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30 原来真的是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30 原来真的是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叶彦杰送完裴伊月,回到家就见白曼冬坐在客厅。

    他走过去。

    “妈,你是怎么认识安希颜的,这家伙就是个变态。”

    白曼冬懒得理会他说什么,手一伸。

    叶彦杰一脸懵逼。

    这是想摸摸他的小手了?

    他试探的伸出手,刚要放到她手里,白曼冬反手在他手上一拍。

    啪的一声。

    “我让你把手机给我,刚刚吃饭的时候你是不是偷拍他们发给小庭了?我要那张照片。”

    叶彦杰捂着被打的手,转身往沙发上一坐。

    他赌气道:“没有,我删了。”

    “删了就去发送记录里找,少在这跟我装大尾巴狼,快点。”

    叶彦杰呲了呲牙,一脸不情愿。

    “您要照片干什么呀,真是的,越说越来劲,您该不会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给我滚蛋!”

    白曼冬一脚踹过去。

    那力度,简直是铮铮铁骨啊!

    叶彦杰嗷叫一声,感觉自己的腿差点断了。

    “快点发给我。”白曼冬喝道。

    叶彦杰还敢不发吗?

    他要是不发,他今天就算不被他妈打死,也得断几根骨头好吧!

    他从屁股口袋里掏出手机,磨磨唧唧的把照片传了过去。

    “这回行了吧?为了一个变态,竟然这么使劲的踢你亲儿子,我都要怀疑我是捡来的了。”

    叶彦杰嘟囔着起身。

    正要走,白曼冬再次叫住他。

    “我警告你,下次再见到人家的时候跟人家客气点,你都多大个人了,人家比你小好几岁呢,你丢不丢人?”

    闻言,叶彦杰差点一口气憋死。

    他伸手指着自己,“我跟他客气点?妈,你没搞错吧,你都不知道这小子他……”

    妈的!

    关键时刻他还真是说不出口。

    叶彦杰脚一跺,手一甩。

    “算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叶彦杰气呼呼的上了楼。

    白曼冬打开刚刚接收到的照片,转发了出去。

    她摊开始终握着的右手,一条乌铜色的项链就这样躺在她的手里。

    她轻抚着项链的坠子。

    “原来真的是你,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现在所有人都在找这条项链主人,但是白曼冬却不打算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她不想让这个孩子成为政治上的牺牲品,更不想让她成为任何人的砝码。

    她可以理解施月华为了找自己的孩子走投无路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但既然人被她找到了,她一定有办法将她好好的保护起来。

    ——

    酒店。

    “安少,凌文倩的死讯已经出来了,您看看。”

    安希颜好看的手伸出,接过ipad。

    新闻报道出来的是几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

    尸体已经被焚烧成一具干尸,根本看不出是谁。

    虽然下面有警方的证实,但安希颜还是觉得这并不是凌文倩。

    他把ipad轻飘飘的丢到一边,起身,单手插着裤子口袋,走到窗前。

    “知不知道白洛庭这两天都在干什么?”

    闻言,常玉常华两人顿了一下,而后摇头。

    “安少并没有让我们查他,所以……”

    “现在查。”

    今天叶彦杰说白洛庭为了“那点破事”在忙活。

    如果凌文倩真的死了,他还有什么可忙活的?

    照片的事已经被他处理了,按理说这件事应该算完了。

    除非,凌文倩没死。

    末了,安希颜又加了一句,“越快越好。”

    ——

    昨天半夜白洛庭才回来,可是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跟她联系。

    叶彦杰的话同样让裴伊月记在了心里。

    已经两天了,他到底在干什么?

    手机在手里犹豫不决。

    要不要打?

    吃饭的时候她明明看到叶彦杰在偷拍了。

    他肯定会发给白洛庭的。

    但是她的手机却如此安静。

    他是不在乎吗?

    还是生气不想理她?

    万一她打过去,听到的事一顿冷嘲热讽,那么昨天的一切她不是白经历了吗!

    “白洛庭,你今晚会不会回来啊。”

    裴伊月看着手机嘟囔了一句,而后将自己往沙发上一丢。

    郁闷的倒在了上面。

    叮咚!

