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狗吓得不轻。

    脚下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不,不,这是误会,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裴小姐,这真的不关我的事。”

    几个刚刚跟丧狗一起去抓蒙小妖的小弟,见到她同样跟见到鬼了似的。

    这乌泱泱的一堆男人,却被两个女人吓唬住。

    一群小弟中,还是有几个不甘心的。

    “老大,咱们人这么多,怕她个毛啊,一起上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最近新闻都说了,她不是裴家大小姐,连个名头都没有女人,咱们为什么要怕她?”

    丧狗只知道裴伊月这个女人很恐怖,倒是也没想过人多人少的问题。

    听身旁的小弟一说,丧狗突然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

    他们一群男人,居然怕两个小丫头片子?

    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谄媚而弯下的腰慢慢的直了起来。

    他清了清喉,“咳,裴小姐,说到底我们也是做生意的,谁给钱我就替谁办事,这是规矩,今天这事是你朋友自己倒霉,怪不得我,你要是连这也管的话,那可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裴伊月最不喜欢跟这种不懂事的人说话。

    她疲惫的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朝着丧狗勾了勾。

    丧狗好不容易壮起的胆子,哪里敢一个人上前?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一群小弟,下巴一扬,示意他们一起上。

    至今为止她已经被这个女人怼了两回了。

    今天是她自己送上门的,怪不得他!

    裴伊月郁闷的按了一下眉梢,就听蒙小妖在她身边淡淡的问:“妞,你多久没活动过劲骨了,都生锈了吧?”

    裴伊月斜眼看了她一眼。

    下一秒,伸手一捞。

    咔吧一声。

    被她提着领子的男人手臂被她掰错位,整个人嗷叫不止。

    裴伊月面无表情的看向蒙小妖,接下她刚才的话,“生锈倒不会,就怕掌握不好力度,一出手弄死几个。”

    话落,被掰断胳膊的人砰地一声被丢在地上。

    她空手上前,直奔丧狗。

    膝盖一抬,狠狠的撞上他的肚子,在他弯腰的一瞬,有事一个肘击袭上了他的脊骨。

    只听一声脆响,丧狗弯着的腰再也直不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裴伊月回头,给了蒙小妖一个阴森的眼神。

    蒙小妖嘿嘿一笑,手里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朝山腰一丢。

    轰隆一声。

    一片火光之后,山腰上停着的车一辆接着一辆炸飞。

    这么突然的动静吓的所有人都抱头蹲在了地上,只有裴伊月和蒙小妖两人一动不动,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山腰的轰鸣逐渐平息,那些车已经被炸的所剩无几。

    裴伊月睨了一眼脚边的丧狗,问:“还要不要继续?”

    丧狗使劲摇头,脊椎骨被打断,他已经疼的连叫都叫不出来。

    蒙小妖走过来,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她呲了呲牙,“说吧,不然的话,我就再把你的脊椎骨踩回去。”

    丧狗张了张嘴,半天都没发出声音。

    许久,他费力的发出一声沙哑。

    “是,是宋家,宋家夫人。”

    闻言,裴伊月拧眉看了蒙小妖一眼。

    “宋家?”

    蒙小妖端了端肩,“我早就猜到了。”

    别的事裴伊月可以帮忙,但宋家的事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插手。

    “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蒙小妖嗤了一声,“当然是去问个清楚了。”

    “好,我跟你一起去。”

    ……

    白洛庭和傅里赶到的时候,半山腰上的车还在烧着,地上的人一个两个的像是受了重伤,爬都爬不起来。

    丧狗刚被两个小弟搀扶起来,傅里的车忽的停在了他眼前。

    就差一丁点就撞上他了,丧狗瞬间觉得自己的胆都被吓的破裂了。

    白洛庭从车里走出,丧狗彻底的生无可恋。

    他身子一瘫,两个小弟差点没扶住他。

    丧狗哭丧着脸,看着白洛庭,“白,白二少,你怎么也来了?”

    这两口子,还有完没完了。

    这是要弄死他才甘心吗?

    白洛庭皱着眉,四处看了看。

    他倒是不心疼这遍地的伤员,反而是裴伊月让他觉得有点担心。

    她做事一向都有分寸,可是现在却做出了这么大动作,看来裴俊海说的话,到底是影响了她。

    白洛庭看了丧狗一眼,口气明显不善。

    “人呢?”

    丧狗哆哆嗦嗦的说:“走,走了。”

    走了?

    这两个丫头,到底是多快的腿脚,他们刚来,她们居然就走了?

    “去哪了?”

    “宋,宋家……”

    话没说完,丧狗看到从车里走来的傅里。

    眼角狠狠一抽。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他就抓了俩人,居然一个是那姑奶奶的朋友,一个是这位白二爷的朋友。

    那宋家的老娘们,是特么的想害死他吗!

    ——

    宋家。

    关敏今天的心情尤其的好,能除掉宋小蒙那个小贱人,对她来说就相当于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至于傅里,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他既然无心做他们宋家的人,那也就只能让他一起陪葬了。

    “哟,这是什么事让大伯母这么高兴啊,在外面就听到你的笑声了。”

    这声音……

    关敏脸上的笑意一顿,倏然看向门前。

    李秋一听到是蒙小妖的声音,笑脸一扬,蓦地站起。

    然而当她看到蒙小妖从头到脚的破乱时,不由得一怔。

    李秋急忙走到她面前,惊愕的看着她,“小,小蒙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蒙小妖低头看了看自己,而后眉眼一弯,敷衍的笑了一下。

    “我这样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这可是大伯母一手为我设计的,我当然要穿来感激她一下。”

    闻言,关敏脸色倏变。

    其他人听不懂蒙小妖的话,但也下意识的去看关敏。

    什么叫她一手设计的?

