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大门外,白洛庭原本是打算跟傅里一起进去的,可是他却突然发现裴伊月坐在车里。 ..

    他走到副驾驶坐进去,裴伊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点都不意外。

    “追的倒是挺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看着她玩着手机游戏,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白洛庭莫名的觉得心疼。

    蒙小妖的事也许会让她暂时忘了裴俊海的话,但是一旦她闲下来,真的会什么都不想吗?

    “你怎么不跟她一起进去?”

    闻言,裴伊月轻轻笑了一下。

    “她自己能处理好的,而且这是她的家事,我不方便插手。”

    见她说话时连看都不看他,白洛庭总感觉她在逃避。

    他拿过她手里的手机,游戏中断,裴伊月也没有一点急的意思。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小月,我知道你不愿意去想你二叔说的话,但毕竟有关你的身世,我还是希望你能去面对。”

    裴伊月轻轻眨了眨眼,没有太多的反应。

    她敛回视线,轻声叹了口气。

    “你说,如果是你,突然你的家人告诉你,你并不是白家的孩子,你的父母另有其人,你能接受吗?”

    这样的假设让白洛庭顿了一瞬。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就算不接受又能怎样,有些事并不是不接受就能改变的。”

    这个话题听起来很沉重,但是裴伊月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听到裴俊海说那些话的时候,有那么一瞬她是开心的。

    一直以来她都希望自己的父亲像他一样,可以跟她谈心、聊天、关注她的一切。

    可是当她奢望的这些突然有人告诉她成为了真的的时候,她反而不敢去就接受了。

    她不想再去尝试期待之后的失望。

    她不想到最后,有人再来跟她说,这一切都是骗你的。

    她不想在有了家之后,再一次的被抛弃。

    这么多的不想和抵触,终于打败了她内心那一丁点的期望。

    她转过头,笑脸盈盈的看着白洛庭,“我有你就够了,至于其他人,他们以前不在我身边,以后我也不需要。”……

    ——

    蒙小妖去了宋家之后,宋长贺虽然没有把关敏赶出去,但关敏在宋家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了。

    就连宋冬鹏对她的态度都变了。

    说到底,他也是蒙小妖的亲大伯,当年的事他是迫不得已,可是现在,他并没有想过要去伤害一个孩子。

    蒙小妖上次的警告关敏一直记得。

    她不相信她会只说不做。

    接连的那几天,她就连出门都是小心翼翼,但几天过去了,她身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关敏慢慢放松了警惕,心想,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能耐,顶多也就说说大话唬唬她。

    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医院里忙的昏天黑地,就好像整个北城的病人伤患全都来了似的。

    关敏已经连着做了两台手术,刚回到办公室想休息一下,突然一个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进来。

    她身上的手术服还没来记得换,医用手套上也全都是血迹。

    “关主任,快去手术室看看吧,副院长的心脏手术失败了,病人流血不止,在这么下去怕是要出事了。”

    闻言,关敏蹭的一下站起。

    “心脏手术?我不是说过他不能做心脏手术吗?”

    “那位病人是急性心脏病,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能再耽误了,刚好所有医生都在手术室,所以副院长才亲自上的。”

    关敏怒叹一声,疾步往外走。

    手术室里,宋冬鹏戴着口罩,满头是汗。

    一声巨大的撞门声,宋冬鹏回头看了关敏一眼。

    “病人恐怕要不行了。”

    关敏看了一眼手术台上的病人,回头看向跟一个护士,“去看看谁的手术结束了,院长不舒服,让他来接手。”

    人都已经这样了才叫人来接手?

    护士愕然的看着关敏。

    关敏眉头一拧,喝道:“还不快去?”

    这个时候叫人来接手,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在场的医生护士没有一个敢出声。

    治病救人虽然是他们的本分,但是他们谁都不想因为这样的事而丢了工作。

    刚刚出去的护士没一会就回来了,她气喘吁吁的说:“几个心脏科的主任全都在手术室,没有人来接。”

    最近医院这么忙,关敏就感觉有点不对劲,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她就更不安了。

    她看了宋冬鹏一眼,说:“转院吧,去跟病人家属商量一下,给病人转院。”

    ……

    医院走廊,病人家属吵闹不休,怎么都不同意让病人转院。

    手术做到一半才说转院,谁能保证病人还能活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们也看见了,我们医院现在人满为患,心脏科的医生全都在别的手术室,病人现在已经很严重了,要是不及时治疗很可能会没命的,转院后所有的费用全都由我们来出,后期的护理费用我们也会负责到底,现在不能再耽搁了,你们快点做决定。”

    关敏半恐吓半利诱的劝说着病人家属,她现在只想尽快把这个烫手的山芋送走。

    当年的那场失败的手术有宋明理扛了下来,可是这次,她已经找不到人来抗了。

    啪,啪,啪!

    不疾不徐的三声巴掌,伴随着一阵轻笑。

    “真不愧是关主任,丢的一手好沙包,怎么,找不到人来顶这场失败的手术,就想给病人转院了?俗话说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有些教训接受一次还不够,居然还会犯第二次。”

    跟着蒙小妖身后走来的,还有宋长贺和李秋。

    宋长贺的脸色尤其不好。

    关敏没想到他们会来,慌乱之下赶忙道:“爸,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我们医院实在是没有空闲的医生,所以……”

    “呵呵呵!”

