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子速托着蛋糕的手一抖,之后便没了声。

    “我以为我的话你会记得很清楚,看来你并没有,你既然想跟我说谎,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徒弟,你可以走了。”

    杭子速身子僵持了半晌,直到她说他不再是她徒弟,他一怔,蓦地跪在了裴伊月的脚边。

    “对不起师傅,我错了,我不该跟你说谎,也不该做这样的事,是我不好,你罚我吧。”

    他在这个世上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

    对杭子速来说,裴伊月是他的天,是他的地,是他的一切。

    只要有她这个师傅在,他才会觉得活着是有价值的。

    如果他连她都失去了,那么他活在这个世上便不再有任何意义。

    裴伊月冷眸微侧,带着星星点点的恼意。

    “罚你?你要我怎么罚你?我以为你在外这几年已经学会了自己动脑子,没想到你的脑子竟是用来对付我!”

    裴伊月从来都没有用这种失望的口气跟他说过话。

    杭子速真的怕了。

    他跪在她的脚边,身子绷的笔直。

    “不是的,我没有想过对付你,我只是怕凌文倩对你不利,所以一直跟着她,后来发现她拍了那些照片,我……”

    杭子速伸手去抓她的手,却被裴伊月冰冷的视线震慑。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她的手上,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但是却不敢落下。

    “对不起师傅,我只是不想看你和白洛庭走的太近,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他对你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如果哪天你露出了破绽,即便他愿意,那白家其他的人呢,第一小组的人呢?师傅,我求求你了,离开这里吧,我们可以回总部,我们也可以让k给我安排别的身份。”

    裴伊月看着他,眼中有失望,但更多的却是心痛。

    以前的他是个多么单纯的孩子,没想到短短的几年,那娱乐圈那样的地方竟是磨练的这么有心计。

    “所以说,那些照片是你发的,对吗?”

    杭子速垂下头,轻轻点了点。

    他弱弱的说:“是我。”

    “凌文倩的手机里还有其他东西吗?”

    “有,还有一些照片,和一段视频。”

    许久,听不到裴伊月的回应,杭子速有些不安。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师傅,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吗,看在我第一次犯错的份上,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

    这么多年,整个组织里能让裴伊月最用心在乎的人,就只有这个小子。

    她知道杭子速对她的依赖。

    在那样无情又冷血的地方,她又何尝对他不是一种依赖。

    她刚刚的确是气急了才说出那样的话。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哀求,裴伊月最终只会心软。

    “起来。”

    闻言,杭子速紧绷的心头一缓,赶忙起来坐在了她身边。

    他拉着她的胳膊,兴奋的像个孩子。

    “你不生我气了对吗?”

    裴伊月看了一眼他的手。

    跟别人有触碰障碍,却唯独跟她没有。

    如果她真的不要他了,那他岂不是真的变成孤苦无依。

    “手机还在你身上吗?”

    “在我这,但是我没有带在身上,你要吗,你要是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回去拿。”

    裴伊月轻轻摇了摇头。

    如果凌文倩真的死了,那么白洛庭两天没回来,应该就是在找这个手机。

    “把手机丢了,随便丢在哪,不要让人发现你来过,走吧。”

    ——

    裴伊月一夜没睡,而这一晚白洛庭也没有回来。

    凌文倩的死讯对裴伊月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冲击。

    她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凌文倩死了就死了,毕竟最初找死的人是她自己。

    安希颜叫人去查白洛庭,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他不止没有查到白洛庭在做什么,甚至连他人在哪都没有查到。

    明天就是裴雨菲出国的日子了,裴雨菲打电话邀请她给自己践行。

    裴伊月一宿没睡,本是不打算去的。

    可是一想,这丫头一走就是两年,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酒店。

    裴伊月走到包厢门前,就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

    这么大的包厢,她是邀请了多少人?

    推开门,裴伊月脚步一顿。

    “姐!”

    一大桌子的人,整个裴家的所有人……

    裴伊月皱了下眉,就见裴雨菲飞奔着朝她跑了过来。

    “姐你怎么来这么晚,都等你呢。”

    裴雨菲拉住她的手,就好像预料到她会跑掉一样。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不知道有这么多人给你践行,应该不差我一个,明天我会去送你,我先走了。”

    闻言,裴雨菲一把搂住她的胳膊,说什么都不让她走。

    “姐,我明天就走了,你就陪我吃顿饭吧,求你了。”

    裴伊月不愿去看那满桌子的人。

    这哪里是陪她吃饭,这明明是陪裴家人吃饭。

    裴伊月试图推开她的手,可是裴雨菲却越搂越紧。

    两个人在包厢门前拉拉扯扯,裴宗开口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明天雨菲就要出国了,就当送送她。”

    裴伊月不愿意面对裴家人,在座的人全都知道。

    裴宗的话裴伊月可以不理,但裴俊海却不想让她为难。

    他起身走到裴雨菲身边,想要把她从裴伊月的胳膊上扒下来。

    “好了雨菲,别为难你姐,她也许还有其他事,你先放手。”

    裴雨菲死都不放,她不理裴俊海,紧紧的贴着裴伊月。

    “不要,我不让她走,她都答应给我践行了,她没其他事的。”

    “她的确没有其他事。”

    突如其来的一声从门外响起。

    人没到,声先到。

    裴伊月闻声一怔。

    “姐夫!”

