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的嗡鸣声由远至近,突然,裴森明脖颈被人从后重重一击,昏了过去。

    裴伊月看着樊樱子逃走,不去追,只是看着她落荒而逃。

    不听指挥的棋子,就等于是废棋,至于下场,不用她出手,她也没办法活着离开。

    一阵脚步声从后传来。

    裴伊月手一张,倏然转身,出手就去扼他的喉。

    身后的人身子灵巧的一躲,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他的速度很快,有那么一瞬,连裴伊月都愕然。

    然而,当裴伊月看清那张邪肆的笑脸时,她蓦地睁大了眼。

    “怎么是你?”

    安希颜一身大红色的风衣,弯起妩媚勾人的眼睛朝她笑了笑,顺便将手从她的手腕滑到她的手上,贪心的握了握。

    “小乖,这么久不见你怎么上来就要打我啊,太暴力了,不行,我得惩罚你,跟我走。”

    愕然过后,裴伊月蓦地甩开他的手。

    紧致的眉眼满满都是警惕。

    “你为什么会在这?”

    听着外面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安希颜敛了敛嘴角的笑意。

    他拧眉时,流露出的不再是轻挑,而是担心。

    “当然是来帮你,听不到外面警察已经来了吗,你是傻瓜吗,一个人来做这样的事,我的车在后面,快点跟我走。”

    安希颜再次拉住她的手。

    这次,裴伊月没有在甩开他。

    经过丁芳华面前,裴伊月脚步一顿。

    安希颜回头看了一眼说:“警察已经来了,她不会有事的,走吧。”

    ——

    白洛庭在警察来之前先到一步,但他还是来晚了。

    看着昏厥在门前的裴森明,他缩了缩眸子。

    裴森明躲在这应该是偷看,可如果是裴伊月在里面的话,又是谁把他打晕的?

    如果这个人是来帮她的也就算了,但如果不是……

    想到这,白洛庭脸色开始凝重。

    警察应该是裴森明叫来的,

    听着警车声越来越近,白洛庭暗自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他这时候暴露自己,无疑就等于暴露了裴伊月。

    他不能让任何人怀疑她。

    回到车里,白洛庭打开裴伊月的手机定位。

    眉心一紧,他一脸愕然。

    定位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

    另一头,安希颜刚坐进车里就要走了裴伊月的手机。

    上一次蒙小妖把裴伊月的手机定位给了白洛庭却没给他,他一直不爽。

    回去这几个月,他专门找人学习了怎么安装和拆卸定位。

    白洛庭那家伙一个人霸占他的小乖这么长时间,他才不会让他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们呢。

    卸载了定位,安希颜狡诈一笑。

    “嘿嘿,好啦,给你,这回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

    裴伊月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更不知道白洛庭有她定位这件事。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安希颜,眼中的警惕并没有因此消除。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安希颜贱咧咧的抓起她的手放在胸口,摆出一脸的痴迷。

    “你是我前世的爱人,我们说好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我的心就是探测仪,你一有危险,我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

    裴伊月嘴角狠狠一抽。

    抽动的幅度甚至扯动了半张脸。

    她蓦地抽出手,瞪着他。

    “你跟踪我?”

    安希颜见糊弄不住她,叹了口气。

    “哎,好好好,我承认,我的确是跟踪你,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谁知道我这一下飞机,你就送我这么一份血腥的大礼,真是没劲。”

    裴伊月盯着他。

    她真想问问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一个正常人看到她杀了这么多人,第一反应难道不应该是害怕吗?

    他居然还能唠唠叨叨的说这么多没用的废话。

    “安希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

    “啧啧啧。”

    安希颜斜眼看她。

    伸手在她绷紧的小脸上掐了一把。

    唔,手感真好。

    细皮嫩肉的。

    “瞧瞧你那小样,吓唬谁呢?你以为我怕死啊,怕死你现在还会在这?上次在西河工厂你就闹出过那么大动静了,现在居然还来,那个女人想要钱你就让裴家给她呗,反正那是裴家的钱,你心疼个啥劲?”

    裴伊月看着他的眼神从惊讶逐渐演变成愕然。

    他刚刚说……西河工厂?

    见她盯着自己,安希颜羞涩的笑了一下。

    “啧,干嘛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几个月不见,我又变帅了?你这个小丫头,眼神真好。”

    裴伊月:“……”

    这特么到底是从那个星球掉下来的逗比?

    裴伊月一脚踢向他的腿,怒道:“你给我正常点,说,为什么跟踪我,你还知道些什么?”

    跟她杀人的手法比,她这一脚还真叫一个温柔。

    安希颜揉了揉自己的腿,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我不是跟踪你,只是派人保护你,但是西河工厂的事之后我发现,你好像根本用不着人保护,所以我就把人撤了,这次是因为我回来想给你个惊喜,所以才找人打听了一下你在哪,然后就一不小心碰上了。”

    安希颜说话时一脸无辜,还在端肩表示自己的无奈。

    随后,他脸色稍变,就连眼神也都正经了很多。

    “至于我还知道什么,只要是关于你的,我都知道,包括那些不能被公之于众的。”

    安希颜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裴伊月呼吸微凝,隐隐皱眉。

    不能被公之于众的?

