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宋家的事出了之后,傅里就一直没见过蒙小妖。

    这么多天了,他越想越不安。

    裴伊月啷当着一条腿,手里捏着的苹果送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她呀,她去京都了,没跟你说吗?”

    “京都?”

    傅里愕然。

    这丫头无声无息的消失已经成了习惯,她哪里会跟他说这些。

    看傅里的样子,裴伊月也知道蒙小妖又是不告而别。

    对于她这个习惯,她也挺无奈的。

    “她说有点事要去京都一趟,过两天就回来,你放心好了,她绝对不是逃跑。”

    听了裴伊月的话,傅里的确安心了不少。

    但是,他怎么觉得裴伊月好想有点跟以前不太一样呢?

    傅里盯着那低头吃水果的人看了一会,而后回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白洛庭只是笑了一下,并说什么。

    他拉着裴伊月走去客厅,让她坐在沙发上。

    “在这乖乖的把水果吃完,我跟傅里有话要说。”

    裴伊月懒懒的提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说呗,怕我听啊?”

    白洛庭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不是怕你听,是怕打扰你看娱乐新闻。”

    裴伊月嗤了他一声。

    怕她听就是怕她听,还找那么多借口。

    傅里跟着白洛庭去了书房,裴伊月好奇的看了一眼,倒也没想过去偷听。

    书房的门关上的那一瞬,傅里奇怪的问:“你媳妇儿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啊?”

    “有么?”

    白洛庭说着还笑了一下。

    傅里说的不对劲对他来说,倒是他乐意见得。

    照比以前,她现在的性格真的开朗了很多,只要她不动不动就跳楼梯,其余的他倒是都能接受。

    白洛庭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傅里。

    “这是裴家那个女人的资料,我只能说关于这个人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拿去给京都那边继续查,我要知道她到底是哪冒出来的。”

    傅里拿着资料,疑惑了一下。

    “她……难道也不是真的裴家大小姐吗?”

    也?

    白洛庭斜眼瞪了他一眼。

    “我说你是不是傻,她要是真的,那我媳妇儿到底是哪来的?小时候的事小月已经全都想起来了,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

    傅里表示自己有点吃惊。

    他到现在都弄不明白裴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如果你媳妇儿是真的,那裴森明为什么又要找来一个假的?这不是很奇怪吗?”

    “所以才让你去查。”

    白洛庭被他打败了。

    不会打架就算了,脑子还转的这么慢,到底是谁把他派过来的?

    ——

    假伊月回到裴家,刚好遇到裴森明要出门。

    她顾忌着家里的佣人,走到裴森明面前小声说:“你们家老爷子找我麻烦,你去处理了。”

    "chi luo"裸的指使跟警告,让裴森明隐隐皱了下眉。

    他侧眸看了她一眼,说:“我不会再做什么的,如果你不满意,就离开好了。”

    闻言,女人嘴角勾出一丝冷笑。

    “裴森明,你确定让我走?你女儿现在已经被你赶出家门了,整个北城也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如果现在我走了,你觉得你承受的起这一切吗?”

    如果他说承受不起,事情就能回归到十六年前吗?

    如果不能,他又何以惧怕现在的一切。

    裴森明低下眸子,凉凉一笑。

    “我们家的事还是不劳烦樱子小姐费心了,我还要去医院看我太太,你自便吧。”

    看着裴森明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掉,樊樱子磨牙嚯嚯。

    想利用她的时候就把她捧着,现在不需要了,就想一脚踹开,想得美。

    她可不是那个傻乎乎的裴伊月,说让她走,她就真的头也不回。

    利用完就想把她踢开?

    她倒要看看,他们裴家有没有这个能力承受接下来的代价!

    ——

    关敏和宋冬鹏被医疗机构的人带走调查。

    华夏国向来注重医疗事业,这也是当年为什么出了事之后,宋长贺会一气之下把宋明理一家赶出家门的原因。

    眼下关敏和宋冬鹏虽然没有被定罪,但现在证据确凿,他们想再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医院病房,宋思瑶半张脸上都贴着纱布。

    她自己就是医生,知道自己的脸伤的有多严重。

    她这辈子怕是都不能再以一张完整的脸见人了。

    轻垂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伤,但她却不怪任何人。

    “宋医生。”

    一个护士从外面走进,她敲了两下门,却没有得到回应。

    宋思瑶敛回思绪,淡淡的弯了一下嘴角。

    “有事?”

    护士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瓷瓶。

    “宋医生,这是一位小姐让我给你的,说是对你的脸有帮助,她在门口站了半天,我让她自己进来给你,她却说什么都不肯。”

    宋思瑶接过护士手里的药瓶,打开看了一眼。

    白色的膏状物体,一时间她也分不清这是什么。

    “那人长什么样?”

    “长得挺好看的,个子不高,一头短发,眼睛大大的。”

    闻言,宋思瑶抬起头看向女护士。

    “她人呢?”

    “走了。”

    宋思瑶轻轻皱了下眉。

    是宋小蒙没错。

    听着护士的形容,宋思瑶一下子就想到的她。

    她虽然嘴上说着不内疚不管她,但实际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姐姐的。

    看着手里的药瓶,宋思瑶轻轻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谢谢你,下次如果她再来的话,记得告诉我。”

    ——

    蒙小妖从医院出来之后,主动去找傅里为这几天的不告而别承认错误。

    办公室里,激情的一幕正在上演。

    突然,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

    蒙小妖整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头一偏,刚好看到手机上传来的简讯。

    她伸手抵了一下傅里,转而拿起手机看了看。

    ——“替我谢谢小蒙,我没有她的号码,只能发给你。”

    傅里瞟了一眼宋思瑶发来的短信,奇怪的问:“你又做什么了,她为什么谢你?”

