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9 白天补偿过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9 白天补偿过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心语听到消息回到古家时,古家已经狼藉一片。

    听下人说,古博远发了好大一顿脾气,把客厅几乎都砸了。

    看着满地的碎物,裴心语有些不敢相信。

    当初裴伊月跟她说,古家有大动静的时候才让她回来。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她口中的大动静到底是什么。

    但是她想破头都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混乱的客厅里,古宸和古亦两人垂着头,静静的坐在一片杂乱当中。

    裴心语走近,就听古亦失魂落魄的问:“哥,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对吗?”

    闻言,裴心语诧异的看向古宸。

    古宸不说话,但同时也等于是默认了古亦的话。

    “呵呵。”

    一声凄凉讽刺的笑声从古亦口中发出。

    “别人一直都觉得我们家官高位重,父慈母爱,羡慕的不得了,可实际上,我们家的人一个比一个的龌龊,就这样的家,居然还有一个笨蛋要死要活的往里跳,现在后悔了吗?”

    古亦脸上的笑容有些恐怖,而他看着裴心语的眼神,带着落寞和心伤。

    裴心语心里突然堵了一下。

    她从没见过古亦这样。

    从小到大他都是没心没肺的,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也都是他来安慰她。

    可是现在,她却没有勇气走过去,更没有勇气去说些安慰他的话。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闻言,古亦嗤笑出声。

    他站起身,走向裴心语。

    他脸上的表情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裴心语想往后退,古亦却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裴心语,你是不是真的傻?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往身上揽?我妈出轨是你教唆她的吗?林风齐是我妈的儿子,这难道也跟你有关?够了,你已经够蠢了,不要再让自己变得更蠢。”

    “古亦,你够了!”

    古宸怒喝一声,起身一把挥开他的手,把裴心语拽到身边。

    他看了裴心语一眼。

    “不关你的事。”

    “呵。”古亦冷笑。

    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甚至让他整个人都跌落了低谷。

    他转头看向古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大哥,你好恶心,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你当初娶她的目的只是为了跟白家抗衡,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呢,她这么蠢,就算你说了估计她也会义无反顾的跟你结婚,现在你这假惺惺的关心麻烦请不要在我面前演,我真的看够了。”

    看着古亦离开,裴心语静静的站在古宸身旁。

    她心里很难受,是那种闷闷的,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觉得她可能要失去古亦这个朋友了。

    安静中,古宸看了她一眼。

    可是意外的,这次她的视线竟然不是落在他的身上。

    她看着古亦离开的方向,即便那里已经没了他的影子,她还是不舍得移开视线。

    许久,裴心语回过神,看了一眼古宸拉在她胳膊上的手。

    她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臂,落寞的她同样没有太高的情绪。

    “古宸哥,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古亦说的对,这件事跟你无关。”

    这种温柔的语调裴心语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听过了。

    她抬起头,眼中因感动而浮出一层泪。

    她淡淡的笑了笑说:“古亦说的对,我很蠢,或许我早就应该想明白,可是我却一意孤行的缠了你这么久,古宸哥,我真的很爱你,可是我爱你爱的好累,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张扬,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如果我们离婚的话,是不是也不会影响你的前程?”

    古宸看着她,平静的眼中横生一抹愕然。

    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更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心,隐隐的抽痛了一下。

    这样的感觉令古宸有些不可思议。

    他看了她许久,终于开口。

    “你……想好了?”

    古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颤抖。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裴心语。

    一直以来他都把她对他的好当做理所当然。

    然而现在他才知道,这个世上,没有谁是理所应当的对谁好。

    裴心语再度弯下眼,眼中的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的心疼依旧那么明显。

    毕竟在她的心里,她还是爱着他的。

    “想好了,我不想再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傻瓜,我也不想再让你对我厌恶,已经够了,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容忍,我长大了,该懂事了。”

    那一瞬,古宸看着她是那么的心疼。

    他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轻抚着她的头。

    “对不起。”

    裴心语哭到哽咽,但她却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这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太多,为了这声对不起,她也付出了太多太多。

    她没有去回应古宸的拥抱。

    一直以来都是她单方面的去做出这些事,现在,他们马上就要分开了,她想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一点尊严。

    “我答应让你回家,对外我也会宣布我们离婚的消息,但是手续还是先保留着吧,如果你哪天后悔了,就回来,也许,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咽呜的哭声带着她整个身子都在发颤。

    她扬起那张哭花的脸,淡淡一笑。

    “谢谢你,古宸哥。”……

    ——

    古家的事白洛庭听说了。

    裴伊月的态度看起来却与往常无异。

    她前几天刚去找过古宸,现在就出了这样的事,白洛庭就算不想怀疑,恐怕都做不到。

    白洛庭走到裴伊月身边坐下,伸手把手里端着平板电脑的人往怀里一揽。

    “告诉我,这件事跟你有关对不对?”

    回想前几天她奇奇怪怪的状态,直觉告诉白洛庭,这些事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裴伊月雷打不惊的看着视频,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她茫然的问:“什么?”

    她不承认也是在白洛庭的意料之中,只不过他还是想知道。

    “古家的事。”

    闻言,裴伊月抬起头,看着他。

    漆黑的眼一眨再眨,浓密的眼睫像两把扇子似的忽闪忽闪的。

    半晌,裴伊月拿起平板,说:“杭子速来北城拍戏了,曾岚姬昨天给我打过电话,她约我一起去片场看偶像,你去不去?”

