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90 小时候的记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0 小时候的记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是蓝先生的意思,他说去妞小时候去过的地方找找,她有可能是想起来什么了。 .”

    蒙小妖有点着急,说话开始语无伦次。

    白洛庭想了想,突然把手机塞回傅里的手里,转身就跑了出去。

    他虽然没有太明白蒙小妖的话,但是他觉得,他好像知道裴伊月会在哪了。……

    ——

    离军区大院不愿的路边,地上一层厚厚的积雪。

    裴伊月穿着单薄的病服,抱着手臂蹲在那,仿佛感觉不到此刻的天寒地冻。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呆滞的目光紧锁着一处,她就像一个没有灵魂又破碎了的娃娃,被人丢在路边,不知何去何从。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车倏然停在她视线当中。

    急速的刹车卷起一层积雪飘荡。

    裴伊月呆滞的眼眸微微一颤。

    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白洛庭急切的从车里走出,看到路边的人,心头猛地一揪。

    他跑过去,脱掉外套裹在她身上,用力的揉搓着她早已冻僵的手臂。

    “笨蛋,你不觉得冷吗?”

    裴伊月抬头看了看天,雪花落在她浓密的眼睫上,让她不由得眨了一下眼睛。

    为什么会有雪?

    不应该是夏天吗?

    迷茫的眼再次看向眼前的人,裴伊月动了动冻僵的唇。

    “你是谁?”

    闻言,白洛庭一怔,搓在在她手臂上的手瞬间僵住。

    他惊恐的看着裴伊月,手上的力度慢慢收紧。

    “小月,你在说什么?”

    “好热啊,为什么小哥哥还不回来。”

    说着,她移开视线,忽略了白洛庭的存在,再次看向前面。

    白洛庭回过头,看着她视线落向的地方,心头一梗。

    他蓦地将人搂过,轻抚着她的头,心中的酸楚令他眼眶泛红。

    “丫头,我在这啊,我一直都在这,你等我很久了是吗,我带你回家。”

    靠在白洛庭怀里的身子从僵硬到一点点的放松,最后完完全全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轻轻点了点头,最后整个人开始变的无力,慢慢的瘫软了下去。

    她睡着了,因为安心。

    白洛庭听着她轻弱的喘息声,深深叹了口气。

    他一直都知道他没有把她认错,现在,他更肯定。

    ……

    裴伊月再次醒来是在医院,所有人都在,包括蓝佑。

    看着她慢慢睁开眼,蒙小妖激动的伏在床边。

    “妞,你可算醒了,你还认不认得我是谁?”

    裴伊月不说话,盯着她看了一会,随后,眼眸流转,一一看过每一个人。

    看到白洛庭时,她的目光顿了顿,也柔和了不少。

    但是看到蓝佑时,她便是看直了眼。

    眼神从呆怔到狠厉,仿佛只用了一秒的时间。

    她倏然起身的动作快的惊人。

    别人不了解她,但是蒙小妖了解。

    她伸手一捞,但却扑了个空。

    眼看着裴伊月朝着蓝佑扑了过去,却没人看清裴伊月是怎么把蓝佑抵在墙角的。

    此刻的她单手扣着蓝佑的脖子,一双眼愤恨到嗜血。

    蓝佑被她扼住脖子几乎透不过气,他张着嘴,两手扒着她的手,却怎么都拉不开。

    “我已经不想家了,你还要对我做什么?”

    裴伊月的怒吼声充斥着整间病房。

    现在的她就像一只不受控制的野兽,令人惊恐,也令人胆颤。

    “妞,妞!”

    蒙小妖吓傻了,蓝佑要是就这么被掐死,那可就完了!