    宋思瑶皱着眉,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蒙小妖。

    她想补偿她,但不是用傅里去补偿。

    可是自从上次去找过裴伊月,她也明白,现在的她就算赖着傅里不放,也再也挽回不了他的心。

    蒙小妖端着一张极致的笑脸走到关敏面前。

    看着她那僵硬的脸,蒙小妖不失大雅的笑了笑。

    “大伯母,干嘛这么看着我,怎么,是觉得太惊讶了吗?”

    关敏暗自吞了吞口水。

    她的确是惊讶。

    她不懂,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是这么的完好无损。

    关敏的脸色不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宋思瑶知道蒙小妖和关敏一见面就是针尖对麦芒,但她却不想每次她们都不欢而散。

    她起身,拉着蒙小妖的手说:“小蒙,跟我上楼换身衣服吧,我的衣服你应该都能穿。”

    蓦地,蒙小妖手一甩,一点都不顾忌她是好心还是恶意。

    含笑的脸倏然变成了厌恶,“收起你的怜悯,我不需要,你们宋家的东西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我今天是专门来找关敏的,你们最好都离远点。”

    宋思瑶被她推到一个趔趄。

    稳住脚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蒙小妖。

    “小蒙,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以前的事难道就不能让它这么过去吗,现在大家都希望你能重回宋家,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固执?”

    闻言,蒙小妖呵呵一笑。

    清冷的笑声让人心寒。

    “思瑶姐,我看你是弄错了吧?就在两个小时前,我还差点去见了我爸,不得不说,大伯母对我是真的好啊,看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活在世上,居然还花那么多钱,就为了让我跟家人团聚,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

    她找人绑架蒙小妖的的事,别说让老爷子知道,就算让他老公知道,她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关敏脸色惨白,强硬狡辩道:“宋小蒙,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一句都听不懂。”

    她说听不懂,蒙小妖也不着急。

    她点了点头,“哦,听不懂啊,那这样呢?”

    蒙小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了一下录音播放键……

    “是宋家,是宋家那个女人让我们绑架你的,她还说不用跟你客气,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一起下地狱,啊……”

    最后的一声尖叫,是蒙小妖一脚踹过去造成的。

    狗男女?

    他也配说!

    录这段录音的人也是裴伊月。

    裴伊月虽然没见过关敏,但是她也知道,这样的事要是不摆点证据在她面前,她是死都不会承认的。

    听了这段录音,最惊讶的人不是关敏,而是宋思瑶。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妈,不敢想象她都做了些什么。

    “妈,是真的吗,您真的对小蒙做了这种事?”

    没等关敏回答,蒙小妖突然摇了下头,她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咔嚓一口咬了下去。

    “嗯~不只是我,还有傅里。”

    话落的一瞬,傅里突然闯进。

    同样是一身狼藉的他,让所有人一怔,同时也不得不相信蒙小妖刚刚的话是真的。

    今天的事让傅里知道一直以来蒙小妖为什么那么讨厌宋家。

    更让他知道这个看似无害的关敏,内心到底是多么的狠毒。

    他大步走进,一把将蒙小妖拉到身后。

    他的眼镜在那片废墟中丢失,然而没了镜片的隔阂,他眼中抵触的恨意似乎更加明显了。

    “你来啦?”

    蒙小妖扬着头乐呵呵的,还不忘啃着手里的苹果。

    傅里皱眉看了她一眼,却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才好。

    蒙小妖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往地上一丢,转而两手缠住傅里的手臂。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男朋友,傅里。”

    宋家老爷子就算在沉着,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不自然的颤抖。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宋思瑶,只见宋思瑶泛红的眼看着面前手臂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

    李秋有点回不过神,她看着傅里,伸手指了指宋思瑶。

    “你不是小瑶的男朋友吗,怎么……”

    蒙小妖眉眼一弯,脏兮兮的脸上仿佛挤出了一朵花。

    “李女士,我说了,他是我男朋友,两年前我们就在一起了,您孙女只不过是在我不在的期间钻了空子,现在是时候把人还给我了。”

    “傅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故意在我两个孙女之间晃来晃去的吗?”宋长贺终于忍不住开口。

    他虽然喜欢傅里这个年轻人,但不代表他能接受她这样玩弄他的两个孙女。

    傅里刚要说什么,蒙小妖一把拉住他。

    她看向宋长贺,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

    “宋老先生,据我说知,当初是大伯在一次研讨会上看到傅里,觉得喜欢,然后找人千方百计的去拉线,而不是傅里故意找上你们宋家的吧?还有,你哪来的两个孙女?你的孙女不是只有宋思瑶一个吗,别乱攀亲戚,这样会很惹人厌的。”

    闻言,宋冬鹏惊讶的看着蒙小妖。

    他是在研讨会上见到傅里这件事,就连傅里都未必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哦对了,我今天来是为了提醒你们,从现在开始,我的目标是你们宋家,别误会,我不是想要继承你们宋家,而是……要毁了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