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27 抱在一起热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27 抱在一起热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满屏幕都是让她匪夷所思的暧昧照片……

    每一张都能令人无尽遐想,尤其是……

    房间里,白洛庭的气还没消,突然,砰地一声。 ..

    白洛庭听的出来那是大门关起是发出的声音,可是他却不敢相信,这丫头居然就这么走了。

    他急忙从房间里走出,然而客厅却空空荡荡一片。

    他外套都来不及穿就追下楼,但是他追到的只是一闪而过的车尾。

    那速度,简直就是飙出去的。

    白洛庭隐隐皱眉。

    能让她这么大反应,一定是照片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那些照片,尤其是那张看起来像是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热吻的照片,白洛庭就心头直跳,恨不得现在就去宰了安希颜。

    回到屋里,白洛庭才发现裴伊月没拿手机,没穿外套,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起来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睡衣。

    他能想象到她怒火中烧的样子。

    只不过,她会去找谁?

    ——

    酒店。

    砰砰砰的声音好像恨不得要把门给砸烂。

    安希颜宿醉还没醒,头疼的厉害,被这么一吵,更是觉得烦躁。

    他起身走出去,门一开,闭着眼睛不耐烦道:“谁啊,有病啊!”

    蓦地,裴伊月两手一推,把安希颜推的一个趔趄。

    “安希颜,你是不是故意的?”

    安希颜头晕眼花,脚下不稳外加一脸懵逼。

    早上一睁开眼能看到他的小乖,是件高兴的事。

    他的小乖一大早穿成这样站在他门口,也有点意思。

    只不过,她这一脸的凶神恶煞是怎么回事?

    他又怎么惹到她了?

    安希颜甩了甩迷迷糊糊的脑袋,伸手揉了揉眉心。

    “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我干什么又是故意了的?”

    裴伊月气呼呼的走进,拿起他的手机点开微博。

    手机一甩,安希颜好险才接住。

    “自己看。”

    看到那些照片的第一眼,安希颜拧了下眉,随后眉心逐渐平缓。

    他关上门,走到裴伊月身边,长臂一伸,懒懒的搭在她的肩头。

    昨天他虽然喝多了点,但并不代表他完全失去意识。

    眼前这个丫头是谁,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所以,他根本不相信这些照片。

    他点开其中最暧昧的那张递到裴伊月面前,笑了笑说:“角度找的不错,你觉得呢?”

    裴伊月一把挥开他的手,转身怒瞪他。

    “你半夜把我叫去酒吧就是为了拍这些?”

    闻言,安希颜真的有点怀疑这丫头的智商了。

    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说你这丫头,脑子怎么就不在线上呢,我是疯了么,没事找人拍这种照片,对我有什么好处?”

    裴伊月怒气不敛,始终瞪他,“鬼知道你又想干什么,没好处的事你又不是没做过,你就是变态。”

    好吧,说到上次的事,安希颜的确无言反驳。

    他再次翻了一下微博,伸手朝着裴伊月勾了勾手指。

    “你过来。”

    裴伊月不情愿,但还是挪动脚步走了过去。

    安希颜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一脸气呼呼的人,伸手扯着她的手腕一拉,裴伊月被他拽的坐了下来。

    “你自己看,这个发微博的人到底是谁。”

    裴伊月皱着眉,看了一眼。

    凌文倩。

    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听过。

    安希颜看着她,见她表情没变,神情没变,眼神也没变。

    “我去!”

    安希颜扶额。

    “我说你该不会不知道这个凌文倩是谁吧?”

    “谁?”

    裴伊月还真是不耻下问。

    安希颜竟是被她问的一噎。

    “你这几天每天都是热搜头版,你该不会连拜谁所赐都不知道吧?傻丫头,她是凌文倩,就是那个在片场跟白洛庭搭讪的女人,现在知道了吗?”

    “是她?”

    裴伊月柳眉拧的更深了。

    突然,裴伊月起身就要走。

    安希颜一把拉住她。

    “你去哪啊?”

    裴伊月甩了一下他的手,却没甩开。

    “放开,我有事。”

    好苍白的交代。

    安希颜手不松,反而握的更紧。

    “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这照片里又不只你一个人。”

    裴伊月瞪了他半天,突然没了挣扎的力气。

    她郁闷的往他身边一坐,烦躁道:“我怎么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

    安希颜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没做声。

    没好事吗?

    他到不这么觉得。

    总之能遇到她,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事。

    “小乖,跟我玩个游戏怎么样?”

    闻言,裴伊月见鬼一样看着他。

    “你脑子被人灌了酒精是吧?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要我跟你玩游戏?”

    安希颜无伤大雅的笑了笑说:“我这不是为了缓解你暴躁的心情吗,人家都说,冲动是魔鬼,看你穿成这样就跑来了,一定很冲动。”

    裴伊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毛绒睡衣,郁闷的扶住自己的脸。

    真特么丢人。

    她居然想发现。

    “来吧,跟我玩游戏吧,很简单,玩完之后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保证让你满意。”

    他处理?

    他一个外地人,在北城人生地不熟的,他怎么处理?

    裴伊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再拒绝他说的游戏。

    安希颜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游戏很简单,你心里想着一个数字,然后写下来,我不看,我猜,十次,如果我都猜对了,你跟我离开华夏。”

    跟他离开?

    而且还是离开华夏?