    她赶紧跑过来,想要拉开裴伊月。

    可是她的力气太大,蒙小妖一个人根本拉不动她。

    蒙小妖转头看向白洛庭和傅里,大叫:“看什么呢,快点帮忙啊。”

    傅里回过神,急忙上前。

    拉着裴伊月的手臂一扯……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惊恐的看了裴伊月一眼,似乎不敢相信她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白洛庭缓步走来,并没有太多的急切。

    他伸手覆在裴伊月掐在蓝佑脖子上的手上,柔声劝道:“放开他好不好,有我在,我不会让人再伤害你。”

    许久,裴伊月愤恨的眼眸轻移,看到白洛庭的脸,她手上的力度逐渐的松开了。

    白洛庭淡淡一笑,拉过她行凶的手,顺便把她带进怀里轻轻的搂着。

    “乖,没事了。”

    “咳,咳咳!”

    没了脖子上的束缚,蓝佑大口的喘着气。

    他看了裴伊月一眼,眉心紧拧。

    十六年的药效褪去后是什么样的后果,他真的不清楚。

    但他确定的是,她已经想起了过去的事。

    当初k是觉得她太想家,所以用这句话骗了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居然记得清清楚楚。

    难道真的是他的药封存了她的记忆吗?

    虽然过了这些年,但是却没有抹煞她对当年的任何情感。

    蒙小妖一脸愕然的看着蓝佑,“她这是怎么了?”

    蓝佑喘匀了气,嗓子有些沙哑。

    “应该没什么大事,原本她体内的抗性药是针对她脑中的记忆,现在药效褪了,记忆也会逐渐回来,可能是过去的记忆一时取代了其他的,先观察几天再说吧。”

    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却忘了现在的?

    那就说明她现在谁都不认识。

    傅里狐疑的看向蓝佑。

    “那她为什么会针对你?”

    白洛庭不好奇,但并不代表他不想知道真相。

    能让裴伊月做出这么大的反应,他也很想知道这个蓝先生到底对她做过什么。

    蓝佑并不是懂的巧言善辩的人,被傅里这么一问,他当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蒙小妖默默的吞了口口水,突然扬声一笑。

    “呵呵,哈哈,你这个人,问的是什么问题吗,妞现在神志不清楚,谁知道她犯什么糊涂,蓝先生只是医师,又不懂读心术,他怎么知道妞为什么这么对他。”

    闻言,傅里没说什么,但白洛庭却意味深长的看了蒙小妖一眼。

    有些事一旦知道,他就越看越懂。

    白洛庭没说话,带着裴伊月来到床边坐下。

    裴伊月握着他的手始终不松。

    就跟小时候一样,仅仅一根手指就能让她依赖。

    “饿了吗?”

    温柔的声调就像在哄一个孩子。

    白洛庭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即便她的头脑不清楚,但他更愿意她像现在这样依赖着自己。

    裴伊月想了想,点了下头。

    白洛庭转头看向杵在那的几个人,说:“你们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老傅,帮我去买些吃的。”

    蒙小妖有点不想走,她走到床边看着裴伊月。

    “妞,要不要我在这陪你啊?”

    话说完半晌,裴伊月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

    她的眼睛一直在看白洛庭,蒙小妖心想,这回完了,她是彻底被白洛庭征服了。

    可是想到这,她又有点失落。

    她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啊。

    她怎么能连她都不认识了呢?

    白洛庭抬头看了她一眼。

    “回去吧,这里有我在,有事我会让傅里联系你的。”

    ——

    几天过去了,裴伊月始终只粘着白洛庭一个人。

    她的精神逐渐转好,虽然还是不太喜欢理人,但有的时候也会跟傅里和蒙小妖说上两句。

    白洛庭把她从医院带回酒店,她好像对这并不陌生。

    她的爱好还跟以前一样,睡觉,玩平板。

    但不同的是,她喜欢靠在白洛庭的怀里玩。

    相比以前,她粘人的程度真的不只一点点,就跟蓝佑预料的一样,她封存的记忆一旦被打开,她的感情就会变得跟小时候一样。

    没有时间的推移,她对白洛庭的依赖也没有任何消磨和挥发。

    她的依赖还是一如既往。

    她只想赖着他。

    晚上,白洛庭睡的正熟,突然感觉床动了一下。

    他伸手捞了一下身边的人,摸到的却是空空荡荡……

    白洛庭蓦地睁开眼。

    黑暗中只见一个人影站在窗前。

    单薄的身影站的笔直,不同于她平时的站姿,反而像是上了弦的箭,绷的太过紧迫。

    白洛庭坐起身,刚要下床,就听窗前的人淡淡的说:“吵醒你了。”

    熟悉的淡漠让白洛庭愣了一下。

    这几天来,她跟他说话都是软糯糯的,恨不得柔到骨子里去。

    可是刚刚这个语气……

    白洛庭走到她身后,睡袍轻轻搭在她的肩头。

    “你怎么不睡了?”