    久违的门铃声。

    裴伊月朝门前看了一眼。

    “谁啊?”

    她的声音微冷。

    她不喜欢接触陌生人的感觉。

    尤其是这种大晚上登门的陌生人。

    如果是认识的人一定会先给她打电话,如果是蒙小妖或者傅里,他们两个不会按门铃,会直接敲门。

    “外卖。”

    外卖?

    裴伊月缩了缩眸子。

    “送错了,我没有叫外卖。”

    “是一位姓白的先生为您叫的外卖。”

    裴伊月反射性想到的就是白洛庭。

    她起身走到门前。

    打开门,果然是一个送外卖的。

    他头上的帽子压的很低,一身蓝黄相间的外套。

    裴伊月签收过后正准备关门,突然,一只手抓住了门沿。

    帽子下的那张脸缓缓抬起。

    一点一点的落入裴伊月的视线。

    裴伊月眼眸一缩,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直接把人给揪了进来。

    “臭小子,你发什么疯?”

    杭子速摘掉头上的帽子,朝着她嘿嘿一笑。

    “我说师傅,你这警惕性也太低了,我一说姓白的先生你就给我开门,还主动签收,万一我送来的是炸弹呢?”

    “那就把你一起炸死。”

    裴伊月把手里的外卖往他身上一甩。

    也不管里面的东西会不会被她甩出来。

    杭子速接住外卖袋子,笑呵呵的跟在她身后。

    “别生气嘛,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这几天网上不太平,还有昨天的那些照片……”

    “别跟我提昨天的那些照片。”

    裴伊月不耐烦的喝了他一声。

    杭子速缩了缩肩头。

    “行,那就不说,不过那人是谁啊,你们该不会真的……咳!”

    杭子速后面的话被裴伊月的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他抱着外卖走到裴伊月身边,一个一个的打开。

    “师傅你尝尝,这是我打听了好几天总结出来北城最好吃的几家甜品,我都亲自试吃过了,真的很好吃。”

    裴伊月没什么心情吃,但看在他特意给她买来的份上,她还是拿起了一块。

    “你不是在拍戏吗,就这么跑出来没关系?”

    “拍什么戏啊,凌文倩死了你不知道吗?”

    闻言,裴伊月送到嘴边的蛋糕一顿。

    她愕然的看着杭子速。

    “你说什么?”

    杭子速咬了一口蛋糕,不在意的说:“凌文倩死了呀,尸体都被警察找到了,她发了那篇微博之后人就消失了,我还以为是你做的呢。”

    “不是我。”

    裴伊月轻轻皱起眉心,低眸寻思着什么。

    凌文倩死了?

    会是谁做的?

    安希颜?

    还是白洛庭?

    安希颜说过会帮她处理,但是白洛庭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按照叶彦杰的说法,白洛庭应该是在处理这件事。

    可是微博的照片已经被撤掉了,他难道是去收拾凌文倩了?

    杭子速坐在她身边,一口一口的吃着手里的蛋糕。

    半晌,裴伊月转头看了他一眼。

    杭子速迎上她的视线,目光有些闪烁。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杀了凌文倩吧?”

    有那么一瞬,裴伊月的确怀疑了。

    出了这样的事,先不说白洛庭,若是以往,这臭小子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怎么可能还吃得下蛋糕!

    “这两天跟依兰联系过吗?”

    “没有。”

    杭子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但是他却明显的看出了裴伊月高深莫测的眼眸微微缩了一下。

    “杭子速,你老实跟我说,这件事跟你有关对不对?”

    若问这个世上谁最了解裴伊月。

    答案是:没有。

    但若问这世上谁最了解杭子速。

    那么不用怀疑,一定是裴伊月。

    她亲手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男孩,她一手教出来的徒弟。

    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在观察着他的成长,如今,即便是他的一个眼神,裴伊月都能猜到他想做什么。

    她没有跟依兰联系过,也不知道她的处境,却能如此淡定的来给她送甜品,要说他没问题,鬼才相信。

    杭子速手里的一小块蛋糕只吃了一点点。

    他躲开裴伊月追随的视线,低头看向手里的蛋糕。

    “我,我没……”

    “滚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