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裴家顶替了你的女人到底是谁吗?你就不怕她有什么目的?”

    一想到有人居心叵测的把她赶出裴家,白洛言心里就有些不安。

    她做出这么大动静,就连裴家都相信她了,如果她真的要对裴伊月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怕是谁都防不住。

    裴伊月淡淡的笑着,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这些。

    “她的目的不是已经达成了吗,我现在已经跟裴家没有关系了,之后她再有什么目的也跟我无关。”

    她的冷静让白洛言诧异。

    而她说这番话时的语气,更是让他觉得她像是换了一个人。

    不知怎么的,看着眼前的裴伊月,白洛言突然想到之前在京都,她躲过陈栋子弹的那一幕。

    “小月……”

    白洛言刚想说什么,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电话是白洛庭打来的,刚好她也在这坐够了。

    她接起电话。

    “人呢?”白洛庭问。

    “跟你大哥在外面吃饭,你来接我吧,我没开车。”

    白洛庭听到她跟白洛言在一起的反应是什么,裴伊月不用猜也知道。

    他声音一沉,问了地址,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接踵传来。

    挂断电话,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可以送你回去的,何必叫小庭跑一趟。”

    白洛言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他又能说什么?

    裴伊月敛了敛嘴边的笑意,“不麻烦大哥了,反正他也比较乐意做这样的事,他应该很快就到,我去楼下等他,你慢慢吃吧,再见。”

    这一声再见充满了别离感,就好像她告别的不是现在,而是过去。

    看着她离开,白洛言知道他今天来错了。

    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他亲手把她推得更远……

    ——

    裴伊月说的没错,白洛庭的确很快就到。

    二十分钟的路程被他缩短了一半,天知道他是有多着急。

    黑色的车唦的一声停在餐厅门前。

    裴伊月不疾不徐的走过去,开门上车。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好像在等她自己解释为什么会跟白洛言出来。

    然而,他等到的却是一片寂静。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故意忽视他眼中的厉色。

    “不走吗?”她问的云淡风轻。

    白洛庭皱了下眉。

    “你不打算跟我说说为什么会跟我大哥在这吗?”

    “吃饭啊。”

    “……”

    白洛庭想说:你疯了吗,居然敢单独跟他吃饭。

    可是一想,这世上好像没什么事她不敢的。

    他转回身子,默默的叹了口气。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听我一句。”

    白洛庭脸上的担忧那么明显,裴伊月自然看的出来。

    有些事他们谁都没有挑明,但是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不说的理由。

    裴伊月扯着他的胳膊,笑了笑说:“以后都听你的,我再也不会跟你大哥单独见面。”

    白洛庭将信将疑的看了她一眼。

    以前他总是能一眼就看穿她的谎话,可是最近,他们虽然变得亲密了,但他好像更看不懂她了。

    ……

    白洛言从餐厅离开,直接回了山腰别墅。

    进门就听到几个佣人在闲聊,而她们聊的话题刚好是裴伊月。

    八卦是人的本性,更何况是生活在她们周边的人。

    “那天我明明看到二少奶奶带着狗上了楼,可是没一会她却从外面走进来了,你说神不神?”

    “对对,我也看到了,还有那次,二少奶奶还接住了一个盘子,那盘子眼看着就掉地上了,她居然也能接住。要我说她肯定不是一般人,现在裴家的人都发了声明,说她不是裴家大小姐,天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想想真是恐怖。”

    白洛言脚步停在门前,听着她们的话,他微微皱眉。

    “大,大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佣人突然发现白洛言,惊吓过度,话都说不利索了。

    白洛言看了她一眼,随后就见躲在角落的人全都走了出来。

    “刚回来。”

    白洛言淡淡一声,没有多说。

    提步正要走,他再次看了一眼嚼舌根的几个人。

    “别再说那些没用的事,再让我听到你们议论她,就全都打包走人。”

    白洛言跟白洛庭不同,他在家的日子不多,就算回来也很少会发脾气。

    他这冷冷的话一抛出来,几个佣人顿时吓的变了脸色。

    没等她们回应,白洛言已经上了楼。

    房间门前,白洛言正准备开门,突然隔壁的房门开了。

    白曼冬从里面出来,看到白洛言,吓了一跳。

    “姑姑?”

    白洛言眯了眯眸子,眉心狠狠一蹙。

    白曼冬脸色有些不好,她随手将手里的东西塞进口袋,看着白洛言尴尬的笑了笑。

    “小言啊,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白洛庭朝着白曼冬走过去,看了一眼她插着手的口袋。

    “姑姑去小庭的房间做什么?我不是跟您说过吗,小庭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

    “我就是随便看看,听你妈说他们很久没回来住了。”

    白曼冬佯装无事,但却掩藏不住心虚。

    见白洛言不依不饶,白曼冬急切的推开他。

    “行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去进去就是了,你快让让,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先走。”

    看着白曼匆匆忙忙的离开,白洛言再次看了一眼那关起的房门。

    紧蹙的眉间带着一丝担忧,他只希望她不要弄出什么事才好。

    ——

    医院洗手间里,门被反锁,哀求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却充满了无奈与痛苦。

    “我求求你了,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做这样的事,是我弄错了,我现在后悔了,你能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

