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抬起手,勾着白洛庭的脖子,在他的引领下慢慢配合。

    喘息声愈渐浓烈,交融的状态下裴伊月尽情的忘我。

    她喜欢和他在一起,以前喜欢,之后喜欢,现在更喜欢。

    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她想起了自己曾经对他的感情。

    一个让她自己送出嫁妆的男人,她不觉得还有什么是不能交给他的。

    激情过后,白洛庭把她抱进浴室。

    裴伊月坐在浴缸里,任由他清洗着她的身体。

    她痴痴的看着他,半晌,她问:“白洛庭,你说,万一哪天我要是被警察抓了,你会救我吗?”

    闻言,白洛庭轻搓在她身上的手一顿。

    他看着她,有些认真。

    “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那万一呢?”

    万一?

    她指的万一是什么?

    白洛庭大手勾过她的脖梗,让她凑近自己。

    深邃的眸,望进她的眼。

    “现在这样不好吗?答应我,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即便寸步不离的守着你,我也不会让你出事。”

    最近这半个月,裴伊月的确过的很安稳。

    她也知道这样安稳的日子不会太久,可是她却甘愿沉沦迷恋。

    她抬起湿哒哒的手臂搭在他的肩头,泛着雾气的小脸凑近,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我答应你,尽量不让自己出事。”

    她的回答白洛庭并不满意,他纠正道:“不是尽量,是一定,凡是危险的事你都给我离它远点。”

    白洛庭凝着眉。

    他不愿意听她说这种给自己留有危险的余地的话。

    他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待在他身边。

    裴伊月无奈的撇了撇嘴。

    “好吧,好吧,答应你就是了。”

    说着,她哗啦一声站起,拿起浴巾就把自己裹了起来。

    “你慢慢洗,我要出去打个电话。”

    看着她走出浴室,白洛庭不安的叹了口气。

    半个月前她让他重新认识她,现在他真的见识到了。

    她现在的举动比以前夸张不止十倍,白洛庭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把她刚才的答应当做真话来听。

    ——

    自从搬出来,裴伊月就没有再回过白家。

    关于裴伊月的事,白家人都已经听说了。

    孰是孰非他们难以断定,他们只想知道这个嫁到他们白家的人,到底是不是裴伊月。

    裴伊月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白洛庭不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牛奶和早餐。

    牛奶刚喝了一口,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裴伊月走出去,打开门的那一瞬,她脑海里闪过的是一些小时候的片段。

    她笑了笑,“大哥,你怎么来了?”

    白洛言看着她,目光略微不同于往常。

    “我来看看你们。”

    裴伊月脸上的笑意不减。

    温和的小脸有着前所未有的真诚。

    “白洛庭不在,你先进来吧。”

    白洛言走进,看了一眼桌上的牛奶和三明治。

    “你还没吃饭吗?”

    裴伊月抓了抓头,“我刚起来。”

    早餐当中饭来吃?

    白洛言无奈的笑了一下。

    “小庭中午回来吗,我请你们吃饭吧。”

    “不用了,他好像不回来,我一个人随便吃点就行。”

    裴伊月喝了几口牛奶,却没有去碰三明治的意思。

    毕竟放了一早上,三明治的边缘都有些干掉了。

    白洛言看了她半晌,说:“他不回来你也要吃饭的,我带你出去吃吧。”

    裴伊月舔了舔沾着牛奶的唇,寻思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

    二十分钟后,白洛言带裴伊月来到一家私房菜馆。

    裴伊月原本说要坐外面,可白洛言要了间包厢。

    包厢不大,除了桌子和凳子之外也没什么多余的空间。

    点了菜,裴伊月低头吃着。

    白洛言动筷子的次数少得可怜,裴伊月虽然看上去吃的没心没肺,但他每夹一次菜,她都有观察。

    “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裴伊月咬着一块排骨,说话时含含糊糊。

    白洛言沉默了一会,放下筷子。

    “其实,关于裴家的事我们都听说了。”

    裴伊月不在意的擦了擦嘴,继续啃着排骨。

    “哦,然后呢?”

    有些话,想要说出口的确是很为难。

    尤其是跟她相处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

    “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裴伊月手里的筷子刚伸向下一块排骨,却倏然停在了那一瞬间。

    她扯唇一笑,笑声有些讽刺。

    她再次动了动手里的筷子,把排骨夹到碗里,却没有去吃。

    “我是谁重要吗?如果我说我是裴伊月,你还会信吗?”

    白洛言不做声。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信吗?

    裴家已经做出了那么大动作,说找到了真的裴伊月,他要怎么去相信她是真的?

    裴伊月抬起头,漆黑的眸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看着她那纯净的笑脸,白洛言不禁回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孩子。

    “还记得那年夏天,我站在路边等小哥哥的车经过,然后却从车里走出一个陌生的大哥哥,他对我很好,很疼我,他会给我吃很多好吃的东西,会教我玩西洋棋,还会带我去看那些当兵的大哥哥们射枪。他说,西洋棋里的王是最厉害的,我问他,那骑士呢,他说,是最勇敢的……”

    蓦地,白洛言突然站起。

    裴伊月的话被打断,那突然袭来的高大身影,把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小月,对不起。”

    白洛言颤抖的手紧紧的拥着她。

    这一刻,白他内心的愧疚大过了激动。

    听着从她口中说出那些关于小时候的事,没人会知道他的心里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就好像他被带回了过去……

    更像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

    他喜欢她,从小就喜欢。

    他一直觉得,他跟白洛庭之间差的只是一股勇气,然而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输的是多么的理所应当。

    裴伊月挣开他的怀抱,冷静的重新坐回凳子上。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已经习惯了,毕竟连我爸妈都认不清我,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她嘴上说着不怪,但是脸上却再也不见了之前的笑容与热情。

    打从她恢复记忆以来,除了白洛庭,就只有白洛言是她感觉最亲切的人。

    她以为他会跟白洛庭一样相信她,可结果却是……她想多了。

    那一瞬的心寒仿佛将过去的一切都抹煞了。

    果然,人不能太贪心。

    有一个白洛庭,对她来说已经是奢侈了,她怎么还能去奢望第二个人跟白洛庭一样义无反顾的相信她呢!

    “大哥快点吃吧,再不吃菜就凉了。”

    白洛庭一直都在看着她吃,但却一直没发现,她吃的菜只有排骨。

    小的时候她最喜欢吃大院里烧的排骨,那时候他总会把自己的那份给她吃。

    其实她早就提醒他了。

    可是他却没看出来。

    白洛言握住裴伊月正在加菜的手,“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我只是想确认,并没有别的意思。”

    随意束起的马尾将她的脸完完全全的展露。

    她的每一丝表情都毫不遮掩的落入白洛言的眼中。

    只可惜,她脸上的神情在他的怀疑过后,不再像之前那样变化多端。

    清隽的侧脸,冰冷中透着疏远,让人难以接近。

    她抽出自己的手,放下筷子。

    “大哥用不着这样,就算你有别的意思我也无所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不能强求任何人相信我,相信我的人始终都会相信,而怀疑的我,也不差你一个。”

    在她笑着跟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白洛言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下。

    那种痛到窒息的感觉他这辈子第一次体会。

    他知道,在他刚刚问出那句话的时候,裴伊月的心酸跟他相比,只会多,不会少。

    现在就算他在多说什么都没用了,就像她说的,相信她的人始终都会相信,而他,即便现在信了,也无法抹去之前的怀疑。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裴家顶替了你的女人到底是谁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