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小屋。

    一盏大盖檐的吊灯一晃一晃的在凌文倩头顶。

    她恍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不知道是因为这的光线不佳,还是气氛不对,跟上次相比,凌文倩觉得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恐怖。

    白洛庭坐在一个木制的椅子上,长腿交叠,神色淡漠。

    已经一整天了,他的手机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该死的丫头……

    凌文倩两只手被手铐铐在椅子上,她挣扎了几下,却一点用都没有。

    她能看到铁门外站着两个类似士兵一样的人。

    他们背对着门,站的笔直,似乎一点都不好奇里面发生的一切。

    凌文倩记得自己还在医院,可以一睁开眼,人就已经到了这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白洛庭低垂着眼眸,手里的手机不断的解锁,锁屏,发出一声声相同的清脆。

    一声低沉,他开口道:“你弄这么多事,现在来问我是谁?你找那些黑道的时候,难道就没发现什么问题吗?”

    闻言,凌文倩一怔。

    黑道?

    他怎么知道她找过那些人?

    凌文倩再次挣了挣手铐。

    “你是黑道?你,你抓我到这来干什么,你这是非法的,我要告你,你会坐牢的。”

    “非法?”

    白洛庭淡淡的咬着这两个字。

    飘然的语气透着一种诡秘的阴森。

    “凌文倩已经死了,你现在就算出去,也是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人,没有家,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更没有认识你的人。”

    闻言,凌文倩一脸惊恐。

    “你,你说什么,你胡说,我没死,我还好好的坐在这。”

    白洛庭抬起头,睨了她一眼。

    “你确定你现在是好好的吗?”

    凌文倩身子一僵,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却感觉到,他的话,仿佛不是那么简单。

    “你什么意思?”

    凌文倩再开口,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没错,她害怕了。

    胡静提醒过他,这个男人不好惹。

    之前她不相信,可是现在,她信了。

    白洛庭今天的心情极度不好。

    冰冷的眼中不带一丝笑意,以往的随意这一刻也都不露分毫。

    “我会让你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好好回答,不然,我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剪下来。”

    恍惚的灯光下,凌文倩整个人开始发抖。

    她不知道白洛庭的话是真是假,但是在这样的一间小黑屋里,就算他真的做了什么,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你想问什么?”

    “微博上的那些照片是不是你拍的?”

    凌文倩快速的点头。

    “是,是我拍的,但是,那不是我发出去的,昨天晚上我拍完照片打算离开的时候被人打晕了,今天醒来时手机就不见了,我说的是真的,微博真的不是我发出去的。”

    “你偷拍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出去,你觉得你现在说这些我会相信?”

    其实,白洛庭是信的。

    因为他找人翻过她的所有东西,就是没有看到她的手机。

    凌文倩一时慌乱,使劲挣扎了一下。

    手铐跟椅子撞击时发出一阵阵扰人的铁链声。

    “我说的是真的,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发的,我承认照片是我拍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发。”

    白洛庭不顾她的吵闹,平静中,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我要知道照片的真实性。”

    “真,真实性?”

    凌文倩有点为难。

    昨天那个酒吧说实话真的不是很亮,她能拍清楚照片是因为她手机像素还不错。

    可是现在她的手机不见了,她要怎么证明真实性?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昨天那个酒吧很暗,我只知道那个男的喝多了,你老婆是后来才去的,我一直跟着她。”

    闻言,白洛庭隐约动了一下眉心。

    一直跟着她?

    那丫头的警惕程度绝非一般人,要是她真的被这个女人一直跟着,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对了,我手机里除了照片还有一段视频,照片也许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视频能,可是我手机不见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证明。”

    又是手机?

    白洛庭有些不耐烦了。

    看来他还真的要找到这个手机才行了。

    他忽然起身,凌文倩吓了一跳。

    白洛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站在门前的两个士兵打开铁门,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个军礼。

    “找面镜子,给她看一眼。”

    “是!”

    白洛庭走了,士兵手里的一面镜子像是早就准备好的。

    他没有把镜子交到凌文倩的手里,只是举起来给她看了一眼。

    白洛庭从石垒的黑屋走出,就听到里面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他抬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阴郁的眼底不带一丝同情。

    他说的没错,凌文倩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个没名没姓的异种人。

    她的脸已经不再是人类的样子。

    就算她活着走出这里,也不会有人再认出她。

    残忍吗?

    呵!

    他从没说过自己是善类,尤其是对那些不知死活去动他身边人的家伙。

    “二少。”

    白洛庭看了一眼从军用车上走下来的傅里。

    凌文倩的换脸手术是傅里亲自操刀,只要是白洛庭的命令,不论如何傅里都会完成。

    “去给我找到那部手机,还有,网上的照片……”

    “二少,网上的照片已经全都被人清除了,北城现在很乱,因为大部分人的手机都被黑客入侵,找不到原因,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闻言,白洛庭暗自缩了缩眸子。

    照片被删这倒是不稀奇,但是黑客……

    白洛庭突然想到早上裴伊月说,安希颜会帮她处理。

    难道是他?

    这家伙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真的会有这么大能耐吗?

    白洛庭有些不安。

    他到底,是什么人?

