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02 这么想要孩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02 这么想要孩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傅里正准备报警,宋思瑶倏然转身,一把按住他的手。

    傅里提眸,看着她的脸,眉心狠狠一缩。

    她脸上的伤口很深,看上去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这样的伤口,就连身为医生他都不确定还能不能愈合。

    就算愈合了,恐怕也再也无法掩盖伤疤。

    宋思瑶颤抖着嘴角,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我同意跟你解除婚约,但是我能不能求你放过我妈,就当看在我救了小蒙一次的份上,不要报警。”

    她的泪已经决堤。

    她的心也已经死了。

    她知道傅里不会再爱她,她也知道,现在的她再也不配得到他的爱。

    一旁,蒙小妖紧握着拳。

    她蓦地上前,一把推开宋思瑶的手。

    含着泪的眼努力睁大,像是在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她瞪着宋思瑶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这么做就会让我忘记曾经的一切吗?你有什么资格救我,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是想让我永远都对你愧疚是吗?对不起,我不会的,我不会对你愧疚,更不会因此放过任何人,你的这道伤口对我来说什么都算不上,我爸被人切了手的时候血流的比你多,我被人打的只剩一口气的时候也比你惨,抱歉,我是不会因为这样就同情你的。”

    没错,她是不会同情她的。

    但是,为什么她会这么难过?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甚至想要抱着她大哭。

    宋思瑶轻轻扯动嘴角笑了一下。

    她伸手抹去蒙小妖脸上的泪,安慰道:“对不起,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你的那些遭遇,但是我能理解你,我不是为了让你对我愧疚才救你,我只是不想再让自己生活在遗憾当中。当年我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但是我却没有勇气说出来,这是我欠你的,我还不起。”

    蒙小妖的话刺痛着傅里的心。

    他知道她说的这一切都不是她心中的感想。

    他看得到她的颤抖,更知道她内心的柔软,看到宋思瑶为她受伤,她一定比任何人都要难过。

    “好,我答应你不报警,不过从今天开始,小妖跟你们宋家再也没有关系。”

    他拉过蒙小妖颤抖的手握再手里,对于宋思瑶,他不否认自己欠了她,但是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

    唐苑公寓,位于北城最繁华的地段。

    这里虽不是北城最贵的住宅区,但却是白洛庭找了这么久最满意的一栋公寓。

    内隔的双层,有一个旋转楼梯可以上去二楼。

    楼上两个房间,楼下一间书房一间卧室。

    客厅很大,还有一个开放式厨房。

    跟别墅比,这里的确小了不止一点点,但是对于家来说,这里却足够温馨。

    裴伊月上到二楼看了一圈,而后伏在二楼的栏杆上往下看。

    “以后这就是你和我的家了,对吗?”

    白洛庭抬头看着她,笑了笑,“嗯,喜欢吗?”

    裴伊月嘴角的笑意难掩,她虽然不挑剔睡觉的地方,但是能有个自己的家,她还是觉得是一件幸福的事。

    “喜欢,这里很好,最主要的是,有你在哪都好。”

    自从她想起了以前的事,她就再也不会吝啬去说自己心里的想法。

    这种能让白洛庭心花怒放的话,也会时不时的出现。

    “下来,去看看我们的房间。”

    白洛庭朝她伸出手,像是在唤一只听话的小猫。

    裴伊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两间房。

    “我们要住在楼下吗?”

    白洛庭点头,“嗯,楼上是给我们的孩子准备的。”

    “……”

    裴伊月嘴一噘,慢吞吞的下楼。

    来到楼下,白洛庭伸手把她勾进怀里。

    “怎么了?”

    看她噘着嘴,白洛庭忍不住问。

    裴伊月瞥了他一眼,说:“你这么想要孩子,会不会以后我们真的有了孩子,你就不喜欢我了。”

    白洛庭被她的话逗笑。

    到底是谁说他的小丫头不会吃醋?

    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笑道:“要不咱们生一个试试?”

