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93 我又没求他来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3 我又没求他来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刘董是觉得我们安少人傻钱多是吗?挂名总裁也要有个挂名总裁的样子,现在外面关于裴小姐不是裴家孩子的新闻满天飞,就连她自己都说不会再回裴氏,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还要把钱放在你们这?”

    刘成义有些为难。

    毕竟他不是裴家的人,裴家的那档子事他也管不着。

    但是这合作案关乎到每个人的业绩问题,他又不能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可安公子当时说了,他这钱是投给裴伊月的,那个假的裴伊月走了,可真的裴伊月还在裴家啊,这说来说去,不是一样的吗?”

    闻言,单秘书忍不住皱起眉。

    “刘董的意思是,只要跟你老婆同名的,就都是你老婆是吗?”

    “……”

    刘成义一噎。

    “刘董,安少上次已经在视频会议里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们是打着同名同姓的注意来骗安少,那我只能说你们打错算盘了。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钱准备好,违约金我们就按照合同来付。”

    见单秘书说的这么义正言辞,连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刘成义瞬间慌了。

    “单秘书,这事难道就不能商量商量了吗,合作案已经开始进行了,现在撤资你们也捞不到好处,要不等到案子结束,你们也不亏,违约金也不用付,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

    单秘书人已经站了起来,听了刘成义的话,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抱歉刘董,当初安少出钱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这些小钱他不在乎,他只是为了讨裴小姐欢心,如今裴小姐被你们用这样的方式赶走,我想,如果资金还放在你们裴氏,我们安少会觉得得不偿失,你觉得呢?”

    闻言,刘成义终于不再说话。

    出资几个亿就为了讨一个女人欢心?

    这个安希颜,果然是个不择不扣的败家子。

    ——

    裴伊月在酒店打了假伊月的事虽然照片没人敢外传,但是话却被人一传十十传百。

    现在不论走到哪,都能听到裴家大小姐暴露本性这样的话题。

    裴伊月既然敢做,就不怕被人说,她依旧大大方方的跟白洛庭出现在任何公共场合。

    只要有人指指点点,都有白洛庭替她挡。

    这样的感觉很好。

    可以随意嚣张,却有人为她摆平一切。

    她再也不用忍着内心时而冒出的那点小暴躁。

    她可以肆意而为,想怎样,就怎样。

    黑白相间的蝙蝠倏然停在临水公寓的院内。

    蒙小妖透过玻璃,看着从车里走出的人,顿时一怔。

    她看了一眼蓝佑,突然想到那天在医院她差点把他给掐死。

    “蓝先生,你要不要先躲躲,我怕妞还没好利索,万一在对你下手……”

    “不用,该来的总会来的。”

    蓝佑倒是淡定,可蒙小妖却始终害怕。

    听到开门声,她赶紧跑过去。

    “妞,你来了,你好点没?”

    裴伊月没看她,也没理她,她直奔蓝佑,蒙小妖赶忙跟上。

    “欸妞,你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咱们别动手行吗?”

    裴伊月蹙眉看了她一眼,伸手把她推到了一边。

    原本坐着的蓝佑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

    他虽然表面淡定,但又岂会真的不怕?

    她可是黛。

    上一次,他真的觉得自己差一点就死在她手里了。

    “蓝先生,别来无恙。”

    裴伊月的眼神中带着杀气,但是相比那天,算是收敛了很多。

    蓝佑轻轻点了下头,“看来你已经清醒了。”

    裴伊月嘴角一撩,冷哼,“我不只清醒了,就连我沉睡了十六年的记忆也跟着苏醒了,蓝先生,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忘了当年所有的事,谢谢你那一针下去,让我浑浑噩噩了十六年。”

    “妞,你说什么呢?”

    蒙小妖听不懂她的话,见蓝佑也不出声,她有点不安。

    这些事蒙小妖当然不会知道,不止她不知道,如果不是裴伊月自己想起来,恐怕这件事要被他们隐藏一辈子了!

