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09 喜欢昨晚的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09 喜欢昨晚的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丁芳华隐隐皱了下眉,到了口中的话有吞了回去。

    裴心语走到床边。

    “妈,你还好吗?”

    裴心语虽然没有经历那样恐怖的场面,但是她妈被绑架,对她来说也够惊心动魄了。

    丁芳华没有说话,只是拉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

    刑天柯站在床尾,看着脸色不佳的丁芳华。

    “裴夫人,不好意思这时候打扰您,我知道您需要休息,我只问几句话就好。”

    刑天柯说话时,裴心语能感觉到丁芳华拉着她的手在不断收紧。

    她安抚的拍了拍丁芳华的手,说:“妈,您没事吧?”

    丁芳华的脸色由深转浅,一看就知道她是受惊过度。

    刑天柯稍微犹豫了一下,问:“裴夫人不用担心,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只想问您一下,当时现场除了您和那些绑架您的人,还有谁。”

    丁芳华慌乱的神情逃不过刑天柯的眼睛。

    她摇头,但却一句话不说。

    “裴夫人,我相信您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绑架您的人不见了,而另外一个人也不见了,您如果不想再出什么意外的话,请您告诉我。”

    告诉她什么?

    告诉他们杀人的人是裴伊月吗?

    裴伊月是为了救她才杀人,她怎么能就这么把她说出来?

    许久,丁芳华颤抖的眼缓缓抬起,微微一怔。

    裴森明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前。

    两人四目相对,裴森明轻轻的摇了下头。

    丁芳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垂下眼,虚弱的说:“我不知道,我没有看清楚。”

    闻言,刑天柯暗自动了下眉心。

    “裴夫人,您在好好想想,这个人在您面前足足杀了十九个人,您是真的没看清吗?”

    “杀人?”

    裴心语惊叫一声,看着丁芳华。

    见丁芳华整个人开始发抖,她终于忍不住回头。

    “邢警官,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你没有跟我说过现场还死了人,你们明知道我妈刚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怎么可以让她再去回想,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病人的感受?我妈现在说她什么都不知道,麻烦请你们出去。”

    裴心语本也不是什么善茬,一听到说现场死了人,顿时就不淡定了。

    刑天柯也知道他们这样是有些咄咄逼人。

    被裴心语吼了一顿,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裴森明早在丁芳华说出那句“她没看清”的时候就默默离开。

    他相信,丁芳华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裴心语的疾言厉色让刑天柯无言以驳。

    她不能否认丁芳华是病人,而且遭遇了这样的事,现在让她回想也的确太过残忍。

    但是,他们夫妇神色闪避,言语搪塞,明显就是有所隐瞒。

    刑天柯再次看向病床上的丁芳华。

    “抱歉裴夫人,打扰您了,如果您想起什么请务必联系我们,至于绑架您的那个人,我们也会尽快找到,您安心养病,我们先走了。”

    离开病房,另外两个穿警服的人相互看了一眼。

    “刑头,现在怎么办,他们两口子都说没看见这人,难不成这人是鬼啊?”

    刑天柯淡淡的垂了下眸,语气亦是平缓。

    “如果你能说点有科学依据的话,说不定这案子能早点破。至于裴家这对夫妇都说没看到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

    裴伊月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看着眼前陌生的屋子,她隐隐的皱了下眉。

    “嘿,小乖,你醒了?”

    话音就在耳边,裴伊月倏然转头。

    扯动脖颈,木讷的疼痛感让她想起昨天这个家伙对她做了什么。

    安希颜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身上的浴袍松垮垮的,只有腰间的一根带子简单的束了一下。

    他脸上的笑意很深,又带着点怀。

    趁着裴伊月呆愣的瞬间,他欠起身子,在她额头上亲出一声响。

    “早安。”

    早安?

    裴伊月皱了下眉,看了看窗外的天。

    今天还真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可是她记得她晕倒前明明是阴天。

    她蓦地起身,被子滑落的那一瞬,她整个人一怔。

    谁来告诉她,她身上这薄到就快没有料子的睡衣是怎么回事?