    裴伊月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份被这么一个二世祖给知道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安希颜轻轻端了端肩,“要说目的,我还真就有一个。”

    说着,他蓦地侧过身,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之后他不但没有躲,反而凑近了她的脸笑着。

    “我的目的就是把你带走,在姓白的身边,你太危险了。”

    话落,一个手刀在她的脖颈劈下。

    裴伊月身子一歪,安希颜稳稳的将她接住。

    轻浮的笑意换成了一抹忧心,安希颜隐忍着的眉心终于皱起,他淡淡一叹。

    “睡一觉吧小家伙,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

    警察到达废弃工厂的时候已经是狼藉一片。

    医护人员救走了裴森明和丁芳华,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在发现任何一个活口。

    这已经是近几个月以来,第二次大肆屠杀的现场了。

    只不过这次的这些人,看起来都是打手,没有主谋。

    想必主谋是看情况不对逃跑了。

    案子再次落到了白洛言的手里。

    看着这样的场景,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却隐约的觉得有些熟悉。

    他走到一个尸体前,这个人的身上没有伤口。

    他下意识的摸向他胸口的位子,眉心狠狠一拧……

    果然是她……

    看白洛言的反应,刑天柯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站在一旁,声音不高,问:“是黛?”

    白洛言轻轻点了下头。

    他是点头了,但却没有大肆张扬。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种预感,竟让他感到害怕。

    “你带人去医院,等裴森明夫妻醒了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森明带着钱,现场又这么明显,一看就是丁芳华被人绑架裴森明来交赎金。

    既然裴森明昏倒在门前,那么就说明他一定看到了这发生什么。

    只不过刑天柯想不通的是,如果这只是裴家的事,黛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出手。

    跟白洛言一样,刑天柯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也没有说出来。

    ——

    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白洛庭始终打不通裴伊月的电话。

    今天这件事,他既不能让警察知道裴伊月去过现场,也不能让蒙小妖知道,他知道裴伊月去过现场。

    他想找人,找蒙小妖当然是最快的方法。

    但如果蒙小妖一旦问他裴伊月为什么会不见,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医院。

    昏睡了几个小时的裴森明终于醒了。

    病房里除了裴心语,还有刑天柯带着两个警察。

    裴森明慢慢的回想起一切,脸上不由得露出惊恐。

    “爸,你醒了?你还好吧?”

    裴森明看着裴心语轻轻点了点头。

    “你妈呢?”

    “妈没事,医生说她受到了惊吓,需要休息。”

    闻言,裴森明淡淡一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刑天柯。

    裴心语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介绍道:“他们是军区的,想问问到底发生过了什么事,那个女人绑架妈的事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但是他们想知道,现场除了你们之外,是不是还有别人。”

    别人?

    裴森明不自然的动了动眸子。

    他当然知道他们想问的是裴伊月,但是他怎么可能说?

    裴森明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刚到那就被人打晕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的右手手指和掌心都有一层清晰的铁锈。

    刑天柯记得,那工厂的大门就是布满了这样的铁锈。

    能让一个人紧紧的抓着铁门,把上面的铁锈引到手上,除非是看到什么令他惊恐或者惊讶的事,否则不会有人有这样的反应。

    裴森明说他到那就被人打晕了,这更不可能。

    发生这么大的事他却不肯说,刑天柯晦暗的眯了眯眼睛,没有拆穿他。

    “既然裴先生什么都不知道,那您就好好休息吧,我去您夫人那边看看,她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闻言,裴森明一怔。

    他不想说出裴伊月的事,是因为他觉得愧对于她。

    但是,他不能保证丁芳华也会为她守口如瓶。

    他猛地起身,却因为身子虚弱而再次跌回床上。

    裴心语赶忙扶住他,“爸,你要干什么呀,医生说你也需要休息,您还是别动了。”

    裴森明不听裴心语的劝告,费力坐起。

    “对不起,我太太已经受到很严重的惊吓了,况且她本身身体就不好,可不可以请你们不要去打扰她,我怕她会受不了。”

    刑天柯并不打算接受裴森明的提议。

    毕竟抓住黛,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裴先生请放心,我们会注意分寸的,如果您还是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叫上那你太太的主治医师在一旁陪同,只要医生说不能继续,我们马上停止。”

    说完,刑天柯不在给他争辩的机会,带着另外两个同事直接走了出去。

    裴森明心下不安。

    他已经很愧对裴伊月了,他不能再让她因为他们的事出事。

    “心语,扶我去你妈那边,我不放心。”

    裴心语全当裴森明口中的不放心是因为担心丁芳华。

    她劝道:“爸放心好了,他们只是例行公事,妈不会有事的,我过去看看,您还是在这休息吧。”

    裴心语走了,裴森明还是有些不放心。

    犹豫半晌,他还是跟了出去。

    隔壁病房,丁芳华刚醒,她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不敢相信自己都经历了什么。

    回想着裴伊月在她眼前杀人的一幕幕,她想到更多的却是裴伊月最后一次去裴家说的那些话。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丁芳华敛回思绪。

    看到裴心语,她刚要说什么,就见跟在裴心语身后的刑天柯,和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题外话------

    安希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