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裴俊海看着裴伊月连着喝了两碗他煮的汤,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正准备给她盛第三碗的时候,却被安希颜给阻止了。

    “她又不是猪,喝这么多就不怕她撑死?”

    安希颜的态度极其不好,说话的语气更是尖酸刻薄。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你才是猪,你会不会说话。”

    “不是猪你喝那么多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小心涨肚。”

    “你……”

    “好了好了。”

    眼看着裴伊月把面前的空碗都举起来了,裴俊海赶紧开口。

    这要是砸下去,还不得出人命?

    “安公子说的也没错,你要是喜欢喝我明天在给你煮,今天吃点别的菜。”

    裴俊海这边劝,白洛庭在那边默默的把她手里要砸过去的碗拿了下来。

    其实,他挺想看她把碗丢过去的,最好能打在安希颜的脸上。

    让他嘴再这么贱!

    只可惜,裴俊海在这。

    这么血腥的一幕似乎有点不适合他看。

    裴伊月不知道安希颜这家伙今天抽什么风,他好像是故意在针对裴俊海,又或者说在针对她。

    她瞪了他一眼,饭桌上一时陷入了安静。

    “我妈是谁?”

    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安希颜愕然的看了裴伊月一眼,突然有些恼了。

    “我说了你认了个爸还不满意啊,居然还想把妈也认了,你到底长没长心,你难道忘了当初是他们不要你的吗?”

    裴伊月只是出于好奇,十分心平气和的问出这个问题,却没想到安希颜会有这么大反应。

    一时间,几个人的视线从裴伊月的身上全都转移到了安希颜的身上。

    安希颜手里的筷子捏的倏紧,两撇眉毛几乎皱到了一起。

    “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裴伊月能说自己被他吓了一跳吗?

    好在孩子没成形,不然还不得被他吓早产了!

    “安公子,你没事吧?”

    裴俊海同样被他的反应吓到了。

    然而更让他奇怪的却是他刚刚的那些话。

    他好像……很气愤!

    听到裴俊海跟他说话,安希颜眉心再次一紧。

    他瞪着裴伊月,话确实对裴俊海说的,“关你什么事,她不是要知道她妈是谁吗,你赶紧告诉她好让她去找。”

    天知道他是哪里来的气。

    裴伊月一脸懵逼。

    她不就问问她亲妈是谁吗,怎么就踩到他的尾巴了?

    裴俊海略显尴尬的看了裴伊月一眼说:“其实,我跟你母亲并不认识,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闻言,裴伊月看了他半晌,“那我是怎么来的?”

    这句话里疑问的语气很重,像是带着满满的好奇。

    安希颜眼眸微垂,脸上的疑惑跟裴伊月如出一辙。

    他微微的朝裴俊海转了一下头,像是迫切的想听他的回答。

    当年的那些事让裴俊海在一群孩子面前说,他还真的有些说不出口。不一样的甄嬛传

    他犹豫半晌,说:“我只知道她不是北城的人,她家里的人把你送来的时候说她再也不会来北城,我只见过她那么一次,还是在……喝醉的时候。”

    “呵!”

    如无意外,这声冷笑是从安希颜嘴里发出来的。

    裴伊月和裴俊海一同看去,就见他低着头,嘴角抿着一抹嘲讽。

    “你们年轻的时候还真会玩,喝多了乱来不说,生下孩子还能乱丢,真是比我还开放。”

    安希颜夹枪带棒的说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次,裴伊月心里却也有同样的感慨。

    酒后……这个实在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半晌,等安希颜安静了,裴伊月低着头弱弱的问:“她既然生了我,为什么又不要我?”

