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白曼冬发过来的,正是那天吃饭的时候叶彦杰偷拍的那张。

    听着施月华的介绍,施景郴轻轻蹙眉,接过手机。

    他看着照片里的人,似乎想要在她的脸上找到什么。

    “跟你长得很像,像我们施家的孩子。”

    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瞬间,施月华红了眼眶。

    她低下头,嘴角却上扬到极致。

    “是啊,她是我的孩子,自然像我,只不过,她这些年过的并不好,是我对不起她。”

    温柔的大手轻轻的在她肩上拍了拍。

    施景郴没有说话。

    这些年,该劝的,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他知道她有多想念这个孩子,有些事他是无能为力,但有些事,他更是迫不得已。

    半晌,施月华抬起头。

    “哥,我要去北城,去看看我的孩子。”

    闻言,施景郴移开了搭在她肩上的手。

    施月华感觉到了什么,嘴角的笑意随之淡了淡。

    “怎么了?”

    施景郴轻轻摇了下头。

    “没什么,你想去我不会拦你,但是华夏现在不太平,新旧政界有很严重的纷争,我只怕你这时候去会受到牵连。”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

    施月华安心的笑了一下。

    她还以为,他不想让她去见那个孩子呢。

    “大哥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我这次只是以私人的名义去华夏,而且我没打算去京都,我只是想去看看我的孩子。”

    施景郴看着她。

    虽然他嘴上没有反对,但是看得出,他也没有太多的支持。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我抽不出时间陪你,你一个人小心点。”

    “嗯,我会的。”

    二十多年了,她只在孩子出生的时候看过一眼。

    她甚至没有仔细看过孩子的模样,甚至没有抱一抱她。

    现在她找到她的孩子了。

    她马上就能见到她了。

    她这辈子的心事,终于了了……

    ——

    来酒店之前,裴伊月接到蒙小妖的一通电话。

    今天白洛言突然说请客吃饭,裴伊月已经预料到不对劲了。

    蒙小妖的这个电话,也算是证实了她的想法。

    该来的,总会来……

    十人的包厢,光线极佳,一整片的落地窗尤为耀眼。

    白洛言请客不是没有原有的,因为京都的老鬼他们来了,说要聚聚,顺便把他们两口子叫了出来。

    包厢里谁都在,但唯独少了刑天柯。

    裴伊月打量了一圈,问:“邢小姐不来吗?”

    闻言,不等白洛言说话,老鬼就笑呵呵的接了过去,说:“她说她有事,也不知道她一天都瞎忙活些啥,咱们不管她,来来来,裴小姐,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先敬你一杯。”

    裴伊月面前的高脚杯里只有一杯温水,并没有酒这种东西。

    这是白洛庭刚刚进门就叫服务员倒好的。

    看来就是防着他们这招呢。

    她看了白洛庭一眼,抿着唇笑了一下。

    “我最近身体不舒服,阿庭看的紧,不让我喝酒,只能用水敬你了。”裴伊月端起杯子里的说,说的客气。

    老鬼失望了一下,他知道这位白二少护媳妇儿,也没多矫情。

    “成,喝什么都一样,咱们就是意思意思。”

    裴伊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老鬼直接把半杯红酒都倒进了肚子里。

    裴伊月有点奇怪。

    蒙小妖不是说,白洛言有什么动作吗,看老鬼这样豪迈的喝酒,也不像是有什么计划的样子。

    裴伊月下意识看了白洛言一眼。

    对上他躲避不及的视线,裴伊月无害的笑了一下。

    “大哥怎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胖了?”

    说着,裴伊月还作势摸了摸自己的脸。

    白洛言轻轻动了下眉梢,似乎又仔细看了看她。

    “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好像是有一点。”

    听了这话,最激动的人无异于白洛庭了。

    他天天看着她,反而一点都看不出她的变化。

    他还以为自己的媳妇养成计划失败了呢!

    “我看看。”

    白洛庭伸手捧住裴伊月的脸,又捏又揉。

    裴伊月也不挣扎,笑盈盈的任他捉弄。

    白洛庭撇了撇嘴,“大哥眼神不好,哪胖了,一点都没有。”

    若是按照白洛庭的性格,他见到白洛言的第一句话一定是说裴伊月怀孕的事,因为这件事对他来说太值得高兴了。

    可是他却觉得,裴伊月好像不太想把这件事告诉太多人。

    就连刚刚老鬼劝她喝酒的时候,她也只是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也没说具体不能喝酒的原因。

    两人对视着,不顾旁人像是在虐狗。

    但实际,他们在这短暂的对视中,仿佛交流了千言万语。

    他懂她。

    在他看破却不说破的那一刻,他就比任何人都懂她。

    再加上这么久以来两人心灵上的磨合,即便他们什么都不说,相互都能猜到对方的想法。

    她不想说就不说好了。

    白洛庭手绕到她的脑后,在她的发丝上轻轻揉了揉。

    反正等到她肚子掩饰不了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大家就全都知道了。

    上了菜,大家都很随意。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放开了吃,放开了喝。

    裴伊月再次觉得,白洛言的计划,这些人应该不知情。

    毕竟,他们第一小组的人不是演戏专业,若是真能在她面前装到这么滴水不漏,那就可怕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裴伊月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微微眯起的眼眸是因为被太阳光的刺了眼。

    倏然眯眼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皱眉,白洛庭下意识的往窗外看去。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裴伊月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就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想出去走走。”

    难得她这个总喜欢窝在家里的懒丫头想要出去走走。

    白洛庭微微勾起嘴角,“一会吃完饭我陪你。”

    这两个人秀恩爱已经成为他们这些人的标杆了。

    对此,他们这些人也都见怪不怪。

    李大嘴看了一眼沉默寡言的白洛言,默默的同情他。

    喜欢上自己的弟媳妇……哎!

