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33 准备生下来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33 准备生下来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蒙小妖拉着裴伊月就往里走,那步伐大到让他看了就害怕。

    他媳妇儿可是怀孕了,受得了她这么拖着吗?

    他一路跟到房间门前,蒙小妖却砰地一声把门一关。

    白洛庭咬着牙,拍了拍门,“喂,你轻点,别让她摔了。”

    蒙小妖不耐烦的瞪向身后的门板,“放心好了,又不是泡沫做的,你别在这蹲着,该干嘛干嘛去。”

    “我没什么事可以干啊,我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看着我媳妇儿,要不你把门打开?”

    这商量的话说的还真是低声下气。

    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你去帮他们吧,我没事。”

    外面没了声,裴伊月走到床边坐下。

    蒙小妖一脸惊色的走过来,“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跟裴家没关系了吗,为什么又去跟裴家二叔去做亲子鉴定,你之前为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要不是傅里告诉我,我还真的以为你跟裴家没关系了呢。”

    蒙小妖的反应在裴伊月的预料之内。

    不管她说或者不说,她早晚要经历一次她的暴动。

    “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不跟你说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今天要不是雨菲,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件事对蒙小妖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

    她不是不理解裴伊月不说的原因,只不过,要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化这件事,她还是觉得有点困难。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准备认他了?”

    认吗?

    裴伊月轻轻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裴伊月没做声。

    她的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看她这样,蒙小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叹了口气,目光慢慢移向她的肚子。

    “你真的怀孕了?”

    裴伊月两手覆上小腹,下意识的像是在保护什么。

    她扬起嘴角淡淡一笑,说:“你家傅里说的,你觉得会有假?”

    蒙小妖也知道这件事不会有假,她之所以这么问,只是觉得有点不安。

    她盯着裴伊月的肚子看了一会,说:“你真的要把他生下来吗?”

    闻言,裴伊月上扬的嘴角微僵。

    不是因为她不高兴她问这样的问题,而是终于有一个人跟她有一样的担忧了。

    外面的那些人,自从听说她怀孕,一个比一个的高兴,但是却没人能理解她心中的不安。

    只有蒙小妖,只有她会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问她这样的问题。

    裴伊月低着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护在上面的两只手稍稍紧了紧。

    “妞,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如果有一天他会成为你的负担,你有想过要怎么去承受吗?你跟白洛庭谁都没有办法预料到将来,现在要孩子,真的不是最好的时机。”

    对于孩子这件事她的确犹豫过,可是当她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在她的肚子里的时候,她的心却一点点的坚定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但是白洛庭很想要个孩子,我也想,他现在既然在我肚子里,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保护他,不管将来如何,我都希望他能好好的。”

    裴伊月的话对蒙小妖来说就是执念,是妄想。

    她想要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但是她没有想过,会有多少人不希望这个孩子好好的。

    “妞,你还是在考虑一下吧。”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已经决定把他生下来了。”

    如果说裴伊月在这之前还剩下那么一点犹豫,但是在蒙小妖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却瞬间坚定了。

    她的孩子,凭什么要受别人的操控?

    她想要这个孩子,她更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k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你该怎么办,就算你的孩子顺利出生,如果他真的想对你的孩子出手,那你……”

    “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冰冷的视线是蒙小妖所熟悉的,但同时,又让她有些陌生。

    这种冷,打破了以往,更不同寻常。

    就连她见了心里都会忍不住瑟缩。

    裴伊月看着她,脸上除了寒意不再有任何表情。

    “如果他想动我的孩子,我会亲手杀了他。”

    蒙小妖呼吸一凝,整个身体都觉得一股寒气在往上窜。

    她没见过这样的裴伊月,即便是她手里拿着银魂时的冷漠,在蒙小妖看来都比不上此刻的十分之一。

    她想,她已经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的意义了。

    她重视白洛庭几乎已经超过了一切,她又怎么会轻易放弃他们的孩子。

    “既然你决定了,我一定会支持你,不论如何,我会帮你一起保护这个孩子,这个干妈,我当定了。”

    叩叩叩!

    “姐,小妖姐,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我爸说饭快好了,叫你们两个出来洗手准备吃饭。”

    闻言,蒙小妖愕然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你爸也来了?”

    “……”

    这句“你爸”说的还真是顺口。

    裴伊月都没决定要不要叫的,她倒是认的勤快。

    裴伊月站起身,睨了她一眼。

    “上次还嫌我们家小,进来的时候眼睛瞪那么大都看不见人,这要是房子再大点估计你要拿着放大镜看人了。”

    蒙小妖刚想开口为自己争辩什么,就听门外裴雨菲又出声了……

    “你怎么也来了?谁让你来的?”

    能让这小丫头这么不待见的人,裴伊月还真想不出是谁。

    她走出门,就见安希颜跟一道阴影似的闪到她面面。

    要不是裴伊月心理素质好,估计还会被他吓一大跳。

    安希颜低头盯着裴伊月的肚子,脸上没有以往的笑容和轻挑。

    飘逸的短发遮住了他的眉眼,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裴伊月还是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安希颜,你没事吧?”

    安希颜身子微微一颤,随后伸出手,一点一点的朝着裴伊月的肚子伸了过去……

    啪!

