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森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说“夭折”,但听的更清楚的却是那句“他的孩子”。%d7%cf%d3%c4%b8%f3

    他的惊讶在裴俊海的意料之中。

    他即便知道的再多,也不可能会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

    揪在他领口的手,慢慢开始颤抖。

    裴森明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你说,她,她是你的孩子?”

    裴俊海踉跄了两步,靠在身后的墙上。

    他低着头,心疼与后悔已经充实了他整个身心。

    “是啊,她是我的孩子,这辈子,我怕是再也听不到她叫我一声爸了。”

    这么多年了,裴森明早就不对他自己孩子还活着这件事抱有期望。

    然而,他也从来都没想过去探究那孩子的来历。

    他只是一味的认为,他女儿的死是她造成了。

    他不喜欢她,甚至是打心底里恨她。

    但是他没想到,那个曾经被他亲手丢弃,现在又赶出家门的孩子,居然真的是裴家的孩子。

    裴森明不敢相信,愕然的摇头。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雨菲是你跟欣洁的第一个孩子,你们怎么可能……”

    “那孩子确实是我的,但是我并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是一次酒后的失误,之后有人抱着孩子来找我,我确认过的,这一点不会有错。”

    裴森明仍是不敢相信,可是就算他在拒绝,他也知道这件事十之**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

    “大哥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把孩子交给你吗?”

    裴俊海缓缓抬起头,赤红的双眼仿佛和那天的裴伊月重叠。

    “大嫂当时有产前犹豫症,生孩子的时候又大量出血,好不容易才把孩子生下来,如果当时我告诉你们孩子生下来就死了,你觉得大嫂受得了吗?”

    裴俊海眼中的恨是这辈子从没流露过的。

    他心中的懊悔更不是一句抱歉或者解释就能平息的。

    没错,他后悔了。

    他宁愿当时自己自私一点,也好过让他的女儿承受这么多。

    走廊拐角,一个人在这站了很久。

    裴俊海和裴森明所说的话,她一个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她慢慢转身,在他们发现之前离开,没有留下一点声息……

    ——

    秦落被裴氏开除了,这是几天之后单秘书去找她的时候发现的。

    开除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劝说单秘书不成,恼羞成怒的刘成义。

    秦落本来就不是北城人,她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在这租了个房子,想在稍微大一点的城市生活。

    然而事实证明,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真的很难。

    秦落从裴氏离开之后又去应征了几家公司,但是那些公司的人一听到她的名字,连犹豫都不犹豫的就把她赶走了。

    秦落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她却不想再因为这事给裴伊月找麻烦。

    黑白相间的“蝙蝠”停在裴氏公司的大门口。

    裴氏的员工全都认识这辆车。

    只不过这辆车再次停在这,却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跟着蝙蝠一起停在这的还有两辆黑色越野,车窗关的很紧,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人。

    刘成义从公司大门出来,看到那辆“蝙蝠”时的表情跟所有人一样。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惹人非议的车和主人,是专门为了找他才来的。

    上摇的车门缓缓打开,修长的腿从车里迈出一条,黑色的皮裤紧紧的包裹着那条纤细。

    裴伊月只是微微侧身,并没有从车里出来。

    漆黑的眸轻轻一提,随后,从另外两辆车里下来了几个青雷社的人。

    裴伊月朝着刘成义勾了勾手指,那傲然的态度简直跟以前的她天差地别。

    刘成义愕然的看着那六个流氓似的男人,有点害怕。

    “你,你们要干什么?”

    见他不但不往前走,反而往后退,其中一个青雷社小弟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过去就过去,还能吃了你?”

    这么大的排场,裴氏的人全都忍不住出来看。

    裴伊月不理会那些目光,直盯着刘成义一个人。

    “刘董,我听说你把秦落给开了?就因为她跟安希颜的秘书说我不会来了,是吗?”

    裴伊月没时间跟他拐弯抹角,开口直奔主题。

    刘成义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她是来为秦落出头的。

    看了看身后站着的几个男人,刘成义顿时背脊发凉。

    “开除秦落是公司的决定,跟我无关,我没有针对她。”

    闻言,裴伊月冷冷一笑。

    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敲着。

    “原来是公司决定的,那你说说,都有谁一起决定的?反正我今天来了,我也不怕麻烦,处理一个,还是几个,对我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这慵懒的语气,傲人的态度,哪里还是刘成义以前认识的裴大小姐?

    他吞了吞口水,偷偷看了她一眼。

    “裴小姐……”

    裴伊月手一抬,“抱歉,我现在不姓裴。”

    不姓裴?那姓啥?

    总得给他个称呼他才能叫人吧!

    刘成义一脸为难,又不敢就这么僵着。

    “秦落这件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她是工作上失职,所以才被开除的。”

    裴伊月眉梢一挑,邪魅的眼带着诡异的光芒,“哦,我这边刚离开她就犯了错误,还真是巧,更巧的是她离开裴氏,竟然哪家公司都不敢要她。”

    以前刘成义跟裴伊月相处都是在会议上,当时他只觉得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很嚣张。

    然而他现在才知道,她不只是嚣张,而且还很恐怖。

    除去他身后的那几个男人,光是她自己,刘成义就开始打哆嗦了。

    裴伊月懒得再跟他多说废话。

    眼眸一摆,长腿收进了车里。

    “给你三天时间,把秦落给我找回来,即便她不在裴氏,她的工作你也要给我安排好,如果这件事你处理不好,你就自己掂量一下你身后那些人的拳头会不会对你手软。”

    车门缓缓关起。

    轰的一声,绝尘而去。

    青雷社的人也都上车离开,只留下刘成义一个人后怕的站在那。

    三天时间,看来,他真的要去把那个乡下丫头找回来了……

    ——

    裴伊月最近做了多少事,也许没人知道。

    但是大家却知道,北城最近横生出一个新的帮派。

    ——青雷社。

    以前只有小部分的人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帮会。

    可是现在,抢地盘、砸场子,只要是他们看不顺眼的,他们什么都做。

    白洛庭回到酒店,裴伊月刚好洗过澡出来。

    白色的浴袍简单的围裹在她瘦弱的身子上,领口处的肌肤上还带着几滴没有擦干的水珠。

    看到白洛庭回来,她笑脸一扬,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你怎么才回来啊。”

    她刚洗过澡,脸色被水气蒸的红扑扑的。

    白洛庭忍不住那小脸的诱惑,低头在她唇上轻啄。

    笑道:“去阿杰那了一趟,回来晚了,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

    “心情好需要理由吗?”

    的确不需要理由。

    白洛庭勾唇一笑,一把将她抱起。

    走到沙发前,小心翼翼的放下怀里的人,随后俯身压下。

    他伸手探进她的浴袍里,捏着她的细腰。

    “不是不喜欢上头条吗,为什么要搞出那么多事?”

    裴伊月被他摸的有些痒,笑着躲了躲。

    “无聊啊。”

    见她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白洛庭无语的笑了。

    “那个青雷社也是你的吗?”

    她的能力白洛庭也惊不想去探究了。

    脱离了裴家大小姐的身份还不到一个月,她先是打了裴家的冒牌货,又去裴氏门公司门前招摇过市,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做了。

    现在突然冒出头来一个名气大震的帮派,白洛庭只能想到是她。

    裴伊月不做声,撇了撇嘴,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看着她乱蠕的小嘴,白洛庭知道她是不打算说了。

    看着她湿润的小脸,胸前的旖旎,白洛庭忍不住喉结一滚,低头将她的唇,一点点的攻略侵袭……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