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3 他就不怕憋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3 他就不怕憋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在安希颜的身上,裴伊月感受不到任何威胁,就连白洛庭,有的时候都不会让她这么安心。.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她却控制不了。

    “他的确是知道了,而且我怀疑白洛庭可能也猜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蒙小妖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她张着嘴愣了半天。

    “你你你,你你说真的?”

    裴伊月轻轻摇了下头。

    “不确定,只是猜测,毕竟他什么都没说过,也没问过。”

    蒙小妖现在只能用惊恐两个字来形容她现在的感觉,但是听到裴伊月这么说,她又默默的松了口气。

    “我快被你吓死了,你能不能别瞎猜,他要是知道你的身份,就算不揭穿你,也不会忍着不问吧,他就不怕憋死?”

    说了是猜测,裴伊月也不确定他到底知不知道。

    “不过妞,我就想不通了,你为什么还要去管裴家的事,那个樊樱子也就是个贪钱的,裴家只要给了她钱也就没事了,你何苦呢!”

    她这话跟安希颜说的还真像。

    裴伊月凉凉一笑,随手拿起平板电脑。

    “的确不关我的事,但我就是看着不爽,如果就让她这样拿了钱轻轻松松的走了,我之前因为她而背上的那些‘骗子’的名声岂不就要白背了!”

    蒙小妖听不懂她的话。

    “那你最后还不是让她跑了?”

    “跑?”

    裴伊月邪魅的撩起嘴角,诡异的笑容满含狡诈。

    “是我放,而不是她跑,懂吗?”

    “不懂,这有什么区别吗,最后还不是跑了?”

    裴伊月被她的笨打败了。

    她无奈的摇头。

    “一个擅自做主的棋子,就算我不杀她,你觉得k容得下她?”

    闻言,蒙小妖瞬间恍然。

    “你是说……”

    “没错,这就是我放她走的目的,他们自己招惹来的人,他们自己解决。”

    说着,裴伊月点开平板里的一条新闻。

    听着新闻里的内容,蒙小妖傻眼了,她一把夺过平板,睁大了眼睛使劲的看着。

    裴伊月淡淡弯了下嘴角,没说话。

    没错,樊樱子死了。

    短短一天的时间,就跟裴伊月猜的一样,k果然留不下她。

    死者中毒身亡,颈处一个针孔,没有其他伤口。

    听着报道中的解说,裴伊月微微眯了眯眸子。

    针孔……

    原来是他……

    蒙小妖愕然之余仍是尚存理智。

    她放下平板,奇怪的皱了下眉。

    “是谁杀的?动作这么快?”

    裴伊月垂着眼,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有点阴郁。

    “一个跟我们一样,身处北城的棋子。”

    “你说什么?你说北城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谁啊,他为什么被派来北城,跟我们有关吗?”

    蒙小妖的反应就像是只被抢了地盘的母鸡。

    咋咋呼呼的像是要去找人打架。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说:“上次不是让你查了,这么快就忘了?”

    蒙小妖回想了一下。

    她最后一次查的人就是樊樱子,再往前……

    “你是说古宸的表哥?”

    裴伊月轻轻点了下头。

    林风齐的武器是针。

    而白洛庭也找傅里检查过,这针上带毒。

    所以,樊樱子的死一定跟他有关。

    蒙小妖独自坐在那消化了半天。

    “你是怎么知道是他的?”

    “我跟他交过手。”

    裴伊月语气一如既往的淡。

    一听这话,蒙小妖急了。

    “交手?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怎么没跟我说呀,这家伙他到底来北城干嘛的,该不会又是k派来监视你的吧。”

    齐安的事已经给蒙小妖留下了阴影。

    现在一听说有他们的人来北城,她就恨不得打开全身的毛孔来探测身边的危险。

    “应该不是,他来北城干什么我不想管,只要不惹到我,随便他干什么都好。”

    裴伊月这么说,但蒙小妖可不这么想。

    潜在的敌人是最危险的敌人,也许他现在构不成她们的威胁,但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成为她们的威胁。

    提防这样的事,还是趁早做比较好。

    ——

    樊樱子的死被警察归于那十九名凶杀案其中。

    根据尸体检测,她的确是中毒致死。

    裴伊月这几天都在医院,这一点白洛言可以证明。

    而且,用毒也不是黛的手法,她向来喜欢直截了当,这种看着人受尽折磨才死去的方法,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裴森明和丁芳华咬死了不说裴伊月的事。

    他们住院的期间,警察陆陆续续的出现,可是每一次他们都得不到任何有利的消息。

    裴伊月出院后,被白洛庭像猪一样的养在家里。

    吃了睡,睡了吃。

    裴伊月感觉自己的脸都圆了。

    这段时间外面风声紧,她老实在家待着也没什么不好。

    白洛庭和安希颜不管任何事都不合,但唯独让她在家待着这件事,两人的意见不谋而合。

    ——

    自从裴家大肆扬言说裴伊月不是裴家孩子的之后,古宸就觉得有些奇怪。

    裴宗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调查清楚,怎么可能让裴伊月轻易进家门。

    可是这件事是裴森明出面,整个北城被闹的沸沸扬扬,古宸又不敢去随意揣测。

    现在裴家的这些事又上了新闻,裴母被绑架,绑架她的这个女人又死了,简直成了北城一大奇案。

    林谷云的唏嘘对裴心语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自从她嫁进古家,她就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给过她好脸色。

    裴心语明白,这是她倒贴的下场,可是,她仍是不后悔。

    吃完饭,裴心语跟在古宸身后上楼。

    “古宸哥,你还要出门吗?天都黑了。”

    裴心语不想让他走,今天古亦不在,古博远也不在家。

    裴伊月曾提醒她离林风齐远点,可是在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在古宸又要出门,她也不能去找林谷云。

    “嗯,有点事。”

    古宸淡淡应了她一声,算是交代。

    换好衣服,古宸出门的脚步顿了一下。

    他看向低着头坐在床边的裴心语问:“你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儿换来换去也就算了,为什么到最后你爸找回来的女儿会绑架你妈?”

