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4 找茬找上瘾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4 找茬找上瘾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古宸看了一眼站在楼梯上打着哈欠的林风齐。

    而后又看了一眼坐在地上默默哭着的裴心语。

    “这么晚了不睡觉,坐在这哭什么?”

    裴心语坐在地上发抖,却不敢哭的太大声。

    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刚刚发生的事。

    古宸一直以来都不相信古亦说的那些话,现在她去说,他会信吗?

    古宸皱起眉,看了她一眼。

    见她抖的厉害,于是不忍心扶了她一把。

    “她会不会是梦游啊?”

    身后,林风齐的声音突然离她很近。

    裴心语一吓,整个人躲去了古宸身后。

    古宸就算再不喜欢裴心语,但好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在他的印象里,她好像还没有这么怕过什么。

    他看了林风齐一眼,而后拥过裴心语的肩,把她搂在怀里。

    “可能是吧,这些天她家里的事发生的太多,大概是吓到了,我先带她回房间,表哥早点睡吧。”

    古宸这突来的恩爱秀的只让林风齐觉得好笑。

    看着他们上楼,林风齐嘴角勾出一道嘲讽。

    看这丫头平时在家里对谁都不敢吭声,没想到反抗起来还挺够味的。

    他摸了一下嘴角,似乎在回味刚才偷来的那个吻。

    回到房间,裴心语突然转身,砰的把门一关,用力的将门反锁。

    捏再门把上的手很用力,就连骨节都开始隐隐泛白。

    古宸皱了下眉,回头看着她。

    “出什么事了?”

    “古宸哥,我们可以搬出去吗?”裴心语开口,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不可以。”

    闻言,裴心语捏再门把上的手再次紧了几分。

    她低着头,眼泪狂流。

    “可是我想搬出去,我不想在住在这了。”

    裴心语哽咽的话已经语不成调。

    古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她突然这么反常,但是,他还是不会跟她单独搬出去。

    “出什么事了?”

    这已经是古宸第二次这么问了。

    裴心语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说,她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说了他会信吗?

    就算他真的信了,可是他说不会带她搬出去啊!

    “没事了,你早点睡吧。”

    裴心语落寞的背影带着抽泣时的颤抖。

    看着她走去浴室,古宸不安的皱了下眉。

    他走过去敲了敲门。

    “你没事吧?”

    流水声传出,却没有听到裴心语的回应。

    一个小时过去了,浴室的流水声还在继续。

    古宸再次走到门前敲门,可里面还是没人说话。

    “裴心语,你在里面干什么?”

    砰砰的敲门声带着一丝不耐烦,可是不论他怎么敲,里面的人就是没有一点动静。

    “你要是再不出声我就进去了。”

    “……”

    古宸神色一凝,猛地推开浴室的门。

    浴室里水气一片,根本看不清人在哪。

    他走过去关水,却被流出的热水烫了一下手。

    他拧眉。

    谁会用这么热的水洗澡。

    水气渐渐散去,他这才看到裴心语光着身子倒在地上。

    滚烫的水淋了将近一个小时,小腿上有一块已经烫掉了一层皮。

    “裴心语!”

    古宸惊叫一声,赶忙拿过浴袍把她裹了起来,抱着她就往外走。

    楼下,林风齐似乎没想到他们还会再出来。

    正坐在客厅摇晃着红酒杯的他,看到古宸急匆匆的脚步,手里的杯子一顿。

    裴心语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很明显是失去了意识。

    林风齐放下手里的酒杯,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

    古宸看了他一眼,一向和善的目光中却多出了一丝警惕。

    “表哥这时候还不睡,是有什么让你睡不着的事吗?”

    林风齐不失大雅的笑了一下说:“我这个人觉本来就浅,被吵醒就很难在睡着,这不,想喝一杯也好睡点。”

    古宸有些急,没时间跟他多说什么。

    看着古宸抱着裴心语离开,林风齐哼笑一声,摇了摇头。

    “还真是个强硬的女人。”……

    ——

    裴心语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

    腿上的烫伤很严重,上过药,医生嘱咐让她好好休息。

    “你醒了?你怎么回事啊,听我哥说你在浴室里晕倒,你现在是越来越笨了,连洗个澡都能把自己烫成这样。”

    听着古亦唠唠叨叨的声音,裴心语慢慢的红了眼。

    她猛地坐起,搂着他哭喊道:“你昨天为什么不在,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我真的很害怕你知不知道。”

    裴心语的反应是古亦没有想到的。

    他整个人僵在那,半天回不过神。

    听着她的哭声越来越大,古亦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

    “到底怎么了,我昨天不是跟朋友去道别吗,你不是知道的吗,你有事打我电话就好了。”

    裴心语哭声不止,她把脸埋在他的胸前,把自己哭到哽咽。

    一想到他马上就要出国,往后那个家里时常都会只有她一个人,裴心语就开始害怕。

    “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求求你,你别走了,我不想一个人在这个家里待着,我害怕,古亦,你能不能别走了。”

    古亦要出国这件事是早就决定的,那时她还没有跟他大哥结婚。

    他当时询问过她的意见,当时她是那么的不在意。

    可是现在,再过两个星期他就要走了,她却这么的挽留他。

    古亦扶着她的肩,把她拉开。

    看着她哭花的脸,他有些心疼。

    “到底出什么事了?”

