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折的手臂横在裴伊月的胸前,安希颜弯着身子,下巴搁在裴伊月的肩头上。.

    他抬起邪肆的眼,看着白洛庭笑了笑说:“你还真是大度,昨天晚上我们可是在一起睡了一夜,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裴伊月紧绷的身子在听到安希颜的话的那一瞬,终于瘫软了下来。

    呆滞的脸上仿佛带着一种生无可恋。

    空洞的眼逐渐在流失色彩。

    这一幕,站在她身后的安希颜自然看不到,但是白洛庭却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他心疼。

    心疼到连呼吸都是疼痛的感觉。

    他不能否认他的心疼带有另外一层意思,但是现在,他只想把她从安希颜的身边带走。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看着支离破碎的她,他真的很怕她会再受到伤害。

    “我们回家吧。”

    倏然落下的泪无声无息。

    看着白洛庭伸出的手,裴伊月两手垂在身侧,却始终没有抬起。

    她,已经没有资格了不是吗?

    她推开安希颜的手。

    被眼泪淹没的脸在转过的那一瞬,安希颜脸色一僵。

    “小乖,其实……”

    “安希颜……”

    他想解释什么,但裴伊月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开口,平缓的声调就跟她现在的表现一样冷静。

    如果不是她脸上的泪,安希颜真的不会知道她有多难过。

    那一瞬,安希颜的心跟着疼了一下。

    她,该不会恨他吧?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披在身上的外套被她穿好,她转身,却没脸抬头去看面前的人。

    “对不起,我想我不能跟你回去了。”

    看着她就这么走了,安希颜心里终于有了些不安。

    他想追出去,却被白洛庭拦了下来。

    安希颜一着急,吼道:“姓白的,你这时候不去追,在这拦着我干什么,你老实说吧,你介意对不对?我就知道,你对她……”

    “闭上你的嘴。”

    白洛庭怒喝一声。

    “安希颜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再敢接近她,我一定让你有来无回。”

    白洛庭一拳扬起,安希颜这次却没再任由他打下来。

    他身子一侧,回手拦截下他的拳头。

    他的动作让白洛庭愕然,能躲过他的拳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居然还能接住?

    安希颜脸上原有的轻挑在那一瞬消失不见。

    他单手握着白洛庭的拳,上前一步,正视他。

    “告诉我,你到底介不介意她跟我过了一夜。”

    白洛庭眉心一紧,被他扼住的拳瞬间一闪,再次袭击他的腹部。

    同样的,安希颜又一次躲过了。

    白洛庭有些不敢相信。

    他既然能躲过他的拳,为什么之前不躲?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重要吗?我现在要听你的答案,否则,我是不会放弃带走那丫头的。”

    愤怒中,白洛庭发出一声冷笑。

    “你想多了,你这辈子都带不走她,不管你对她做了什么,她都是我的。”

    闻言,安希颜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笑意有些意味深长。

    “白洛庭,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上次西河工厂的事我的确没想到,不过这样也好,你知道她的身份,就更应该明白她在你身边有多危险,你们白家的人都是她的威胁,既然你说我带不走她,那你就给我保护好她,如果你敢让她出事,我也有的是办法把你们白家铲平。”

    白洛庭眉心一抖。

    他愕然不是因为安希颜的威胁,而是因为他的提醒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既然你知道她是谁,就管好你那张嘴,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

    ——

    裴伊月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拿。

    一身暴露的睡衣,一件男式的外套。

    她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有,就连电话都是白洛庭的。

    手机嗡嗡的响个不停,可是她却无心去接。

    她开走了白洛庭的车在路上乱逛。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她好像已经无处可去了。

    她没有家,从来都没有。

    就当她以为自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的时候,老天又要跟她开这样一个玩笑。

    白洛庭找了一天,蒙小妖说没见过她,但是整个北城除了蒙小妖那里,他真的不知道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回到唐苑。

    白洛庭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她会不会自己回来。

    结果进门,仍是空荡荡的一片。

    他再次拨通电话,正准备出门继续找,突然,他隐约的听见电话震动的声音。

    他转身走去客厅,果然,他的手机正在茶几上闪个不停。

    他的手机在这,那么她就是回来过了?

    白洛庭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无数的未接来电,有他打的,还有安希颜打的。

    安希颜这家伙还真是执着,除了电话他还不忘发信息,真是……

    点开一条信息,白洛庭眼角一抽。

    磨牙声响起,他真的后悔为什么没把那家伙活剐了。

    推开卧室的门,里面没有人在,白洛庭在楼下找了个遍,之后又去到二楼。

    推开门的那一瞬,他的动作突然轻了。

    床上一个蜷缩的身影没有一点动静。

    白洛庭闭上眼,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她回来了。

    他走进,脚步很轻。

    裴伊月整个人躲在被子里,只有半个脑袋留在外面。

    白洛庭轻轻的坐在床边,静静的守着她。

    许久,白洛庭淡淡一叹。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知道你没睡。”

    安静的气氛没有一丝改变,躺在床上的人始终没有开过口。

    她躲在被子下,静静的眨着那双红肿的眼。

    她听到了他的话,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也许她不应该回来的。

    可是,她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小月,我们谈谈好吗?”

    “你还要我吗?”

