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8 她唯一的贪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8 她唯一的贪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裴伊月直视她。

    蒙小妖呼吸一凝,顿时没了声。

    裴伊月淡淡的敛回视线,叹息一声。

    “这么多年了,我几乎都快忘记害怕是什么滋味了,可是现在我却莫名的害怕,你说的没错,k的为人的确不是我们能抗衡的,我倒是不怕他对我做什么,我怕的是,他会为了牵制我而对白洛庭下手。”

    裴伊月的话的确让蒙小妖一度陷入恐慌,但是很快,她又轻声笑了一下。

    对她们来说,命运也许早就像一把刀一样架在了脖子上,不论前进还是退缩,都没有逃离的余地。

    既然这是她们逃离不了的命运,对她们来说,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白洛庭真的就那么好吗,当初你对k,我也没看出你有这么深的感情。”

    以前裴伊月总是在意蒙小妖把她和k摆在一起。

    但是她现在看开了,也看淡了。

    即便他们的名字在同一画框里,那也代表不了什么,更改变不了什么。

    她看向蒙小妖,很认真的说:“也许我曾经在别人身上迷失过自己,但那最多只是迷失,可白洛庭不同,我爱他,想用我的全部生命去爱,即便哪天他不再爱我了,我也会付出一切去守护他。”

    蒙小妖静静的看着她。

    她已经找不出语言可以去附和她的话了。

    这番话,也许只有身为“黛”的她才有资格去说。

    因为她是黛,只有她才有这个能力去保护任何一个她想保护的人。

    ——

    这段时间裴伊月看上去好像挺乖的,但是白洛庭知道她实际还在偷着忙活她的那点事。

    他已经好几次抓到她一脸严肃的躲在书房敲电脑。

    事后白洛庭去查过浏览记录,结果却是被她删的干干净净。

    自从裴伊月恢复记忆之后,k始终没有联系过她,而她也没有主动去联系过k。

    她真的希望他们之间就这样永远都不要再联系。

    可是有些事偏偏就是事与愿违。

    白洛庭洗过澡出来,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却不见了。

    床上的被子被掀翻,平板还在哗哗作响的放着她每天看的电视剧。

    他转身看了一眼关起的房门,下意识的放轻了手脚。

    打开卧室的门,客厅里漆黑一片。

    他刚走两步,迎面一阵啪啦啪啦的脚步声响起。

    迎着从卧室里照出的灯光,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愣了一下。

    白洛庭低头看了一眼她光着的脚。

    难怪声音这么大,居然连拖鞋都不穿。

    “你洗完了?”

    裴伊月扬着笑脸,拿着手机的手往后一背。

    这么明显的动作,白洛庭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潮湿的大手在她的脑袋上胡乱的揉了揉,这种宠溺的感觉,他们两个都非常的享受。

    “不是跟你说了下床要穿鞋吗,地上凉,生病了怎么办?”

    “哪这么容易生病啊!”

    裴伊月身子一倾,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白洛庭拿她没办法,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她这小身子骨虽然被他养了这么久,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太轻了。

    他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明天开始加餐。”

    裴伊月一脸茫然。

    “为什么?”

    白洛庭眼睛一眯,不坏好意的笑了一下说:“太瘦,硌得慌。”

    裴伊月:“……”

    白洛庭抱着她安安稳稳的放在床上。

    裴伊月眼珠一转。

    “我想喝牛奶。”

    白洛庭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刚喝过?”

    裴伊月眨巴着眼睛,笑眯眯的说:“你不是说要加餐吗?”

    闻言,白洛庭失笑,转身走出去给她热牛奶。

    三分钟后,白洛庭端着牛奶走进来,刚递到她手里,她又说:“零食。”

    白洛庭再次出去给他拿零食。

    裴伊月翻了翻,摇头道:“不是这个,是那种。”

    那种?

    哪种?

