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22 她不会抛弃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22 她不会抛弃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啊啊啊,要亲上了,怎么还亲上了?第一场戏就是吻戏啊,太激烈了吧,早知道让我演了!”

    曾岚姬捂着嘴,一脸的羡慕嫉妒,根本没看到身边的白洛庭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看着杭子速离裴伊月越来越近,他终于忍不住了……

    “咔,咔咔咔!”

    杭子速动作一顿,这么完整的一条终于被打断。

    导演一脸懵逼,气道:“谁啊,谁啊,谁喊的咔,你是导演我是导演?”

    白洛庭懒得理那吵吵嚷嚷的人,他大步走进镜头内,拉着裴伊月转身就走。

    “等,等会。”

    导演有点懵。

    “这怎么回事啊,这人是哪来的?”

    白洛庭脚步一顿,侧首看向那个导演。

    “我媳妇儿不拍了,找你们的女主角拍去,钱她拿,活我媳妇儿干?闲的!”

    白洛庭拉着裴伊月就走,也不顾在场的人都是什么表情。

    ……

    一座古院,有长廊,有红柱,干枯的倒垂柳也是一处不错的风景。

    裴伊月知道他这么大的反应是为什么,但是她却觉得好笑。

    裙摆在脚下绊来绊去,但白洛庭却始终迈着硕大的步伐。

    裴伊月时不时的小跑,也都跟着他的脚步。

    已经走到了没人的地方,裴伊月脚步一顿,覆上另一只手拉了他一下。

    “白洛庭。”

    闻言,白洛庭怒色转身。

    他在生气。

    裴伊月有点意外。

    她还以为他跟之前一样,只是吃点小醋。

    “你,你怎么了?”

    裴伊月走近他,扬着脸,想要安抚。

    谁知,白洛庭的眉心却越拧越紧。

    “你还敢问怎么了,拍之前你都看过剧本的,不知道都要拍什么吗,怎么,上次演唱会被他抱都不满足,还要亲上才算吗?”

    见他一脸怒色的说这些话,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两手从他的外套里伸进,搂着他的腰,像是想要取暖。

    她抬头看着他生气的脸,说:“拍之前我们已经说好了只是借位,我就算在喜欢他,也不可能当着你的面去亲他呀。”

    白洛庭额上的青筋一跳。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亲还得背着我?”

    “……”

    裴伊月愣了一下。

    她说的话有这种意思吗?

    “我没这么说,我只是想说,都是假的,而且也没亲上。”

    “假的也不行,以后这种事给我离远点,再让我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做这么暧昧的动作,我就杀了他。”

    这话是气话,也不算是气话。

    白洛庭在外没有杀人的记录,但并不代表他手上一滴血都不沾。

    只因他的背后有人替他善后,所以这么多年,他才只得了一个纨绔二少的名号。

    裴伊月两手一紧,勒紧了他的腰。

    “以后暧昧的事只跟你做,我再也不来拍这种戏。”

    她的话像是在诱哄,又像是在服软。

    白洛庭看着她那知错认错的小脸,心里的火气顿时就消了一大半。

    他抬手擒住她的下巴,落下的吻像是在补偿刚刚对她的气恼。

    长廊前,红柱下,一身水蓝色的轻纱缥缈,而站在他面前低头亲吻他的男人,看起来跟她是那么的般配。

    杭子速追过来,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有些暴躁。

    她是他的师傅,是那个对任何人都冷漠,唯独会对他露出笑脸的师傅。

    她是他最亲的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笑脸不在属于他一个人。

    为什么她那么心甘情愿的让这个男人吻她。

    她一向都没有底线,可是现在,她却有了。

    还是他!

    白洛庭!

    杭子速握拳的手轻轻一转,一把小巧的匕首落入他的手中。

    刚要扬起,身后,蒙小妖一把拉住他的袖子。

    杭子速眉心一拧,回头。

    蒙小妖把他拉到一边不那么显眼的地方。

    “别让你师父恨你,上次的事已经是个教训了,这次你要是再出手,没人帮得了你。”

    “可是他……”

    杭子速的痛苦蒙小妖看在眼里。

    她明白杭子速对黛的依赖,或者说,是依恋。

    可是没办法,感情这种事没人说得清楚,况且是黛的感情。

    “没什么可是的,你师傅爱他已经超过了爱自己的性命,如果你真的要动他,我劝你先做好被你师傅亲手了断的觉悟。”

    爱他,超过了爱自己的性命?

    杭子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

    “走吧,不要打扰他们,你师父永远都是你师傅,即便她多了一个想要守护的人,她也不会抛弃你。”

    想要守护的人吗?

    一直以来,杭子速都以为自己才是她想守护的人。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守护,是不惜牺牲性命。

    而他,在她的心中也许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吧!

    ——

    裴伊月去换衣服的期间,白洛庭再次回到原地等她。

    这一次杭子速没有跟去,因为他被导演拉住了。

    “小杭,你就去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再加一场呗,他们要是不喜欢这段暧昧的戏,咱们编剧可以改,这个女孩的自身条件真的很好,如果她愿意继续演,我就想办法吧凌文倩换掉。”

    一听这话,旁边的那些人都有些傻眼了。

    这导演是不是疯了,居然为了一个算不上新人的人要把最当红的女星换掉?

    这时,一个穿着大红色风衣,黑色大檐帽的女人一扭一扭的从走了过来。

    “哎呦,大家都在啊,这么早,我还以为我会是头一个过来的呢。”

    这个扭捏造作的女人是谁,不用说大家都认识。

    自己晚了将近四个小时,居然还在这说这样的风凉话。

    经过白洛庭身边时,凌文倩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

    “你是演员?”

