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11 连生病都一起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11 连生病都一起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如果今天的事不是安希颜拿来试探你的,你还会要我吗?”

    裴伊月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求知,同时又带着一丝不安。 .

    不安吗?

    没错,就是不安。

    裴伊月也不知道这种不安是从哪来的,但是,她心里的害怕并没有减少。

    白洛庭能感觉到她手上传来的紧张。

    他坐回床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会,我说过,你是我的,不管出了任何事都改变不了,除非你变心,否则我是不会不要你的。”

    白洛庭的话在裴伊月听来,也许只是一句事后的承诺。

    但她却不知道,白洛庭真的是这么想的。

    从他闯进酒店看到她掐着安希颜,他就知道,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也一定不是她情愿的。

    他的确会心痛,但他也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最难过的人是她。

    安希颜的话真真假假,白洛庭其实并没有完全相信他发来的信息。

    可是那又怎样,即便是假的,只要能安抚到她就已经够了。……

    吃过饭后,裴伊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她喘息加重,头上的汗蕴湿了额前的发丝。

    她身上烫的吓人,已经不是之前那种正常的温度了。

    白洛庭打了电话叫了傅里,挂断电话,他回到床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小月,小月。”

    裴伊月似乎陷入了昏迷,整个人神志不清。

    ——

    酒店。

    单秘书半拖半抗的把安希颜从楼上弄下来塞进车里,安希颜滚烫的手一把抓住他的。

    “小乖要是来电话记得告诉我。”

    单秘书焦急的皱眉。

    “我知道了,我先送你去医院。”

    离酒店最近的医院就是人民医院,单秘书考虑都没考虑就把安希颜送去了那。

    一整夜高烧不退,安希颜迷迷糊糊的睡睡醒醒,意识始终健在。

    第二天一早,单秘书从外面走进。

    看到安希颜醒了,没等开口,就听安希颜问:“小乖来过电话吗?”

    单秘书走过来,放下手里刚买回来的热粥。

    “安少,我刚刚在外面看到白洛庭了,好像裴小姐也生病了,她现在就在您隔壁的病房。”

    闻言,安希颜扯动了一下苍白的嘴角。

    “也对,有难同当嘛。”

    他撑起身子,单秘书赶忙上前扶他。

    生病中的安希颜也不忘了撩一撩他的小"qing ren"。

    他握着单秘书的手捏了捏,挑起眉眼看了他一眼。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等我好了一定好好补偿你。”

    单秘书脸一红,忧心的眼变得深情款款。

    “别说这些了,我没什么辛苦的,能在您身边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过你这是要去哪啊,你想做什么还是让我帮你吧。”

    安希颜热度还没退,整个人瘫瘫软软的。

    他费力的起身,单秘书赶忙扶住他。

    “你不是说小乖在隔壁吗,我不放心,去看一眼。”

    自己还是病人却要去看别人?

    单秘书轻轻动了下眉心,却被安希颜看个正着。

    他轻声一笑,伸手暧昧的勾了一下单秘书的下巴。

    “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吗?别乱想,嗯?”

    单秘书看到白洛庭的时候,刚好是遇到他出门去买早餐。

    这会儿病房里除了正在打着点滴的裴伊月,没有任何人。

    安希颜推开门,却阻止了单秘书跟他一起进去。

    同样是重度发热的他,气息不平,就连走路也是踉踉跄跄。

    他扶着墙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人。

    深邃的眼,透着一种莫名的期盼。

    他坐在床边,拉起她手,同样的温度让他感觉不到她的灼热。

    “你说你傻不傻,这北城有多冷你不知道吗,穿成那样就往外跑,不冻你冻谁?”

    “发了那么多信息你都不回,你这丫头的脾气还真是大,欺负我不敢揍你是吧?”

    说着,安希颜突然叹了口气,把裴伊月的手完完全全的包裹在了手心里。

    “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变得跟我一样。”

    不知是被安希颜的唠叨声吵到,还是药效发挥了作用,昏睡了一夜的裴伊月皱了下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陌生的环境她眨着眼适应了一会。

    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却发现被人扯着。

    转头看去,她眉心狠狠一蹙。

    “安希颜?”

    见她醒了,安希颜瞬间敛去心中的感慨,用他那一贯的笑脸冲着她笑了笑。

    “嗨,想我了没?”

    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是医院的病服,裴伊月奇怪的皱眉。

    “你干嘛穿成这样坐在这?”

    安希颜张开两手,端了端肩,“这不是看你一个人住院孤苦伶仃的,特意来陪你嘛。”

    他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并不像是装的,再加上裴伊月又不傻,医院又不是他家开的,怎么会让他这么闹腾?

    “你少来,安希颜,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是再做那种过分的事,我一定会杀了你。”

    安希颜吃力的凑近,伸手在她气呼呼的脸上捏了捏。

    “小丫头别总是这么凶神恶煞的,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应该感激我。”

    裴伊月手一挥,却被他一把握住。

    不得不说,生病的她力气比平时小了很多。

    安希颜坏笑了一下,抓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

    “这么锋利的小爪子,适当的时候也要学会该收就收。裴家的事既然跟你没关系了,你又何必帮他们强出头,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白家是你最大的威胁,可是你却偏偏要设身其中,如果你在这么乱来的话,你有想过后果吗?”