    裴雨菲兴奋的叫了一声,心想,你来的可真及时啊!

    裴伊月转过头,就见两天没有见面的人,此刻正站在她身后。

    两天不见,这张熟悉的脸勾起了裴伊月心中一点点的怨念。

    白洛庭伸手搭在她的肩头,看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似乎想要将对方看穿。

    裴雨菲很识趣的松开了手,退开了一步。

    “脸色这么差,没睡好?”

    这话像是关心,但是听在裴伊月耳朵里却更像是打趣。

    他明明知道她在等他回家,他却还问这样的话。

    见她一脸怨气的盯着自己,白洛庭勾起半边嘴角,浅浅一笑。

    大手在她脑后的发丝上轻揉。

    “小家伙明天就出国了,不送她说不过去,我知道你来了,所以特意过来的。”

    没错,白洛庭猜中了她的心思。

    她虽然没问,但心里的确是在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裴伊月敛回视线,眼睫微垂,稍显冷漠。

    “我没胃口。”

    “那就坐会儿。”

    说完,白洛庭不在给她争辩的机会,拥着她就往里走。

    裴伊月皱起眉,看了他一眼。

    白洛庭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她的肩头,像是安抚,又像是有着某种更深层的意思。

    他不想让她再继续逃避,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

    他相信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经过了上次绑架的事,丁芳华已经不知道自己对裴伊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害怕?

    好奇?

    还是感激?

    她一瞬不瞬的盯着裴伊月,当裴伊月回视过去的时候,她又仓皇的移开视线。

    裴雨菲绝对是故意的。

    之前裴伊月明明看到她坐的位子是她身旁这个。

    可是现在,她却故意在中间空了一个位子,坐到了一边。

    裴俊海走过来,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挨着裴伊月坐了下来。

    “姐。”

    裴心语坐在桌子的对面,叫了裴伊月一声。

    “上次的事谢谢你,我已经决定跟古宸哥离婚了。”

    这件事裴心语对家里还没有说过,趁着这会儿人都在,她也想把事情说清楚。

    全桌人都在诧异,唯有裴伊月一脸淡定。

    裴伊月轻轻点了下头。

    “你想通了就好。”

    裴心语笑的有点牵强,但又难得的轻松。

    一旁,裴雨菲捅了捅裴俊海的胳膊。

    “爸,我姐爱吃虾仁,你给她夹。”

    裴俊海不知道这死丫头今天是怎么回事。

    她先是不吱声不吱气的把裴伊月叫来,现在又要让他给夹菜。

    她难道看不出来现在的气氛有多尴尬吗?

    裴雨菲使劲的朝着裴俊海使眼色,裴俊海无奈,只能伸出筷子去夹虾仁。

    “不用了我自己来。”

    裴伊月筷子倏然落下,裴俊海的筷子还没碰到虾仁,裴伊月就已经把虾仁送进了嘴里。

    白洛庭坐在一旁不吱声,但眼睛却时时刻刻都在看着裴伊月。

    两天不见,丫头的气恐怕还没消。

    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她消气。

    裴俊海尴尬的收回手。

    落寞如他。

    裴雨菲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蓦地站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伊月姐,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认了我爸吗。”

    裴雨菲的话就像一阵浪潮,打翻了所有人。

    知道的,不知道的,包括裴伊月本人。

    在座的人原本只应该是裴宗、裴森明、裴俊海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可是为什么裴雨菲这丫头也会知道?

    裴心语和丁芳华脸上的诧异无以言表,三叔一家子更是愕然到无以复加。

    静!

    诡异的寂静!

    裴伊月感觉的到所有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徘徊,可是她却不想给予任何的回应。

    “伊月……”

    裴俊海忍不住开口。

    可是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裴伊月冷声打断。

    “抱歉,我不想再跟裴家有任何关系。”

    这句话终于击溃了裴俊海内心。

    他失落的笑出声。

    “对不起孩子,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让你原谅,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当年的事是我错了,我应该自私一点把你留下,你不想认我,我不怪你,只要我能看到你好好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没人可以理解此刻裴伊月内心的挣扎。

    对于“家”这个字,她曾满怀憧憬,可是到头来却是步履挣扎。

    她知道当年的事不能怪在裴俊海的头上。

    但如果她真的连恨都不恨了,那么她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又要让谁去承担?

    裴心语愕然的目光在裴伊月和裴俊海身上来回流连。

    她不敢相信的问:“这怎么可能,你不是我爸妈的女儿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二叔的女儿?”

    这样的话由不得裴伊月来回答。

    白洛庭轻轻握住她的手,看向裴心语。

    “你们家的事,还是问你们自己家的人比较好,小月今天是来给雨菲践行的,如果你们要把今天变成家庭探讨会,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裴雨菲当然不会让他们走。

    临走之前她最后的心愿就是让裴伊月和她爸相认。

    “姐,你连大伯都可以认,为什么就是不肯认我爸,他之前对你那么好,难道你都忘了吗?我承认我自私,我要走了,我不想让我爸一个人,这段时间他总是一个人恍恍惚惚的,难道你就忍心看他为了你变成这样吗?”

    “雨菲,你闭嘴!”

    裴俊海喝了一声。

    他没想到裴雨菲今天找裴伊月来会是为了说这事。

    “我不闭嘴,我也没说错话,伊月姐是铁石心肠吗,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