    裴心语抽搭着,目光逐渐变得惊恐。

    她紧紧的抓着古亦的胳膊。

    “你表哥,你表哥他……”

    “哟,你们这是再说我吗?”

    清润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无害,可是古亦却明显的感觉到裴心语一抖。

    他回头,厌恶的目光丝毫不做掩饰。

    “你来干什么?”

    林风齐走到床边,拉过椅子,在离裴心语最近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来看看表弟媳,昨天晚上看到大表弟把她抱出来,一直都有些不安心,觉都没睡好。”

    裴心语身子绷的很紧,甚至就连呼吸都带着轻微的恐惧。

    她不看他,抓着古亦的手越收越紧。

    现在整个古家,只有古亦可能会相信她的话。

    就连古宸,裴心语都不敢对他抱有期望。

    古亦似乎感觉到了裴心语的害怕来自于林风齐,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讨厌林风齐本来就是他的事。

    “表哥还真是辛苦,来了我们家居然还有让你操不完的心,裴心语的事就不劳烦表哥你了,你还是快点去找工作吧,别总是赖在我们家混吃等死。”

    林风齐既然敢来,就不怕被冷嘲热讽。

    他微微笑了一下,站起身,伸手拍了一下裴心语的背。

    “身体不好就在这好好养着,想吃什么跟表哥说,表哥叫家里的佣人给你做。”

    蓦地,古亦一把推开他的手。

    “管好你自己吧,别在这动手动脚的。”

    闻言,林风齐笑了一下。

    “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

    这句话突然刺激了裴心语的大脑。

    昨天晚上他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

    “出,出去……出去!”

    一声尖叫,林风齐脸上的笑容全数退去。

    他看了裴心语一眼,说:“好,我出去,祝你早日康复回家。”

    最后那声“回家”被他咬的极重。

    裴心语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缘,她从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林风齐走了,裴心语却始终都在自己的世界中挣扎。

    古亦见她有些不对劲,抓着她的肩膀用力的耸了她几下。

    “裴心语,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是不是林风齐对你做什么了,还是他跟你说什么了?”

    听到林风齐三个字,裴心语突然哆嗦了一下。

    她慢慢抬起头。

    “林风齐,林风齐他……”

    好不容易到了嘴边的话再次被打断。

    裴心语看着走进来的人,她彻底的打消了说出一切的念头。

    古宸走进来,看着古亦抓着裴心语的肩,而裴心语满脸的泪还带着苍白的惊恐。

    他隐隐的皱了下眉,像是不悦。

    “醒了?”

    裴心语抓着古亦的手慢慢从他手臂上滑落。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她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古宸。

    她胡乱的摸了一下脸上的泪,低下头。

    古亦回头看了古宸一眼,起身问道:“哥,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是不是那个林风齐……”

    古亦指责林风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现在听他开口就把事情怪在林风齐的头上,古宸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你跟他到底有什么仇,找茬找上瘾了是吗?”

    裴心语两手握着被子,听着古宸的话,她知道自己现在就算说出昨天的事,他可能也不会相信了。

    她动了动嘴角,开口,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古宸哥就那么相信他吗?”

    闻言,古宸看了她一眼。

    “不然呢,你给我一个不相信他的理由。”

    好苍凉的话……

    裴心语第一次觉得嫁给他,可能真的错了。

    古宸始终看着她,但是她却没有再开口,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跟她结婚这么久,古宸虽然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但他也知道,裴心语对他是真心的。

    他没想过真的伤害她,甚至这段时间,他尽量的让自己不那么冷漠。

    昨天的事他不是没有看出蹊跷。

    但是他不能仅凭猜测就去埋怨任何人。

    他想让她自己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不管是昨晚还是现在,她却都选择了沉默。

    “我还有事要先走,古亦,你要是没事的话就留在这陪她吧。”

    古宸走了,裴心语没有一丁点反应。

    她已经习惯了他说走就走,她的那一点点期盼,似乎也在渐渐的消损。

    许久,裴心语低着头,喃喃的问:“古亦,你可以不要走吗?”

    “你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好不好?”

    “你还是会走对不对?”

    裴心语好像听不见他的话,一个劲的自顾自的问着。

    古亦有点不耐烦,但更多的却是生气。

    他一把捏住她的肩,吼道:“对,我会走,当初我那么想让你留我,可是你都没有,你不是不在乎吗,你不是说我走不走都跟你无关吗,现在为什么又要留我?”

    裴心语咬着唇,嘴角微微发抖。

    这些的确是她曾经说过的话。

    以前她真的觉得她只要有古宸一个人就够了。

    她以为,古宸会是她的全世界,可是现在她似乎明白了,她也许这辈子都走不进他的世界当中。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裴心语抬起头,泛着泪光的眼硬是挤出一抹笑意。

    “我没事,你安心的出国吧,我会好好的。不过我当初跟你说那些话都是开玩笑的,我只是觉得你太墨迹了,并没有想过真的赶你走。”

    也许从一开始裴心语就知道古亦是喜欢她的。

    只是她不愿意接受。

    现在回想起来,她这个做大嫂的,的确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

    看着她含笑的眼中不断的落泪,古亦拧着眉,心隐隐作痛。

    “裴心语,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我出国的日期已经定了,不会再改,我会经常回来的,你也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

    裴心语点着头,已经分不清自己的眼泪是因为分离还是害怕。

    林风齐的事就让她自己解决吧。

    她的确不应该再耽误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