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97 军区大院遛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7 军区大院遛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可以不去在乎外面的那些话,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接受别着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骗子。

    身侧的手紧紧一握。

    白洛莹却丝毫不知收敛。

    她一把拉住裴伊月紧紧握拳的手,抬起,冷笑。

    “呵,怎么,你还想打我啊?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别人不知道,你最近仗着我二哥的名声都在外面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没了裴家,你现在想来祸害我们白家,你想得美!”

    蓦地,裴伊月手一甩,大力的程度让白洛莹朝后闪了好几步才稳住。

    裴伊月脚步上前,一脸凝色。

    以往的娇柔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

    “你怎么就知道我仗着的是白洛庭的名声,说不定,我自己的名声要大过白家呢!”

    闻言,白洛莹冷笑。

    “哼,就你?也是,你的烂名声已经名扬千里了,当然大过我们白家,不过你要是真的想撇清干系,你就离开我二哥,别总是躲在他身后让他给你撑腰。”

    “白洛莹你说够了没?”

    白曼冬怒色上前,把裴伊月护在身后。

    白洛莹愕然的看着白曼冬。

    “姑姑,你今天干吗总是护着她?”

    “你太任性了,难怪之前小言罚你,你的确该罚,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大院。”

    白曼冬向来冷静,很少生这么大的气。

    眼下她这气生的有点不同寻常,白洛莹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这么大火,立马没了声。

    白曼冬转身看了陈珏琴一眼,眉心紧蹙,但却什么都没说。

    对于陈珏琴,他们白家始终是欠她的,即便她做了什么让人不可容忍的事,她身为白家人也没有权利指责她。

    白曼冬的怪异裴伊月一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她不懂她这突然的改变的因为什么。

    安静的茶楼引来了一群人的围观。

    裴伊月垂下眼睫,淡淡的说:“走吧,去大院,我跟你们一起去。”……

    *

    一路上,裴伊月挂断了白洛庭打来的三个电话。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他插手这件事。

    一直以来她对白洛莹的隐忍,连她自己都觉得窝囊,现在她不用再背负裴家,也不需要在顾忌她裴大小姐的身份。

    她想她有必要让这些人知道一下,什么叫底线。

    大院。

    裴伊月的车没人敢拦,然而当她走进时,却有无数的目光追随。

    正赶上中午,白洛言和老爷子都在。

    看到裴伊月,他们愣了一下。

    “小月,你怎么一个人来了?”白洛言上前问道。

    “不是一个人,其他人马上就到。”

    裴伊月的口气很冷,冷到让人感觉不适。

    “其他人?”

    白洛言疑惑的看向门外,果然,白曼冬和陈珏琴的车也开了进来。

    老爷子一脸茫然,不知道这时候他们怎么会一起到这来。

    裴伊月站在门前并没有走进。

    然而当白洛莹走过来的那一刻,裴伊月倏然扬手,一个巴掌直接朝她的脸上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

    响彻整间屋子……

    也吓愣了所有的人……

    裴伊月这一巴掌带着久违的愤怒。

    白洛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倒在地。

    裴伊月居高看着她,“你刚刚不是说我仗着你们白家才这么嚣张的吗,那我现在告诉你,你们白家从来都不是我的靠山,我想做什么靠的是我自己,而不是任何人。”

    白洛莹捂着脸,懵了很久。

    她似乎也没想到裴伊月会突然打她,更没想到她会当着老爷子的面打她。

    一言不合就动手,这还是她认识的裴伊月吗?

    老爷子愕然的站在原地,仿佛被这一巴掌吓傻。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刚才打人的人,居然会是裴伊月。

    白洛言率先回神,拧起眉,却没有去扶白洛莹。

    他看向裴伊月,“怎么回事?”

    “大哥看不到吗?”

    裴伊月冰冷的目光丝毫不带懊悔。

    她直视白洛言,反而白洛言是无言以对的那个。

    白曼冬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白洛莹,以前她一直维护她,可是现在,白曼冬却更想维护另外一个人。

    “还不快点起来?在家里丢人也就算了,还丢人丢到外面去,让外面的人看咱们家的笑话你很高兴是不是?”

    白曼冬的喝声一声接着一声落下,白洛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白洛莹的脸泛着红肿,但她却强硬的不闪一丝泪光。

    “姑姑,你为什么一直护着她,你不是也不喜欢她吗,她根本不是裴家的女儿,她勾引二哥一定是有目的的,你难道就不怕她做出连累我们白家吗?”

    “白洛莹你说什么呢?”

    白洛言沉声一喝。

    前几天他怀疑裴伊月已经让他很愧疚了,他怎么可能再允许别人再去说她是假的?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二哥的事轮不到你管,你是没长脑子还是没长耳朵?你现在给我去后院,负重十公里,立即执行!”

    白洛言的话让白洛莹猛地一怔。

    明明挨打的人是她,为什么受罚的也是她?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的都要维护裴伊月。

    她心有不甘,又不得不听白洛言的话。

    裴伊月要做的已经做完了,没心情再看他们演戏。

    她看向白洛莹,“今天这一巴掌是我给你的警告,你对我都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计较不是因为我大度,而是因为我在忍,你最好不要让我忍无可忍。”

    裴伊月的话并没有避讳任何人。

    她当着白洛言和老爷子的面说这些,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提醒。

    以前她什么都不做,是因为她有所顾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没有必要在顾及任何人。

    白洛言和老爷子面面相窥,言语在眼神中交换,却谁都没有开口。

    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完了,裴伊月正要走,白洛言却突然叫住了她。

    “等等。”

    裴伊月身形不动,也没有回头。

    “还有事?”