    真可怜!

    李大嘴动了动心思,突然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老大,今天阿珂不在,你不会连酒都不喝了吧,这可不行啊,是你说要请客的,怎么能连酒杯都不碰一下,你别跟我说你跟裴小姐一样,也身子不舒服。”

    闻言,一大桌子被被李大嘴的话逗笑。

    白洛言瞥了他一眼,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这不是看你们忙着自己喝,顾不上我,我能躲一杯是一杯么。”

    “这话说的,您是老大,怎么能躲呢,来来来,小的们燥起来,全都给我敬老大酒。”

    桌上的气氛再次热闹了起来。

    白洛庭也被他们拉着灌了不少的酒。

    裴伊月劝他少喝点,可是那些人哪里肯就这么放过他。

    差一点让他连她的酒都一起包了。

    一桌子的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唯独白洛庭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裴伊月就奇怪了。

    难道他喝的是假酒?

    酒足饭饱,白洛言出去买单。

    大家张张罗罗的都开始整理衣服准备散场了。

    白洛庭去了洗手间,裴伊月坐在位子上等他。

    突然,一道异样的光从她眼前闪过,晃了她的眼,也触动了她的眉心。

    裴伊月暗自缩了缩眼眸。

    远程狙击……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

    看来,他们还真是打算跟她玩把大的。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当那抹异样的光从她眼前闪过的那一瞬,刚好被从洗手间里出来的白洛庭看了个正着。

    他眼看着那道光从她的脸上划过。

    包括她皱眉的动作,一丝不差的落入他的眼里。

    白洛言买完单回来,推开门的那一瞬,他脚步在门前一顿。

    砰地一声……

    所有人顾不得酒后的醉意,瞬间警惕,然而,还是晚了。

    落地窗在子弹急速的略过后只被打穿了一个孔,裴伊月始终坐在她的位子上,并没有任何闪躲的动作。

    她像是无意间看向走进来的白洛言。

    然而,当那抹甜甜的笑意投向白洛言时,白洛言内心顿时狠狠的揪起。

    她,居然不躲?

    是故意的,还是他真的猜错了?

    顷刻间,不管是他捏起的拳,还是倏然紧绷却没有前行的身体,裴伊月都清楚的看在眼里。

    没错。

    她没有躲。

    她既然知道这是白洛言为她准备的,就没理由躲。

    蓦地,身后一道熟悉的温度将她笼罩。

    裴伊月一怔。

    眼眸倏然睁大。

    白洛庭闪身冲上前,一把将裴伊月护在怀里。

    子弹穿过他的左肩,裴伊月清楚的听见他的一声闷哼,和那微微的震动……

    裴伊月愕然的坐在那,感受着他手臂抱着自己的力度,更感受着自己内心的挣扎……

    他,是故意的……

    垂放在腿上的手瞬间攥紧。

    脸上那丝笑容,也瞬间僵硬。

    “小庭!”

    白洛言惊恐的大叫。

    整个包厢里的人全都怔住了。

    裴伊月一动不动又满脸冷凝的样子,在别人看来像是已经吓傻了,但白洛庭知道,她不是怕。

    她也许是生气,也许,是没有想到。

    她因隐忍而发出的颤抖白洛庭感受的一清二楚。

    他两只手紧紧的抱住她,像是在提醒她不要冲动。

    白洛言大步走来,扶住白洛庭,看着他的后肩上的枪孔。

    “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蓦地,白洛庭扭过头,棕色的眼眸透着怒色。

    他咬牙,看上去像是因为疼,但白洛言知道,并不是。

    “大哥这时候难道不是该派人去抓人吗?”

    言外之意,关心他的伤……太假惺惺了。

    白洛言喝了不少的酒,一时间有些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他看了一眼被白洛庭护在怀里的裴伊月,见她一动不动,他忍不住皱眉。

    白洛庭注意到他的视线,一声恼怒的叹息,他说:“忘了告诉大哥,小月怀孕了,今天的事该怎么处理大哥看着办。”

    闻言,白洛言一怔。

    “怀孕?”

    一直处于沉静状态的裴伊月终于动了下身子。

    她抬头看向白洛言,眼中无尽哀凉与失望。

    “大哥很惊讶吗?”

    一句话,两层意思。

    她问的是关于她怀孕的事,但同时也是挑衅。

    他很惊讶吗……

    当他猜到她是黛的时候……

    ——

    手术室门前,白洛言一直陪着裴伊月等白洛庭手术结束。

    其间裴伊月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看过他一眼。

    如果今天受伤的人是她,那么她不会怪他。

    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对立,即便他真的怀疑她什么,她也可以接受。

    但是,白洛庭受伤这件事她不能原谅。

    她的底线就是她身边的人。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之,她恨上了!

    裴伊月靠墙而立,落寞而呆滞的目光始终看着手术室亮起的红灯。

    她好像很少有在医院门前等灯灭的时候,以往,她身边的人要么直接死了,要么都是蓝佑处理。

    医院这个地方,好像只有她变成裴伊月之后,才会经常“光临”吧!

    白洛言站在她对面的墙边,白洛庭的话始终在他脑海中回想。

    怀孕。

    她竟然怀孕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