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刚吃完鱿鱼丝,嘴唇上甜甜的还带着一股咸味,味道好像还不错。.

    白洛庭再次低头含住她的唇,舌头在她的嘴里乱搅一番。

    蓦地,裴伊月一个挺身,手里的平板一丢,整个人压在了白洛庭的身上。

    白洛庭被她按到,躺在沙发上看了她一眼。

    这姿势……他喜欢!

    白洛庭看着她狐疑的笑了一下,说:“我媳妇儿这是要尝试新花样了?”

    裴伊月身子一抵,伏在他的身上,尖细的下巴在他胸口磨了磨。

    “唔,新花样倒是没有,但是你挡着我看杰瑞我就不怎么高兴了,你要是喜欢吃鱿鱼丝,那袋子里还有,别抢我嘴里的。”

    见她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诉苦,白洛庭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

    “它比我还好看?我都没见你一天到晚盯着我不放。”

    好吧,他吃醋的技能又提升了。

    裴伊月眼珠转了转,突然兴奋道:“对了,最近怎么没看到曾岚姬,她应该还没离开北城吧,我去打电话,让她来咱们家做客。”

    裴伊月说风就是雨,蹭的就要起身。

    白洛庭眼角一抽,一把拉住她,赶紧把平板送回她手里。

    “你还是看你的老鼠,乖,好好看,我不打扰你了。”

    看着白洛庭逃似的离开,走之前还拿走了他们两个的手机。

    裴伊月噗呲一笑。

    看来曾岚姬还真挺好用的。

    白洛庭天不怕地不怕,却怕别人墨迹。

    有点意思。

    ——

    裴森明约裴伊月见面,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

    她出门是在约定好的之后的两个小时。

    她没想到裴森明还会在,她来也不过是为了看一眼。

    然而,当她看到等了两个小时的裴森明还坐在那的时候,她终究还是走了过去。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裴森明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在裴伊月的印象里,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对她笑过。

    她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却没说话。

    她的沉默让尴尬的气氛徒增。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也知道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可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回来。”

    自从知道了她是裴俊海的孩子,裴森明没有一天睡的安稳。

    他知道裴俊海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两口子,可是他却深深的伤害了他的女儿。

    他想补偿,即便他的补偿是那么的无力。

    也许面对别人,裴伊月可以保持一张玩世不恭的嘴脸,但事面对裴森明,她就算装都装不出来。

    清隽的脸上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

    她看着裴森明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想见你,你也没资格跟我说这些,所以,你要是说完了的话,我就先走了。”

    蓦地,裴森明起身拦住她,苦涩的脸上带着一股为难。

    他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不知道是因为怕,还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配碰她。

    “小月,我还有话想说,你能听我说完吗?”

    裴森明的语气近乎于祈求。

    裴伊月淡淡看了他一眼。

    裴家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她不想扯上关系,更不想在这时候。

    他们两人站在这无非是在引人注目,裴伊月暗自叹了口气,坐了回去。

    她低头,领口稍稍往上一提。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没时间在这陪你。”

    裴森明抿了抿唇,也不怪她现在的态度。

    他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说:“小月,我知道以前很多事都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俊海的孩子,倘若我知道的话,我一定……”

    裴伊月低着头,鼻尖以下都被领口遮着,她猛地抬眸,冰冷的视线仿佛能穿透坐在对面的人。

    裴森明被她的眼神吓的一噎。

    僵硬的动了几下嘴角,他继续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弥补不了过去,但我还是希望你补偿你一些。俊海是你的父亲,他为了我,跟你父女分开这么多年,他没有错,错的人是我。”

    闻言,裴伊月终于发出一声冷笑。

    漆黑的眸微垂,拉出两道纤长的弧度。

    “补偿?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很轻松对吗?”

    裴森明双手轻轻握拳。

    这个时候,他甘愿接受她的任何埋怨。

    “你们当中不管谁对谁错都与我无关,我现在不想跟你们裴家有任何一点关系,不管是你,还是他,都一样。至于你,我更希望你能离我远一点,因为你的原因,这些年我过的人不人鬼不鬼,也许你这辈子都想象不到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所以,别再说让我原谅你这样的话,我做不到。”

    这是裴伊月在极力隐忍之后能说出的最好听的话了。

    没人能了解她此刻内心的翻腾。

    一想到过去那十几年是被眼前这个人亲手葬送,她真的很想讨回这一切。

    裴森明承认自己没办法想象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但是他却知道,当年那个收下她的人,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在裴伊月回到裴家之后,这个人主动联系过他两次。

    一次是裴伊月结婚之前,一次就是假伊月出现。

    裴森明知道这个人不简单,甚至可怕。

    一想到裴伊月是在这样的人的手中长大,他的懊悔就更深了。

    “当年我是一时冲动,但这跟俊海没有关系,他一直都很疼你,他也是无可奈何。”

    “好了你别说了。”

    裴伊月不想再听他提起裴俊海。

    相比裴森明,她对裴俊海的怨更深。

    “我是不会回裴家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来我。”

    裴森明再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裴伊月趁他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的功夫起身离开。

    裴森明接起电话,又不想让裴伊月这么走掉。

    他跟在她身后。

    突然,他脸色一变。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很大,大到几乎所有人都寻声看了过去。

    裴伊月微微皱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裴森明瞬间苍白的脸色,她狐疑的的眯了眯眸子。

    “好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挂断电话,裴森明看了一眼还没有走掉的裴伊月。

    “小月,我突然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看着裴森明急匆匆的脚步,裴伊月也知道他口中事不简单。

    她淡淡的问:“什么事?”

    也许是预感到了什么,裴伊月竟然开口了。

    其实裴家的事她一点都不想参与,但是看着裴森明刚刚的表情,她的确是好奇。

    裴森明脚步一顿,慌乱的动了动眸子。

    他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再连累她。

    “没,没什么,没什么重要的事。”

    都慌成这样了还说没重要的事?

    裴伊月侧眸看了他一眼。

    “说吧,别磨磨唧唧的。”

    裴森明吞了口口水,苍白的脸色一点都得不到缓解。

    他紧紧的捏着手机,“你妈,你妈被那个女人绑架了。”

    闻言,裴伊月狐疑的歪了下头,清淡的眼中似乎带着一种迷茫。

    “她不是你女儿吗?”

    裴森明愕然的看了她一眼。

    却又不觉得她像是打趣。

    裴伊月只是好奇,虽然樊樱子是k的人,但她一直以为她是裴森明的女儿,毕竟亲自鉴定在那摆着。

    但如果她和樊樱子都不是他的女儿,那么他真正的女儿到底在哪。

    半晌,裴森明低下头,苦笑了一声说:“我的女儿在出生当天就死了,俊海怕我们伤心,所以才会把你换我我们,但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他的苦心,还以为他是有意把我的孩子换掉,小月,你爸是个好人,你不应该恨他的。”

    裴伊月有些诧异,同时又有些不耐烦。

    她皱眉的动作明显,看的裴森明有点心惊胆战。

    “老婆被绑走了还能这么多废话,看来也只有你了。”

    看她就这么走了,裴森明有点愣。

    转念想起丁芳华的事,他赶忙跑了出去。

    车里,裴伊月看着裴森明急慌慌的离开,脸上没有半丝动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