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25 如此干净的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25 如此干净的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想让我留下吗?”

    闻言,叶彦杰轻笑了一下,微微侧过身。

    他拿起手里的烟在嘴边吸了一口,才发现烟已经烧没了。

    他丢掉烟蒂,从烟盒里重新拿出一根。

    不知道是风太大,还是他的手在抖,打火机连着按了几下都打不着。

    咔哒咔哒的声音让他愈发的烦躁,但是他知道,他就算再烦,也要在裴雨菲面前忍着。

    他将烟盒和打火机塞进口袋,那支没有点燃的烟却被他捏在了两指之间。

    他转身看向裴雨菲。

    “出国很好啊,我为什么会想让你留下来,再说,你出不出国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天真的很黑,甚至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但他们在这待的时间太久了,裴雨菲早就适应了这里的光线。

    叶彦杰是在笑吗?

    为什么比哭还难看?

    她那帅的掉渣的男朋友,笑起来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真的不要我了,是吗?”

    裴雨菲哭太久,已经变了声。

    叶彦杰用那只夹着烟的手胡乱的摸了一下她的头。

    “这样的话你是听不够吗,居然还问?”

    她不是听不够。

    她只是……不想接受。

    裴雨菲沉默了半晌,“你喜欢我吗?”

    喜欢我吗?

    而不是喜欢过我吗。

    这两者之间的差异,也许是她心中最后的期待。

    叶彦杰被她天真又执着的话问的无言以对。

    裴雨菲似乎看出了他的某种挣扎,她上前一小步。

    “可以抱抱我吗?”

    叶彦杰手里的香烟已经被他在无意间捏成了两断。

    他挣扎着,但却控制不了自己对她的期待。

    他抬起手,将面前那小小的身子搂进怀里,越来越紧……

    许久,裴雨菲微微扬起嘴角笑了一下。

    “你喜欢我。”

    叶彦杰手不由得一抖。

    裴雨菲感觉到了,她又笑。

    “很喜欢,对吗?”

    叶彦杰不回答。

    他不敢回答。

    他不想在伤害她,更不想再说出那些违心的话。

    可若是他承认,之前的一切不就白费了么!

    “你想让我走吗?”

    “我走了之后你会想我吗?”

    “你会等我回来吗?”

    “你会忘了我,对吧?”

    这些问题,全都是裴雨菲一个人在问,而她却没有听到任何一句回答。

    骄傲的小手终于抬起,她搂住他的腰,心里却在放声大哭。

    “在做我一天男朋友好吗?就一天,你还欠我一个生日呢,而我,也有想跟你一起做的事还没做完。”

    听不到他的回答,裴雨菲紧了紧搂在他腰上的手,小脸使劲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求你了,就一天,我保证,这是最后……”

    “好。”

    最后一次吗?

    他并不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闻言,裴雨菲微怔。

    她抬起头,就见叶彦杰的脸倏然放大。

    微凉的唇瓣带着淡淡的烟味,他亲吻她的动作,还是跟一个月之前一样温柔。

    他撬开她的唇齿,尽情的吸纳她口中的香甜。

    这是叶彦杰第一次对她这么猛烈的攻城略地。

    也是他期待已久……

    因为他们分手之前,她还不到十八岁……

    ——

    酒店房间,电话铃声一个劲的在响,可是床上的两个人就跟听不见似的,没有一个人想去理会。

    裴雨菲小脸通红,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她两手抱胸,在叶彦杰的注视下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裴雨菲说没做的事就是这件。

    她想把自己给他,即便从今往后他们再也不见,她也愿意在她的生命力为他留下最痛的一次。

    她身上的衣服是她自己脱掉的,虽然有点掉价,但这却是她这一个月以来最想做的。

    叶彦杰起身压下,抚着她光洁的肩头。

    “你真的想好了?”

    裴雨菲咬着唇,认真的点头。

    叶彦杰低头噙住她的嘴,一点点往下……

    她的脖子,她的肩,她的胸前,一点点,一寸寸,他全都亲吻略过。

    他多么的想就此将她拆之入腹。

    可是如果他这么做,不就真的成了裴伊月所担心的那种人。

    她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想要用心疼惜的人。

    看着如此干净的她,叶彦杰甚至在嫌弃自己。

    如果他早知道这一生会遇上让他这样怜惜的人,他一定跟白洛庭一样洁身自好,

    他以前总会嘲笑白洛庭,花名在外,却守身如玉。

    可是现在他懂了,只有保留了自己,才能不去玷污她的美好。

    裴雨菲闭着眼,他的吻每落下一次,她的睫毛都会跟着颤抖一下。

    粗糙的手掌再次覆上她腰上的细肉,裴雨菲微微一颤。

    下一瞬,只感觉身上一暖,厚重的棉被直接把她裹了起来。

    裴雨菲疑惑的看向叶彦杰。

    他是真的嫌弃她的身材吗?

    为什么连她脱光了他都不肯要她?

    一阵失落蒙上心头。

    她真的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快点长大。

    一夜过去了,叶彦杰搂着她睡了一夜。

    他的手会在她的背上摩挲,但却怎么都不肯越雷池半步。

    她要出国是吗?

