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7 没有血缘关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7 没有血缘关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接她?

    能从古宸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裴心语有些受宠若惊。

    若是以前,她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早就一股脑的冲回来了。

    可是现在,她真的对这个家有些恐惧。

    许久,裴心语淡淡的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古宸落寞的轻叹。

    结婚之前他的确恨极了裴心语,一直以来他觉得她一切的不幸都是她咎由自取。

    结婚这么久,他对她的冷淡已经快要连他自己都要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她却仍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一切。

    现在她走了,空荡的房间竟是让古宸平添了几分寂寞。

    ——

    两天后,黄安带着一份资料走进来古宸的办公室。

    看着那份跟裴伊月调查的几乎一模一样的资料,古宸脸色泛青,整个人有些隐忍的发抖。

    资料当中还夹杂着几张露骨的照片。

    砰的一声,古宸一拳砸向桌面。

    黄安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之前一直住在酒店,前几天他买了公寓,已经搬过去了。”

    古宸将手里的资料捏皱。

    “地址发给我,你先出去吧!”

    ……

    独栋的公寓看上去就像是一幢小型的别墅。

    这样的房子在这北城市区是什么价位,古宸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在门口站了半天,却没有去敲门。

    他心里其实并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或者说,他不愿相信他的母亲会是跟自己的哥哥乱/伦的女人。

    “你找谁?”

    一声温润从古宸的身后响起。

    古宸转过身,就见一个身材高挑中年男人,拎着超市的购物袋站在他身后。

    他的身材保持的很好,虽然已经这个年纪,但看上去还是十分的英俊。

    他的下巴上有一层不修边幅的胡茬,看似有些邋遢,但又给他平添了一些性感。

    古宸看着他,目光始终在打量。

    从他记事起就没有见过这个舅舅,所以,他并不认识他。

    “你是小宸?”

    闻言,古宸眉心一皱。

    “是我。”

    林修淡淡一笑,“进来吧。”

    看着林修从身边走过去开门,古宸眉心瞬间拧的更紧。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找到这来?”

    林修不疾不徐的打开门,淡淡的笑容从容不迫。

    “来都来了,再问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进来坐。”

    从他的几句话,和他不急不缓的动作来看,他都是一个很温雅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做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古宸跟着他走进,林修拿了一双拖鞋给他。

    白色的地砖亮的反光,屋内的装饰基本上跟他本人的风格很相似。

    浅灰色的装潢,摆放的全都是一些优雅的艺术品。

    林修把手里的购物袋拿去厨房,而后打开咖啡机,开始研磨咖啡豆。

    他的生活很细致,家里也是一尘不染。

    古宸看着柜架上的雕塑,心思却完全没有在这上面。

    磨好了咖啡豆,林修又开始煮咖啡。

    咖啡的香气一阵阵飘来,古宸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

    “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什么。”

    林修眼睛盯着咖啡机,淡淡一笑。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你不打算解释什么吗?”

    古宸有些恼。

    他明知道他来这的目的,却仍是可以这样平静,他到底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是觉得这种事根本就无所谓?

    “没什么好解释的,事情就像你知道的那样,我跟阿云很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是你父亲横插一脚介入了我们之间。”

    见他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古宸终于怒了。

    他走上前,恼道:“你说的是什么话,你们是兄妹,怎么可以背着我父亲做出这样的事?”

    “兄妹?”

    林修笑了一下。

    看着煮沸的咖啡,他轻轻摇了摇头。

    “阿云是我们家的养女,跟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也许看在外人眼里我们的确算是不伦,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被迫嫁给古博远。”

    阿云,古宸知道他说的是他母亲林谷云。

    可是这样的称呼连他爸都没有叫过,现在他却从别的男人口中听到。

    林修说话时也不忘了观察着咖啡机里的咖啡。

    咖啡煮的恰到好处,他及时的将咖啡过滤了出来。

    “加糖吗?”

    闻言,古宸狠狠的拧了下眉。

    “谢谢,我并不是来喝咖啡的。”

    林修只是笑笑,仍是把咖啡倒出了两杯。

    他拿出两块方糖放在一个杯子的旁边,而后拿起立在一旁的托盘,小心翼翼的将咖啡杯放在上面。

    他这个人太过一丝不苟了。

    这种有条有理的样子甚至让古宸怀疑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走去客厅,林修自顾自的坐下。

    “是不是风齐给你添什么麻烦了?”

    林修回北城的消息并没有透露给任何人,除了林谷云和林风齐知道以外,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古宸现在既然能站在这,就说明他调查了林风齐,或者是林谷云。

    当然,他不会好端端的调查他的母亲,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查了林风齐。

    古宸没有回答他的话。

    既然事情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古宸也不想闹大。

    “请你带着林风齐离开北城。”

    林修端起咖啡杯的手稍稍顿了一下,低垂的眼也小有波动。

    他喝了一口咖啡,说:“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走,我没想过打扰任何人的生活,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留在北城。”

    “没想打扰任何人的生活?”古宸冷笑。

    “那你对我妈做的那些算是什么,你们背着我爸偷偷私会,难道就不算是打扰我们家的生活吗?”