    白洛言走到她身侧,“你跟小莹一起接受处罚。”

    闻言,裴伊月眼眸一缩,转头看了他一眼。

    凌厉的眸中似乎带着一种愕然的情绪。

    白洛言没有心软,直视她的眼。

    “去吧,你们两个一起,负重十公里。”

    “小言,你说什么呢,她又不是当兵的,怎么可能跑完十公里还加负重,你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白曼冬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洛言,阻止中满满都是担忧。

    他惩罚白洛莹她能理解,但是惩罚裴伊月,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她只能觉得他疯了。

    一声冷笑,裴伊月撩了一下嘴角。

    “好。”

    看着裴伊月就这么走出去了,白洛莹不甘示弱也跟了出去。

    白曼冬皱着眉,却没来得及拦住裴伊月。

    她转头看向白洛言,“还不快去把她拦回来,她要是有什么事,别怪小庭跟你翻脸。”

    后院。

    当白曼冬他们赶来的时候,裴伊月和白洛莹已经整装待发。

    看着裴伊月瘦弱的身子扛着五公斤的负重包,白曼冬真的怕她的小身板承受不住。

    十公里等于这里的内圈五圈。

    对白洛莹来说,这样的负重很寻常。

    虽然她平时都是五公里负重,但是跟裴伊月比,她突然觉得十公里也没什么。

    她看了裴伊月一眼,嗤道:“答应的这么痛快,是不是觉得跑不完也无所谓?别忘了,这里是军区大院,不是你遛狗的后花园。”

    裴伊月眼眸淡淡一撇,看了一眼被她打到脸上肿起却仍是不知好歹的人。

    她敛回视线,毫无表情的脸上,生生多了一道扯动嘴角的动作。

    “在军区大院遛狗,我还真是第一次。”

    说完,没等白洛莹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跑了出去。

    “你,你敢骂我是狗?”

    白洛莹磨牙嚯嚯,提步跟上。

    裴伊月嗤笑,心想,她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裴伊月侧眸看了一眼追上来的人,突然加速,她今天还非要让她做被遛的那只“狗”。

    裴伊月的速度乍一看像是一股脑的冲刺,然而令他们的没想到的却是,她居然平衡了这样的速度。

    她跑得很快,一圈不到就拉开了跟白洛莹之间的距离。

    白洛言站在一旁看着,眯着眼,微微皱眉。

    他罚她跟白洛莹一起跑,是因为他有些事实在想不通。

    如果那些佣人说的都是真的,她手脚伶俐,能从二楼凭空出现在一楼,那么,她是不是也能做出什么惊人的事?

    两次凶杀案的现场都有她,她柔弱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实力?

    大院的训练兵全都在一旁看呆了。

    这样的速度,就连他们都未必做得到,而她已经跑了两圈,速度依旧不减。

    白曼冬有些傻眼,但还是不太放心。

    “小言,够了,五圈实在是太多了,况且今天的事本来就是小莹不对,她没理由跟着受罚。”

    白曼冬说话的时候,一个人从身后一闪而过。

    她回头,脸色一凝。

    白洛庭在被裴伊月挂断三个电话之后,就开启了她的手机追踪。

    只是他没想到,她最后来的地方会是这。

    他走上跑道,拦住裴伊月。

    阴沉的面色乌云盖顶。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跟我走。”

    裴伊月轻微的喘息是疲惫的迹象。

    她脱离太久训练的生活,以往别说才这么几圈,就是二十公里她也不会喘一口大气。

    她推开白洛庭的手。

    “还剩下两圈,让我跑完,我可以的。”

    白洛庭当然知道她可以,可是他却不想让她受这样的罪。

    他心疼她,就算每天放在手心里捧着他都觉得不够,现在居然让她在这罚跑?

    他握紧了拳,却知道自己拦不住她。

    他转身走到白洛言面前,低沉的语气透着淡淡的阴骇。

    “是你罚她跑的?”

    “是。”

    白洛言不回避他的话,也无从回避。

    白洛庭眉心一紧,蓦然喝道:“你有什么资格?”

    在那么一瞬,周遭的空气似乎凝结。

    不只是白曼冬和陈珏琴,就连老爷子都不敢出声。

    白洛庭的声音很大,怒意明显。

    不远处的那些新兵全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裴伊月听到了他的怒喝,但却仍是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一丝好奇都没有。

    她加快脚步,倏然提速再次将白洛莹甩的老远。

    最后一圈她竟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白洛莹彻底傻眼了。

    她第三圈还在跑,她居然跑完了五圈?

    回到起点,裴伊月把肩头的负重包往地上一扔。

    一声闷响。

    她看向白洛言,“我跑完了,可以走了吗?”

    白洛言原本也没打算让她跑完十公里,只是她跑的太快,再加上白洛庭突然出现。

    他来不及阻止,更来不及跟她解释什么。

    他静静的看着眼前微喘的人,她脸上那冰冷的神情,让他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白洛言点了下头,话还没等出口,白洛庭拉着裴伊月就走。

    “庭小子,我有话跟你说。”

    老爷子突然开口叫他。

    白洛庭脚步不停,冷冷的说:“改天吧,我今天没心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