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99 管不了的女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9 管不了的女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庭听着这些话的反应明显比裴伊月还要惊讶。

    媳妇儿的二叔突然变成了岳父?

    先不说是真是假,他都不想再让裴伊月难过。

    “您先回去吧,我上去看看她,您说的这件事不管是真是假,我希望您以后都不要再说了,不管她的父亲到底是谁,都弥补不了她心里的痛和多年的伤害,你们裴家的事我没办法插手,我希望以后丫头的事你们也能做到远离。”……

    白洛庭回到房间,就见裴伊月坐在沙发上玩着平板电脑。

    跟往常一样,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看了一眼平板里的视频,他并没有介意她在看杭子速。

    “他走了?”

    裴伊月淡淡的问,口气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应该走了。”

    白洛庭握住她的手。

    他不是单纯的想要牵她的手,而是想要通过她的手,来感受一下她此刻的心情。

    然而,当他感觉到自己握住的是那只温热的柔软时,他反而诧异了一下。

    见他拉着自己的手不动,裴伊月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白洛庭摇了下头,“没什么。”

    她是不在意吗?

    还是没有把裴俊海的话当真?

    她的冷静不是装的,可是之前在楼下,他明显的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变了。

    “小月,刚刚你二叔说的话……”

    “我饿了。”

    裴伊月倏然转头看向他,打断他的话。

    她果然是不愿意接受。

    白洛庭淡淡一笑,没有揭穿她的内心。

    “想吃什么,要么我们约上你的好朋友和傅里,一起出去吃?”

    这时候人多点,她应该也会开心点,再加上蒙小妖那么会调节气氛。

    拨通傅里的电话,而那头却始终无人接听。

    白洛庭奇怪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还是你打吧。”

    蒙小妖的手机被她装了特别装置,如果是裴伊月打来的电话,电话超过几声没人接听就会自己接通。

    电话响了很久,裴伊月隐隐的皱了下眉。

    又过了一会,电话接通,而那那头传来的却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小贱人,我今天就毁了你的脸,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

    突然,轰隆一声,裴伊月蹭的一下弹了起来。

    “小妖出事了。”……

    ——

    一片炸过的废墟,破旧的屋子已经夷为平地。

    望眼望去,只有无尽的硝烟和灰烬,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里离市区比较远,而且杳无人烟,想必警察还没有接到消息。

    这样的场面裴伊月见的多了,蒙小妖那家伙,一旦发火定是搞的满地狼藉。

    白洛庭皱眉看着眼前的场景,怎么看都不觉得这里有人。

    整栋房子几乎都塌了,瓦砾碎石,红砖满地。

    如果真的有人,估计也是在这废墟当中。

    他看向裴伊月,“你会不会找错地方了,要不再打个电话吧。”

    裴伊月不做声,满含阴霾的眸紧锁着前方那堆废墟。

    突然,一阵窸窣的脚步声。

    裴伊月回头,就见蒙小妖和傅里两人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

    “妞?你怎么来了?”

    傅里黑色的外套看起来还好,最多是沾染了一些灰。

    而蒙小妖,身上的白色羽绒服已经不能再看了,除了脏,甚至还裂开了几道口子。

    裴伊月走过去,拉着她前后看了看。

    “怎么回事?有没有受伤?”

    蒙小妖脸上张兮兮的,她摇了摇头。

    “我没事,但是傅里刚刚帮我挡了一刀,他受伤了。”

    闻言,裴伊月看了一眼同样狼藉的傅里。

    他右手的手背上有血,离近看才能看出他的袖子其实被割烂了。

    裴伊月皱了下眉,“你要不要紧,先去医院吧。”

    傅里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不用,伤口不深。”

    他是医生,裴伊月相信他能照顾好自己。

    她再次看向蒙小妖,神色倏然沉了下来。

    “是谁?”