    “现在后悔你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事情闹的这么大,你就算再把她找回来,你觉得她会原谅你,会原谅你们裴家?”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还带着一股咄咄逼人。

    自从听了裴俊海的那些话之后,裴森明已经几天没有好好睡过了。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当年他把裴伊月交给那个少年时,她那惊恐又带着期盼的眼神。

    “我知道现在在说什么都挽回不了我过去做的那些事,但是我必须把她接回裴家,当年的事你也有份,她会恨我,同样也会恨你,你这么做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

    k也不知道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原本他以为没了裴家,白家一定会给她压力。

    但他没想到,白洛庭居然一点都没动摇。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计划是失败的,但是既然做了,他也不能现在就收手。

    冰冷的声音再次传过听筒,一字一句,让裴森明陷入深渊。

    “我有什么好处不劳你费心,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别忘了,说她是骗子的人是你,现在整个北城都知道这件事,你若是不想就这么毁了裴家的声誉,你最好考虑清楚。”

    电话被挂断,冰冷的忙音从电话里传出。

    安静中,裴森明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无底的深渊。

    他是真的想要补偿那个孩子,可是,他却不敢拿整个裴家做赌注。……

    两天后,裴伊月来到一家茶楼,茶楼里古色古香,十分有韵味。

    这里很安静,人不算多,大多是来会面谈事的。

    清清淡淡的茶香扑鼻,裴伊月还算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

    “你来了,快坐。”

    白曼冬脸上的笑容对裴伊月来说是诡异的。

    她跟白洛庭结婚这么久,每次见她都没有好脸色。

    今天她不但把她约出来,还这么一张笑脸,说实话,裴伊月觉得有点惊悚。

    “您找我有事吗?”

    裴伊月走到白曼冬面前的位子坐下。

    白曼冬拿起一个空的青瓷杯倒了杯茶递给她,淡淡的笑了笑。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先喝口茶暖暖。”

    茶香外溢,裴伊月没有拒绝。

    她喝了口茶,却觉得这东西喝起来没有闻着香。

    她放下杯子,看向白曼冬。

    “您是想问我裴家的事吗?”

    白曼冬看着她笑了一下,“我今天只是单纯的想约你出来喝喝茶聊聊天,没别的意思,至于裴家,离开了就离开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没什么好可惜的?

    裴伊月狐疑的扬眉。

    “对了,听说你跟小庭搬出去了,你们该不会一直住在酒店吧,我在市区有套公寓,反正也是闲着,你们可以搬到那去。”

    “不用了,白洛庭已经找好房子了。”

    不知道她的话是拒绝还是真的,白曼冬轻轻点了点头,“那也好。”

    裴伊月看的出来,白曼冬在面对她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些尴尬。

    她们之间本来就不是什么友好的关系,白曼冬更是三番五次的对她提出警告。

    裴伊月就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要约她见面。

    “小月,你介不介意跟我说说小时候的事,你父母是谁,你家是哪的。”

    裴伊月摆弄这桌上的青瓷杯,淡淡的说:“我倒是不介意说,但您未必信,毕竟现在连我都快弄不清我到底是哪来的了。”

    裴伊月垂眸间,白曼冬看着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短短的一瞬,并没有被裴伊月捕捉。

    “这些年你一定过的很辛苦吧!”

    闻言,裴伊月看了她一眼。

    她的生活能用辛苦来形容吗?

    “还好。”

    她的语气淡到听不出任何情绪。

    白曼冬知道她没什么话跟她说,但她还是不想让她这么快走。

    “你中午有事吗,陪我吃个饭吧。”

    裴伊月拒绝的话还没出口,身后,突然一阵脚步声……

    “姑姑,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安静的气氛被打破。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

    说话的人是谁,裴伊月不用看也知道,只不过看到陈珏琴,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裴伊月看着她们,没做声。

    她起身,看向白曼冬说:“对不起,我中午约了人,不能陪您吃饭。”

    裴伊月正要走,白洛一把拉住她,回手用力一推。

    嚣张的脸一如既往。

    裴伊月隐隐皱眉。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陈珏琴,然而她却丝毫没打算理会白洛莹的动作。

    一直以来,是她没有看透陈珏琴的为人。

    她以为陈珏琴对每个人都和善,现在她才知道,她原来是对每个人都虚伪。

    自从知道白洛莹是曹珍的女儿之后,裴伊月一直好奇,她是怎么做到在陈珏琴面前游刃有余的。

    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陈珏琴给她的假象。

    曹珍的孩子,她怎么可能真心对待?

    “裴伊月,哦不,我差点忘了,你不是裴家人,也不姓裴,你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处心积虑的就是为了勾引我二哥是吗?现在北城人人都知道你是个骗子,你居然还有脸出来招摇过市,你还要不要脸?”

    “白洛莹你给我闭嘴。”

    白曼冬大怒,砰的一声拍向桌面。

    她赫然起身,“这是公共场合,大吵大闹的你丢不丢人?”

    白曼冬从来都没有这么大声吼过她,白洛莹愕然之余又不甘心。

    “我有没有说错,她本来就来历不明,裴家都已经发了声明,说她是骗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