    蒙小妖不嫌事大的笑了笑。

    “大伯母,你的这些谎话到底要说多少年才肯罢休啊?你应该不知道吧,刚刚那间手术室里,我早就安了摄像头,所以刚才你们在里面发生的一切都被录了下来。”

    刚才的这一切就跟当年一样。

    宋冬鹏对心脏手术根本就是半吊子,可是他却总是分不清自己的实力在哪。

    当年蒙小妖的爸爸当了这个替死鬼,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人再愿意出面顶替。

    蒙小妖的话刚说完,傅里带着两个人民医院的专科医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蒙小妖勾唇一笑,看向病人家属说:“这几位是人民医院心脏科的权威医生,接下来的手术由他们接手,病人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能不能把病人抢救回来谁也不敢做太多的保证,但是你们可以放心,这两个推卸责任的医生一定会受到惩罚,我会将今天的事全都上告给医疗管理局,从今天开始,他们再也不会是医生了。”

    宋思瑶听说了这件事,急匆匆的从楼下的手术室赶来。

    然而她听到的却是蒙小妖这番义正言辞的话。

    宋思瑶大步跑来,拉住蒙小妖的手哀求道:“小蒙,别这样,我求你了,他们也是为了救人,他们也不想的。”

    闻言,蒙小妖冷冷一笑,笑声中透着一股难以掩藏的悲凉。

    “救人?思瑶姐,你真的觉得他们是在救人吗?你难道不觉得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与利益,在随意亵渎别人的生命吗?当年我爸失败的那场手术到底是谁做的,为什么直到他死也没人愿意还他一个清白,今天如果不是因为别的医生空不出时间,也许就会又多出一个跟我爸一样无辜受到牵连的人,你觉得,别的医生的名誉就那么无关紧要?他们就可以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毁掉别人的前程?”

    说到最后,蒙小妖早已不在淡定。

    那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话,迫使宋思瑶松开了她的手连连后退。

    “你,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

    蒙小妖红着眼,眼中泛着泪。

    她笑,笑的却是那么的苦涩。

    “你觉得我不应该知道吗?你爸妈做的一切害我没了父母,而关敏却还是不死心的想要我的命,我说了,我的报复开始了,不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凭什么再做我爸的女儿?”

    扑通一声,宋冬鹏朝着蒙小妖跪了下来。

    他低着头,整个人再也无力支撑。

    “对不起,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宋长贺早在把他们一家赶出去之后,就已经发现是怎么回事了。

    以前他一直不知道宋冬鹏没办法做心脏手术,而是宋明理一直帮他瞒着。

    宋明理就是因为宋冬鹏做不了,所以选择主攻心脏科。

    当时手术过后,因为病人家属把事情闹得很大,宋长贺也是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去想那么多。

    后来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以后的事了。

    从那以后,宋长贺四处寻找他们一家人的下落,可是却一直杳无音信。

    突然,关敏就跟发了疯似的,扬着手里的手术刀朝着蒙小妖挥了过去。

    “是你,都是你,你是故意的。”

    蒙小妖一回头,眼看着关敏手里的手术刀朝着她的脸扬了过来,却来不及躲开。

    傅里想要伸手拉她,可是两人之间处理距离还隔着几个人。

    蓦地,宋思瑶一把推开蒙小妖。

    蒙小妖脚下不稳,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再次抬头,就见关敏手里的手术刀上染着血,血珠凝聚时,一滴,直接滴落在地上……

    宋思瑶站在关敏的面前,一脸茫然。

    她抬起手,慢慢的摸向自己的脸。

    从耳根到下巴,很长的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瞬间从伤口溢出。

    宋思瑶呆滞的眼看向关敏,微颤的唇蠕动半天,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思,思瑶……”

    咚的一声,关敏手里的手术刀掉在地上。

    看着自己女儿的脸,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想去摸宋思瑶的脸,却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她抢了你未婚夫,现在又害了我们全家,你为什么要救她,思瑶,你该怎么办,你的脸怎么办,妈带你去医院,现在就去。”

    疼痛的感觉慢慢袭来。

    宋思瑶似乎已经猜到自己的脸怎么了。

    两股热泪从眼眶溢出,却没办法冲淡脸上的鲜红。

    她开口,声音颤抖哽咽,“妈,不要再伤害小蒙了,已经够了。”

    蒙小妖不敢相信的看着宋思瑶。

    她知道宋思瑶跟这一切都无关,可是她没想到,宋思瑶会为了救她做出这样的事。

    傅里走到蒙小妖身边,扶起她,“有没有伤到哪?”

    蒙小妖呆怔的摇头,眼睛始终看着宋思瑶。

    傅里回头看了宋思瑶一眼,而她却像知道他在看她,微微侧了个身,并没有让他看到她受伤的脸。

    可是,地上的血迹掩饰不了。

    一滴一滴的鲜红那么的刺眼,傅里又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傅里拧着眉,看向关敏。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你找人绑架小妖我没有计较,可是这一次,我没办法在放任不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