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家的事还没过多久,新闻就渐渐的落寞了下去。..

    好像裴家大小姐换了人之后,就连北城的这些记者都对裴家不感兴趣了似的。

    这段时间以来,裴伊月不但没有因为裴家的事受打击,反而孜孜不倦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白洛庭不论走到哪都带着她,两人秀恩爱的程度,足以闪瞎一众人的眼睛。

    而这两个人,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登上北城新闻头条。

    有着裴家的前缀,即便她现在不是裴家大小姐了,人们对她的关注也丝毫没有减少。

    裴伊月虽然不想再跟裴家有关系,但是她却没想过改名字。

    这种事,无聊又麻烦,她懒得做。

    然而人们却很自然的对她的称呼做了整顿,从“裴小姐”转变成了“伊月小姐”。

    人民医院办公室。

    裴伊月说她约了蒙小妖,白洛庭就只好自己找事情做了。

    这段时间叶彦杰消停的很,怕是因为裴雨菲的事自己在家颓废呢。

    白洛庭也懒得找他。

    傅里查完病房,回到办公室。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不用陪你媳妇儿到处逛了?”

    别人不了解白洛庭,但是傅里了解。

    他知道他这段时间总是带着裴伊月出现在大众面前,是为了巩固裴伊月在北城的地位。

    这样的事两年前他做过一次,现在再来一次,更是手到擒来。

    白洛庭长腿一翘,斜歪着身子靠着沙发。

    他有气无力的说:“我媳妇儿去找你媳妇儿了,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吗。”

    听起来是挺委屈的。

    傅里撇了下嘴,隐约的笑了一下。

    不过转念一琢磨,白洛庭的语气当中好像不只是委屈。

    傅里看了他一眼,果然,带点郁闷。

    也是,上次他也是亲眼看着那两个女人当着他们的面商量过后,把他们甩下自己去处理丧狗,结果又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她们两个的秘密,傅里跟白洛庭一样,都已经懒得去猜了。

    但不猜归不猜,担心仍是一点都不会少。

    即便她们再厉害!

    “上次你叫我查的那个女人我已经查过了,她的确有些奇怪。她是京都来的,可是我们的人却找不到关于她的任何线索,就好像她是凭空出现,没有任何身份。”

    闻言,白洛庭看了傅里一眼。

    他轻轻挑动眉梢,像是诧异。

    “凭空出现?这就有点厉害了,难不成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她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没有身份的人是最可疑的。另外我还查到,她最近好像被裴家赶出来了,裴家一点声息都没有就把人给撵走了,我想你说的对,她肯定是假的。她最近不是很安分,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不过你最好还是看着点裴小姐,别让她有机会对她下手。”

    白洛庭轻点了下头。

    他倒是不怕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会对裴伊月下手,他反倒是害怕那丫头会不会也在谋划着什么惊人的举动。

    毕竟她最近的重重怪招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

    临水公寓。

    裴伊月的车还没等开进门,就见大门口有个人在那晃来晃去。

    裴伊月一眼就看出来她是谁了,只是她没想到她会跑到这来。

    车停下的声音引的裴雨菲转过身。

    看着裴伊月从车里走出,她没有以往的兴奋,而是低下了头。

    “你怎么跑这来了?”裴伊月走过来问。

    裴雨菲抵着的头始终没有抬起,开口也比以前生分了许多。

    “那个女人,已经被大伯父赶走了。”

    裴伊月没做声。

    她并不想知道这些事。

    “那个女人是假的,大伯父已经承认了。”

    “然后呢?”

    裴伊月冷冰冰的声音似乎想到打断裴雨菲的话。

    裴雨菲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你还会回来吗?”

    “不会。”

    裴雨菲抿着唇半晌,“那你也不管我了吗?”

    裴伊月看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她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只是觉得,很纠结。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管你的事,我没这个资格。”

    裴雨菲心头一梗,鼻子瞬间酸了,一双滚圆的眼睛开始溢泪。

    她再次开口,语调带着一丝哽咽。

    “那你还是我姐吗?”

    颤抖的小调仿佛震颤到了裴伊月的心里。

    毕竟在裴家这么久,只有这个小家伙是一心一意的对她。

    许久,裴伊月忍着心头的酸涩,最终还是冷漠的摇了下头。

    她不愿意去想裴俊海说的那些话,更不想去相信。

    这种对家的期望,她失败一次就已经够了,她不想再去忍受第二次。

    裴雨菲忍不住哭出声,低头失哭的声音逐渐放大。

    “叶彦杰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是吗,我都已经知道了,你是我姐,你是我亲姐,你不是大伯父的女儿,你是我爸的女儿。”

    裴雨菲的话让裴伊月震惊。

    这话从裴雨菲嘴里说出来,比裴俊海说的时候对她的震撼要大的多。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裴雨菲。

    她不相信这话会是裴俊海告诉她的。

    除非他疯了!

    “你听谁说的?”

    裴雨菲抽搭着,“我爸和大伯父说的时候,我偷听到的。”

    闻言,裴伊月眉心一抖,郁闷的叹了口气。

    “我送你回去。”

    裴伊月转身要走,裴雨菲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

    “姐……”

    这声姐,不再像以前的撒娇,而是带了更多依赖的成分。

    裴伊月看了一眼她的手,有点无奈。

    “别哭了,回去之后不要跟别人说你见过我,我不想回去,也不想再跟裴家有什么关系。”

    裴雨菲听话的吸了吸鼻子,小脸上还挂着没干的泪。

    “那我爸呢,你不打算认他吗?”