    他会等她回来。

    他会在等她的这段时间洁身自好,用几年的时间让自己尽量配得上她的纯洁。

    第二天醒来,裴雨菲脸色不太好。

    叶彦杰知道她一夜没睡,但是他却不打算说破。

    裴雨菲没什么心情,但毕竟这一天的男朋友是她求来的,无论如何她也要跟他好好过这一天。

    ——

    裴雨菲被叶彦杰带走了,一晚上都不接电话。

    裴伊月惴惴不安了一整夜。

    虽然她没有去插手裴雨菲和叶彦杰的事,但是白洛庭知道,她的担心还在。

    裴伊月一晚上没有睡好,再加上醒的比较早,有些头疼。

    裴心语的手机没人接,若是以前,她一定会给裴俊海打电话问问裴雨菲昨晚有没有回去。

    可是现在……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

    裴氏。

    安希颜的出现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

    他的撤资让裴氏身陷囹圄,合作案搁置,直到现在问题都没有完全解决。

    然而,更令人意外的却是他直接走去了裴俊海的办公室。

    安希颜的到访,让裴俊海有些摸不清头脑。

    按理说,他们裴氏现在跟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裴俊海不懂,他为什么还会来找他。

    相比上一次他们的见面,安希颜这回没有像浪荡公子一样翘着腿,一副纨绔的样子。

    他坐的很端正,甚至有些端正过头了。

    裴俊海叫秘书泡了咖啡拿进来,期间安希颜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裴俊海客气的笑了一下问:“安公子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是小乖的父亲?”

    安希颜一开口,直奔主题。

    只是这个问题来的太突然,裴俊海有些反应不过来。

    “小乖是……”

    “小乖是你女儿?”

    裴俊海:“……”

    裴俊海皱着眉,略微苦恼的寻思了一下,灵机一动,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是说伊月?”

    安希颜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裴俊海。

    这样的眼神裴俊海看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但他更不懂的却是,为什么他这次来会跟上次有那么大的差别。

    “是,伊月是我的孩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听你对她的称呼,你们的关系应该很好吧,她最近还好吗?”

    裴俊海没有发现,就在他压抑着心里的酸楚的时候,安希颜也在暗自压抑的心中的某种情绪。

    他的手握的很紧,那细嫩高贵的手,此刻竟是布满了青筋。

    “为什么,你不想要她吗,为什么要把她送出去?为了前程?还是别的私心?”

    安希颜甚至没有去问来龙去脉,就已经在心中给他定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前程……

    私心……

    裴俊海看着他,眉心微微蹙起。

    “安公子,是伊月让你来的吗,是她想知道这些事吗?”

    “是。”

    安希颜的斩钉截铁让裴俊海丝毫都没有怀疑。

    他甚至觉得,裴伊月想知道这些,可能是愿意原谅他了。

    他笑了笑,脸上横出了几道褶皱。

    “那她愿意见我吗,这些事我可以当面跟她说。”

    安希颜不耐烦的抖动着眉心。

    “她不愿意见你,所以我才来帮她问,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说,那就算了。”

    算了吗?

    当然不可能。

    他不远千里的从m国来到这,就是为了找到他,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裴俊海将当年他把裴伊月换给裴森明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了这些,安希颜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了。

    他只知道,他对她更加心疼。

    安希颜许久都没有开口。

    正当裴俊海想要再问问裴伊月的情况时,安希颜突然起身就走。

    裴俊海有些愕然,但却没有拦他。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咖啡,他竟是连碰都没有碰一下。

    他,真的是因为裴伊月才来问这些的吗?

    为什么他觉得,他的神情如此沉重……

    ——

    凌文倩找的混混全都收了钱就不见人了。

    大怒之下,她直骂北城的人混蛋,连混混都不守信用。

    靠不上那些人,她只能自己出手。

    对付一个男人她不行,对付一个女人她可不在话下。

    今天又是因为她的缘故,剧组提前收工。

    凌文倩装病从郊区来到北城,到了之后她就借机溜了。……

    晚上,安希颜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在酒吧喝的烂醉。

    裴伊月接到他的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她听不清他一个人在嘟囔些什么,本来是不想管他的,可是一想,他一个人大老远的来北城,万一出点什么事,她也过意不去,况且他平常虽然喜欢闹,但也不是这种没分寸会装醉骗她。

    巧的是,白洛庭今晚不在家。

    他傍晚的时候就去了大院,中途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晚点回来。

    看看时间,十一点。

    还真是挺晚的。

    一路上裴伊月都在想安希颜早搞什么鬼,根本就没想到有人跟踪会跟的这么近。

    身后的那辆出租车几乎是贴在她的车后面。

    就算裴伊月在精明,也不会想到有人用这样的手法跟踪她。

    到了酒吧,这里还算安静。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外国男人在台上吹着悠扬的萨克斯风。

    其他桌位上都点着一个水上蜡烛。

    情调倒是不错。

    她在昏暗的环境中找了找,果然!

    他是安希颜,当然会坐在最显眼的地方。

    因为这才不失他显摆自己的风格吗!

    裴伊月走到他面前,这才看出他整个人的颓废。

    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这还是那个花花公子吗?

    “安希颜。”

    安希颜手里的杯子已经空了,他抬头看了裴伊月一眼。

    裴伊月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醉意。

    安希颜扯了扯嘴角,重重的拍了拍身旁的位子。

    “坐,我的小乖。”

    裴伊月皱了皱眉,但还是听话的坐在了他身旁。

    她拿掉他手里的杯子,扶着他晃晃悠悠的身子靠好。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个人跑这来喝这么多,你那个秘书呢?你怎么没叫人跟着?”

    安希颜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半晌,他摇头笑了笑。

    他抓起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护在掌中。

    隐约间,裴伊月似乎看到他的眼中带着些许的泪光。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来找你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