了一遍。

    包括他怀疑裴伊月的事。

    结果却被白曼冬指着鼻子骂了一顿。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被骂。

    白洛庭走过来,一把把裴伊月从沙发上提起来护在怀里。

    “我说你们差不多得了,小月怀孕还不到两个月,别这么夸张好不好,会吓到她的。”

    他现在算是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他们这件事了。

    的确麻烦。

    老爷子横了他一眼,一点都不拿他当病人。

    最初听说他受伤时的担忧,这会儿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臭小子,这么大的事你居然都不说,找打是吧,好在这次受伤的人是你,要是伤了丫头,看你怎么办。”

    听着这话,白洛庭有点郁闷。

    他的确不会让裴伊月受伤,但什么叫“好在受伤的是他”?

    他受伤怎么还成好事了?

    老爷子他们来闹腾了一番,也没逗留太久。

    临走前白曼冬叮嘱裴伊月说,要她定期去医院做检查,如果白洛庭没时间陪她去,就给她打电话。

    裴伊月只觉得白曼冬的改变太突然,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送走了他们,裴伊月一回身,看着白洛庭,又想起了之前的事。

    她提步要走,却被白洛庭拦住。

    他单手将她搂进怀里,嗤笑道:“跟我生什么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