    “我为什么要认他?是他不要我的不是吗?”

    是他不要我的……

    她最终还是相信了……

    她最终,还是承认了自己放不下心里的埋怨……

    她的父亲,抛弃了她。

    ——

    把裴雨菲送回家之后,裴伊月再次回到临水公寓。

    “你怎么才来啊?”

    蒙小妖等的有点不耐烦。

    裴伊月走进,不急不忙的说:“刚刚在门口遇到雨菲,我把她送回家了。”

    “遇到?”

    蒙小妖愕然的看着她。

    谁会在她家门口遇到啊,那明明就是来找她的吧!

    “那小丫头找你啥事啊?”

    裴伊月顿了一下,脸色明显有些差。

    “没什么事,说说你查到的事吧。”

    裴俊海这件事,裴伊月没有对蒙小妖说。

    不是因为想瞒着她,而是她并不打算接受,说不说也没什么意义。

    她原本打算跟裴家的人老死不相往来,可是裴雨菲的出现,却让她心软。

    这小家伙,当真是她的软肋。

    蒙小妖忍下心里的好奇,抱着胳膊靠在电脑桌上。

    “那个女人我查了,虽然不是总部的人,但我觉得你猜的十有**是对的,她应该是k派来的。”

    闻言,裴伊月轻挑了一下眉梢。

    她虽然猜到了,但是听蒙小妖的话,好像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她没有打断她的话。

    “这个女人叫樊樱子,是一家夜总会的小姐,但是她的身份被人刻意隐藏了,要不是我出手,怕是没人能查到她的身份,一家夜总会小姐,你觉得会有什么人这么无聊去隐藏她的身份?还有,她跟齐心是认识的,所以我更肯定她跟k有关系。”

    裴伊月垂下眼睫,蠕了蠕嘴,却没有说话。

    她沉思的时候一向都是这么安静。

    蒙小妖好奇她在想什么。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裴伊月摇了摇头。

    “没有,我就是觉得挺有趣的。”

    “有趣?”

    蒙小妖一听这话,立马见鬼似的看着她。

    “我说你没搞错吧,你都被人算计了,居然话说有趣,你是不是被刺激傻了?”

    裴伊月嗤声一笑,笑声中却透着一股淡淡的嘲讽。

    “倒不会这么容易被刺激,不过累倒是真的,离开那边两年,现在什么样的喽啰都能进总部,有一部分还是为了针对我而来的,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耐心还剩下多少。”

    蒙小妖愣了愣,说不出是害怕还是兴奋。

    “妞,你该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裴伊月没做声。

    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

    但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她怕自己真的坚持不了多久。

    脱离组织,她倒是没在怕的,她唯一怕的,是她离开后k会对白洛庭下手。

    “妞,要不你去找k谈谈吧,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派樊樱子做的,最起码你也要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就被踢出局,这不是你的性格。”

    “我的性格?”

    裴伊月笑了一下。

    她没有解释她笑的原因,但蒙小妖却觉得她的笑有些诡异。

    “行了,我已经心里有数了,刚才听雨菲说,裴森明已经把她赶出裴家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报道成头条,实在是可惜。”

    可惜?

    看着裴伊月眼中狡诈的笑意,蒙小妖无语的摇了摇头。

    “你真是跟白洛庭学坏了。”

    裴伊月并不觉得这话是讽刺,她笑意不敛,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也很无奈啊。”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这两口子在知道樊樱子被赶出裴家之后,居然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正所谓双管齐下,裴家这次可是真的热闹了。

    记者把裴家围的水泄不通,就连老宅和医院都聚满了人。

    口口声声都是在问“为什么一个月前才接回来的亲生女儿现在又被赶走了?裴家是想靠女儿这个话题来博取大众的眼球吗?之前的裴小姐被说成是假的,现在真的又被赶走,那是不是裴小姐的位子又要换人了?还是说,之前两个都是假的,其实裴家根本没有丢失的大小姐。”

    裴家因为这次的事再次风光了一把。

    新闻、杂志、网络头条,全都是关于裴家的新闻。

    唐苑公寓。

    裴伊月倒在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咯咯咯的傻笑。

    白洛庭走过来,托起她的脑袋,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

    “有这么好笑吗?”

    裴伊月嘴里叼着鱿鱼丝,再次乐了一下。

    “嗯,你看这只傻猫,每次都被杰瑞欺负,笑死人了。”

    新闻出来之后,白洛庭还以为她多少会去关注一下裴家的事。

    可是没想到,她不但不去看,更是一点好奇都没有。

    她拿着平板看了一整天的猫和老鼠,傻笑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她不想知道裴家的事白洛庭可以理解,但是她一点都不好奇、也不觉得奇怪,白洛庭就不得不去想想原因了。

    裴伊月吧唧吧唧的嚼着嘴里的鱿鱼丝,眼睛始终盯着动画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哈哈哈。”

    白洛庭被她的傻笑声逗笑。

    他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

    裴伊月眼一抬,终于看了他一眼。

    “你干嘛?”

    “亲你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