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伊月放下手里限量版的手包,坐下时,白洛庭发现她手臂连着手背的地方有一道伤疤。..

    虽然有袖口遮着,但他还是看到了。

    从伤疤的颜色上来看,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了。

    白洛庭移开视线,看向那面颜带笑的人。

    “不知道裴小姐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假伊月娇羞一笑,看了一眼他放在面前的蛋糕。

    “这个,是给我点的吗?”

    白洛庭低眸看了眼桌上的蛋糕,心想:当然不是。

    这家酒店除了房间让白洛庭满意之外,最出名的就是甜点。

    但是这顶楼餐厅的蛋糕不在客房配送的范围之内,他想,既然来了,就带一个回去给那丫头。

    “你喜欢就拿去吃吧,我一会再叫一个就好了。”

    这话明显是在告诉她,蛋糕不是给她的。

    若是换做别人,白洛庭的话肯定会让人很尴尬,但是她没有。

    她不客气的拿过白洛庭面前的蛋糕,还道了声谢。

    叉子在蛋糕上挖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吃过之后她便放下叉子,再也没去动过。

    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却非要抢,看来这是她的本性了。

    白洛庭心中鄙夷。

    “听说我们小时候认识,那时候我还总去你们家玩,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应该认不出我了吧。”

    她说话时低着头,脸上的羞涩明显。

    白洛庭心中感叹她的演技,但表面却丝毫不动声色。

    她想装,就让她装吧。

    她想要裴家大小姐的位子,让给她就是了,那样的裴家,反正他也不想让他的丫头再回去了。

    “我们认识吗?你是听谁说的?大概误会了吧。”

    “怎么可能误会,这些年你一直在找我,虽然你认错了人,但我不怪你,是那个女人居心叵测的假装成我,是她骗了你。”

    白洛庭淡淡动了动眸子,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哦?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就是真的裴伊月呢?我都遇上一个假的了,万一你也是假的呢?”

    假伊月一脸正色的摇头,“我是真的,我爸已经去做过dna鉴定,我真的是我爸的女儿。”

    白洛庭没说话,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假伊月低着头,脸上的神情再次转变。

    当那抹心酸与委屈浮上她的脸,白洛庭当真是打心底里佩服她了。

    她吸了吸鼻子,委屈的说:“这些年我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可是我一直都记得小哥哥你,现在我回来了,你却跟一个骗子结婚了,可我才是裴伊月啊。”

    白洛庭放下手里的咖啡杯,面不改色的看着她。

    “是吗,原来你还记得我,真是难得,说起来,你当初送我的礼物我一直都留着,改天要不要去我那看看?”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那些东西。”

    假伊月嘴角上扬的动作太明显。

    就好像是自己的奸计得逞,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就这样的蠢货还想跟裴伊月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白洛庭淡淡的撩了一下唇。

    “你还记得都是些什么吗?”

    闻言,假伊月脸色一僵。

    眼睛慌乱的动了动,嘴角的笑意开始变的不太自然。

    “怎么,不记得了吗?”

    白洛庭问的故意,同时还露出一抹失望的表情。

    假伊月抿着唇,看着他脸上的失望,更是加深了自己的愧疚。

    “对不起,我那时候年纪太小了,很多事都已经记不清了。”

    白洛庭没说话,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演戏。

    假伊月见他不说话了,一着急,直接欠起身子隔着桌子去拉他的手。

    “小哥哥,我虽然记不清那些事了,但说不定我看到东西之后还会想起来的,你等了我这么多年,你也不想跟我就这么错过吧,我这次回来并不是为了裴家大小姐的名声,我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白洛庭蹙着眉,看了一眼她的手,刚想甩开,却见眼前一道阴暗笼罩。

    白洛庭眼一抬,倏然一怔。

    假伊月这会儿正撅着身子,身后,裴伊月一脚踹向她的椅子,力气过大,像是要把她的腿撞断。

    后腿被猛地一撞,惯性的驱使下,她一个不稳跌坐了下来。

    还没等她回头去看是谁这么不要命,裴伊月回手按着她的头猛地向下一压。

    噗的一声扣在了蛋糕里。

    裴伊月站在她身后,厌恶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腐朽的烂肉。

    “狐狸精。”

    阴鸷的声调却把这三个字咬的清清楚楚。

    以往她就是在生气都不会表现在脸上,可是现在的她,怒了就是怒了,丝毫不给任何人情面。

    白洛庭愣了半天,突然有点想笑。

    看着她蓬乱的头发配上那张严肃的小脸,他真的觉得这样的她可爱极了。

    假伊月抬起头,脸上除了蛋糕还带着一丝血迹。

    她的脸从叉子上划过,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口。

    血顺着下颚滴落,裴伊月冷漠的神情丝毫不为所动。

    假伊月似乎有些懵了。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啊!我的脸!”