    微弱的一声,在白洛庭的话音落下之后淡淡传来。

    之前安希颜问他介不介意,那是一种多么高贵的问法。

    现在的她已经不能去奢求他会说不介意这样的话,她只想知道,他还会不会要她。

    “要。”

    躲在被子里的人轻轻动了一下。

    下一秒,白洛庭拉着她的胳膊猛地把她拽了起来。

    看着她哭到红肿的眼,白洛庭忍不住心疼。

    他轻轻将她拥进怀里,安慰的抚着她的头。

    “你是笨蛋吗,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裴伊月头抵着他的胸口,声声哽咽。

    “可是我……”

    “你知道错了吗?”

    这的确是个错,而且还是不可原谅的错。

    听不到她的回答,白洛庭淡淡勾了一下嘴角。

    “安希颜给你发的信息你没看吗?”

    说到安希颜,裴伊月身子一绷。

    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她不想再见到他,甚至连杀他她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白洛庭拿出手机递给她。

    裴伊月皱了下眉,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他让她看安希颜的信息,他是什么意思?是想羞辱她,还是想指责她?

    裴伊月冷声失笑,撇过头不看他。

    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

    “别乱想,我只是让你看一眼。”

    白洛庭把手机打开到信息的那一栏。

    裴伊月果然只是瞟了一眼,然而那短暂的一眼,却让她整个人愣住。

    安希颜——【什么都没发生我的小祖宗。】

    安希颜——【你的衣服是我找酒店服务员给你换的,我说那些只是为了试探那姓白的,你怎么还当真了呢,你是不是sa?】

    安希颜——【我为了你都挨了两拳,你居然还要跟我绝交,没良心!】

    安希颜——【你不会是来真的吧?真要跟我绝交啊?我发誓,我们两个昨天真的什么都没有,不信你来查酒店记录,我是在隔壁开的房间。】

    看着那一条一条狂轰乱炸的信息,裴伊月脑子里嗡嗡作响。

    她鼻子一吸,再次忍不住哭了出来。

    “安希颜你他妈有病啊。”

    她这一次,仿佛是带着久违的隐忍,她哭的好伤心,好难过,好委屈。

    可是白洛庭却忍不住笑出声。

    裴伊月回手一拳打在他胸口,发泄似的吼道:“你笑什么笑。”

    头一低,她把脸埋在被子里,呜呜的哭声越来越大。

    白洛庭知道她这是忍耐之后的发泄,所以他并不拦着她哭。

    他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要不我带你去揍他一顿怎么样?”

    揍一顿怎么够?

    裴伊月现在恨不得打死他。

    ——

    可能是穿的太少在外面待了一天的缘故,裴伊月有点小感冒。

    白洛庭专门请教了傅里怎么煮粥。

    小火慢炖,白洛庭一刻都不敢离开。

    “阿嚏!”

    裴伊月躲在楼梯前偷看,一个没忍住,喷嚏不小心飞出来了。

    白洛庭回头,就见她懊恼的在揉鼻子。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躺着吗?”

    裴伊月肿的像桃核似的两只眼睛还没消,配上她的那张小脸,看上去总带着那么一点可怜。

    她不想一个人待着,即便知道他就在这不会离开,她也不想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间里。

    白洛庭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忍不住皱了下眉。

    “不行,你真的很烫,粥马上就好了,一会我拿回房间给你,你先回去躺好。”

    “不要。”

    裴伊月一边说,一边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脸靠在了他的胸口。

    对于他,裴伊月已经形成了某种程度的依赖。

    她喜欢听着他的心跳,喜欢感受着他的胸口的起伏,和他身上的温度。

    今天的事让她知道,她不是万能的。

    那些想要害她的人,也不会都用她所习惯的那些方法。

    安希颜虽然吓唬了她,但也提醒了她。

    她想要继续这样安稳的生活,是该警醒点了。

    白洛庭深拥面前这具滚烫的身子,他知道她还在为今天的事害怕。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

    深情中,白洛庭还不忘砂锅里的粥。

    他搂着怀里的人走过去,裴伊月一边挪着脚步一边笑。

    “我像不像树懒?”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

    “你是很懒。”

    裴伊月不在意他的打趣,笑了笑。

    她转头看了一眼锅里的粥。

    煮的倒是有模有样,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看起来还行,以前经常煮吗?”

    “不是,第一次。”

    闻言,裴伊月笑脸微微一僵,默默吞了口口水。

    “第一次啊?那我岂不是试验品?我可是病人。”

    这嘟囔的话听起来像是相当不满意。

    啪嗒一声,白洛庭将炉灶的火关掉,稍稍俯身将那一脸嫌弃的人抱起。

    裴伊月下意识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干嘛?”

    “是想干嘛来着,但是有人发烧,怕是我想干嘛也得忍着。”

    回到房间,白洛庭将她安顿在床上,被子盖好,再次摸了摸她的头。

    “一会吃了饭先睡一觉,要是热度还不退我就要带你去医院了。”

    感冒而已,对裴伊月来说算不上什么大病。

    她应付的点了下头。

    白洛庭正准备去拿粥,裴伊月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

    “又怎么了?”

    白洛庭好笑的看着她。

    裴伊月伸出另一只手一起抓着他,她抬着头,有些认真。

    “白洛庭,如果今天的事不是安希颜拿来试探你的,你还会要我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