    裴伊月瞪他,“怎么试?万一试不好,难道要像裴森明一样把他……”

    裴伊月话说一半突然顿住,刚刚还在玩笑的脸,这会儿已经没了色彩。

    她推开白洛庭的手,转身要走,白洛庭却再次把她拽了回来。

    “我不是裴森明,也是不是裴俊海,如果我们有了孩子,我一定会让他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我会努力做个好父亲,我不会让你所受到的遭遇在发生在我们的孩子身上,我保证。”

    他能保证自己当一个好父亲,可是,裴伊月却无法保证自己能当一个称职的母亲。

    她并不抗拒孩子的来临,但是,她心里的恐惧她也阻止不了。

    她抬起头,呲牙笑了笑。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干嘛这么认真,别说这些了,这房子空荡荡的,我们要不要去酒店把那的的东西都拿回来?”

    看着她的笑脸,白洛庭轻轻叹了口气。

    她这哪里是不在意,明明就是在忍。

    “酒店的东西我已经叫人去拿了,别墅还有些我们的东西,我现在去拿。”

    “我跟你一起去吧。”

    闻言,白洛庭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犹豫。

    裴伊月知道这段时间他不会去是因为她,虽然陈珏琴做出了那样的事,但毕竟她还是他的妈妈,她不可能永远都躲着不见。

    而且,对比躲,她更喜欢让别人躲着她。

    “别这么看着我,我跟你一起回去,难道还能出什么事不成,再说你也不知道我要拿什么,一起去吧,顺便把朱迪也带过来。”

    她都这么说了,白洛庭也没办法在拒绝。

    他不想让她回去,其实是因为他心里有愧。

    毕竟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的人是他自己,可是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

    回到别墅,刚好遇到陈珏琴从楼上走下来。

    三个人面对面,脚步同时停住。

    陈珏琴的样子像是想说什么,但是看着白洛庭搂着的人,到了嘴边的话有默默的咽了回去。

    “回来了?”

    “我们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

    白洛庭的冷漠让陈珏琴脸上难以维持的笑容僵持。

    陈珏琴站在楼梯上没动,白洛庭就这样带着裴伊月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小庭,你是不是以后也要跟你爸一样,再也不回这个家了?”

    听着陈珏琴落寞的话,白洛庭慢慢停下脚步。

    他没有回头,说出的话也是同样的冷漠。

    “反正我早晚都会离开,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您做的那些事让我觉得害怕,也让我觉得厌恶,我希望您以后能离小月远一点。”

    是啊,他早晚都会离开,即便她再怎么挽留也是无济于事。

    回到房间,裴伊月把门一关。

    她转身走近白洛庭,好奇的问:“为什么你刚刚会说你早晚都会离开,之前你妈说你一直都不喜欢在家住,可是为什么呢,这是你家啊,你为什么不喜欢呢?”

    从以前开始,裴伊月就觉得白洛庭的身上有很多她看不透的东西。

    最开始她是不好奇,之后是不想问,可是现在,她只想知道一切。

    她好奇他的事,而且还非常非常的想知道。

    看她的样子,像是不问出个什么来不会罢休,白洛庭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结婚了搬出去有什么不正常吗?我不喜欢在家住,是因为家里人多,我嫌闹得慌。”

    这话太敷衍了。

    裴伊月嫌弃的撇了撇嘴。

    “骗人,你家除了佣人哪里还有几个人。”

    白洛庭不跟她争辩这个问题,走到一旁去收拾东西。

    裴伊月懒懒的往床上一坐,看着他,也不帮忙。

    白洛庭回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不是说要来拿东西吗,怎么又不拿了?”

    听不到想听的答案,裴伊月有点郁闷。

    她起身走到他身后,不死心的问:“那你告诉我,你不在家住是不是因为这里有你不喜欢的人?”

    如果她猜得没错,他应该不喜欢白洛莹。

    ------题外话------

    咳咳,看小说看到忘记发文,我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