    裴伊月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仿佛像是看到安希颜被雷劈的场景似的。

    安希颜看着她笑了笑。

    “怎么样,咱们就猜十次,我全中,你跟我走,我如果猜错了,你随意。”

    慢慢的,裴伊月看他的眼神从惊讶变成了像看傻子。

    一共就猜十次,他还要全中!

    这怎么可能?

    “好。”

    裴伊月笃定他不会赢,她拿过纸笔,朝着安希颜扬了下下巴。

    安希颜转过身,“写吧,写完记得要在心里默念哦。”

    裴伊月随手在纸上写了个7,而后将纸反过来扣放在桌子上,用手按住。

    “好了。”

    安希颜转头看了她一眼,再次提醒,“在心里想着。”

    裴伊月敷衍的点了下头,“想着呢,猜吧。”

    安希颜闭上眼,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7。”

    “……”裴伊月一愣。

    安希颜伸手拿出她手下压着的纸,看到上面的数字,勾唇一笑。

    “继续。”

    巧合,一定是巧合。

    裴伊月不信邪,又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

    这一次,安希颜头都没回。

    “30。”

    裴伊月脸上出现一丝诧异。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16。”

    “9。”

    “1。”

    “33。”

    “28。”

    “45。”

    “还是7。”

    九个了。

    他居然全猜对了!

    裴伊月不可思议,有点犹豫着要不要写下第十个数字。

    万一,他又猜对了呢?

    “安希颜,你该不会是学过读心术吧?”

    闻言,安希颜得意的笑了笑。

    “差不多吧。”

    差不多?

    那他不就是玩赖吗?

    裴伊月狡诈的眯起眼睛。

    “还有最后一个。”

    安希颜笑眯眯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裴伊月拿起笔,半点没有犹豫,直接写了下来。

    安希颜背对着她,勾起嘴角。

    “小乖,这次我要是也猜对了,明天就跟我走,怎么样?”

    安希颜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看到裴伊月脸上的笑意。

    她说:“好啊,只要你能猜对,你让我马上跟你走都没问题。”

    安希颜笑了笑,闭上眼。

    身后,裴伊月也把眼睛闭了起来。

    读心术是吗?

    她也会玩!

    这一次,安希颜斟酌的时间有点久。

    其实他也怕自己会猜错这最后一次,毕竟他前面都猜对了,最后一个的压力比较大。

    半晌,安希颜开口。

    “9。”

    回头,就见裴伊月一脸诡异的笑着。

    安希不安的皱了下眉,伸手去拿裴伊月手里的纸。

    裴伊月快他一步,将手里的纸往桌面上一拍。

    赫然的一个7,就这样写在白纸的正中间。

    “你输了。”

    裴伊月笑的灿烂。

    安希颜看着她,脸上难得的严谨看的裴伊月有些不自在。

    他淡淡勾了下嘴角,笃定的说:“我输了,但你也赢的不光彩,你写的是7,但是你心里想的,一定是9。”……

    ——

    听到开门声,白洛庭猛地回头,看到裴伊月回来了,他大步走了过去。

    “去哪了?”

    “去找安希颜。”

    闻言,白洛庭伸手在她胳膊上一抓。

    怒道:“你居然还去找他。”

    白洛庭的力道不轻,但裴伊月却连眉头都不皱。

    她抬头,看向他的眼,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既然照片里的人他也有份,你觉得我找他错吗?你如果不愿意相信我,那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信我,我只想告诉你,照片是真的,但是内容是假的,他没有亲我,他只是喝多了,不小心让人抓拍了角度。”

    说完,裴伊月胳膊一甩,提步就走。

    看到这样的照片,裴伊月允许白洛庭生气,但是,她接受不了他听都没有听她解释就怀疑她。

    她的高傲不容许自己连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卑微。

    她做不到。

    回到房间,裴伊月正准备关门,白洛庭突然夺门而入。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高高扬起。

    暴怒的眉紧紧的拧着。

    “你现在是在跟我生气?难道被人拍到这种照片的人是我吗?”

    “这种照片?哪种?”

    论硬气,裴伊月不输任何人。

    即便这个人是白洛庭,只要她想,她也不会任由他为所欲为。

    “放开,你弄疼我了。”

    裴伊月的话音很冷,就连眼神都变的越来越冷。

    白洛庭甚至不知道她出去短短的两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态度变了。

    “安希颜跟你说什么了?”

    “安希颜说会帮我解决。”裴伊月直言不讳。

    白洛庭捏着她手腕的手越来越紧,仿佛想要把她的手给掐断。

    “他帮你解决?出了这种事,你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我,居然是他?”

    一抹哀凉从白洛庭的心头划过。

    他真的……很失望!

    裴伊月也很想跟他好好说话。

    但是一想到她起床时他的冷漠,她就打心底里不舒服。

    “是你不相信我。”

    白洛庭不能否认,看到那样的照片他的确是怀疑了。

    但,这也很正常不是吗。

    这样的照片让谁看见不会怀疑?

    她一句解释都没有,直接去找安希颜,现在回来又要跟他闹脾气,白洛庭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放下面子哄她。

    松开她的手,白洛庭走了。

    一整天,白洛庭没有回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裴伊月没有离开家,仿佛是在等他。

    或许,她是怕他回来之后看不到自己,又会胡思乱想。

    凌文倩的那条微博很快就被人处理掉了,至于那些照片,凡是保留下来的人,手机都被黑客入侵。

    这么大的动静裴伊月自然是不知道,然而她更不知道的却是,凌文倩将再也不会在这个世上出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