    白洛庭索性把客厅的零食全都搬了进来。

    裴伊月看着满床的零食寻思了一下,手指抓着下巴,一看就是又在想什么坏招。

    半晌,她头一抬,“我想……”

    落下的唇封住了她想说的话。

    裴伊月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白洛庭大手勾着她的脑后,稍稍离开她的唇一寸。

    “还想什么?”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简直是诱惑。

    裴伊月忍着笑说:“要冰……”

    唇再次被堵住。

    一瞬,白洛庭再次抬起头,“要什么?”

    “要睡……”

    重复不断的动作让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

    白洛庭抬头,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要什么?”

    裴伊月含着唇,小脸羞红,“要你。”

    话音落下,紧随的不再是突袭的吻,而是缠绵又深邃的温柔。

    裴伊月一度沦陷,甚至连刚刚跟k争吵过的烦心都忘得一干二净。

    对,她要他。

    这个世上她唯一贪恋想要的只剩他。

    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都不走出这间房子。

    如果可以,她愿意在这被他“囚禁”一辈子……

    ——

    古家在新政界才刚刚站稳脚步,如果他们家这个时候除了绯闻,对他,对他父亲都会是一种打击。

    古宸知道了整件事之后,并没有跟古博远提过,他只是要求林谷云不要再跟林修见面。

    林谷云嘴上答应他,另一边又去讨好着林风齐。

    一直以来林风齐对她的抱怨都很深,毕竟他长这么大从不知母爱是什么。

    他的父亲说好听了是有修养,说难听了,那就是冷漠。

    他怪异的性格就是从小养成的。

    表面开起来,他继承了他父亲的绅士,而他的内心却向往着权欲和血腥。

    林风齐始终没有搬出古家,而裴心语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裴家,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古亦以为他们又吵架了,几次埋怨古宸,而古宸却没有跟他说太多。

    古家这种安安静静的场面并不是裴伊月想要见到的。

    枉她把希望寄托在古宸身上,没想到他竟然把事情就这样瞒了下来。

    沙发上,裴伊月蜷着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突然,从她口中莫名的发出一声冷笑。

    白洛庭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笑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

    白洛庭狐疑的眯起眼。

    她刚刚那个笑容,看起来像是想起了好笑的事吗?

    裴伊月思绪放空,手机捏再中指和拇指之间来回打转。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突然,裴伊月起身就往房间里走。

    白洛庭郁闷的扶额。

    “又来了。”

    她每次神经兮兮的过后都没什么好事。

    这次也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了。

    ——

    当天下午,古博远在办公室都到一件快递。

    快递是一份资料和一摞照片。

    资料是关于林谷云和林风齐的,而照片……

    古博远看了照片之后目光呆滞,半晌,蹭的一下站起。

    这种"chi luo"露骨的照片,他真的不敢相信里面的人会是那个每天睡在他枕边的女人。

    绿帽子被人从头扣到脚,他居然还在这帮她养儿子?

    简直岂有此理!

    跟裴伊月预料的一样,古博远可比古宸有魄力多了。

    他虽然在意自己在新政界的地位,但他更介意自己的老婆背着自己在外面跟别的男人上床。

    当天,古家就已经乱成了一片。

    林谷云和林风齐一起被赶出了古家。

    古博远扬言离婚,并且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林谷云哭的泪眼婆娑。

    她的舍不得是真的,但却不是因为舍不得这个家,她舍不得的是她古夫人的身份。

    离开古博远,她就是一个臭名远扬的弃妇。

    古家往后的荣耀,她再也沾不上一点关系。

    她跪在地上祈求,可古博远却丝毫不动容。

    林谷云临走前埋怨的看向古宸。

    整件事只有他知道,他答应过她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可是他却没有做到。

    林谷云的眼神让古宸有些不安。

    他想解释什么,古博远却突然怒喝着警告他们,从今天开始,谁都不许在接近林谷云,否则就跟她一起滚出古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