    裴伊月上前一步,站到蓝佑面前。

    她微微扬头,看着他。

    “现在总部出来的人都这么蠢了吗,轻而易举的就能被我找出破绽。感谢蓝先生这次为了我大老远的跑来,现在我没事了,如果蓝先生也没其他事的话,我想你也该走了。”

    她口中的蠢人是谁,蓝佑大概猜得到。

    她聪明他早就知道,她能看穿一切,他也不觉得奇怪。

    他跳过那个话题,说:“我的确该走了,我这次来是因为k不放心你,如果可以,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裴伊月微微侧身,虽然没有太多的不敬,但也没有回应他的提议。

    蓝佑看出她不想,也没太过强求。

    “你要是觉得打电话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回去跟他说也是一样的。”

    对于黛来说,她的能力有多大,叛逆就有多大。

    这一点k应该早就了解了。

    他可能最害怕的就是这一天吧。

    “k很在意你,我相信你能感觉的到。”

    闻言,裴伊月轻蔑一笑。

    “是啊,我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杀人武器,他怎么会不在意?”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蓦地,裴伊月冷眸一侧,“蓝先生的话有点太多了,如果让k知道你在背后谈论他这些,恐怕他会不高兴,你可以离开了。”

    在裴伊月强硬的驱赶下,蓝佑真的走了。

    蒙小妖一脸懵逼。

    他可是k身边最老的人啊,每个人对他就像对k一样,不敢有一丁点的不敬。

    可是她倒好,就这么把人给气走了。

    蒙小妖生无可恋的往沙发上一瘫。

    “我说妞,你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人家蓝先生好歹也是来救你的,你刚醒过来的时候就差点把他掐死,现在又这样把他给撵走,好在蓝先生脾气好,不然肯定当场跟你翻脸了。”

    “我又没求他来。”

    这么嚣张的话恐怕也就只有她说得出来了。

    蒙小妖叹了口气。

    “算了,人走都走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不过你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裴伊月是从哪冒出来的?”

    裴伊月黯淡的垂了垂眸子,“我也想知道。”……

    ——

    有些事裴俊海一直不说,是因为他觉得事情已经这样了,即便说出来也没有必要。

    裴伊月能回到裴家,对他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他没想到,一件接着一件的事让他措手不及,现在,回来的人再次被赶走,裴俊海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再继续无视这一切。

    医院,裴俊海带着裴雨菲来看丁芳华,离开之前,裴俊海说要跟裴森明单独谈谈。

    医院走廊,裴俊海落寞的笑了一下。

    “你早就知道了吧?”

    闻言,裴森明凉凉的视线瞥向一旁,甚至不愿意看他。

    “知道什么?”

    “你早就知道小月不是你的孩子了,是吗?”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愿意说出这一切了。

    裴森明慢慢的皱起眉,眼中明显的暴露着一丝怒色。

    他看向裴俊海,“你终于敢承认了。”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裴俊海整个人颓废的不成样子。

    他落寞的轻笑,“我没什么不敢承认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不是你的孩子,但是我不懂,你都把她丢掉一回了,为什么还是容不下她。”

    听他这么理直气壮的问这个问题,裴森明忍不住暴怒,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为什么?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你在芳华生产的那天把孩子换走,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我凭什么要养?”

    裴俊海的愕然早已在这段时间的种种事情发生之后荡然无存。

    他看着裴森明,空洞的眼中隐隐的泛着泪光。

    “原来你当时就知道了,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说?是怕大嫂伤心?可是大哥,你知不知道当年我之所以把小月换给你们,是因为你跟大嫂的孩子生下来就夭折了,爸说怕你们受不了,所以我才把我的孩子还给你们。”

    裴森明:“……”

    ------题外话------

    是谁,是谁,是谁猜到小月是二叔的孩子了,来来,发糖个泥萌,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