    天知道裴雨菲用了多大的劲去打开他的手。

    就见安希颜的手背上瞬间浮起一道红印。

    她扬着头,像只炸了毛的小鸡。

    “你干嘛呢,戳什么戳,把我外甥戳坏了怎么办?”

    裴雨菲的反应当真是惊着裴伊月了。

    只不过,这丫头身上隐约的敌意是从哪来的?

    安希颜不理会炸了毛的裴雨菲,如墨的眼一瞬不瞬的看着裴伊月。

    他眼中带着颤抖,像是激动,又像是在担心什么。

    “你想好了?你真的要留下这个孩子?”

    裴伊月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会是说这个,垂在身侧的手一紧,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蒙小妖。

    裴伊月知道他说这话是出于担心,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她也佩服他的勇气。

    下一瞬,安希颜果不其然的被身后的人甩开。

    白洛庭大步上前,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怒瞪安希颜。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一刻,安希颜的气势丝毫不弱于白洛庭。

    他一步上前,跟白洛庭面对面的站着,嘴角一撩,略带恨意和狰狞。

    “那你又知不知道,你有多自私?”

    裴伊月明白他这句话里的意思,但是,她并不觉得自私的人是白洛庭。

    她从白洛庭身后走出。

    安希颜看着她,眉心微微一动。

    裴伊月单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安希颜,孩子是我的,如果说生下他是一种自私的话,那么最自私的人应该是我,谢谢你为我着想,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会把他安全的生下来。”

    裴伊月的话安希颜听懂了。

    白洛庭也懂了。

    她说“安全的”。

    果然他们是有着一致的担忧。

    白洛庭看着身侧的人,不由得攥紧了她的手。

    虽然他不能像安希颜一样堂而皇之的说出这些担心她的话,但是他一定会把他们母子保护好,不让他们出一点差错。

    所有人都堵在卧室门前,裴俊海烧好了菜叫了他们一声。

    走出来的时候,安希颜再次一怔。

    “你怎么在这?”

    闻言,裴俊海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同样的,他也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安公子?原来刚刚来的人是你啊,我说呢,一眨眼就不见人了。”

    他的笑脸在安希颜看来一文不值,安希颜再次看向裴伊月,这次似乎比刚刚更激动了。

    他伸手指着裴俊海,几乎是用吼的。

    “他为什么会在这,你忘了他对你做过什么了吗?你该不会是已经认他了吧?”

    “……”

    所有事情当中最尴尬的话题莫过于此。

    可是这个安希颜……

    他到底是没眼力见还是没脑子,居然这么大声的问她这个问题。

    一屋子人的愣怔。

    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裴雨菲再次上前,不大的个头却使劲的抻着脑袋。

    “你什么意思啊,我姐认我爸怎么了,他们本来就是父女,再说了,我爸来照顾他外孙关你什么事啊,你在这大呼小叫什么,这又不是你家。”

    安希颜眼眸一侧。

    温怒的眼却丝毫没有震慑住裴雨菲。

    “看什么看!”

    刚才裴伊月的确在好奇安希颜的反应,可是这会儿,她却在好奇裴雨菲对他的态度。

    她记得,他们好像就见过一面吧!

    到底发生什么了让这小家伙这么疾言厉色?

    “你跟他有仇啊?”

    声音从裴伊月的身后传来。

    如无意外,问这个问题的人是白洛庭。

    几个人盯着裴雨菲等着她的回答,而她却气鼓鼓的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

    突然,安希颜笑了一下。

    那狡诈的笑意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我想起来了,你这小丫头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哎哟,看来你跟他真的是那种关系啊,不过他没跟你说过吗……”

    安希颜话说一半,凑到裴雨菲耳边。

    “他难道没跟你说过,他被我睡了吗?”

    蓦地,裴雨菲睁大了眼睛,那表情要多惊恐有多惊恐。

    裴伊月眉一皱,刚想问安希颜跟她说了什么把她吓成这样,就听裴雨菲突然一声尖叫——

    “啊——!”

    砰!

    啪!

    裴俊海正在摆放碗筷,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的手一抖,两个碗接连碎在了地上。

    他抬头,裴雨菲的叫声还没有停。

    “裴雨菲,你叫唤什么呢!”

    裴雨菲尖叫声一敛,手脚并用的就朝安希颜招呼了过去。

    “变态,变态,变态,你是变态,你好恶心。”

    安希颜被她打也不生气,只是一边笑一边躲。

    “哟,我是变态,那他呢,你要不要去问问他那天感觉怎么样?啊!”

    裴雨菲气得不行,直接一口咬上了安希颜的胳膊。

    裴伊月嘴角一抽。

    光听这惨叫声就知道得多疼。

    裴俊海见叫不住她,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把她给拽下来。

    他提着裴雨菲的胳膊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还上去咬人呢?”

    安希颜捂着被咬过的胳膊,只觉得自己的神经好像都麻痹了。

    裴俊海把裴雨菲甩到一边,忧心上前。

    “安公子没事吧,死丫头不懂事,真的很对不起啊。”

    安希颜疼的龇牙咧嘴,但却不愿意接受裴俊海的好意。

    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撇开视线。

    “不用你管。小乖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