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26 一大早吃飞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26 一大早吃飞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来找你的,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有那么一瞬,裴伊月突然觉得心口处抽痛的厉害。

    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样。

    “安希颜,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找我的确是应该早点,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一会白洛庭回来要是看不到我,估计又要唠唠叨叨的了。”

    蓦地,安希颜一个挺身,死死的把她按在沙发背上搂着她。

    他的力道很大,好像是要把她勒死。

    但同时裴伊月又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小乖,跟我走吧,这里不属于我们,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他们根本就不会理解。我会照顾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我不会再让你去碰那些危险的事,我恨他们所有人。”

    裴伊月被他搂的快要透不过气,可是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的手。

    她越是挣扎,他搂的越紧。

    “安希颜你先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吗,我要断气了。”

    裴伊月说到最后已经发出的呃呃的声音。

    她真的快要被他勒断气了。

    好在安希颜听见了她的话,他松开手,裴伊月喘了一口大气。

    正准备骂他一顿,安希颜突然两手捧住她的脸,被酒气熏染的眼没有焦距的看着她。

    裴伊月真的要哭了,早知道她就不一个人来了。

    安希颜喝多了,下手没轻没重的,她的脸都被他挤变形了。

    “安希颜你给我放开,我要生气……了。”

    裴伊月的话在口中渐渐没了声音。

    他……居然真的哭了?

    突然,安希颜手一松,拿出手机。

    喝了太多的酒,他的手指都有些不灵活了。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几声过后,对方接了起来。

    “小颜,是你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听声音不像是年轻的女孩。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其中却带着一丝急切。

    安希颜冷笑一声。

    “当然是我,不然还有谁会这么晚打扰我们尊贵的夫人?你想知道我现在跟谁在一起吗?呵呵。”

    闻言,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紧张。

    “小颜,你是不是喝酒了?你现在人在哪,常玉常华呢,她们没跟着你吗?”

    安希颜根本没理会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

    他看着裴伊月,没轻没重的手在她头顶上拍了拍。

    好像是在摸一只小狗。

    “小乖,来,跟她说句话,我猜她应该很想很想听你的声音。”

    裴伊月皱起眉,推开他的手,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电话。

    电话上的备注是“高贵的夫人”,裴伊月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敢贸然去说什么。

    “不好意思,安希颜喝多了,他没事的,就是耍酒疯。”

    电话那边,裴伊月似乎听到了呼吸瞬间静止的声音。

    只是还没等裴伊月仔细听清楚,安希颜就已经关掉了免提,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听见了吗?我的小乖声音是不是特别好听?想见她吗?嗯?我告诉你,不可能,我不会让她变的跟我一样,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她。”

    裴伊月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安希颜这算是抽哪门子的风。

    不过电话挂了就挂了,她可懒得跟他家人解释什么。

    就在离他们前面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个人由始至终的观察着这边的一切。

    她翻了翻手机里偷拍下来的照片,所有的角度都是极佳。

    尤其是安希颜整个人搂着裴伊月把她压在沙发上的那张,像极了两个人在拥吻。

    那些网上的人不是都说那个男人多么多么厉害,跟这个女人多么多么相配吗。

    她倒要看看,明天这些照片一发出来,那个男人还有什么脸混在北城。

    凌文倩拿着照片得意的走出酒吧,因为她的跟踪手法实在是太蠢,裴伊月真的一点都没有发现。

    不过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凌文倩算是领教了。

    刚走出酒吧没几步,凌文倩被人拍了一下肩膀,下一秒,脖子一痛,人就没了知觉。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凌文倩发现自己在医院,但是她的手机却不见了。

    她找护士借了一个手机打电话给胡静。

    胡静匆匆赶来,来了之后她赶走了所有护士,惊恐的看着凌文倩。

    “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了,网上的那些照片别告诉我全都是你拍的。”

    凌文倩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一听到照片,她突然紧张了一下。

    “什,什么照片啊?”

    胡静点开微博,首条就是凌文倩的v号发出来的。

    没错,就是她昨天拍的那些照片。

    无一遗漏,并且还做了高清滤镜。

    那两个男女主人公的脸,看的清清楚楚……

    凌文倩一惊。

    “这不是我发的,我又没疯,我怎么会用自己的号去发这些?”

    是啊,她又没疯,怎么会用自己的号?

    胡静看着她,逐渐的将眉心拧的更紧。

    “那你的意思就是,这些照片真的是你拍的了?”

    凌文倩一时哑口。

    胡静失望的摇头。

    “你简直太胡闹了,你这次真的死都不知道这么死的。”

    ——

    裴雨菲和叶彦杰说好的是做一天男朋友,其实到昨天晚上已经满一整天了。

    可是他们却默默的没有说破,直到天亮,叶彦杰才把她送回家。

    看着叶彦杰的车开走,裴雨菲几乎已经哭成了泪人。

    他嫌弃她。

    他之前说的那些话都不是假的。

    他是真的不喜欢她。

    连着两个晚上,她就算脱光了他都不稀罕碰一下。

    再过几天就是她出国的日子了,裴雨菲并没有告诉叶彦杰具体日期。

    他既然不喜欢她了,就不用让他知道了吧,也不用让他送她。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全都是裴伊月的未接来电。

    裴雨菲看了看时间,太早了,她姐不会这么早起的。

    索性,她就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回家了,我只是跟叶彦杰出去玩了一天,姐,你别为难他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没有关系了。】

    天知道裴雨菲在编辑这条短信的时候流了多少眼泪。

    天刚蒙蒙亮,小区里空无一人。

    昏蓝的天空配着还没有熄灭的路灯,看起来是那么的苍凉。

    一个小女孩站在楼下哭的嘶声力竭,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也许,她的初恋就要这样结束在这个无人的清晨了……

    ——

    裴伊月今天醒的比较早,平时白洛庭就算醒了也会陪她躺着,可是今天她的身边却是空无一人。

    她从房间里走出来,光着脚,隐约听见白洛庭打电话的声音。

    “给我把这个人找出来,我亲自处理。”

    裴伊月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身后,手一伸,从后将他搂住。

    白洛庭拧了下眉,回头,就见她扬着一张小脸,无害的看他笑了笑。

    白洛庭挂断电话,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她露出笑脸。

    他扒开她的手,表情略微严肃。

    “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裴伊月愣愣的眨了眨眼。

    昨天晚上白洛庭回来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她实在太困了,就没有跟他说安希颜的事。

    本想今天起来之后在跟他说的,可是她还没说呢,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出去了?”

    白洛庭拧着眉,目光阴郁不明。

    “昨天安希颜在酒吧喝多了,我就过去了一趟,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吗?”

    “你就那么关心他?”

    裴伊月一脸懵逼。

    这一大早的,他吃哪门子飞醋?

    “那,那他喝多了的,打电话给我,我也不能不管他吧,他在北城也没什么朋友啊。”

    说这话时,裴伊月有点心虚。

    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她觉得白洛庭那怀疑的眼神,就像是她做了什么。

    她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

    “你干嘛呀,干嘛这么看我,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昨天出去的?”

    白洛庭甩开她的手,“自己去看微博吧,全都是你的照片。”

    说完,白洛庭直接绕过她回了房间。

    裴伊月愣了几秒,倏然转身去抓沙发上的平板。

    点开微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