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89 没有生命危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89 没有生命危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安静点的意思,难道就是小声墨迹吗?

    这女人,简直是……

    曾岚姬压低的声音在白洛庭耳边嗡嗡嗡的吵个不停。

    白洛庭实在是受不了了。

    他睁开眼,猛地瞪向她。

    “你怎么这么烦人呢?我让你安静点,你能不能别再说话了。”

    曾岚姬弯着的身子倏然直起,她吓了一跳,一脸委屈。

    “我已经很小声了,你还让我怎样?”

    白洛庭郁闷的扶着头。

    他好想把她从窗户上扔下去啊!

    以前他只知道她话多,但也没觉得她这么烦人。

    现在她怎么就跟吃了苍蝇的唐僧似的?

    曾岚姬见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哟,好啦好啦,我不说了,我知道你肯定也为这事心烦呢,但你我劝你还是最好想清楚,到底是要你的青梅竹马,还是要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白洛庭不耐烦的耸开她的手。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谢谢你来看小月,你可以走了。”

    本来就心烦,她还在这咋呼个没完,她到底是哪来的勇气?

    曾岚姬站在床边,并没有被他的逐客令吓跑。

    她两手抱起,看着他叹了口气。

    “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还是陪你吧。”

    “……”

    ——

    蓝佑来到医院,首先去注意的人不是裴伊月,而是坐在床边的白洛庭。

    探究的目光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好奇。

    这个能让黛亲口说出“她的男人”的人,他一直都想见识一下,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在她的心里取代了k的位子。

    白洛庭淡淡抬眸,刚好对上蓝佑的视线。

    蓝佑不动声色的转变目光,朝他轻轻点了下头。

    曾岚姬站在白洛庭的身边,抱着胳膊,就差在脸上写“我是主人”了。

    蒙小妖皱眉看了她一眼。

    “你是谁啊?”

    曾岚姬回视蒙小妖,笑了笑说:“我是曾岚姬,小月的朋友。”

    曾岚姬毫不吝啬的介绍自己,然而得到的却是蒙小妖的一声惊讶。

    “朋友?她除了我怎么可能还有别的朋友?”她惊叫,诧异的眼中不只是不相信,还有一丝鄙夷。

    蒙小妖说的是事实,但听在曾岚姬耳朵里就变成了自负。

    曾岚姬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嘲讽的笑了一下:“有人规定她在这世上就只能有你一个朋友吗?”

    蒙小妖一噎,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想了半天,猛地一惊。

    “你,你刚刚说你是谁?曾岚姬?那你们不是……”

    蒙小妖的手指向白洛庭,然而后面的话却因为顾忌蓝佑没有说出口。

    蓝佑看了她一眼。

    蒙小妖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尴尬的收回手。

    “蓝医生,你先帮我看看我朋友吧。”

    蓝佑走到病床前去看裴伊月,蒙小妖趁机狠狠的瞪了白洛庭一眼。

    什么狗屁男人。

    这几天在这装出一副忠贞不渝的样子,却把前女友带到医院来。

    这是看她昏迷还不够,想把她直接气死啊!

    “喂,你是哪来的医生,靠不靠谱?”曾岚姬盯着蓝佑问。

    这话傅里也想问来着,但是没好意思。

    蓝佑大致检查了一下裴伊月的状况,而后看向傅里。

    “听说你给她验过血,检验结果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傅里拿过病历本递给他。

    蓝佑越过其他,直接看血液检验结果。

    蓝佑一头白发,越看越让人觉得怪异,虽然他外表看起来挺稳重的,但是蒙小妖找来的人,傅里还真是没什么信心。

    “这位前辈怎么称呼?”傅里问。

    蓝佑头没抬,淡淡的说:“蓝佑。”

    “蓝佑?什么名字,怪里怪气的,你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曾岚姬可不是个客气的人,而且她也觉得这个白头发医生很奇怪。

    年纪不大却一头白发,看上去也不像是染的,该不会得了什么怪病吧!