    平静的林修终于放下他高傲的心平气和,淡淡的叹了口气。

    “那你觉得,跟自己爱的人见面是错的吗?”

    “……”

    跟自己爱的人……见面。

    古宸突然想起自己想见裴伊月的时候。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修的话。

    设身处地一下,如果今天是他跟裴伊月,他还会觉得这些是错的吗?

    林修放下咖啡杯。

    咖啡杯与桌面碰撞时发出的声音让古宸回过神。

    “我并没有想过去破坏你们的家庭,也许你不会赞同我跟你妈的所作所为,但你也是成了家的人,应该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就把这一切告诉古博远,如果他们能离婚,我愿意带着阿云永远离开北城。”

    林修既然能在他没有自我介绍的情况下就认出他,说明他早就调查过古家的所有人。

    只不过古宸自己沉迷在寻求真相的目的当中,没有反应过来。

    林修一步步的把他和林谷云的事带入到古宸的身上,是因为他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看着古宸一点点的被他攻略,林修微微动了动嘴角。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感激你。”

    古宸没想过自己来这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要说吗?

    如果说了,他的家一定会支离破碎。

    他父亲那么好面子,如果让他知道这些,他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但如果不说……

    难道真的要让他们永远这样下去吗?

    古宸离开已经有一会了。

    林修再次放下杯子,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见了底。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林谷云的电话。

    “古宸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他刚走。”……

    ——

    临水公寓。

    裴伊月坐在吊椅上一如既往的玩着平板,蒙小妖闲聊似的说:“听说速那小子要来北城了。”

    “嗯,好像是。”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他,你说好不好?”

    蒙小妖有点兴奋。

    她还从来都没有以一个粉丝的身份去看过杭子速呢。

    裴伊月手指在平板上轻轻划着,淡淡的语气带着一丝慵懒。

    “还是算了,会惹人怀疑。”

    “惹人怀疑?我看你是怕你家的白二爷吃醋吧!”

    裴伊月跟蒙小妖抱怨过几回,也想顺便在她这取取经,看看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在醋缸里泡大的。

    可结果却是,她的经没取着,倒是给她落下一个打趣她的借口。

    裴伊月提起眼皮瞪了她一眼。

    “你要是再这么多废话,以后我什么事都不跟你说了。”

    蒙小妖呵呵一笑,随后马上正经了些。

    “妞,你实话跟我说,你这三番两次的去管裴家的闲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裴伊月眼不抬,划在平板上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没有为什么,闲着无聊。”

    屁,这话骗骗别人还行,想骗她蒙小妖,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蒙小妖手指蜷起,一下一下的叩打着桌面。

    叩叩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久了,裴伊月开始有点心烦。

    她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然你觉得呢?”

    蒙小妖嘴角一撩。

    以她对她的了解,蒙小妖大胆的猜测道:“这两次的事看上去没什么联系,可实际上他们都是k的人,我猜,你不是想帮裴家,而是故意在对k挑衅!”

    挑衅?

    这个词用的还真是贴切。

    裴伊月淡淡垂下视线,转头看向窗外。

    “怎么会呢,我哪敢啊!”

    不敢吗?

    她还有不敢做的事?

    樊樱子的事说白了就是她故意的,故意把事情闹大,让k容不下她。

    一个樊樱子跟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黛相比,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现在,她又开始去插手林风齐的事。

    她把林风齐是林谷云儿子的这件事告诉古家,如无意外,林风齐肯定会被赶出北城。

    “妞,你跟k到底怎么了,自从你上次昏迷之后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太对劲,就拿你跟蓝先生来说吧,你们以前也没什么仇,可是你那天真的差点就掐死他,而且还是当着白洛庭和傅里的面,我都吓死了。”

    她对蓝佑出手这件事,蒙小妖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可是裴伊月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半晌,裴伊月将平板电脑锁屏。

    咔哒一声清脆,蒙小妖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如果我说我要退出,你觉得他还会让我活着吗?”

    闻言,蒙小妖一惊。

    她蹭的一下站起,愕然道:“妞,这样的玩笑你可别跟我开,k是什么性格你最清楚了,他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裴伊月指尖轻抚着平板电脑的边缘,干净的指甲带着淡淡的透明色。

    “你说,我出什么样的条件他才会放过我?”

    裴伊月好像没有听到蒙小妖的话似的,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她想脱离了。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么想了。

    自从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事之后,她对k就再也不是依恋和尊敬。

    蒙小妖说的没错,这一切的事她的确都是故意的。

    她不怕被k看出破绽,她只怕自己做的不够多。

    只要是k放到北城的人,她全都要想办法清除。

    即便他们现在对她没有威胁,但是她不能保证他们以后也不会成为她的威胁。

    这样的险,她从来不冒。

    蒙小妖有点害怕。

    她走到裴伊月面前,坐在窗边看着她。

    “妞,你是认真的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