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心里有点叫苦。%d7%cf%d3%c4%b8%f3

    不是说好了给她庆祝吗?

    可是这气氛算是怎么回事,都大打出手了!

    反正是在眼皮子低下,白洛庭也不怕这安希颜翻出什么浪来,看着裴伊月走过去,他也没拦,但也没放弃盯着他们。

    安希颜扯着裴伊月的胳膊把她带到一边。

    他虽然不欢迎她肚子里的孩子,但那动作多少还是顾忌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认他了?”

    “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想让我认他?”

    她认不认裴俊海不管怎么看好像都轮不到他这么关心吧。

    安希颜被她问的一噎。

    他慌乱的动了动眸子,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我,我就是不想让你认,当初不要你的人是他,现在他说认就把你认回去,他当你是什么?”

    看他这样,裴伊月忍不住轻笑。

    她两手抱着胳膊,靠着身后的窗子,眼睛微眯,那姿态有些慵懒,又有些狐疑。

    “你好奇怪。”

    裴伊月越这么说安希颜越不自在,再加上她的眼神,安希颜索性一把拉过窗帘,把她扣在了里面。

    “谁奇怪了,你才奇怪呢!是谁说自己不要认他的,现在又把人带回家里,怎么,你是怕生了孩子之后没人给你带是吧。”

    裴伊月不疾不徐的推开裹住自己的窗帘,嫌弃的弩了弩嘴。

    “你管的还真多。”

    “我是为了你好,你忘了当初他是怎么对你的了?”

    裴伊月低下头,眉眼之间带着一种淡淡的妥协与辛酸。

    “刚出生的事我当然记不得,但是我知道他对我一直都很好,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后。说到底,这件事也不全都是他的错,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是吗,最起码,丢掉我的人不是他。”

    “那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打算认他了?”

    安希颜很执着这个问题。

    他不愿意接受她的这个说法,但是他也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根本没资格劝她什么。

    看裴伊月摇头,他似乎有提起了一丝希望。

    而她却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的意思是犹豫,是斟酌,到最后终究会变成妥协。

    安希颜似乎明白了她的想法,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捏。

    “算了,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还是不参与你的想法了。”

    有那么一瞬,裴伊月似乎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失落。

    是错觉吗?

    “走吧,吃饭,别饿着你肚子里的那个小玩意。”

    ……

    满满一桌子的菜,排场的确不小。

    裴俊海打了一碗鸡汤正准备递给裴伊月,却被安希颜中途拦截了下来。

    他二话不说端起来就喝,喝完还道了声谢。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这是我爸给我姐盛的,你喝什么喝。”

    裴雨菲一边叫一边往上窜,像是要挠人似的。

    裴俊海嗤了她一声,按着她让她坐了下来。

    “你这孩子,不就是一碗汤吗,我再去盛一碗就好了,人家安公子是客人,你不许没大没小的。”

    “他算什么客人啊。”

    裴雨菲挣扎着身子,简直快要憋屈死了。

    这个死基佬!极品修真狂龙

    安希颜不理那对父女,一边喝还一边咋了咂嘴。

    “嗯,味道不错。”

    裴伊月看了一眼端着碗喝鸡汤的人,问:“你刚刚到底跟雨菲说什么了?”

    话落,就见安希颜嘴角稍稍动了一下。

    他舔了下唇,倾了倾身子凑近裴伊月,小声说:“说我睡了他男朋友。”

    “……”

    裴伊月嘴角狠抽几下。

    桌子下,她狠狠的在他的腿上拧了一把。

    “你要死啊!”

    安希颜一吃疼,差点把手里的汤碗丢了。

    白洛庭坐在裴伊月的身边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伸手拖着裴伊月身下的凳子,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吃饭。”

    饭桌上,除了白洛庭的照顾,再就是裴俊海的无微不至。

    一会儿问问裴伊月咸不咸,一会问问她可不可口。

    裴伊月不是第一次吃他做的饭了,可是这次却是她吃的嘴尴尬的一次。

    安希颜终于安静了。

    他闷头吃饭,不但不撩闲了,也不吱声了。

    突来的安静让裴伊月觉得有点诡异,她看了他一眼,可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饭吃的差不多了,可是天却还早,裴雨菲转了转眼珠子。

    “姐,咱们来玩游戏吧。”

    裴伊月这辈子就玩过两次游戏,一次是前几天安希颜逼她玩的,现在又换成这丫头了。

    “什么游戏?”

