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言好端端的会登门去找他们,想来不会平白无故。

    裴森明和丁芳华那边,白洛庭也没顾得上去交代一声。

    万一他们说了什么,那么她的事怕是要藏不住了。

    不过好在她这时候生病,多少也能减少点对她的怀疑。

    “她病的很严重吗?”白洛言问。

    “人刚醒,还需要留院观察,你要过来看看她吗?”

    闻言,裴伊月愣了一下。

    他让白洛言过来看她?

    她没听错吧?

    裴伊月不理解,但是安希颜却觉得他这个方法不错。

    白洛庭挂断电话,安希颜垂眸笑了一下。

    “姓白的,你跟这的医生很熟吧,要不让他给小乖的病症说的严重一点?”

    白洛庭睨了他一眼,“与其把她的病症说的严重点,还不如你先回你的病房去。”

    安希颜一脸嫌弃,呲了呲牙。

    “切,你以为我爱看你们那一家子的嘴脸啊,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军阀世家,成天摆出一副正义的样子,也不知道给谁看。”

    看着安希颜唠唠叨叨的走了出去,裴伊月有点想笑。

    “他是跟你有仇还是跟军阀有仇啊?”

    “他脑子有病。”

    白洛庭简单缺德的话逗笑了裴伊月。

    突然,笑声一敛,她看向白洛庭。

    “你干嘛让你大哥过来?”

    白洛庭一噎。

    他能说是因为她吗?

    他现在可以跟她开诚布公说出她的身份吗?

    犹豫许久,白洛庭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去我们家找我们,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刚好他问到你,我就顺口说了一句。”

    顺口?

    这么巧?

    裴伊月似乎已经猜到白洛庭让他来的原因了,但跟白洛庭一样,她也没有明说。

    有些事也许一直这样也是好的,如果真的说穿了,她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毕竟到现在为止,她身上的任务还没有解除。

    她还是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

    ——

    没了安希颜的撩闲和拌嘴,裴伊月有点提不起精神,越来越困。

    刚要睡着,就听到外面有人进来了。

    苍白的小脸加上她困的有气无力的,看起来有点可怜。

    白洛言微微眯了一下眸子,看了白洛庭一眼。

    “她没事吧?”

    “没事,刚刚吃过药,估计是药效上来了。”

    白洛言走近了些。

    裴伊月这个时候生病的确有些令他意外。

    不过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他也只好暂时忍下心里的想法。

    “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严重?”

    白洛言微微皱眉,此刻他的脸上俨然只剩下了关心。

    “这几天天气不太好,我带她出门忘了叮嘱她多穿点。”

    “你们这两天一直在一起吗?”

    白洛言的话问的明显,同时也让白洛庭确定了他的目的。

    他果然是冲着这丫头来的。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怀疑我丢下她,跟别人在一起?”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她这两天是不是都跟你在一起。”

    “当然,她都病成这样了,你觉得她还能乱跑吗?”

    白洛言再次看了一眼病床上熟睡的人。

    微张的小嘴伴着均匀的呼吸,的确是睡着了。

    “裴家出事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裴夫人遭人绑架,绑架她的人就是裴家新找回来的裴伊月。”

    白洛庭佯装愕然的挑了一下眉。

    “还有这事?裴森明不是说那个女人是他的亲女儿吗,怎么还会干出绑架这样的事?”

    白洛庭有这样不屑的态度并不奇怪,毕竟他对别人的事向来不上心。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场出现了另外一个人,把那个女人带去的打手全都杀了,足足十九个人。”

    “然后呢?”

    白洛庭轻扬眉梢,好奇的看着白洛言。

    被他这么直接问然后,白洛言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

    “大哥来找我和小月,难道就是为了跟我们说这件事?你该不会是怀疑,我替小月找了杀手去杀了那些人吧?”

    怀疑白洛庭?

    他当然不会。

    而且这个上了国际通缉榜的“黛”又怎么会任人差遣去杀几个打手?

    白洛言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那点心思早就透过他的神情传到了白洛庭的眼里。

    白洛庭眼眸微缩,打断他的注视。

    “大哥,你应该知道小月现在最不愿意理会的就是裴家的事,当初裴森明亲口否认了她的身份,并且把她赶出了裴家大门,当时我就在她身边,我知道她有多难过,如今裴家出事才想起她,你觉得以她的性格,她会回去吗?”

    按照常理来说,她当然不会回去。

    即便她真的跟黛有什么关系,也没有理由宁可暴露自己也去救裴家的人。

    白洛言的心思被白洛庭三言两语攻破。

    “大哥,裴家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小月,我不想让她因为这样的事为难,裴家的事就让裴家自己解决,她现在已经跟裴家没有关系了。”

    白洛庭一直以为裴伊月在装睡,直到白洛言走了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她是真的睡着了。

    他提了提她的被子,看着她那酣睡的小脸忍不住叹了口气。

    “笨蛋,你下次要是再做这种冒险的事,我真的要想办法把你关起来了。”……

    ——

    第二天,蒙小妖看到新闻才知道裴家出了这样的事。

    虽然警方没有公布现场,但打听这件事对蒙小妖来说并不难。

    医院,蒙小妖趁着白洛庭出去,赶紧凑到裴伊月跟前。

    审度的视线那么明显。

    “老实交代,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对不对?十九个人被秒杀,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还有谁做的出来,那天你跟我要了地址,就是为了这事?”

    过了一天,裴伊月已经好了不少。

    她靠着床头坐在那,微微动了一下嘴角。

    看她这一脸不以为然的样,蒙小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警惕的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没人,她才咬牙切齿的说:“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做出这么大动静就不怕被人发现?”

    裴伊月淡淡提眸,看了她一眼。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一半放一半?”

    “……”

    蒙小妖一噎,抽了几下嘴角。

    “当,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也是,不全杀了还能怎么办,难道还留下几个活口出来指认她吗。

    裴伊月不在乎的笑了一下,说:“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多大意义了,不过我算漏了一件事,就是安希颜知道我的身份了,我现在分不清他是敌是友,这家伙看上去没个正型,我怀疑他也不简单。”

    闻言,蒙小妖寻思了一下。

    “安希颜?谁啊?”

    听她这么问,裴伊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他们没见过吗?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对吧?”

    不男不女?

    裴伊月没忍住笑出声。

    “还好吧,他虽然喜欢男人,但应该也算不上不男不女,挨揍的时候挺爷们的。”

    回想当时白洛庭给他的那两拳,裴伊月就想笑。

    她真的怀疑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故意弄出这样的事,难道就是为了挨揍?

    见她还笑的出来,蒙小妖简直快哭了。

    “天啊,你该不会是真的发烧烧傻了吧,你居然还笑的出来,万一他把你的事说出来,你想过后果吗?”

    裴伊月拇指朝后扬了扬,“他现在就在隔壁,你要不要去把他做掉?”

    蒙小妖了解她,她做事一向不给自己留有后患。

    现在她明知道安希颜对她有威胁,却还能这样淡定的谈笑风生。

    蒙小妖开始有点怀疑。

    “你该不会是逗我的吧,如果他真的知道你的身份,你还会让他活着?”

    是啊,为什么她会让知道她身份的人活着呢?

    她的心,从来都不是仁慈的不是吗?

    安希颜已经是她放过的第二个知道她身份的人了。

    第一个是叶旭尧,那个有点精神不正常的男人。

    他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裴伊月知道,他不会出卖她。

    而安希颜,不知怎么的,她格外的信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