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区大院附近的公园,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这话裴伊月是看着白洛庭问的,但白洛庭却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下意识的看了裴森明一眼,就见裴森明脸上泛着一层青色,诧异的看着裴伊月。

    “嗯,拆了有几年了。”白洛庭淡淡的应道。

    “好可惜呢。”

    裴伊月浅淡的笑终于让白洛庭忍不住好奇。

    他问:“可惜什么?”

    对啊,可惜什么?

    为什么他们全都听不懂她的话?

    丁芳华和裴心语站在楼梯前,同样对她这些话好奇。

    裴伊月再次踱步,她垂着眼,不疾不徐的说:“可惜那个公园是你捡到我的功臣,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把我丢在那,我们又怎么会认识呢?”

    无伤大雅的笑意在裴伊月脸上绽放到极致,任由这些人脸上表现出的事惊恐还是诧异,她都不在乎。

    她走到裴森明面前,低下身子,两手撑着茶几的桌面。

    “更可惜的是,他没有成功,所以又安排了第二次的丢弃,而这次,他为了能让这个孩子再也不要回来,不仅把她带去了京都,还把她亲手交给了别人。”

    看着裴森明脸上逐渐失去血色,裴伊月凝着他的目光一点点的变、变冷……

    “你知道你把她交给的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你有没有想过,她也许在你把她送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你真的是她的父亲吗,还是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非要把她丢掉,甚至死掉才行?”

    裴伊月脸上的表情,别说是裴森明,就连白洛庭看了都有些惊骇。

    那似笑非笑的嘴角仿佛带着一抹隐藏的狰狞。

    裴森明坐在那,忍不住发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裴伊月眼眸一缩,蹭的起身。

    微卷的发随着她起伏的动作荡漾开来,落下时却遮挡不住她脸上的阴骇。

    她双目赤红,怒色明显。

    她紧盯着裴森明,仿佛要用眼神把她射穿。

    “裴森明,装蒜并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可以不承认这一切,但是事实如何你我心里清楚,这次是我最后一次登裴家大门,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们家的人不再有任何关系,如果再让我看到有任何关于我的报道跟你们裴家联系在一起,我保证,你们整个裴家,将会从北城彻底消失。”

    “妈!”

    不知道丁芳华是因为裴伊月的狠话,还是因为她说出了被丢弃的事实,她终于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

    听到裴心语的叫声,裴伊月只是微微侧首,甚至连看都没有正眼看上一眼。

    她转头看向白洛庭。

    “我们走。”

    从今天开始,这里不再是她的家。

    这个家里的任何人、任何事,也都跟她再也没有关系。

    看着裴伊月真的就这么走了,裴心语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扶着昏厥的丁芳华,而裴森明却呆怔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没错,当年的确是他亲手把这个孩子交给了一个少年。

    少年问他:“当真要把孩子给我吗,如果给了我,那么她将不再跟你有任何关系,是死是活,都不在关你的事。”

    他当时走的是那么的决绝,甚至连看都没有再去看那个孩子一眼。

    他能想象到那个孩子当时期望和害怕的眼神,但是他却没有丝毫心软。

    过了这么多年,他几乎已经忘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可是她却又回来了,同时还带回来了他的噩梦。

    一直以来他对裴伊月的态度都很冷漠,与其说他在抗拒这个孩子,倒不如说是恐惧。

    他怕,怕她想起一切。

    可是最终,她还是想起来了……

    车里,裴伊月静静的看着窗外,像是在思考人生。

    许久,她问:“你就没有怀疑过我是假的吗?”

    “假的又怎样,我喜欢的人是你,娶的人也是你,你姓什么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闻言,裴伊月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她手肘架着车窗,手撑着头,慵懒又不失真实。

    她看着白洛庭,略显空洞的眼却带着一抹认真,“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在乎我是谁?”

    白洛庭轻笑,空出一只手去握住她的,“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他的手,而后五指张开,跟他十指相扣。

    “以前我一直奢望父母和家人,不过我现在觉得,好像有你就够了。不过白洛庭,你该重新认识我了,以前的裴伊月不在了,现在的我,你准备好接受了吗?”

    白洛庭握紧了她的手,看着她笑了笑。

    “以后你生气我给你撑腰,你打人我给你善后,你做的一切都有我帮你处理,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

    裴伊月接到秦落的电话,两人约在一个西餐厅见面。

    正赶上饭点,裴伊月也顺便请秦落吃了顿饭。

    白洛庭无微不至,就像曾岚姬说的,他的确知道裴伊月每个吃饭的细节。

    太生的牛肉不要,咖啡换成奶茶,意面不要番茄汁,虾球不要煮太老……

    裴伊月由着他为自己处理这些小事,秦落也觉得他们的感情好像比以前更好了。

    “裴总,您什么时候回公司啊?”

    裴伊月切了一块牛肉送进嘴里,奇怪的看了秦落一眼。

    “我为什么要回去?我现在跟裴家已经没有关系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秦落为难,又当着白洛庭的面,她实在是有点放不开。

    她推了推眼镜。

    “可是公司并没有把你总裁的位子换掉,安氏的安公子说,如果换掉你,他就撤资,所以现在公司总裁还是你,没人敢动。”

    闻言,裴伊月不在意,白洛庭却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看了秦落一眼。

    “你说的是安希颜?”

    这家伙还真特么阴魂不散。

    他投资投的是裴氏,关他媳妇什么事?

    想用那点钱就勾搭他媳妇儿,想的也太美了!

    裴伊月云淡风轻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不急不忙的说:“那你就跟他说,裴氏现在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要撤资还是投资,他自己看着办,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

    这话说的,那就是让他撤资的意思了呗!

    秦落咬着唇,半晌,喃哝的说:“既然裴总你都不在裴氏了,那我也……”

    “别,你可别犯傻。”

    裴伊月打断她的话。

    “义气这种东西虽然好,但也要分时候,你需要工作,而你现在的工作既稳定收入又不错,你完全没必要因为我而不做。”

    秦落头一抬,一股正气跟义气顿时浮上她那总是怯懦的脸,“可是,我是你提拔上来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应该跟你站在统一战线。”

    裴伊月被她逗笑。

    “什么统一战线,你以为是打仗啊?行了,别想那么多,赶紧吃,吃完你回去继续上班。”

    ……

    秦落一回到公司就马上联系了单秘书。

    安希颜得到消息之后,立马火了。

    总裁的位子挂着裴伊月的名字,但是她人却不来了。

    这算什么?

    耍他吗?

    撤资,必须撤资!

    今天裴森明不在,裴俊海也几天没有来公司。

    一听说安希颜要撤资,公司上下顿时乱了手脚。

    公司董事刘成义,知道这事是秦落告诉单秘书的,没少给她脸色看。

    但秦落不在乎。

    刘成义把单秘书请到了办公室,又是端茶倒水,又是笑脸谄媚。

    “单秘书啊,上次安公子不是说好了,只要总裁的位子不换人,合作案就继续吗,这怎么突然间就……”

    安希颜之所以把单秘书放在这,说明对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他表面是安希颜的秘书,但私下里却是安希颜的"qing ren",安希颜临走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他记得清楚。

    而裴氏这段时间以来做了什么,他也看在眼里。

    安希颜想要保护的人却让他们这么欺负,别说安希颜,就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题外话------

    小月月要放飞自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