    白洛庭凉凉的用眼角回视了她一眼。

    “粉丝家属。”

    所有人:“……”

    粉丝家属是个什么职位?

    这帮人还是头一次听说。

    不过他见到大明星凌文倩居然是这种反应,大他们更好奇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凌文倩会是什么反应。

    “呵呵。”

    凌文倩轻笑。

    索性就转过身,面朝着白洛庭。

    “现在就连粉丝家属都这么有气魄?你长得很帅,是我喜欢的类型,交给朋友吧,我是凌文倩。”

    凌文倩伸出手,等着白洛庭来握。

    可谁知,白洛庭不但没看她,反而将本是垂在身侧的手插进了裤子口袋。

    “没兴趣。”

    《当红女星凌文倩被粉丝家属说没兴趣!》

    一条附有照片的微博,很快就传扬开来。

    照片里,凌文倩伸着手,白洛庭侧着身子,一手插着口袋,样子就像个高傲的王者。

    别问是谁发的。

    杭子速的经纪人是不会承认的。

    凌文倩脸上抽搐的表情掩饰的很好,她轻挑眉梢,笑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说对我没兴趣?”

    这时……

    “这衣服……”

    裴伊月换好衣服回来,本想问这衣服给谁,却突然感觉到现场的气氛不太对。

    她看了看现场的人,却见这些人把目光全都放在了她身上。

    这个“粉丝家属”就是这位粉丝的家属吧,他们刚刚看到他把她从现场带走的。

    裴伊月有点懵。

    “这个衣服要给谁啊?”

    听到裴伊月的声音,白洛庭一刻都没耽搁,转身就朝着她走了过去。

    凌文倩终于忍不住咬牙。

    她可是凌文倩,居然敢这么无视她!

    “换好了我们就走吧。”

    裴伊月刚想问这里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就见凌文倩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朝她走了过来。

    她睥睨的看了一眼裴伊月手里的衣服,眉一皱,顿时恼了。

    “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一旁,凌文倩的小助理早就到现场了。

    她跑过来说:“刚刚这位小姐开了头戏,因为只是背影,所以……”

    啪!

    凌文倩手一甩,二话不说,一巴掌打在了小助理的脸上。

    年轻的小助理头一低,捂着脸,瞬间红了眼眶。

    “你是猪吗,你不知道我从来都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吗,这件衣服被人穿脏了,你让我怎么接下面的戏?”

    脏了?

    白洛庭眼眸一缩。

    凌文倩的暴行看的裴伊月眼睛都直了。

    这女人到底是哪冒出来的?

    有病吧!

    “巧了。”

    淡淡一声。

    所有人都在寻找声音的来源,只有裴伊月,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的白洛庭。

    白洛庭伸手拿过裴伊月手里的衣服,手一松,水蓝色的轻纱落在满是沙土的地上。

    白洛庭抬起脚,在衣服上轻捻。

    “我也不喜欢我老婆穿过的衣服再给别人穿,这件衣服我不想在你们这场戏里再看到,不然,我有办法让你们的戏烂在手里。”

    说完,白洛庭拉住裴伊月的手,直接离开。

    现场一片安静。

    许久,不知道是谁偷偷的说了一句“好帅”。

    凌文倩气的脸都青了,但却没人去理她。

    衣服不能用,那就说明裴伊月之前拍的那段戏没用了,因为没有衣服可以做衔接。

    杭子速走到导演面前,也不避忌凌文倩,声音不低的说:“导演,我觉得刚才那条真的拍的很好,不过可惜了,因为某个迟到还装b的人,现在不能用了,你把这条剪下来给我吧,我想留作珍藏。”

    杭子速的那句“装b”说的大快人心。

    导演也觉得这戏不是裴伊月拍有点可惜。

    他点了点头说:“真是可惜了,放心吧,等我做好剪辑就给你发一份。哎,这年头会演戏的演员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卖脸的花瓶,啧啧。”

    ——

    凌文倩邀请白洛庭握手的照片,短短几个小时就被传的沸沸扬扬。

    下面骂声一片,而且还十分有倾向性。

    网友1——【这女人脑子坏掉了吧,什么人都敢往上贴。】

    网友2——【就是,来北城也不事先打听好这是谁的地盘,敢贴白二少,也不怕小月姐发飙neng死她。】

    网友3——【二少好样的,支持二少把她丢出北城。】

    网友4——【凌文倩丑比,脑子坏掉了吧,一大把年纪还跟小鲜肉对戏,不要脸!】

    网友5——【敢勾引月姐姐的老公,月姐姐,撕她!】

    短短一天时间,这样的微博开始铺天盖地的被转发。

    凌文倩看了微博之后大恼片场,挨个质问是谁把微博发出去的。

    片场看不过她的人几乎全都转发了,但是那又怎样,谁都不会承认就是了。

    接连两天,因为凌文倩的情绪,拍摄的都不是很顺利。

    晚上收工后,凌文倩回到酒店,手机砰的一声往桌面上一扔。

    “去给我查,这个白二少到底是什么人,在北城他难道还能呼风唤雨不成,让我丢这么大的人,他也别想好过。”

    凌文倩的经纪人胡静,早在微博上了热搜之后就已经找人去调查了,结果却是连她都吓了一跳。

    她们这样的人虽然表面风光,但实际却是生存在这个社会的中下层。

    有太多的人和事她们招惹不起,更别说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凌文倩脾气差是出了名的,但是身为经纪人,她早就习惯了。

    “文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要再去惹事了,你老老实实的拍完这部戏,等拍完了风声也就过去了,这北城龙蛇混杂,那个人我们得罪不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