    这件事对裴心语来说算是家里的一件丑事。

    她不想提,但是古宸难得跟她说话,如果她不说,又觉得生生错过了这次机会。

    “我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这样做,不过我知道的是,绑架我妈的那个女人不是我姐,她跟我们裴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应该是我爸被她骗了。”

    古宸才不相信裴森明是被人骗了。

    一直以来裴森明对裴伊月是什么态度,只要是没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件事说到底也是他自作自受。

    “听说你妈被绑架的时候有人救了她,这个人你妈认识吗?”

    裴心语摇了摇头。

    “我妈说她没看到这个人。”

    “没看到?”古宸狐疑的皱眉。

    这几天警察一直不厌其烦的来医院问这件事。

    裴心语也觉得她妈的话有点奇怪。

    如果那个人真的在她面前杀了那么多人的话,她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看到。

    最初裴心语以为她是被吓到了,可是现在都这么多天了,她还是说什么都不知道。

    看古宸的表情裴心语就知道他也不相信。

    她轻点了一下头。

    “嗯,说是什么都没看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古宸想问的话问完了,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正要走,裴心语突然叫住他。

    “古宸哥,你晚上还会来吗?”

    古宸沉默了一瞬。

    “也许吧。”

    古宸走了,裴心语却偷偷的笑了一下。

    以往他这时候走都是一晚上不回来,现在他居然说也许……

    古宸的“也许”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

    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林谷云出门了。

    这段时间她总是神神秘秘的,只要古博远不在,她一定这个时间出门。

    十点多,裴心语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

    关了灯,她一个人躺在双人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突然被重重的压下。

    裴心语不适的皱了下眉,随后一个个急不可耐的吻吻在她的脸上,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斯磨在她的身上。

    裴心语突然惊醒,下意识的抵触了一下。

    “古宸哥?”

    对方没有回应。

    一片漆黑中,她看不清身上的人是谁,她的叫声被一个霸道的吻堵了回去。

    裴心语睁大了眼,晶亮的眼在这漆黑的屋子里闪着惊恐的光。

    她蓦地推开身上的人。

    “你不是古宸哥。”

    那一瞬,她的力气很大,身上的人没有任何防备的被她推开。

    “呵呵。”

    笑声……

    这样的笑声裴心语已经很熟悉了。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他。

    黑暗淹没了她脸上的惊恐,可是她的声音却出卖不了她此刻的害怕。

    “表,表哥?”

    适应了这样的黑暗,裴心语慢慢的能看清眼前的轮廓。

    当她看着被她推开的人再次凑近时,她突然翻身滚下床,光着脚就往外跑。

    她吓坏了。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林风齐的动作明显比她快很多,他任由她往外跑,但却始终没有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表弟媳,你这是打算跑到哪去?我知道大表弟打从新婚之后就没碰过你,我这不是想帮你滋润一下吗,你怎么还跑呢?”

    裴心语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力气继续跑。

    跑到古亦门前,她已经泪如雨下。

    她使劲的拍着门,嘶声力竭的喊着:“古亦,古亦,开门,古亦!”

    见她这么激动,林风齐呵呵一笑。

    以前古亦总说他的笑声听起来透着坏,可是她却几番嘲笑他是嫉妒。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古亦的话是对的。

    再次听见林风齐的笑声,她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

    “你跟小表弟的感情还真是好啊,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你嫁的人不是他呢,如果是他,他应该会对你很好吧,你难道就看不出来他喜欢你吗?”

    这个时候裴心语已经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了。

    裴心语再次重重的拍了几下门,就听林风齐又说:“别敲了,现在这个家里就只有你跟我两个人,你叫谁都没用。”

    裴心语整个人一抖。

    转身朝着楼下跑了下去。

    客厅的灯没有开,大门是被反锁的。

    裴心语手抖的太厉害,手在门锁上来回的拨弄,却怎么都打不开。

    “古亦,古亦,古亦你快点救我。”

    裴心语一心想着跑出去,根本没有注意到外面闪过一道灯光。

    她嘴里喃哝个不停,手上始终没有断掉开门的动作。

    突然,门开了。

    但却不是她打开的,而是被人从外推开。

    “啊!”

    裴心语受惊过度,一声尖叫,整个人朝后跌了过去。

    啪嗒一声,整个客厅的灯都亮了。

    裴心语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整张满是泪痕。

    林风齐站在楼梯上,他半眯着眼,一副刚刚被吵醒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大晚上的叫这么大声,你们两个在这干嘛呢,我还以为遭贼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