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36 白洛言在查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36 白洛言在查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电话里,裴雨菲已经哭得语不成调。

    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她又有好多话想说。

    “叶彦杰,你……你不是……不想……要我……吗……”

    她说的“要”叶彦杰第一时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她指的是那两个晚上吗?

    可是她又知不知道,他忍的有多疼?

    他握紧了方向盘,脚下的油门直接踩到底。

    “没有,我没有不想要你,我只是想等你回来,裴雨菲,我现在就在去机场的路上,如果可以,我想见你。”

    “可是我要登机了,呜呜。”

    心疼的过了头,裴雨菲嘶声力竭的喊着,伴随着她平时撒娇的声调,叶彦杰知道她是等不了他了。

    蓦地,他脚下的刹车一踩,将车停在路边。

    “别哭了,听话,两年而已,我一定等你回来,记得,我喜欢你,你不许找其他男朋友,不然我一定会亲自过去把你抓回来,听到没有。”

    “嗯。”

    笑声伴着哭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复杂。

    叶彦杰湿润着眼眶,笑了笑。

    “路上小心,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会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我再也不会不理你。”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裴雨菲哽咽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嗯,可以。”

    “那,发信息,你会回吗?”

    “会。”

    “那,我可以每天跟你联系吗?”

    “可以,我求之不得。”

    “那,你会,你会来看我吗?”

    闻言,叶彦杰轻声笑了一下。

    “看你表现,你乖的话,也许会有惊喜。”

    许久,电话里除了嘤嘤的哭声再也没有传来一句话。

    叶彦杰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她的哭声,心跟着一下一下的抽痛着。

    直到电话里传来机场广播的声音,裴雨菲吸了吸鼻子,声音已经哑了。

    “我真的要走了,叶彦杰,谢谢你你跟我说这些,我也喜欢你,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一切的遗憾都来自于分离,如果叶彦杰在多了解裴雨菲一些,那么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她走。

    她的倔强就跟她这次的离开一样,一旦决定了,不管什么理由都不会让她回头。

    ——

    亲子鉴定的比对结果出来了。

    裴伊月看得出来裴俊海有些紧张。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女儿,但心里也是会怕出什么差错的把。

    裴雨菲说的没错,他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像是很久没睡,又像是瞬间的沧桑。

    傅里拿着鉴定报告,递给裴伊月。

    裴伊月犹豫了一下才伸手去接。

    其实结果是什么看傅里的表情她就已经猜到的,但她还是想亲自确认一下。

    见裴伊月盯着那份报告那么久,裴俊海有些焦急。

    白洛庭看了一眼裴伊月手中的报告单,而后给了裴俊海一个安心的眼神。

    裴俊海有些开心,却又不敢在裴伊月面前表现出来,那种隐忍着的笑意,让他看起来有些挣扎。

    “那个,雨菲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那丫头……”

    “昨天的鸡汤很好喝。”

    裴伊月盯着检验报告,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裴俊海愣了一下,这时候说鸡汤?

    “呃,你,你喜欢喝就好。”

    闻言,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做声。

    白洛庭轻挑了一下眉梢,对于他们的不默契感到有些无奈。

    他伸手拥过裴伊月的肩头,笑了笑问:“喜欢喝还不容易,让伯父在来家里给你煮就好了。”

    伯父……不再是二叔或者裴先生。

    裴伊月虽然嘴上没有承认,但白洛庭知道,她心里已经动摇了。

    裴俊海瞬间恍然,同时又有些不可思议。

    他看着裴伊月,激动的手足无措。

    “你,你还想喝吗,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每天都给你做。”

    裴伊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裴俊海的反应,她低下头,轻折着手里的报告单。

    “不用每天,会腻。”

    这话一出,裴俊海终于乐得合不上嘴了。

    “好,那我现在就去买菜,烧好了给你送过去。”

    裴伊月:“……”

    这真的是她爸么?

    这智商……

    白洛庭不忍心看裴俊海一直猜不中裴伊月的心思,难得这丫头心软,要是让他就这么错过,还不得后悔死。

    “伯父还是去我们家吧,来回跑太麻烦。”

    闻言,裴俊海差点高兴的笑出声。

    他点头,连道了几声好。

    ——

    唐苑。

    裴伊月从电梯里出来,就见安希颜蹲在他们家门前,那样子,像极了一只看门狗。

    裴伊月眼角微微一抽,有点想笑。

    “你怎么又来了?”

    安希颜看了一眼随后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裴俊海。

    微冷的目光在转向裴伊月时换成了一抹笑。

    “来蹭饭。”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态度极其慵懒。

    请问有谁敢把蹭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裴伊月嫌弃的嗤了他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今天有饭可以蹭?”

    “猜的。”

    安希颜抱着胳膊,看样子像是冻坏了。

    看他身上穿的那点东西,红红绿绿的,一件比一件薄。

    “快开门,我都快冻死了。”

    “活该。”

    这回出声的不再是裴伊月,而是白洛庭。

    白洛庭走上前去开门,

    身后,安希颜把手往裴伊月肩膀上一搭。

    “你那个滴血验亲的结果怎么样了?”