    “鬼知道。”

    蒙小妖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两手搂住傅里的脖子,身子一挺,却是从桌子上滑了下去。

    傅里意犹未尽,看着她愣了一下。

    蒙小妖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口。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你好好上班吧,晚上我再去找你。”

    她说走就走的性格怕是这辈子也改不了了。

    傅里留不住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只不过这撩起了火却不帮他灭,这样真的好吗?

    唐苑。

    白洛庭不在,蒙小妖来了之后四处看了看,嫌弃的说:“你们家白二少也太小气了,就这样的房子还比不上临水公寓的一半价钱吧。”

    “哦,是比不上,不过我更喜欢这。”

    闻言,蒙小妖白眼一翻,嗤道:“没出息。”

    没出息就没出息呗。

    裴伊月不在乎她的打击,只是笑了笑,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里的平板。

    蒙小妖走过来,看了眼沙发前的茶几。

    满满的吃的,还真是……

    “白洛庭这是要把你当孩子养啊?你看看这都什么玩意,全都是小孩的零食。”

    见她一脸嫌弃,裴伊月却是忍不住笑。

    其实她也不知道白洛庭是怎么想的。

    可能是觉得她不会做饭,怕她自己在家的时候饿着,或者说他是真的想孩子想疯了,拿她练手。

    裴伊月拿起一包鱿鱼丝递给蒙小妖。

    “尝尝,我觉得这个最好吃。”

    蒙小妖眼角一抽,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你该不会是把这些东西都尝过了吧?”

    裴伊月点了点头。

    这些本来就是吃的,她尝过难道有什么不对?

    蒙小妖一脸佩服。

    “你果然是不挑食。”

    说着,她一屁股坐在了她身边,拿过刚刚裴伊月强力推荐的鱿鱼丝拆开吃了起来。

    “我跟你说啊,这次去京都我打听了一下,k的确从国外带回来了几个人,你上次说的古宸的表哥林风齐,就是其中一个,不过据说这人也没什么大能耐,也不知道k是怎么选中他的。”

    k是怎么选中林风齐的,裴伊月并不想知道。

    他既然是来盯着古家的,那就说明他不会跟她又正面的冲突。

    “还有其他人吗?”

    蒙小妖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而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妞,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很少会这样不清不楚的去打听一件事,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裴伊月从蒙小妖手里抓了一根鱿鱼丝,叼在嘴里一点一点的嚼着。

    “没什么。”

    蒙小妖不乐意的耸了一下身子,“好啊你,现在跟我都不说实话了,你是嫁了人了,有白洛庭给你撑腰就不需要我了是不?”

    这股怨气到底是从哪来的呀?

    裴伊月斜了她一眼,无语的嗤笑。

    “真的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裴森明到底是从哪找来的那么一个女人。”

    轻盈的语气好像真的只是纯属好奇,一点都不在意。

    但蒙小妖却知道,她如果真的不在意,就不会再去想这些事。

    “所以你怀疑,她是k的人?”

    裴伊月没做声。

    她只是有种直觉,但又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说明她到底是不是k的人。

    作为裴伊月最好的朋友,她只要一个细微的神色蒙小妖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她现在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摆明了就是在怀疑那个女人跟k有关。

    蒙小妖皱眉琢磨了一下。

    “可是不对啊,你是k亲自送回来的,他为什么又要做这样的事,这不合理。”

    裴伊月最开始也觉得这件事不合理。

    但如果她没有凑巧在这时候想起一切,这样是不是就合理了呢?

    从之前的那针麻醉剂,裴伊月就知道k已经在防范她了,或者换句话说,他是怕她不受控制。

    裴伊月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了白洛庭,她的人生就开始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这一点k应该也看出来了。

    k想让她脱离裴家,任何办法都不如说她是假的要好用。

    因为这样一来,她不止能摆脱裴家,不出意外的话,她还能摆脱白洛庭。

    可是他应该没想到,白洛庭不仅对她不离不弃,而她也在这样的刺激下想起了一切。

    裴伊月淡淡垂眸,嘴角的笑意似乎带着一丝嘲讽。

    “算了,我也只是随便想想,反正这些事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怎么可能不重要?当初他把你送回来,就是因为知道你对家的期待,如果这一切真的都只是他的计划,那我只能说,他再也不是以前的k了。”

    咔哒一声。

    门突然开了。

    蒙小妖气愤的尾音还没等落下,白洛庭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坐在客厅的蒙小妖。

    “在门口就听到你说话,什么k?”

    闻言,蒙小妖一惊。

    还没等裴伊月反应过来,她突然扯着嗓子嗷嗷道:“abcdefg……我说到哪了?”

    裴伊月:“……”

    这孩子脑子又抽了。

    白洛庭不知道她又犯什么毛病,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走到裴伊月身边。

    “她没事吧?”

    裴伊月冷静的摇了下头,“没事,忘了吃药而已,不打紧。”

    蒙小妖手肘一抬,狠狠戳了她一下。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蒙小妖站起身,瞪了裴伊月一眼,“别笑了,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爱笑。”

    裴伊月敛了敛笑意,朝她挥了挥手,“再见,abc。”

    ------题外话------

    今天三章结束了,可以吃饭去了,嗷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