    ——

    酒店。

    安希颜坐在沙发上,看着白天裴伊月写下数字的那张纸出神。

    女保镖常玉已经在这站了很久。

    昨天他喝多了,并且还是一个人外出,两个女保镖被痛批了一顿,今天再也不敢留他一个人。

    过了一会,另一个保镖常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安希颜将手里的纸平平整整的折好。

    “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安少,照片已经全面清除,但是那个女人还没有找到,不过警方找到一具尸体,好像是她。”

    闻言,安希颜折纸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他头没抬,淡淡的说:“继续找,她还活着。”

    常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凌文倩还活着,但是她也不敢多问什么。

    “知道了,我会继续派人去找的。”

    半晌,安希颜抬头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目光中警告的意味明显。

    “我要你们保证,这些照片一张都不会被传出去,至于这件事,你们要是敢说,我就撕烂你们的嘴。”

    常玉常华蓦地低头,她们知道安希颜的话并不只是吓唬她们。

    “放心吧安少,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安希颜淡淡的垂下眸。

    “知道就好,出去。”

    关门声响起。

    安希颜靠在沙发上,闭上眼,手里轻抚着那张折纸。

    许久,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裴伊月的电话。

    “小乖,睡了吗?”

    “没。”

    电话那头,裴伊月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

    安希颜正了正身子。

    “怎么了,声音怎么这样,心情不好?”

    对方没了声,安希颜隐隐的皱了下眉。

    “是不是跟姓白的吵架了?”

    “没有。”

    声音都落寞成这样了,鬼才信她的没有。

    “那个小气鬼该不会是因为照片的事跟你吵架吧,长不长脑子啊他?”

    裴伊月在电话里叹了口气。

    她现在不想跟他说白洛庭的事。

    “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要睡了。”

    “当然有事了。那天我听你的那个小妹妹说,你是她亲姐,你爸不是裴森明,是裴俊海。”

    话落,就跟安希颜预料的一样,电话里安静的就跟断了线似的。

    安希颜没有追问。

    过了许久,裴伊月轻轻应了一声。

    “嗯。”

    “你认他了?”

    “没。”

    “为什么?”

    “不想。”

    这一回,换成安希颜沉默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闻言,安希颜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继续问:“如果他当年真的不是故意不要你的,你也不想认他吗?”

    “这重要吗?”

    裴伊月淡淡的一句话,终于让安希颜没了声。

    是啊,这重要吗?

    不管他当初的理由是什么,都已经造成了对她的伤害。

    这一点,没人可以改变……

    ——

    白洛庭回到唐苑已经是凌晨两点。

    家里所有的灯都是关着的,这个时间,他知道那丫头一定睡了。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走到门前,他脚步一顿。

    平坦的大床上没有半个人影。

    他浓眉一折,转身就往外走。

    扑通一声。

    声音从客厅传来。

    白洛庭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抹纤弱的身影正蜷缩在沙发上睡着。

    刚刚的声音是她手里的电话掉在地毯上发出来的。

    白洛庭走过去,捡起手机,暗暗叹了口气。

    “臭丫头,拿着手机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他的声音很轻,自喃的话很明显是怕吵醒她。

    放好电话,他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还好他回来了,不然怎么知道她会在这等他。

    白洛庭起身,轻手轻脚的将沙发上的人抱起,走回了卧室。

    现在已经很晚了,白洛庭没有吵醒她,只是将她放进被子里,自己脱掉衣服搂着她睡了一会。

    的确是一会。

    因为他还要出门。

    天不亮,白洛庭就醒了。

    或许这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他根本没有睡着。

    他只是想抱抱她。

    看着那熟睡的人,白洛庭轻轻的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

    “笨蛋,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生气你不会保护自己,总是让人有机可乘。”

    白洛庭穿好衣服,轻轻的关上卧室的门。

    那一瞬,熟睡的人悄然的睁开了眼睛。

    如墨的眼底晶亮清明,根本不想刚刚睡醒。

    她轻轻弯了弯嘴角。

    听着外面的关门声响起,她翻了个身,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了。

    ——

    第二天下午,裴伊月再次接到了白曼冬的电话。

    她不懂,之前白曼冬明明就看她不顺眼,可是最近怎么总是找她?

    还是上次那间茶室,看来这里是白曼冬经常来的地方。

    裴伊月原本以为她是因为网上的事找她,结果她却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你跟小庭最近还好吗,上次的事让你受委屈了。”

    上次的事?

    上次受委屈的人难道不应该是白洛莹吗?

    裴伊月淡淡动了动嘴角。

    “只要她不再来找我麻烦就好。”

    裴伊月的生疏跟以前一样。

    白曼冬也不求她的态度会突然改变。

    她闲聊似的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裴伊月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

    突然……

    “嘿,小乖,好巧啊!”

    裴伊月眉心一跳,倏然回头。

    “你怎么会在这?”

    安希颜单手插着裤子口袋,走到她身边,另一只手不顾及旁人的在她脸上捏了捏。

    “你还敢问我?你呢?不是说了让你在家待着,出来干什么?”

    ------题外话------

    安希颜可不只是普通人,白二,别小看人家,啧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