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的耳边回响的全都是裴森明刚刚的话。

    裴俊海是因为他们的孩子死了,所以才把她送出去的吗?

    他不是真的不要她吗?

    如果他们一个个都把自己说的这么有苦衷,那么她呢,她所承受的这些,又要算在谁的头上?

    心情烦躁。

    裴伊月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再次睁开眼,漆黑的眼底仿佛蒙上一层薄冰。

    她拿起蓝牙耳机戴在耳朵上,手机轻轻一按,拨通了蒙小妖的电话。

    “我要樊樱子现在的位子。”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落下之后,蒙小妖说:“在悖东桥附近,我发地址给你,要不要我去帮忙?”

    裴伊月单手搭着方向盘,纤细的指尖一下一下的轻弹。

    “不用,搞的定。”……

    ——

    按照蒙小妖发来的地址,裴伊月来到一个废弃的工厂。

    半掩着的铁门里似乎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

    正准备往里走,手机嗡嗡的响了一下。

    裴伊月看了一眼。

    上次没接白洛庭的电话,这家伙就像鬼似的找来了,这次要是再不接,他怕是要耽误她办正事了。

    没错,就是正事。

    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找茬,她只能选择泻火了。

    她接起电话。

    “又跑哪去了?”

    “有点事,很快就回去,先这样。”

    她的声音很冷,说完,直接电话挂断,也没去想白洛庭会是什么表情。

    只不过,这么冷淡的一句通告,好像还不如不接吧?!

    铁门因太过老旧,推开的时候铁皮摩擦地面的时候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

    这么大的声响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

    阴冷的冬天,阳光并不总是那么充足,阴暗的光线让里面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她是谁。

    丁芳华被绑在椅子上,嘴上被胶带封着。

    看到裴伊月,她愕然的睁大了眼,唔唔的发出声音,使劲的摇头。

    裴伊月看了一眼丁芳华,目光并没有多做停留。

    她一一看过这里的所有人,平静的视线毫无波澜。

    将近二十几个彪形大汉,前前后后的站着。

    樊樱子站在丁芳华身边,脸上有一道短浅的伤疤。

    没错,那就是上次在酒店时,蛋糕叉子留下的。

    樊樱子在看到裴伊月的那一瞬,似乎露出一丝愕然。

    然而这种神情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之后便消失殆尽。

    她笑,那张笑脸在裴伊月看来像极了齐心。

    “哟,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被裴家赶出家门的裴大小姐吗。”

    裴伊月两手插着外衣口袋,脚步不急不缓的往里走。

    樊樱子不开口,那些打手也不拦她。

    反正就是一个女人,他们这些男人还真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眼看着她就要走过来了,樊樱子脸色一变,倏然甩出一个眼神。

    两个男人上前把裴伊月拦住。

    裴伊月也不急,只是停下脚步,嘴角淡淡的笑意始终勾着。

    她的笑容很浅,但却很瘆人。

    就好像冬天的冰窟里加入了一滴硫酸,冒着烟,看似很暖,但却默默的腐蚀着一切。

    樊樱子从齐心口中听说过她,知道的不详细,但也知道她不好惹。

    她跟齐心虽然认识,却算不上什么知心的朋友。

    她这个人比较贪钱,她答应齐心来北城假装裴伊月,是因为齐心说她可以捞到很多好处。

    只不过她才享受了一个月就把她踢出局,这样的事她可不肯。

    眼前这个女人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女人,樊樱子还真的不相信她能翻出个天来。

    “你知道你做这样的事,下场是什么吗?”

    裴伊月淡淡的语气并没有恼怒的迹象。

    没错,她并不生气,她只是在替这个蠢货惋惜。

    樊樱子只当她的话是不受用的威胁。

    她嗤笑一声说:“下场?我樊樱子什么世面没见过,轮得到你来吓唬我吗?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孤身一人也敢往我这闯,我倒是不介意手中多一个筹码。”

    敢拿她当筹码的,裴伊月还是第一次见。

    嘶啦一声。

    樊樱子撕掉丁芳华嘴上的胶布。

    丁芳华已经挣扎到没有力气,她摇着头说:“小月,你快走,你不要管我,她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闻言,樊樱子转身蹲在丁芳华面前,摆出一脸的委屈。

    “妈,好歹我也做了您一个月的女儿,您怎么能只关心她,不关心我呢?”

    丁芳华皱着眉,厌恶的看着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搅的我们家鸡犬不宁还不够吗,现在居然还做出这样的事,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啪的一声。

    樊樱子一个巴掌甩在了丁芳华的脸上。

    丁芳华本来身子就弱,这一巴掌下来,她直接眼前一黑,半天都回不过神。

    樊樱子狰狞一笑,瞪着丁芳华,“我有没有好下场还不需要你来关心,别忘了,你现在在我手里,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要了你的命。不怕告诉你,今天裴森明要是筹不出两千万,你们两个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两千万?”裴伊月淡淡喃哝。

    樊樱子转身看着她。

    “没错,我要的不多,只是两千万而已,买你们两个的命已经很便宜了。”

    “的确是挺便宜的。”

    裴伊月的附和让丁芳华愕然。

    她虽然不参与公司的事,但也知道最近裴氏都出了什么状况。

    前段时间裴森明还因为安氏撤资的事而上火。

    虽然两千万对裴氏来说不多,但是让他一下子筹出这么多现金,也是不可能的。

    “小月,你快去报警,你别管我,你快走。”

    裴伊月缓缓的抬起眼皮,开口,语气凉凉,“安静点,想挨打吗?”