    她回头,怒视的眼在看到裴伊月的那一刻仿佛出现一丝颤抖。

    她蓦地敛回视线,看向白洛庭,哭道:“我的脸被她毁了,她假冒了我两年,还抢走了你,现在她连我的脸都给毁了。”

    哭喊的声音惹来了很多人的视线,她就像是故意的,故意让所有人都听见、看见。

    她突然从位置上走出,奔向白洛庭。

    裴伊月眼眸狠狠一缩,一脚踹向了她的腿弯处。

    假伊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是她太柔弱,而是裴伊月的力气实在不是她可以抗衡的。

    她惊恐的回头,看着居高临下的人。

    “你想干什么,你个冒牌货,你难道还不嫌丢人吗,我告诉你,现在整个北城都知道你是假的裴伊月,你要是再敢对我做什么,我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她嘶吼的同时,裴伊月的脑子里仿佛无数个画面一起闪现而过。

    大量的冲击仿佛是一道道尖锐的光线,每闪过一次,她就觉得自己的头裂开一瞬。

    她按住头,痛苦的感觉让她整个人发抖。

    周边的一切对于此刻的她来说都已经是意识之外。

    白洛庭扶着她不知道叫了她多少次,但是她却什么都听不到。

    不知过了过久,白洛庭的叫声一点点的传进她的耳朵。

    直到那个声音变得清晰,直到脑海中的一切静止。

    她终于全都想起来了……

    她轻轻推开白洛庭扶着她的手,额上的一层细汗证明了她刚刚所经历的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她走向跌坐在地上的人,慢慢蹲了下来。

    尽管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但是裴伊月一点都不在乎。

    她猛地抽出咖啡杯下面压着的餐布,动作倏快,只听咖啡勺与杯子相撞时发出的一声清脆,之后桌上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裴伊月拿着餐布,一点一点的帮她擦拭着脸上的巧克力。

    看着她的眼,那熟悉的惊恐让裴伊月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这种害怕的眼神她太熟悉了,只不过,这样的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真是辛苦你了,你想做裴家大小姐,我成全你,谁真谁假你我心里有数,聪明的,就不要再来惹我,否则的话……”

    裴伊月凑近她的耳边,假伊月下意识的往后躲。

    蓦地,裴伊月一把捏住她的肩颈,用力的把她拽到面前。

    她压低了声音,阴冷的眸微侧。

    “否则,齐心就是你的下场。”

    说完,抓着她的手猛地一推。

    假伊月惊恐之下,整个人被推到在地。

    她看着裴伊月站起,却不敢再嚣张。

    裴伊月丢掉手里的餐布,转身走到白洛庭面前,乖张歪了歪头。

    娇腻的语调跟刚才完全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我不想上头条。”

    白洛庭没说话,只是伸手把她揽进怀里。

    他回头,一一看过身后的那些人。

    “你们手机里拍了的就自己留作珍藏,要是谁敢把照片传出去,我就让你们的照片变成遗照。”

    白洛庭的话不是恐吓,而是提醒。

    身后那些围观的人一听这话,赶紧删照片的删照片,收手机的收手机。

    裴伊月满意的笑了笑,两手环住他的腰,撒娇似的说:“下次离狐狸精远点,这次只是毁了她的脸,下次我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她正常了……

    但似乎又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以前的她不会把很话说的这么明显,可是现在,她不但说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了。

    “你,好了吗?”

    看着白洛庭眼中的探究,裴伊月撩唇一笑。

    “好了,不过,下次你要是再让我滚,我就真的不回来了。”

    “……”

    白洛庭看着她,喘息顿时凝重。

    她说的,是小时候的那一次吗?

    白洛庭有点不敢相信。

    “你……”

    “我想起来了,所有。”

    说着,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人,嘴角勾起的冷笑有些骇人。

    她再次看向白洛庭说:“既然裴森明说我是假的,那么我倒是有一件事要去裴家确认,走吧,跟我一起去,万一我想拆了裴家,你还能搭把手。”

    ——

    听说裴伊月回来了,丁芳华托着生病的身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姐。”

    裴心语搀扶着丁芳华,叫了裴伊月一声。

    自从上次从老宅离开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裴心语听说她晕倒,去过一次医院,但却没有见到人。

    现在看她好好的站在这,裴心语也算安心了些。

    一直以来,裴伊月都为了裴家大小姐的名声克制自己,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举动,除此之外,她也想在自己失散多年的父母面前留下好印象。

    可是现在,她一不是裴家大小姐,二不是他们的女儿,那些克制与掩饰,已经全都没有必要了。

    她坐在沙发前,周身的傲气与以往俨然不同。

    她淡淡的瞥了裴心语一眼,没做声。

    丁芳华的脚步停在楼梯前,对于眼前的裴伊月,她似乎感觉到一丝陌生。

    这些天来,她已经不知道到底谁的话是真的,谁的话是假的了。

    “你来干什么?”

    裴森明皱着眉,语气不善,但更多的却是意外。

    裴伊月冷冷侧眸,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不干什么,只不过上次有些话我没说完,想过来说完它。”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裴伊月弯下眉眼,深邃的笑意让人觉得不安。

    “的确是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是一些陈年旧事而已,就算说出来也不会什么改变,不过,你到处散播谣言说我欺骗了裴家,霸占了裴家大小姐的位子,我现在倒是想问问,这些都是真的吗?那个女人当真是你的亲生女儿?”

    裴森明脸色起了一些微弱的变化,但他却依旧强硬。

    “当然,你以为我认错一次,还会认错第二次?”

    “哈哈。”

    短暂的笑声过后,裴伊月倏然敛起脸上的笑意。

    她站起身,抱着手臂悠然的晃荡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许久,当裴森明磨快没了耐心的时候,裴伊月站定脚步,淡淡的说:“军区大院附近的公园,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题外话------

    小月月原地爆炸,怒踹狐狸精。

    艾玛,写到这,wuli小月终于要释放天性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