    裴伊月静静的看着他。

    她不能否认他的话的确是为她着想,但是丁芳华的这件事,并不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如果她不知道樊樱子是谁,也许她真的不会管。

    她出手,是对k的反抗,而不是对裴家的心软。

    “你怎么会在这?”

    突来的一声低沉换回了裴伊月的思绪。

    看着自己的手还在安希颜的手里,裴伊月蓦地一抽。

    看她这么大反应,安希颜嫌弃的咧了咧嘴。

    趁着白洛庭还没走近,他小声嗤道:“就这点出息。”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想坐起,却被安希颜在肩头一按。

    “你还是老实点吧,又不是华夏王来了,还需要你起来迎接啊?”

    裴伊月身子虚,安希颜的力气也没大到哪去。

    见白洛庭走过来,安希颜才松开按住裴伊月的手。

    他单手在床边撑了一下站起,微晃的身子看上去有气无力。

    他扬了扬下巴,看着白洛庭。

    “白长两只眼睛了,我穿成这样你还看不出来我是病人吗?我跟小乖这叫缘分,连生病都一起,你这种不在缘分之内的人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单凭医院的病人服,白洛庭真的不能肯定他是病人。

    毕竟他这个人已经无赖到一定程度了,赖在医院这样的事,恐怕他也做得出来。

    安希颜脸色苍白的程度不亚于裴伊月,虽然他嘴角勾着那抹常有的坏笑,但却掩藏不了他虚弱的脸色。

    安希颜再次看了一眼裴伊月。

    “我就在你隔壁,想我就过去看我,你要是不来,我就过来看你。”

    看着他虚晃着身子离开,走到门前时,单秘书还扶了他一把。

    裴伊月暗自叹了口气。

    她看向白洛庭问:“他怎么也来医院了?”

    白洛庭也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巧也来医院,不过看他的样子,倒也不像装病。

    “谁知道他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别管他了,你好点没?”

    白洛庭的手很凉,摸在她额头上的时候很舒服。

    裴伊月伸手按住他的手不让他挪开,“我帮你暖暖手。”

    白洛庭严厉的皱了下眉。

    “不行,你感冒还没好,不能受凉。”

    裴伊月不情愿的松开手,想了一下问:“我为什么会在这?”

    “你半夜发烧严重了,傅里说没办法在家里给你退热,所以就带你来医院了。”

    “哦。”

    裴伊月嘴里应着,心里却在想,自己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了,一个小感冒都能让她这么严重。

    中午的时候傅里来给裴伊月量过体温,体温下降,她有所好转。

    离开时,白洛庭跟他一起走了出来。

    白洛庭看了一眼隔壁病房,问:“那间病房的人是怎么回事?”

    “他?你认识他吗?说起来也挺奇怪的,他跟裴小姐的症状差不多,都是高烧不退,不过他不是感冒引起的,只是单纯的发热。”

    闻言,白洛庭狐疑的皱了下眉。

    连发烧都能赶得这么巧,这家伙是不是给自己下降头了?

    白洛庭懒得理会,没什么兴趣的应了一声,之后便回了病房。

    ……

    安希颜的热度褪了,相比裴伊月的感冒他好的很快,可是他却赖在医院就是不肯走。

    裴伊月的病房里,白洛庭坐在一旁剥着桔子,安希颜坐在另一头盯着她使劲看。

    裴伊月跟他较劲,恶狠狠的回瞪他。

    这一来一回的,虽然画面不和谐,但也实在是看的人闹心。

    蓦地,裴伊月腿一踢,隔着被子给了安希颜一脚。

    安希颜一把抓住她不老实的脚,呲了呲牙。

    “文斗不能动武,你怎么在这坏规矩啊?”

    “坏你个头,你再在这瞪我,我就抠瞎你的眼睛。”

    裴伊月凶神恶煞的同时,白洛庭送去一瓣橘子放进她嘴里。

    她张嘴接收,却仍是气呼呼的瞪着安希颜。

    安希颜呵呵一笑,说:“明明瞪人的是你,我只是在看。”

    说着,他手一伸,朝向白洛庭。

    “给我一个,我也是病人。”

    白洛庭就是顾忌着裴伊月生病懒得揍他,他还得寸进尺了。

    白洛庭把剥好的橘子瓣拿走,橘子皮往他手里一扔。

    裴伊月愣了一下,噗呲一笑。

    “拿去吃吧,别客气,看在你也是病人的份上,就不用给钱了。”

    裴伊月一边说,一边乐呵呵的拍了拍白洛庭手,示意她还要吃。

    白洛庭再次送进她嘴里一瓣,裴伊月吧唧着嘴吃的好大声。

    白洛庭忍不住勾起嘴角。

    虽然这两人在他面前眉来眼去挺碍眼的,但是好在裴伊月是真心喜欢怼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跟裴伊月关系相仿的关系,白洛庭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种他无法介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比她大的太多了。

    白洛庭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而后接起……

    “大哥。”

    闻言,安希颜笑脸一凝,看过去的同时刚好白洛庭也看了他一眼。

    安希颜眼中提防的意味明显,白洛庭也明白他在防着什么。

    白洛庭之所以不出去接电话,就是不想让他觉得,他跟白洛言有什么事是必须躲着裴伊月才能说的。

    “你和小月不在家吗,我们你们家门口,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应。”

    “小月高烧,我带她来了医院。”

    闻言,白洛言顿了一下。

    “小月生病了?”

    “嗯,感冒很严重,一直高烧不退,傅里说没有办法,我只能带她来医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