    闻言,丁芳华一愣。

    樊樱子咯咯咯的笑的开怀。

    她看向丁芳华,笑意不止,“就是,你还想挨打吗,废话这么多。”

    “我说的是你。”

    蓦地,樊樱子笑声一敛,看向裴伊月。

    裴伊月插在口袋里手始终没有拿出来过,她那一身的随意,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身处之地。

    “你说什么?”樊樱子皱起眉。

    “我说让你安静点,两千万对裴家来说的确不多,但是你却一毛都拿不到。放人吧,说不定你还能活着走出北城。”

    这样的威胁对樊樱子来说简直像是一个笑话。

    她冷笑道:“谁活到最后还不一定,你少在这跟我说大话。”

    裴伊月微微动了动嘴角,看了一眼身旁围住她的那些人。

    “我记得我好像提醒过你,不要惹我,你跟齐心不是朋友吗,难道她没有告诉你,招惹我的下场?”

    招惹!

    没错,裴伊月看不顺眼的,全都算是招惹。

    这个度怎么拿捏不只是她们说了说,更是她自己说了算。

    樊樱子隐隐的动了一下眉心。

    她的不安不是源于她的话,而是因为她的淡定。

    她太冷静了,冷静到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樊樱子看了一眼围在裴伊月身边的打手,下巴轻轻一扬。

    下一瞬,没等他们动手,裴伊月单手从外套口袋里一抽,一个转身擒拿,咔吧一声,被掰断手的男人被按的跪在了地上,裴伊月膝盖一提,一落,又是一声脆响。

    男人脊骨被撞断,整个人以扭曲的状态瘫倒在地,叫都叫不出来。

    裴伊月手一松,笔直的身形轻轻转向身后的那些人。

    “我今天心情不好,想见点血,你们谁来?”

    他们没看错,这个女人,居然只用了一只手……

    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剩下的人全都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樊樱子见他们一群男人被一个女人吓唬住,顿时恼了。

    “全都给我上,她不是要见血吗,把她的血给我放了。”

    闻言,一群男人全都拿出了腰间的匕首。

    丁芳华沉浸在刚刚短暂的愕然当中,看着那一把把铮亮的刀刃,她顿时回神。

    “小月,小心。”

    裴伊月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害怕就闭上眼睛,别给我在这犯心脏病。”

    话落,她倏然上前,握住一个人手里的匕首,反手刺进他的脖子。

    鲜红沾染了她白色的外套。

    不等其他人愕然,她将手里的人猛地一推。

    腿一抬,踢中另一个人的手腕。

    他手里的匕首飞到半空,落下的同时裴伊月一脚踹向他的腿,那人膝盖一弯,砰的跪在地上。

    匕首落下时,裴伊月稳稳接住。

    嘴角阴鸷一撩,又是一刀,直接插入男人的脊背。

    打斗和屠杀还在继续,但很明显,这全都是单方面的。

    一群男人在裴伊月手下捞不到一点好处,甚至都没有办法走近她。

    看着那一个个的人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丁芳华吓傻了……

    这还是她熟悉的那个小月吗?

    这还是那个在人多的时候,连话都需要她帮她讲的女儿吗?

    丁芳华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血泊当中。

    “小……小月……”

    丁芳华颤颤巍巍的声音让裴伊月忍不住皱眉。

    她没有回头,就连气息都跟最初一样平稳。

    “我说了,害怕就闭上眼睛。”她轻喝。

    随着死掉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几个已经开始害怕了。

    他们想跑,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个机会。

    裴伊月既然出了手,就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活着成为她的威胁。

    这是她的宗旨,也是她的理念。

    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连刀都拿不稳了。

    裴伊月白色的外套上沾满了大片的血迹,配上那张冷漠清隽的脸,真的很像地狱里出来的修罗。

    她轻垂的手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害,但事实却是相反。

    看着眼前的尸体堆成了山,樊樱子终于知道齐心当初提醒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可是事已至此,她没办法去后悔。

    她捡起地上的一把匕首,鲜血淋漓的架在丁芳华的脖子上。

    “裴伊月,你要是再敢动我就杀了她。”

    裴伊月微微侧眸,清冷的眸底带着淡淡的血色,仿佛是被这里的一切映上的颜色,又像是她由心而发的阴鸷。

    她伸手,朝向那个唯一活着的男人。

    “刀。”

    她的声音很轻,也很好听,男人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又不敢去违抗她的话。

    他颤颤巍巍的上前,把手里的刀递进她的手中。

    蓦地,裴伊月纤手一紧,握住刀柄。

    刀刃在她的手中一转,转身的瞬间,就见她手里的那把刀跟流弹似的飞过,直接插在了樊樱子的手腕上。

    樊樱子的手离丁芳华的脸不到一寸,而裴伊月却没有半点犹豫。

    丁芳华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裴伊月淡淡瞥了一眼樊樱子,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

    “抱歉,你必须死。”

    话落,她一拳打在他胸口,一阵碎裂的声音仿佛从他胸腔传出。

    男人睁大了眼,慢慢的,口中开始往外溢血。

    扑通一声,倒在了裴伊月的面前。

    铁门外,裴森明提着一袋子钱,整个人已经呆住了。

    他现在似乎明白裴伊月口中“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当初他把她交给那个少年的时候,甚至没有问过他是干什么的。

    可是现在,他好像一切都明白了。

    突然,裴森明脖颈被人从后重重一击,昏了过去……

    ------题外话------

    最近更新时间没有准确时间,尽量会放在中午之前,呃…或者中午。

    书城的宝宝们,月票评价票走起来啊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