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每个人都说白洛莹恋兄情结严重,但是裴伊月却觉得,白洛庭对他这个妹妹很冷淡。

    难道是因为曹珍的关系?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哦,你猜的对,不过不只是这个家,因为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所以别人对我来说,我都不喜欢。”

    “……”

    真讨厌。

    没一句正经话。

    “你这张嘴就是专门用来骗女人用的。”

    裴伊月赌气的嗤了他一声,转身走到床头柜去翻东西。

    白洛庭本想辩解什么,却见她半弓着的身子蓦地蹲了下去,翻找的动作也突然变的狂烈。

    听着那哗啦哗啦翻找的声音逐渐加大,白洛庭忍不住皱了下眉。

    “找什么呢?”

    “白洛庭你看到我的项链了吗?”裴伊月急切的问。

    “什么项链?”

    “就是那条跟你的很像的项链,我之前就放在这了,你有见到吗?”

    白洛庭走过来,看了一眼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的床头柜。

    “我没有看到,会不会是你带走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猛地抬起头看着他。

    “我没有拿走,那天跟你吵架我直接就走了,哪里还顾得上项链。”

    那条项链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她还没有弄明白,要是就这么丢了也就算了,她怕的是被谁拿走。

    万一被人知道项链的主人是她,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项链没了就没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喜欢,我就把我的那条给你。”

    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那条项链的重要性。

    她现在满心担忧的,就是那条项链别落在白洛言的手里。

    裴伊月站起身,急的皱眉,“你这个房间的门永远都不锁,任何人都能进来。”

    这抱怨的话听的白洛庭有点冤枉。

    他的确是不喜欢锁门,但是她丢了东西也不能赖他呀。

    “好了,别噘着嘴,大不了我帮你一起找,既然你说项链你没拿走,那总归还是在这的,它又不会自己长翅膀飞了。”

    两人在房间里找的翻天覆地,却始终都没有看到那条项链的影子。

    裴伊月扶着脑袋郁闷的想哭。

    白洛庭看他这么在乎这条项链,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正要出门,刚好看到白洛言回来了。

    “大哥,这几天有没有人进过我的房间,小月的项链不见了,你有没有……”

    砰的,白洛庭话还没说完,裴伊月就像一颗子弹似的从屋里飞了出来。

    她一把捂住白洛庭的嘴,但因为冲出来的速度太快,有些下手不准。

    pia的一声两只手拍在了他的脸上。

    惯性的撞击直接把白洛庭撞到对面墙上。

    那一瞬,白洛庭感觉自己被流弹炸过了似的,眼前一黑,之后眼冒金星。

    白洛言吓了一跳。

    看着眼前的惨烈,他忍不住抽抽了几下眼角。

    这丫头的威力也太大了吧,居然能把白洛庭撞飞出去……

    裴伊月一脸惊色,按在白洛庭脸上的手稍稍挪了一下,找准位置按住了他的嘴。

    她转头看了一眼白洛言,呲着牙嘿嘿嘿的傻笑了几声。

    白洛庭缓过神,看向面前的人,唔唔的说:“你干什么?”

    “闭嘴,不许说话。”

    裴伊月眼一瞪,捏着嗓子凶他。

    凶完之后,拉着他就回了房间。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留下白洛言一个人不明所以的呆怔在原地。

    房间里,白洛庭捂着刚刚撞在墙上的肩膀揉了揉。

    “我说你这丫头,神神叨叨的到底是在干什么,你不是要找项链吗,我找大哥问问你就差点把我打死。”

    “不许问,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不项链的事跟别人说,你怎么能问呢?”

    裴伊月仍是一脸凶神恶煞。

    白洛庭有点无语。

    一条项链而已,她到底计较个什么劲?

    “可是这项链不在房间里,你又说你就放在这了,我不问问怎么知道它去哪了?”

    裴伊月懒得理他说的这些。

    急切的小脸带着一股急切的温怒。

    “总之就是不能问,我们再找找,说不定能找到呢。”

    屋子上上下下都被找过了,就差挖地三尺了。

    裴伊月也知道那条项链大概是凶多吉少,但是她却不想这么轻易的相信这个事实。

    项链在这房间里凭空消失了,那么一定是白家的人拿走的。

    白洛言在找项链的主人,但是看他刚才的样子,好像并不知道项链在她手里。

    但是除了他,还有谁会去拿那条不起眼的破项链?

    裴伊月最终还是空手而归。

    不安的心情起起伏伏。

    她只希望那条项链不要给她麻烦才好。

    ——

    裴家老宅。

    对于裴伊月这件事,裴宗一直没有出手,但是这不代表他默认裴森明随便带回来的女人都能做他的孙女。

    假伊月虽然长得不如裴伊月,但也算得上一脸端庄。

    尤其是在裴宗面前,装出的那一温润,像极了裴伊月的性格。

    可是,装的就是装的,维持不了多久。

    张海站再裴宗身后,递了杯茶过去。

    “老爷,宅子里所有的警报器都准备好了。”

    闻言,裴宗点了下头,张海识趣的离开。

    假伊月看了一眼走掉的张海,却不太明白他口中的警报器指的是什么。

    她看向裴宗,笑了笑说:“不好意思爷爷,作为晚辈我应该早点过来看您的,最近家里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没抽出时间,下次我一定注意。”

    裴宗眼不抬,喝了口茶。

    对于她的话似乎罔若未闻。

    半晌,他放下茶杯,淡淡的说:“你是他派来的吧。”

    闻言,假伊月嘴边的笑意一僵。

    “爷爷,您说什么呢,他是谁啊?”