    裴俊海看得出她此刻的低沉。

    他想安慰她,但他又自知没这个能力。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真的回答不了你,当初那个妇人抱着你来找我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但是那个妇人只说她们没有办法赡养你,其余的,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裴伊月的失落只是淡淡的一种感觉。

    相比她之前经历的这些大起大落,一个她连是谁都不知道的女人,根本勾不起她难过的心情。

    她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去问什么。

    搭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握着。

    裴伊月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或者说,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突然,一只温柔的手覆上了她静静握起的拳,裴伊月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动了动嘴角,却没有扯出想要的笑容。

    没错,她笑不出来,在听到裴俊海说了这些之后……

    在她知道这辈子她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之后……

    她真的笑不出来。

    “妇人?”

    闻声,裴俊海看向安希颜。

    他仍是垂着眼,但神色却不再像是之前那么排斥。

    他眼眸一提,看向裴俊海,漆黑的眼底浮着一丝疑惑。

    “你说的妇人,该不会那个女人的母亲吧?”

    裴俊海回想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记得那个妇人当年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母亲。”

    如果是母亲的话,那这个人就应该是裴伊月的外婆。

    裴俊海不想这么肯定的下定论。

    毕竟那人把孩子交给他而不是丢弃,也算是对这个孩子仁慈了。

    蓦地,安希颜站起身,转身就走。

    “安希颜你去哪?”裴伊月愣了一下。

    “你慢慢吃吧。”

    说完,砰地一声。

    门关了……

    人走了……

    裴伊月愣怔的看了看白洛庭,又看了看裴俊海。

    “别管他,吃饭吧。”白洛庭淡淡一声,并没有去理会始终抽风又突然走掉的人。

    安希颜今天太奇怪了。

    他的反应已经超出了平时犯抽的范围。

    以前他只是是不是的撩闲和嘴欠,可是今天,从他在门口蹲着等他们,白洛庭就觉得不太对劲。转角的邂逅

    他好像对他们父女俩的事特别上心。

    裴俊海有些莫名的不安,他看着安希颜走掉的方向半天,敛回视线,看向裴伊月。

    “安公子他没事吧?”

    裴伊月摇了下头,“不知道,他这个人神经兮兮,别理他了。”

    饭后,裴伊月几次打安希颜的手机,都没有人接听,最后甚至直接关机。

    白洛庭送走了裴俊海,回来就见裴伊月拿着手机嘟嘟囔囔的。

    “怎么了?”

    裴伊月抬起头,撇了撇嘴。

    “安希颜这家伙搞什么鬼,关机了,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

    “他不是天天都受刺激吗,又不是第一次。”

    见她还是放心不下,白洛庭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揉。

    “放心吧,他又不是小孩,不会有事的。”……

    两天后,裴伊月收到安希颜发来的一条信息。

    信息说,他有事回国了,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就回来,让她照顾好自己。

    信息很简短,不像是他平时唠唠叨叨的性格。

    他这次说走就走,裴伊月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他现在走都走了,裴伊月也不打算去细问什么。

    ——

    s国。

    夜晚的星空静谧而安详。

    硕大的房间内,一盏水晶灯垂钓而下,无数块棱角不一的水晶映出褶褶光辉。

    墙上挂着几幅照片,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

    女人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被浓墨点过。

    那一脸浅淡而温柔的笑意更是牵动人心。

    身旁的男人跟她长的有几分相似,但是相对女人,他却严肃了很多。

    他的手搭在女人的肩上,很随意的一个动作,但看起来却极其宠溺。

    叩叩!

    一阵敲门声。

    “进来。”

    女人的声音柔柔的传来。

    下一瞬,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从外走了进来。

    他四处寻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房间里的人。

    这张脸虽然经过了岁月的洗礼,但仍是一眼就能认出跟照片里的是同一个人。

    “月华?”

    “我在这。”

    声音从阳台上响起。

    男人提步走了过去。

    露天阳台的玻璃窗是敞开的,男人走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人。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也不怕着凉?”

    男人走过来时,手里多了一条薄毯。

    正当他准备把毯子盖在她腿上时,刚好看到了她手机里的照片。

    施月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索性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我女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