    她低着头,一头长发轻垂,遮住了她的脸,也挡住了她脸上的阴霾。

    “这是哪?”

    安希颜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他笑了笑说:“酒店。”

    下一秒,裴伊月忽的站起。

    她单手扣着安希颜的脖子,直接把他推到身后的那大片玻璃上。

    力气之大,竟是撞出了砰的一声。

    安希颜心道:好在这酒店玻璃质量好,不然这会儿他还不得被这臭丫头从楼上推下去?

    裴伊月那双阴冷的眸仿佛能将人冻结,而其中的怒意,更是明显。

    “安希颜,你到底想干什么?”

    把她打晕,带到酒店,还把她的衣服给换了。

    她真的不敢相信,昨天一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她手上的力气真的很大,安希颜几乎被她掐的透不过气。

    整张脸憋得通红,但他还在死皮赖脸的扯着嘴角。

    “我……电话……他……来……”

    安希颜张着嘴,想说什么,可是他嗯嗯啊啊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突然,砰地一声。

    房间的门被人直接踹翻。

    裴伊月一惊,脸上的怒色未敛,猛然回头。

    当她看到站在门前眉心紧蹙又一脸愕然的人时,扼在安希颜脖子上的手不禁一抖。

    白洛庭?

    为什么?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跟安希颜穿的不伦不类的在酒店房间,却被他撞个正着,她要怎么解释?

    安希颜趁着她发愣的时候,一把拉下她的手。

    他弯着腰,靠着身后的落地窗喘着大气,但手却始终拉着裴伊月那只行凶的小爪子。

    “唉呀妈呀你差点掐死我,你这个死丫头片子,劲怎么这么大。”

    白洛庭和裴伊月两人愕然的相望,似乎谁都不愿意先开口打破这一刻的诡异。

    安希颜缓了口气,不嫌事大的说:“我刚才就想跟你说,我接了你的电话,他马上就要上来了,本来还想让你收拾一下的,谁知道你二话不说就动粗,我还是比较喜欢昨天晚上的你。”

    蓦地,裴伊月手一抽,整个人隐隐发抖。

    她不知道安希颜的话是真是假。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

    但是,她身上的衣服的确被换了,而且还是这么的露骨。

    她要怎么面对白洛庭?

    在这种被他亲眼看到的情况下……

    她低着头,只听一阵沉稳的脚步朝她走来。

    下一瞬,肩头被搭上了一件带有温度的外套。

    裴伊月抬头的瞬间,就见白洛庭一拳呼上了安希颜肚子。

    安希颜身子一弓,闷声咳嗽了几声。

    “呵呵呵……”

    夹杂着痛苦的笑声从安希颜口中断断续续的吐出。

    裴伊月紧握着拳,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该杀了他,还是该马上逃出这令她难堪的地方。

    “咳。”

    安希颜抬起头,看着白洛庭,嘴边的笑意更像是一种挑衅。

    “姓白的,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打我了,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你会后悔的。”

    白洛庭咬着牙,心里的愤恨令他血脉喷张,忍不住的想要暴怒。

    他一把揪住安希颜的浴袍领口。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上次没有打死你。”

    安希颜不在意的笑着,漆黑的眸懒懒的看了他一眼。

    “要知道这世上只有后悔二字不可解,姓白的,我说过我会把小乖带走的,是你自己不小心。”

    “带走?就凭你?”

    忽的,又是一拳,同样的位子。

    安希颜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二次被揍,第一次是上回被打脸,这是第二次……

    白洛庭转过身,看着裴伊月。

    他伸手轻拥她的肩头。

    “我们回家。”

    这样的屈辱裴伊月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

    而白洛庭的那句“我们回家”更是让她觉得无地自容。

    他相信她吗?

    连她自己都不能相信的事,他能相信吗?

    安希颜的抗揍能力简直堪称顽强。

    白洛庭的两拳下来他居然还能站起来。

    他一把抓住裴伊月的手,用力一扯,从后将她拥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