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98 想打她很久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8 想打她很久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路上白洛庭虽说没什么埋怨,但是那阴沉的脸却始终没有缓和。

    裴伊月抻了个懒腰,故意拉长了声调给他听。

    “哎呀~好累啊,两条腿都哆嗦了。”

    白洛庭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她的腿。

    在那晃啊晃的,哪里哆嗦了?

    裴伊月见他不理她,也不着急,索性就拿出手机翻起了娱乐新闻。

    新闻刚好说的是杭子速和某位著名女星要一起拍电影,拍摄地点刚好在北城。

    裴伊月一时没忍住,笑了一下。

    嘴角淡淡弯起的弧度并没有多么的明目张胆,而且她也没有笑出声。

    可是下一秒,手里的手机不翼而飞。

    耳边响起一声隐忍的怒喝。

    “我在生气,你居然还敢看着别的男人笑?”

    裴伊月看着他,故意道:“哦,那我不笑了,你把手机还我,我转过去看。”

    “……”

    白洛庭气得不行,被他抢走的手机又突然响了。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顿时黑了。

    裴伊月探头看了一眼,眼角一抽。

    这个安希颜,故意的吧,这么会挑时间?

    裴伊月谄媚的笑了笑,正要伸手,白洛庭拇指轻轻一划,直接接了起来。

    “喂小乖,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要去北城了,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都要想死你了,终于可以见到你了,要不这次你就直接跟我走得了,省的我每天朝思暮想的,我都想你想瘦了。”

    听着电话里的人一声声兴奋的声音,白洛庭额角上的青筋直爆。

    裴伊月真的担心他一使劲会把她的手机捏怀。

    “安希颜,我现在有事,你改天在打过来。”裴伊月小心翼翼的扯着嗓子。

    改天?

    白洛庭侧眸。

    这是嫌他听了?

    一声恼怒的喘息,下一秒他对着电话吼道:“你特么要是敢来北城,老子就弄死你。”

    啪的,电话挂断。

    裴伊月满头黑线……

    她实在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她侧了侧身子靠向他,尖细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漆黑的眼一眨一眨的,像是在故意讨好。

    “你生气是因为我被你大哥罚跑步?”

    白洛庭不吱声。

    这是跑步的事吗?

    见他没反应,裴伊月两只缠人的手又楼上了他的胳膊。

    “其实是因为我打了白洛莹,所以你大哥才罚我的。”

    闻言,白洛庭微微动了一下眉心。

    “她该打。”

    裴伊月轻声一笑。

    “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说她该打,万一是我找茬的呢?”

    终于,白洛庭转头看了她一眼。

    他倒是不相信她会专门去找白洛莹的麻烦,但是他却好奇,她为什么会去大院。

    “你去大院干什么?”

    裴伊月端了端肩,“打人啊!”

    白洛庭拧了下眉,显然不信。

    裴伊月眯着眼笑了笑。

    “干嘛,不相信啊?我真的是专门去打她的,我想打她很久了。”

    白洛庭真的被她给气笑了。

    她现在的性格当真是跟小时候一样,有什么说什么。

    就算是坏事,从她嘴里说出来也都带着一股无所畏惧。

    白洛庭真的想知道,以前的她为了当那个裴大小姐,到底隐忍到了什么地步。

    “下次这种吃亏的事不要做,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

    吃亏?

    裴伊月并不觉得她吃亏了。

    而且,白洛莹毕竟还是他妹妹,这种让他为难的事,她能自己解决,又何必麻烦他。

    “好,下次要是再遇上这种事,我一定留给你处理,不过,你可以先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吗?”

    白洛庭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展,就听她开口要手机。

    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

    “不给。”

    裴伊月撇了撇嘴,没强求。

    她坐回自己的位子,懒懒的说:“好吧,那你就拿着吧,刚刚我好像听他说要来北城,依照他的性格,要是联系不上我说不定明天就会到,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这么烦他,看到他不闹心啊?与其让他明天就飞过来,我倒是更愿意在电话里听他几句废话。”

    白洛庭琢磨了一下她的话,觉得好像有点道理。

    安希颜死皮赖脸的程度真的连他都觉得没办法,他要是真的来了,那他还不得被他烦死。

    蓦地,他把手里的电话往裴伊月面前一递。

    “告诉他别让他来,看他闹心。”

    裴伊月嘴角微微一扯。

    心里得意,表面却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哦,但是我说的话他也不听啊,你也知道他最喜欢耍无赖,我也很无奈。”

    她嘴上说对安希颜无奈,但实际上她最无奈的人确是白洛庭。

    她都能跟他的前女友不计前嫌,而他却死活要跟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吃飞醋。

    *

    回到酒店,裴伊月一眼就看到坐在酒店大堂的裴俊海。

    以前在裴家的时候,她这个二叔对她是最好的。

    但是现在离开了裴家,她真的不想再跟裴家人又任何瓜葛。

    “小月。”

    裴伊月原本打算当做没看见就这么走掉,可是却被裴俊海看到了。

    她停下脚步,看向裴俊海。

    “裴先生,您找我有事?”

    一声裴先生,拒人于千里。

    裴俊海心头泛酸,却又不能为自己争辩什么。

    看他的样子,白洛庭就知道他一定是有话想说。

    若是以前,他一定会识趣的先离开,可是现在,他却不再相信裴家的任何人。

    “小月,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是我无能,没有能力照顾好你,可是我不希望你就这么离开裴家,裴氏的一切是你该得的,即便没有安氏的合作案,你可应该拿走属于你的东西。”

    裴伊月冷漠的垂眸,对于裴俊海的话,没有丝毫心动。

    “裴家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而且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没那么重要,裴先生,谢谢你为我着想,不过我现在最不想的就是跟裴家扯上关系,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裴伊月正要走,裴俊海突然拉住她。

    白洛庭看了一眼他拉着裴伊月的手,念在以前的份上,他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小月,我知道这次的事对你的伤害很大,我也知道你现在一定恨透了大哥,恨透了裴家,但如果我说,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糊涂才让你这么多年来流落在外,承受着你本不该承受的一切,这样你可不可以把所有的恨都只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我不求你会原谅我,我只求你能重新回到裴家。”

    裴俊海的话一声声一句句,全都带着颤抖的尾音。

    裴伊月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重回裴家,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

    她看向裴俊海,突然发现他比她走之前好像老了许多。

    裴俊海低着头,慢慢松开拉着她的手。

    “对不起,孩子,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告诉你,其实你不是我大哥和大嫂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在出生的当天就死了,而你,是我的女儿。”

    裴伊月静静的看着那低头垂泣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任何表情。

    白洛庭愕然之余看向裴伊月,然而她的冷静却让他感到害怕。

    他伸手拥上她的肩,稍稍用力的捏着她的肩头。

    他害怕她这种毫无神情的反应,即便她哭一下或者闹一下,他都不想让她这么压抑自己。

    半晌,裴伊月呆滞的眼稍稍动了一下。

    随着颤动的眼睫,她淡淡的说:“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请你以后别再说了,还有,我是不会再会裴家的。”

    她转身甩开白洛庭的手,没有任何留恋,提步就走。

    裴俊海不怪她不相信他的话,毕竟这样的事放谁身上谁都不会接受。

    白洛庭没有跟着裴伊月离开,他想问什么,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裴俊海落寞的抬起头,“麻烦二少帮我照顾好小月,我知道她不会轻易接受我,我只是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把这件事亲口告诉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