    裴伊月身形不动,看着窗外,紧绷的身子丝毫没有得到缓解。

    “不能睡,天黑了。”

    白洛庭皱了下眉,有点听不懂她的话。

    “晚上天当然会黑,为什么不能睡?”

    裴伊月转过身,看着他,漆黑的眸如黑曜石般晶亮。

    她一脸认真,话中带着一丝紧张,又带着一丝坚定。

    “因为会死,你放心,我守着你,不会让你有事的。”

    白洛庭感觉得到她其实在怕,虽然他不懂她在怕什么,但是她口中的那句“会死”却深深的震撼了他。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不会死的,有我在,我们睡觉好吗?”

    裴伊月蓦地握住他的手,灼烈的目光比刚才更加坚定。

    “不行,我不能睡,会有人来杀我们的,你去睡吧,等你睡醒了我再睡。”

    这样的话如果听在别人的耳朵里,也许会觉得她疯了。

    但是,白洛庭却只会觉得心疼。

    因为怕被人暗杀,所以她总是不敢睡觉吗?

    她这些天来的变化,好像是将她小时候全都重新经历了一遍。

    如果她现在的反应真的代表了她的小时候,那么,她是有多少个夜晚像现在这样不敢睡觉?

    她的贪睡,是因为那时候睡得不够,所以才养成的习惯吗?

    白洛庭心疼的摸着她的脸,“好,那我陪你一起守着,这样你也不会太无聊。”

    闻言,裴伊月弯起眉眼笑了一下。

    “也行,但是你要困了就睡,不用管我,我挺得住。”

    白洛庭好不容易把她哄到了床上,两人坐瞪着漆黑的屋子一整夜,直到天亮,裴伊月才慢慢的靠在白洛庭的怀里睡着。

    接下来的两天她的情况还是一样,但好在白洛庭安抚她并不困难。

    白天是他们的补觉时间,可是这一天,白洛庭却被一个电话吵醒。

    看了一眼睡在怀里的人,白洛庭挪了挪身子,悄悄起身。

    为了不让电话声吵到她,他从走出卧室才接起电话。

    “哪位?”

    对方一开口,白洛庭眼眸一缩。

    “见面?好,半个小时之后,丽兰国际酒店。”

    挂断电话,白洛庭睡意全无。

    一个冒牌货约他见面,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

    裴伊月还没醒,白洛庭不敢离开太久,所以约好见面的酒店,就是他住的这家酒店。

    半个小时后,酒店顶楼餐厅。

    看着那长发飘逸、身姿婀娜的人走来,白洛庭微微眯了眯眸子。

    跟上次见面比起来,她当真是有了裴家大小姐的风范。

    这一身行头,少说也要六位数才能下的来,不过用钱堆出来的身份,白洛庭真的好奇她能维持多久。

    假伊月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到白洛庭面前,朝着他笑了笑。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白洛庭微微动了一下眼睫,没什么太大的情绪。

    “没关系,我也刚到。”……

    ------题外话------

    推荐友文:《农女当家:撩个妖孽做夫君》作者,酷美人

    当青梅从梅子树上掉在温君昊怀里,他抱着她俊眉微皱:“年纪轻轻,体重倒是不轻,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吧!”

    青梅一笑:“这位大叔长得不美,想的倒是挺美!就像银子不多,想买的倒是挺多。”

    面对青梅的三从四德,温君昊宠溺一笑:“媳妇个子不高,要求倒是挺高。”

    青梅灿烂一笑:“大叔,不答应的话您应该称呼我许姑娘!”

    “只要你嫁给我,我许你一生又何妨!”

    对于青梅来说,最美的相遇就是一见君昊误终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