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一百以内的数字,随便说一个。%d7%cf%d3%c4%b8%f3”

    闻言,裴伊月一愣。

    这丫头,确定不是安希颜故意派来的卧底?

    安希颜胸有成竹,一脸狡诈。

    他扬了扬眉梢,似乎在对她挑衅。

    裴伊月心一横。

    来就来。

    裴伊月转过身,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想着他自信满满的那样子,裴伊月开始有些认真。

    她眼一闭。

    “99。”

    “99。”

    果然是一样,并且还是异口同声。

    一阵哗然,似乎还有抽气声随之响起。

    裴伊月皱起眉,转头看向安希颜。

    “你真的会读心术吗?”

    安希颜端了端肩,脸上的笑极狡诈又气人。

    裴伊月郁闷的看了他半晌,突然站起。

    “我不信,再来一次。”

    说着,她走去厨房的红豆袋子里随便抓了一把,走回来,站在安希颜面前。

    “猜这里有多少红豆,猜对了我服你。”

    “就这样?”

    安希颜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她,似乎有些不满意她口中的“奖品”。

    裴伊月眉一拧,豁出去似的说:“那你还想怎样?”

    “唔……如果我猜对了,你要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至于什么要求,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保证,不会太过分。”

    “好。”

    裴伊月想都没想。

    她认真起来一向如此。

    蒙小妖了解她,她知道,这会儿就算安希颜说输的人剁手指她都会肯。

    安希颜伸出一根手指,在她握着红豆的手上点了点。

    半晌,他轻声笑了一下。

    收回手的同时,他又拿起了桌上的筷子。

    他一字一顿的说:“一颗都没有。”

    裴伊月的手隐隐一抖。

    白洛庭抓着她的手,一点一点的打开她握着的拳……

    空空荡荡的手心,果然一颗都没有。

    白洛庭蹙了下眉,愕然的看着安希颜。

    “你是怎么做到的?”

    安希颜笑着摊了摊手。

    “心有灵犀这样的事是羡慕不来的,我早就说过我跟小乖之间不是你们这些外人可以介入的,可你们就是不信。”

    他们当然不信什么心有灵犀,但,事实却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

    饭后,安希颜仍旧像个大爷似的将这房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遍。

    正准备下楼,却见白洛庭从楼下走了上来。

    安希颜停住脚步,懒懒的往楼梯扶手上一靠。

    “你找我?”

    算他有自知之明。

    白洛庭走上去,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楼下的裴伊月。

    “上次照片的事是你做的?”

    安希颜不否认,也不承认。

    安希颜撩起半边嘴角笑了笑,反问道:“凌文倩的事是你做的?”

    相比谁黑掉了照片,似乎凌文倩的死因更值得探究。

    白洛庭眸中带着一丝危险,而安希颜却丝毫不觉得害怕。

    他脸上轻浮的笑意依旧,口气也是轻飘飘的。

    “我知道那具尸体不是凌文倩,我只是不知道你把她弄到哪去了,看来真的是我小看你了,你比我看到的还要有能力的多。”

    “彼此彼此。”

    白洛庭的彼此有些意味深长。

    其中他也并没有否认安希颜的话是错的。

    “短短半天时间就能让黑客侵入整个北城的民用手机,这并不像是一个豪门公子哥的作风,安希颜,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安希颜呵呵的笑了两声。传承铸造师

    他转头看向楼下坐着的人,手指在楼梯扶手上轻弹。

    看似不经意的他,话语间却是针锋相对。

    “那你呢,白家二世主,无端端的就能将一个大活人弄的销声匿迹,还能找人来顶替她的尸首而不被发现,这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

    白洛庭冷冷的看着他,却也没有逼迫他的意思。

    安希颜不说话,但意思却很明显。

    白洛庭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楼下的裴伊月,眼眸微缩,略带不耐。

    “你是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是我提醒你,不要让我知道你敢做出伤害小月的事,如果你心怀不轨,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闻言,安希颜头一扭,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不过我要多附赠你一句,看好你们家的那些人,但凡任何人敢对她有歪心思,我都会算在你的头上。另外,不要以为她有了孩子我就会放弃把她带走的想法,如果你敢让她受到伤害,我会把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带走,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他们。”……

    楼下。

    裴伊月走到裴雨菲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姐。”

    裴雨菲站在窗边,看到裴伊月蓦地把手机藏到了身后。

    裴伊月淡淡看了一眼。

    “明天就要走了,一个人到了那边要学会照顾自己,有什么事记得往回打电话。”

    裴雨菲点了点头。

    一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走了,她突然有点感伤。

    “姐,其实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和我爸,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我爸心里也不好受,这段时间他尝尝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夜,我不想看到他这么难过,我也不想让你难过,如果可以,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裴伊月不说话。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伸手在裴雨菲的小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

    “好了,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对了,你明天要走的事有没有跟叶彦杰说过?”

    闻言,裴雨菲小脸倏然一沉。

    她转身面向窗外,似乎不想让裴伊月看到她脸上的失落。

    “没有。”

    “为什么?”

