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正在睡午觉,哦不,是还没有起床。%d7%cf%d3%c4%b8%f3

    床头的手机响了一下,她伸手摸起电话,直接放在耳边。

    “谁?”

    慵懒的一声过后,她沉默了许久。

    慢慢的,她睁开眼睛,眼中的睡意瞬间全无。

    “找我有事?”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裴伊月神色稍稍动容了一下。

    半晌,她坐起身。

    “知道了,一个小时后我去那找你。”

    裴伊月这几天虽然被白洛庭关着,但那也是她自己自愿的。

    正赶上今天白洛庭不在,裴伊月临出门前犹豫了一下。

    她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偏偏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说有事,听起来会不会有点太强词夺理了?

    寻思了半晌,她觉得还是先给白洛庭打个电话。

    电话拨通了,但却没人接。

    这可不能怪她擅自出门。

    ——

    来到约好的咖啡厅,就见裴心语一脸颓废的坐在那等她。

    裴伊月走过去看了一眼她伸在桌子外面的腿,裴心语尴尬的把腿收回。

    “姐。”

    裴伊月没做声,坐在她面前。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比这更冷漠的态度,裴心语已经在她最后一次回裴家的时候见识过了。

    她现在能来见她,对裴心语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对不起,我知道这个时候找你可能会让你很为难,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可以找谁了。”

    “说吧,电话里你说是关于林风齐的,他怎么了?”

    裴心语绞着两只手,骨节因用力而突出。

    她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裴伊月。

    不是因为她找不到人倾诉才找她,而是她记得裴伊月那次提醒她的那些话,还有她说过,出了什么事可以给她打电话。

    裴心语不知道她怎么会预料到出事,更没想到,所出的事会跟她有关。

    说完了全部经过,却没有听到裴伊月的回应。

    裴心语抬头看了她一眼。

    就见裴伊月抬手动了动奶茶杯里的勺子。

    “这件事古宸知道吗?”

    裴心语轻轻摇了下头。

    “为什么不跟他说?”

    裴心语低下头,为难中带着一抹失落。

    “他是不会相信我的,况且他本来就很信任林风齐,如果我真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他会怎么看我?”

    “这种时候你还要在意他对你的看法是吗?”

    裴伊月可以理解喜欢一个人时的义无反顾,但是,她却不认同这个人在没有回报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的付出。

    以前她总觉得裴心语是执迷不悟,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她是真的傻。

    “那古亦呢,你跟他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我之前也告诉过你,让你有事找他。”

    说到古亦,裴心语脸上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裴伊月说不好那是什么,只觉得这种深邃的情感似乎已经超越了她对古宸的。

    “他要出国了,如果我告诉了他这件事,他一定不会走了,之前我的确想过留他,可是我又觉得太自私了,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让他替我承担。”

    听她说这些话,裴伊月突然明白了什么。

    “裴心语,你喜欢古亦吗?”

    闻言,裴心语一怔,愕然的看了过去。

    裴伊月始终淡然的神色逐渐的缓和了她脸上的震惊。

    半晌,裴心语苦笑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裴伊月直言打断她的话。

    裴心语一噎,整个人显得有些慌乱。

    “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古宸哥,我不可能喜欢古亦的。”

    她的强辩带着那么一丝心虚,裴伊月淡淡的笑了一下。

    “好吧,想法是你自己的,你喜欢怎么骗自己都可以,有的时候人在强求一个事物时会忽略掉身边其他的事物,可是当你回过头,你才会发现,原来属于你的东西一直都在你身边。”

    她跟古宸这一路走来,裴伊月都看在眼里。

    说实话,她从来就没有看好过他们。

    因为他们两个是同一种人,都是执念太深而无可自拔。

    如果今天愿意回头的人不是裴心语,那么她只能希望回头的人是古宸了。

    裴心语没有说话。

    不是因为裴伊月的话多难理解,而是她似乎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这件事我会帮你解决,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跟他独处,古家没人的时候你就回裴家,另外,只有林谷云在的时候,你也不要轻易放松警惕,总之,在古家有大动静之前,保护好你自己。”

    ——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你在家等我吗,怎么我刚出门你就跑出去了?”

    白洛庭打来电话的时候裴伊月已经离开了咖啡厅。

    她一边开车一边说:“你还好意思说我,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你就不怕我出什么事找不到你?”

    电话里,白洛庭一噎。

    “你要是不到处乱跑能出什么事?”

    “我到处乱跑也出不了什么事。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小妖那一趟,晚点回家,拜拜。”

    说完,裴伊月直接挂断电话,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是什么反应。

    唐苑公寓。

    白洛庭拿着被挂断的电话,嘴角猛抽了几下。

    从以往的经历来看,她这么急不可耐的挂断电话绝对没有好事。

    另外,她说去找蒙小妖。

    这两个女人一凑到一起就嘀嘀咕咕的,当着他的面都能商量出一番大事来,这要是背着他,她们还不得把整个北城翻了?