    曾岚姬狐疑的目光越来越明显,而蓝佑却不在意她的注视。

    半晌,蓝佑合上病历本,看了曾岚姬一眼。

    “我是京都附属二院的研究科医师。”

    曾岚姬翻了个白眼,有点嫌弃,“医师又不是医生,你看的好她的病吗?”

    在她的印象里,医师这种职业在医院就相当于吃软饭的,正事不干,专门研究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让这样的人来给裴伊月看病,简直是闹着玩。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蓝佑不在乎她的看法,也不计较她的语气。

    他转身看向傅里,问:“你是她在这的主治医生吗?”

    “我是。”

    蓝佑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医用的药瓶。

    “这是这两年我专门针对她体内的药研究出来的,可以试试看,她体内现有的药效跟两年前比少了很多,她昏迷不醒大概是因为受到了什么刺激,再加上残留在她体内多年的抗性药发挥的余力,只要能清除药效,应该就会醒了。”

    看着蓝佑手里的药瓶,傅里犹豫了一下。

    “蓝先生,您的这个药可以让我先去测验一下吗?”

    蓝佑点了下头,把手里的药瓶递给他。

    “拿去吧,药效需要发挥的时间,想让她早点醒就早些用,不要拖的太晚。”

    “用了你的药之后她能马上醒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洛庭,在蓝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开口。

    蓝佑回头,探究的目光再次将他打量。

    “我不确定,应该要等到她体内的抗性药全部去除之后才会醒,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没有生命危险。”

    白洛庭不是没有感觉到他视线中的异样。

    但是他却不愿意去说穿。

    如果说,裴伊月是某个组织当中的杀手,那么她体内的药一定是他们给她注射的。

    蒙小妖随随便便带来一个人,而这个人自称医师,并且随手就能拿出治愈她的药剂。

    这样如果他还猜不到这个蓝先生的来历,那只能说明他傻了。

    “我先走了,在她醒之前我不会离开北城,有什么事你们可以随时联系我。”

    蒙小妖送蓝佑离开,傅里看了一眼手里的药剂。

    “二少,你觉得这个人可靠吗?”

    白洛庭想到的,傅里也能想到。

    即便这个蓝佑两年前真的给裴伊月看过病,又怎么会有人无聊的去花两年的时间做这样的事。

    白洛庭垂了垂眸子。

    “人是蒙小妖带来的,你觉得她会害她吗?去吧,先检查一下药剂,我想让她尽快醒过来。”

    ——

    裴伊月一睡就是一个星期。

    尽管外面关于她的新闻已经满天飞了,她仍是不管不顾的睡着。

    白洛庭陪在这这么久,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了。

    窄小的沙发上,他已经连着两天靠在那睡了。

    隔天一早,天气阴沉沉的,大雪刚停,外面积雪一片。

    白洛庭睁开眼,动了动酸疼的脖子,刚一起神,脚步蓦地一顿。

    空荡的床上,除了掀开的被子哪里还能见到人?

    恍然中,白洛庭蓦地清醒。

    他从病房跑出,拉着一个护士就问:“这里的人呢?”

    护士一脸茫然的摇头。

    “不,不知道,我是来换班的。”

    裴伊月不见的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闹的整个医院鸡犬不宁。

    傅里带着一些护士楼上楼下的找,最终却一无所获。

    最后去看过监控才知道,她醒了,而且是自己离开医院的。

    急切中,白洛庭拧紧了眉。

    裴家她回不去了,她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她唯一能联系的人就只有蒙小妖。

    但是傅里刚刚给蒙小妖打过电话,裴伊月并没有去她那。

    她是凌晨四点从医院离开,到现在都已经四个多小时了。

    外面下着雪,她连外套都没穿,她能去哪?

    突然,傅里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蒙小妖打来的电话,他赶忙接起。

    “怎么样,人找到了吗?”

    “没有,我没有见到人,我刚刚去找了蓝先生,蓝先生说,我们可以去她小时候去过的地方找找。”

    “小时候?”

    傅里奇怪的同时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紧着眉心,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索性拿过他的手机放在耳边……

    ------题外话------

    想要票票打赏花花钻钻~哎~(心疼的抱住美丽的善良的可爱的聪明的机智的自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