    裴雨菲手指在满是雾气的窗户上来回打着圈,直到那一块的水雾化成水珠滴落,裴雨菲才喃哝的说:“我们已经分手了,说不说已经没什么总要的了。”

    她的失落已经写在脸上了。

    她并没有完全放下叶彦杰,虽然她嘴上说分手,但裴伊月知道,她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告诉他一声吧,你告诉他,他明天一定会去送你的。”

    裴雨菲原本的确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

    可是听完裴伊月的话,她突然决定不说了。

    她如果告诉叶彦杰她明天走,他的确会去送她,但是那又能代表什么呢?

    看到他,她只会伤心,只会更舍不得,还不如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

    裴雨菲摇了摇头,看着裴伊月笑了笑。

    “不了,太多人去送我我怕我会哭,到时候他一定又会说我是小孩,我不想在他面前这么丢脸。”

    说完,裴雨菲突然跑开。

    “我去看看我爸那有没有要帮忙的。”

    裴伊月站在窗边,看着她跑掉,除此之外她看得更清的就是那一瞬她眼中闪过的晶莹。

    ——

    大家围在客厅里玩的很嗨,只有白洛庭坐在沙发的一角守着靠在那睡着的裴伊月。

    这么闹腾的环境她都能睡着,看来是真的累了。

    “雨菲,很晚了,你还要回去收拾行李,我们回去吧。”

    裴俊海叫的是裴雨菲,但却看着睡着的裴伊月。

    他们在这吵吵嚷嚷的,他真怕他们会把她吵醒。

    注意到裴俊海的视线,蒙小妖扭过身子看了一眼。

    “她什么时候睡着的?”

    白洛庭轻轻提了提盖在裴伊月身上的毯子,悄声说:“有一会了,没关系,你们继续,她不会醒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看着裴伊月睡得这么香,他们怎么可能还留在这。

    一行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白洛庭回到沙发前,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卿本凶悍之逃嫁太子妃

    警惕已经是裴伊月这辈子改变不了的习惯,在白洛庭把她抱起来的那一刻,她突然就醒了。

    “吵醒你了?”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裴伊月重新闭上眼,弯起嘴角摇了摇头。

    “不是,只是我睡的没那么沉。”

    睡的不沉?

    刚刚他们那么大声都没有吵醒她。

    回到卧室,白洛庭把怀里的人放在了床上。

    裴伊月手一伸,拉住他的手。

    “白洛庭。”

    “怎么了。”

    白洛庭站在床边看着她。

    “新闻说,那个女明星死了,跟你有关系吗?”

    闻言,白洛庭轻身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放在掌心。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别再想了,现在开始你的身体最重要,以后不可以熬夜不睡觉,知道吗?”

    “会被发现吗?”

    很明显,裴伊月并没有听进去他的话。

    白洛庭不回答她的话在裴伊月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默认。

    生长在军家大院,他嚣张或者跋扈裴伊月都不意外,但是杀人,她却是有些不放心。

    她拉着白洛庭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轻垂的眼带着一种对新生命的怜爱。

    “你答应过要照顾我们的。”

    隔着毛衣,白洛庭似乎也能感觉到手下的不同。

    他轻抚着她的小腹,笑了笑。

    “嗯,我答应过,而且我也会做到,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自己有事。”

    ——

    第二天裴伊月醒的比较早。

    裴雨菲是中午十一点的飞机,她答应过一定会去送她。

    机场,来送裴雨菲的人只有裴俊海,裴伊月四处看了看,果然没有见到叶彦杰的影子。

    她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给叶彦杰发了一条信息。

    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裴雨菲依依不舍的进了安检。

    她果然没有哭,虽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她还是忍住了。

    离开北城是她自己的决定,因为只要留在这,她就会有跟他遇见的可能。

    她控制不了自己,更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变得太难堪。

    候机大厅,裴雨菲终于拿出手机。

    她马上就要走了,告个别,应该不算什么丢脸的事情吧!

    ——“地瓜地瓜,我是土豆,虽然你不要我这颗土豆了,但我还是觉得我离开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你愿意当我的初恋,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虽然我现在很难过,但是很快我就会忘了你,我会重新找个男朋友,一定会比你好,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我说到做到。”

    飞奔的车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就在收到裴伊月信息的那一刻,叶彦杰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想她,疯狂的想她。

    他只想马上见到她,即便是最后一面,他也不想就这样让她离开。

    看着裴雨菲发来的信息,他的心仿佛揪到了一起。

    他想都不想直接拨通裴雨菲的手机。

    电话在响了几声过后被接起。

    原本叶彦杰以为自己听到的会是她兴致勃勃的声音,毕竟她的这条信息里挑衅的意味太浓。

    然而那一声声哽咽传入耳中,仿佛一根根尖锐的利器,直接刺穿他的心脏。

    他咬着牙,嘴角隐隐发抖。

    “裴雨菲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不想让你走,你走了我会很想你,我会等你回来,我不会忘了你,你不要妄想找其他男人做男朋友,你的男朋友只能是我,你听到了吗?”

    这是那天晚上她问他,而他却没有回答的问题。

    一字一句,他都牢牢的记着。

    这些天,他无数回的想要去把这些问题回答了,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今,他终于不再顾忌了。

    ------题外话------

    昨天第334章书城那边一直没有上传过去,小爷表示自己也是一脸懵逼啊。

    我已经找过编辑了,但不知道那章会不会在这章之前出现,先发上去看看,要是还没有我只能继续呼叫编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