    蒙小妖满头的绿毛在傅里的要求下终于染回了黑色。

    蒙小妖伸手在那头短发上胡乱的抓了抓。

    “主谋是谁我大概能猜到,但是我需要证据,不过抓我的人是谁,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说起来,这人还是你的老朋友呢。”

    裴伊月危险的眯起眸子,“老朋友?”

    蒙小妖挂着灰的嘴角一撩,阴森森的。

    “嗯,你的老朋友,丧狗!”

    裴伊月微微扬了一下眉梢,随后眼眸狠狠一缩。

    “原来是他,那我们去会会他吧。”

    蒙小妖眯起眼笑了笑,“正有此意。”

    两人商量着,好像压根就忘了身后的两个男人。

    正准备走,白洛庭和傅里一手钳住一个,把她们拽了回来。

    白洛庭紧着眉心,郁闷道:“你们这是要是干什么?”

    裴伊月回头看了他一眼,仍旧一点带他们去的意思都没有。

    “我们有点事要处理,你先陪傅里去医院吧。”

    两个说一不二的女人说走就走,白洛庭和傅里竟是对她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商量,然后却自己走了?

    到底有没有把他们当男人啊?

    ——

    景山赛道。

    黑白相间的蝙蝠忽的横入车队当中。

    几个月不来,这里的车好像更多了,整个半山腰都快把车停满了。

    “哟,看来这丧狗这段时间没少坑人啊。”

    蒙小妖坐在车里冷嗤。

    时隔几个月,那些人看到裴伊月的车似乎有些陌生了。

    眼看着那些人围上来,裴伊月淡淡的说:“你等会再出来。”

    蒙小妖伸手摆了个ok的手势,随后裴伊月就从车里走了出去。

    “我靠,哪来的人,会不会开车,你差点撞到人了没看见吗?”

    几个小弟骂骂咧咧的走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裴伊月从车里走出的那一瞬,嘴里的脏话停了,甚至连脚步也停了。

    这些人不认识车,但却认识车的主人。

    有几个还是上次在大排档跟她交过手的。

    裴伊月笼了一下身上的外套,轻靠在车头上。

    她稍稍扬了一下下巴。

    “叫丧狗出来。”

    一个小弟掉头就往回跑,没过一会,丧狗跟那小弟一起快步往这边走来。

    人群散开,看着那靠坐在车头上的人,丧狗心里咯噔一下。

    心想:他最近可没有的罪过这位姑奶奶啊,她咋又来了?

    见到那一脸惊色的人,裴伊月嘴角轻轻一扬。

    “哟,狗哥,好久不见。”

    狗哥?

    一听这称呼,丧狗更没胆了。

    他狗腿的上前,谄媚道:“哎哟我的姑奶奶,您怎么有空来我这,是有什么事吗?”

    裴伊月用眼角睨着他,脸上似笑非笑。

    “嗯,的确有点事想找你问问。”

    “您问,您问,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裴伊月懒懒的抱起胳膊,“我记得上次我提醒过你,不要在我身边晃悠,敢问狗哥,你是不是记性不好,才几个月就把我的话给忘了,你是觉得我给你的印象不够深,还是觉得你们人多势众,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闻言,丧狗一怔。

    他赶忙道:“哪的话?我最近什么都没干啊,这,这今天要不是您亲自过来,咱们都几个月没见了吧。”

    “的确是几个月没见了。”

    说着,裴伊月直起身子,勾唇笑了一下。

    “北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怎么就每次出事我遇上的都是你呢?丧狗,你今天都干什么了?”

    丧狗听不懂她的话,但直觉告诉他,一定没好事。

    他结结巴巴的说:“没,没啊,我今天什么都没干,一直在这待着呢。”

    裴伊月低眸看了一眼他裤脚上的硝灰。

    突然,副驾驶室的车门开了。

    丧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了……

    蒙小妖身上的衣服还是之前那件,然而这件衣服丧狗最熟悉不过了。

    雪白的羽绒服是他一手弄脏的,衣领处,似乎还带着他的手印。

    裴伊月看着丧狗的表情,冷冷的动了一下嘴角。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今天都干什么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