    “快速问答游戏。”

    裴雨菲笑眯眯的看向白洛庭。

    “姐夫,你跟我姐一起,我说你们两个答,测试默契的。”

    默契?

    裴伊月忍不住看了一眼安希颜。

    回想上次的事,她到现在还是一身鸡皮疙瘩。

    白洛庭轻声笑了一下,问:“怎么测试默契?”

    “就是我说一件事,你们一起回答,看看你们有几个答案会是一样的,不可以想,要很快的回答。”

    “听起来有点意思。”

    白洛庭看向裴伊月,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况且这丫头明天就要走了,裴伊月也不好驳了她的兴致。

    “好吧。”

    裴雨菲一乐,顿时摩拳擦掌。

    “那我要问了啊,问题都很简单,所以你们要速答。”

    蒙小妖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个满身鬼主意的小雨菲,她的这个默契游戏,她也挺感兴趣的。

    “第一个问题,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狗。”

    “狗。”

    “狗。”

    “……”

    第三个声音是哪来的?

    一桌子人的目光慢慢的落向了正在伸手夹菜的安希颜。

    安希颜抬眸扫了他们一眼,说:“别在意我,就当我是场外观众好了,你们继续。”

    裴雨菲嫌弃的瞪了他一眼,继续道:“最喜欢的颜色。”

    “黑色。”

    重生之幸福蜜恋

    “黑色。”

    “黑色。”

    这次,看向安希颜的就只有裴伊月一个人。

    或者说,是瞪。

    他哪里喜欢黑色?

    他每天穿的花花绿绿的,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安希颜感觉到她的注视,头一歪,看着她撩了一下嘴角。

    裴雨菲继续问。

    “最喜欢什么天气?”

    “晴天。”

    “夏天。”

    “夏天。”

    答案出现了分歧,而这个不同的人,却是白洛庭。

    接连三个问题,安希颜全都跟裴伊月一样,在座的人全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安希颜放下手里的筷子,朝着裴雨菲扬了扬下巴。

    “我正式加入游戏。”

    这话是通知,也是告知。

    意思是说,刚刚他只是随便回答的,并没有认真。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她还就不信了,上次数字猜得准,这回他还会都猜对。

    “雨菲,继续。”

    见裴伊月认真了,裴雨菲更加来了兴致,“最讨厌的蔬菜。”

    “香芹胡萝卜。”

    “香芹胡萝卜。”

    裴雨菲:“最讨厌什么气候?”

    “冷。”

    “冷。”

    裴雨菲:“一年十二个月当中最喜欢哪个月?”

    “九月。”

    “九月。”

    两个人的对决,白洛庭似乎已经自动退出了。

    他不是自愿退出,而是这两个人已经扛上了,他根本插不上嘴。

    裴伊月瞪着安希颜,安希颜一脸笑意的回视她。

    两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看着你,回答出来的问题竟然丝毫不差。

    裴雨菲有点懵了,她还没见过这种每个问题都会相同的人呢。

    她犹豫了很久,决定来把大的。

    “最后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

    裴雨菲就不相信这回他们还会一样。

    可是她不不知道,有些事还真的就是这么巧。

    裴伊月一噎,没有回答。

    安希颜忍不住笑出声。

    他朝着裴雨菲扬了扬眉梢,说:“这个问题直接过了吧,我最后一次生病很不巧跟她是同一天,不信的话你问那位医生。”

    裴雨菲瞪着一双乌黑的眼,一脸懵逼的看向傅里。

    傅里点了下头,她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这怎么可能?

    裴雨菲咬着唇用力的想。

    她就不信,她今天问不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半晌,她信誓旦旦的抬头,“最后一个,一百以内的数字,随便说一个。”……

    ------题外话------

    好多宝宝躲在猜小月和安少的关系,其实很多人都猜对了,嘿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