    从这个女人出现的第一天,裴宗就在怀疑她的身份。

    这个女人来到裴家这么久,并没有做出任何觊觎裴家的事,她唯一做的,就是把裴伊月赶出了裴家。

    她的目的是裴伊月,这已经很明显了。

    除了那个神秘到无处可寻的人之外,裴宗真的不知道还有谁会做出这样的事。

    裴宗提眸看了她一眼,苍老的眼中透着一丝精明。

    “不管你知不知道‘他’是谁都好,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并不是我们裴家的人,你的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了,我希望你能尽快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安静的空气一点点的侵蚀着女人脸上的笑意。

    裴宗再次垂下眼,正准备去拿桌子上的茶杯。

    突然,啪的一声。

    假伊月手轻轻一挥,裴宗用了多年的瓷杯在地上裂成了两半。

    裴宗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太大的反应。

    然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家里的佣人也没有任何人出来。

    假伊月撩起嘴角,肆意一笑。

    “老狐狸,为了我你可没少花心思啊,警报器?为我准备的吧?”

    这个家里出了裴宗就只有几个佣人,他当然不会只身犯险,独自去面对一个这样来历不明的女人。

    “你既然早就知道我是假的,为什么不早点拆穿我?让你的亲孙女受这样的罪,你也够狠心的。”

    狠心?

    他当然要狠心,如果他在不知道他们目的的情况下贸然拆穿她,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

    为了裴伊月的安全,他不得不走这一步棋。

    裴宗不动声色的脸一如既往的冷静,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回去告诉派你来的人,他既然知道那孩子是我的亲孙女,就应该知道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把她赶出裴家,他的算盘打错了。”

    裴宗承认那个神秘人的能力,但是他调教出来的人却不怎么样。

    假伊月脸上渐渐蒙上一层狰狞,她不甘心的说:“你既然知道我是假的,难道就没想过你的儿子为什么会把我带回来?现在让我走,你以为就那么容易?”

    裴宗当然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道理,但这“神”既然请了,就必须把她送走。

    他今天既然能把她找来,就说明他做好了一切准备,这么多年的错误,也该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如果你不想自己走,我当然还有其他方法让你走,就怕到时候你走的不会太好看,你自己考虑吧。”

    假伊月离开的时候,脸上的狠厉没有一点收敛。

    张海走过来,就听裴宗深深一叹。

    “老爷,您说她会不会做出对大小姐不利的事?”

    裴宗沉默半晌,轻轻摇了摇头。

    “别小看那孩子,说不定我们谁都不了解她。”

    裴宗从没见过性格这么倔强的孩子,她说跟裴家不再有瓜葛,就真的没有再走近过裴家的任何一个人。

    她甚至没有多为自己争取一下,就这么轻易的放下了裴家的一切。

    想到那天裴伊月离开时的情景,张海着实有些心疼。

    “大小姐也真是可怜,不过我就怕以她的性子,怕是不会再轻易回来了。老爷,你既然早就知道这个女人是假的,为什么不当时就揭穿她,何必让大小姐受这么多委屈?”

    裴宗淡淡一叹,“的确是委屈她了,但好歹也算是值得,她跟老大一家的缘分算是尽了,也该到了一切回归原位的时候。”

    不让她摆脱裴森明女儿的身份,又怎么让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他当年的决定让所有人都跟着痛苦了这么多年。

    裴俊海现在想要认回女儿,裴宗也不想再去阻止,他能做的就是让这一切归零,让他们父女重新开始。

    ——

    找不到项链,裴伊月做什么都惴惴不安。

    从楼上下来,裴伊月扶着扶手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视线在客厅瞟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白洛庭在。

    下一秒,扶在楼梯扶手上的手一紧,裴伊月两腿先后一抬,忽的一下从楼梯上翻了下去。

    完美落地的那一瞬,她却整个人呆住了……

    谁来告诉她这个房子到底是怎么设计的?

    为毛厨房会在楼梯的后面?

    白洛庭端着刚刚切好的果盘刚准备叫她,谁知她却从天而降。

    他抬头看了一眼楼梯。

    裴伊月也跟着抬头看了一眼。

    她呵呵一笑,伸手朝上指了指,“呃……这楼梯歪歪扭扭的走起来有点麻烦,所以我就……呵呵,其实也不高,你说呢?”

    他说?

    他怎么说?

    难道还要鼓励她一下?

    “明天我找人来把楼梯换成直的。”

    “……”

    裴伊月嘴角抽了一下,赶忙狗腿的接过他手里的水果盘。

    “不用不用,不用那么麻烦,我以后不跳了。”

    在屋里跳楼,白洛庭真的不知道说她些什么好。

    这也就是被他撞见了,要是换一个人,还不得被她吓死?

    这时,门铃响了。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

    她想说,有人来的时候能听到门铃声,而不是被人直接闯进,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白洛庭走到门前去开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就见傅里一脸急切的冲了进来。

    裴伊月刚走两步,被冲进来的人吓了一跳,手里拿着一块削好的苹果也僵在了嘴边。

    “鬼追你?”

    傅里拧着眉,在看到裴伊月的那一瞬就更着急了。

    “小妖不见了,裴小姐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题外话------

    饭还没吃呢…啊啊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