    白洛庭:“……”

    她憋了半天,居然就跟他说这个?

    蓦地,他浓眉一折,有些惊讶又有些不满。

    “等会,你说你跟曾岚姬约好了?你也去?”

    裴伊月点了下头,又补充了一句,“小妖也去。”

    “……”

    白洛庭嘴角狂抽。

    那小白脸到底那个地方好?

    这帮女人都没长眼睛是不是?

    白洛庭一气,甩开头。

    “不许去。”

    裴伊月无辜的抓了抓脸,一脸呆萌。

    “哦。”

    哦?

    这么听话?

    白洛庭刚要问她是不是真的不去了的时候,就听她说:“曾岚姬今天晚上就到北城,我把咱们家的地址给她了,她晚上住在这,你自己跟她说吧。”

    “……”

    曾岚姬那个不自觉的三千瓦大灯泡要住在这?

    白洛庭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在忍不住的翻腾。

    裴伊月知道他会生气,但是她也没办法,她实在是磨不过曾岚姬。

    她说了白洛庭不喜欢让她去看杭子速,可是曾岚姬却自己提出要来这住,还说什么一不做二不休,明天早上直接走,不告诉他。

    裴伊月想了想,这先暂后奏的事曾岚姬做完倒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到头来她还是得回来面对白洛庭啊。

    见白洛庭脸色不大好还一直盯着她,裴伊月咬着下唇,倾了倾身子靠在他怀里。

    “老公,陪我一起去吧。”

    “……”

    她叫他啥?

    老公?

    白洛庭黑下去的脸似乎在这个称呼出现的一瞬,恢复了一丝色彩。

    慢慢的,白洛庭嘴角的弧度逐渐上扬。

    “再叫一声我听听。”

    裴伊月有点害羞,但还是咬着牙叫了。

    “老公,去不去嘛?”

    好吧,裴伊月承认这招也是曾岚姬教她的。

    这个女人,她真的很了解白洛庭!

    看她一脸羞赧的叫自己老公时的样子,白洛庭简直是欲罢不能。

    他蓦地抽出裴伊月手中的平板丢到一边,随后一把把她抱起。

    裴伊月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

    看着他往房间走,裴伊月有点茫然。

    “你干嘛呀?”

    白洛庭邪肆的勾起嘴角,看了她坏笑。

    “你不是说曾岚姬晚上要来?我们提前把该做的事做了,免得她捣乱。”

    裴伊月小脸刷的一红,看了眼窗外。

    没搞错吧?

    现在可是白天……

    ——

    晚上,曾岚姬果然来了。

    就跟白洛庭预想的一样,这个女人一来,他就完全没了跟裴伊月单独相处的机会。

    差一点她连睡觉都要把裴伊月拽去陪她。

    要不是白洛庭极力反对加假装生气,那丫头怕是真的要被曾岚姬拐走了。

    曾岚姬抱着枕头上了二楼,临走前瞪了白洛庭一眼。

    “老婆奴。”

    白洛庭咬着牙根,要不是这会儿他手里搂着裴伊月,他肯定抄东西飞过去了。

    回到房间,关上门,白洛庭二话不说直接将裴伊月抵在墙上,发泄这一晚上她对他的忽视。

    急促而深邃的吻,极力的摄取她口中的氧气。

    裴伊月感觉覆在腰上的手越来越往下,她身子一缩,躲开他的唇。

    “你干嘛,你白天不是……”

    “是什么?”

    白洛庭有点使坏。

    裴伊月不乐意的皱了下眉。

    “曾岚姬就在楼上,会被听到的。”

    白洛庭大手从她的衣服下探进,在她的柔滑的皮肤上一寸寸游走。

    他低头凑近她的耳边,说:“你小点声就不会被听见了。”

    闻言,裴伊月脸更红了。

    她什么时候很大声了?

    她从来都没有!

    白洛庭开内衣扣的手法真的很好,裴伊月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开的都没有他流畅。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门,就好像怕曾岚姬会在门口偷听一样。

    她伸手推了一下白洛庭。

    “还是不要了。”

    白洛庭在她耳骨上轻轻咬了一口。

    又痒,又疼,裴伊月整个人一抖。

    “是你自己把她招来的,你忘了?”

    人的确是她招来的,可是白天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她都已经补偿过他了。

    “可是明天还要早起。”

    白洛庭不放手,温热的唇从她耳朵移向她的脖颈。

    他知道裴伊月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这一带,所以他不会放过一丝攻略。

    “没关系,明天我开车。”

    一整天了白洛庭都没答应跟她一块去,现在他说他开车,那就是同意去了?

    裴伊月诧异的偏过头看他。

    “你答应跟我一起去了?”

    裴伊月偏头时,刚好对准他的唇。

    白洛庭嘴角一撩,立马噙住那自己送上门的柔软。

    裴伊月的话被他堵在口中,她想听到的回答也都幻化成浓重的喘息。

    白洛庭抱起她,把她丢入大床内。

    他俯身,两手支在她身侧。

    “我媳妇儿要去看别的男人,我怎么放心不跟着?跑了怎么办?”

    关键是曾岚姬那家伙太不靠谱,鬼知道她半路会出什么幺蛾子。

    他不亲自看着,怎么可能放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