    打开手机定位……

    “该死。”

    白洛庭低咒一声。

    这定位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怎么还是连接不上?

    没过一会,白洛庭的手机响了。

    看着显示的号码,他虽然厌烦,但还是接了起来。

    “姓白的,你搞什么鬼,我不是跟你说让你看着小乖别让她出门吗,你怎么连个女人都看不住,你要是看不住的话,我就去帮你看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别让她到处乱跑?”

    闻言,白洛庭拧了下眉。

    “你怎么知道她出去了?”

    他当然知道了。

    因为他把裴伊月手里的定位系统卸载了之后又重新安装了一个。

    追踪器在他身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白洛庭磨牙。

    “她现在在哪?”

    “唔,新政府大街,咦,她停了,不跟你说了啊,我要去找她,嘿嘿。”

    听着再次被挂断的电话,白洛庭脸彻底的黑了。

    新政府大街……

    死丫头,她不是说要去找蒙小妖吗?!

    ——

    新政局大厅。

    裴伊月站在一楼大堂,身旁打量探究的视线始终都没有断过,但她却不以为意。

    古宸听说她来了,匆匆从楼上下来。

    整个大堂就属她站的最显眼,也最从容不迫。

    “小月,你怎么来了,去我办公室吧。”

    古宸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来找他了,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在这种时候会来。

    裴家的那点事接二连三,虽然她已经摆脱了跟裴家的关系,但外面的人可不这么看。

    在这风口浪尖的时期她来找他,古宸倒是不怕什么,就怕她会忍受不了这些人的目光。

    谁知,裴伊月淡淡的看了一眼从身边走过顺带打量她的人。

    那人一怔,赶忙收回视线。

    “不用了,我只有几句话要说,很快。”

    她来一定有事,这一点古宸已经猜到了。

    不过,她能来,他还是很高兴。

    淡淡的笑容忍不住的流露,他看着她,目光一如既往的温和缱绻。

    “到底什么事能让你亲自过来,我也很好奇。”

    “关于心语的。”

    闻言,古宸脸色稍稍暗了一下。

    “裴心语?”

    “嗯,古宸,你跟心语的事原本我不方便参与太多,但是有些事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你们既然已经结婚了,你就有义务去保护她,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你不能让她受到侮辱和委屈,这是你身为一个男人该做的。”

    古宸有些听不懂她的话。

    他承认裴心语跟他结婚之后可能会感觉到委屈,但侮辱……又是从何而来?

    “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她跟你抱怨什么了吗?”

    “你觉得这只是抱怨吗?前几天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她为了顾及你的面子,为了维护你们之间的感情,就连被你的那个表哥骚扰都不敢跟你说。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就算不看在夫妻的情分上,你就忍心让她整天生活在这样的惶恐当中?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被自己丈夫的表哥侵犯?”

    古宸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愕然。

    他之前的确想到过是林风齐做什么什么,但是他却没想到发生的竟然是这样的事。

    “这怎么可能?”

    裴伊月只是以一个外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

    她现在跟裴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即便她还愿意帮裴心语出头,但却不存在家人的气愤。

    她很冷静,从头到尾说话的语气都是平淡如一。

    听着古宸的质疑,她垂眸笑了一下。

    “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裴心语这个人,她明知道你对她的冷漠,却偏偏还是要嫁给你,当初我阻止过她,但是她却仍是一意孤行,现在恐怕是连她自己都知道对你没办法抱以期望,她跟我说,你不会信她,果然。”

    裴伊月的笑像是嘲讽,又像是怜悯。

    古宸隐隐皱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觉得自己的痴情有错,可是现在听她这么说,他又有些觉得愧对裴心语。

    裴伊月手里始终拿着一个牛皮纸袋,她递给古宸。

    “拿去看看吧,你的那个表哥到底是什么人,恐怕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份资料是我之前找人调查的,你可以拿去做个参考,我知道以你的能力查出这些事也很容易,至于要不要在你家公开,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

    古宸皱了皱眉,看了过去……

    “欸,你们让开,拦着我干什么。”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外人不能随便进入。”

    “我找人,找人,找了人我就走,欸,我找的人就在那,你看你看,快点让开。”

    门前的保安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他指的是古宸还是裴伊月。

    但不管他指的是谁,他们都拦不住了。

    因为安希颜趁着他们回头的功夫,就已经从他们面前钻了过去。

    裴伊月看着走来的人,眼皮一跳。

    这家伙,他是怎么找这来的?

    “小乖!”

    安希颜扬声一叫,整个大堂仿佛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他走过来,胳膊一抬,直接搭上了裴伊月的肩膀。

    亲昵的动作简直让人看的眼睛疼。

    裴伊月没有推开他的手,只是轻微的皱了下眉。

    “你怎么来这了?”

    “找你啊!”

    安希颜笑的花枝乱颤,一双美眸尽是暧昧与宠溺。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顺便耸了一下肩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安希颜手臂用力一勾,把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他呵呵一笑说:“因为我跟你心有灵犀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