    “……”

    裴伊月横了他一眼,却又顾忌着一旁的裴俊海。

    她耸了一下肩头,微微皱起眉。

    “胡说什么呢,把手拿开。”

    裴伊月耸肩的幅度根本没办法把安希颜这个无赖甩开。

    安希颜始终挂在她身上,不死心的说:“你今天不是去拿检验报告了吗,给我看看。”

    “你先把手拿开。”

    裴伊月说不上恼,但也不算心平气和。

    这家伙总是跟她动手动脚的,她真怕哪天白洛庭那个醋缸会一时忍不住拆了他。

    安希颜很听话。

    可以说从来都没这么听话过。

    他手一抬,乖乖的站到了一边,静等她拿出报告单。

    裴伊月睨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那张被她折的整整齐齐的纸。

    安希颜接过的那一瞬,没人发现他的手捏的有多紧。

    盯着那张纸,安希颜的表情跟裴伊月看到化验单时的表情出奇的相似。

    白洛庭打开门,回头看了他一眼,眉心隐隐一皱。

    “怎么哪都有你的事?”

    安希颜没有理会白洛庭的嫌弃,他看着化验单,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声,“呵,还真是。”

    “是什么?”裴伊月问。

    “没什么。”

    安希颜把化验单往裴伊月手里一塞,转身走进了屋里。

    他吸了一下鼻子,嘴里嘟囔着说:“冻死小爷了。”

    ……

    厨房里,白洛庭帮忙打下手,顺便想学一下手艺。

    裴俊海心不在焉的忙活着,时不时的还看一眼客厅里的两个人。

    “这个安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什么时候跟小月变的这么熟了?”

    其实熟不熟倒是其次,关键是裴伊月回到裴家这两年,他也没见她交过什么朋友。

    如今跑出来一个安希颜,但是这关系却看着有点不对劲。

    白洛庭朝着客厅看了一眼。

    安希颜虽然坐在茶几上跟裴伊月面对面,但好在他没有再去动手动脚。

    他敛回视线,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的,不过丫头的朋友很少,我也不想因为他是男的就阻止她交朋友。”

    裴俊海点了点头,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看向白洛庭,似乎是在提醒,“前些天网上的那些照片我看了,我只是担心……”

    “那些照片都是假的,昨天已经出了视频澄清,小月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说出这样的话,白洛庭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

    安希颜这家伙整天神经兮兮的,说实话,他并不相信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安希颜动手动脚的缠着裴伊月的时候,他只是厌恶,却没有从中感觉到任何暧昧。

    裴俊海并不知道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只是觉得刚才在门前安希颜对裴伊月勾肩搭背看起来有点怪异。

    再加上安希颜第一次在办公室跟他遇见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裴俊海一边洗菜,一边摇了摇头。

    “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我是真的搞不懂,这安公子为人轻浮又嚣张,也不知道怎么就跟小月成了朋友,最初他们见面的时候那可是谁都看不上谁,我当时还真怕他们两个会掐起来。”

    轻浮?

    嚣张?

    白洛庭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安希颜跟他是同一种人,同样是用某种利于自己的外表来掩藏内心。

    可是他不懂的是,如果他真的想要掩藏自己,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裴伊月在他面前屡露破绽。

    他知道她的身份,却能淡定的警告他。

    如果是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客厅里,裴伊月坐在沙发上,安希颜坐在她对面的茶几上。

    两人面对面,安希颜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你就这么妥协了?”

    “什么?”

    裴伊月抱着靠枕,玩着ipad,根本没去看他。

    尽管他马上就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只可惜裴伊月并不知道。

    安希颜把手里对折的那张化验单往她面前一扔……

    没错,就是扔的。

    落下时正好挡住了裴伊月的视线。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安希颜顿了一下,随后不要脸的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嗤!”

    裴伊月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看电视。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闪了一下。

    裴伊月看了一眼,是蒙小妖发来的一条信息。

    内容很短,但却令她眼眸一缩。

    ——“来电,急!”

    裴伊月把手里的抱枕和ipad往一旁一丢。

    起身,却被安希颜一把拉住。

    “你去哪啊?”

    裴伊月在看到短信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那一丝严谨刚好被安希颜捕捉。

    他不安的看着她,好像生怕她会去做什么危险的事。

    裴伊月手腕一扭,躲开他的手。

    “打电话。”

    看着她走去卧室,安希颜隐隐皱了下眉。

    收回视线的时候,刚好跟白洛庭撞了个正着。

    白洛庭原本没觉得裴伊月回房间有什么问题,但是看到安希颜的眼神,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房间里,裴伊月拨通蒙小妖的电话。

    “什么事?”

    问这句话时,裴伊月口吻的严谨就好像蒙小妖发来的那条信息。

    冷肃,且带着一丝不安和危险。

    “妞,白洛言盯上你了,他最近在查你,你小心点。”

    闻言,裴伊月晦暗的眯了眯眸子。

    “让他查,你盯着点就好。”

    蒙小妖原以为她会让她阻止,可是她却说让他查?

    她知道裴伊月这么说一定有她的理由,但她还是免不了担心。

    “那万一他真的怀疑你该怎么办?”

    裴伊月勾了下嘴角,如墨的眼底散发着冷肃的光芒。

    “就让他怀疑吧,除非他能找到证据,不然他永远都只能怀疑。”

    想查她的人多了。

    但又有谁成功了?

    白洛言查了她那么久,如果这么轻易就能被他查到,她岂不是早就死了一百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