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88 就是娶错人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88 就是娶错人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药效会在她体内维持多久谁也说不准。.

    裴伊月离开京都之前,蓝佑给她验过一次血,当时药效已经很轻了,所以他估计就在这几年她一定会有一次状况。

    裴伊月一直睡着,蒙小妖哪知道她有什么状况?

    她大致想了一下,说:“她,她就跟睡着了一样,没什么特别的状况,但就是怎么都不醒,哦对了,之前她说过自己会出现头脑一片空白的情况,这跟她晕倒有关系吗?”

    电话里,蓝佑沉默了一下。

    毕竟是试验品,他也不能确定她的症状跟晕倒有没有关系。

    “依兰,你在那边安排一下,我明天过去。”

    “好,好,我安排。”

    蓝佑亲自过来,裴伊月清醒的几率就大了一倍。

    蒙小妖松了口气,同时也在想着要怎么去跟傅里和白洛庭说。

    挂断电话,蓝佑把手机还给k。

    k始终盯着他,蓝佑知道他想问什么。

    “抱歉k,我现在不能给您一个确定的答案,不过,如果黛真的醒过来,怕是以前的那些事她都要记起来了。”

    闻言,k隐隐蹙眉。

    “有没有办法让她继续维持以前的样子?”

    蓝佑一直说药效发作就在这几年,但是k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

    他不知道她的过去有没有什么难忘的记忆,他怕的,是她想起裴森明把她亲手交给他的事。

    裴家现在的状况,她肯定已经失望至极。

    如果这时候被她想起这些,怕是她要连他也一起恨了。

    蓝佑看了k一眼,摇了下头。

    “如果继续给她注射,这些年的记忆就会跟她过去的记忆一同消失,这样一来,黛也不在了。”

    当年把黛带走时,k只有十七岁。

    蓝佑看着他从一个少年变成如今心思沉稳的k,他从揣摩他的一切到如今的模棱两可,他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强大,似乎也能看到他的未来。

    他越来越不懂他的心思,他唯一明白的,就是他对黛的感情。

    那种淡漠中的关心,注视中的渴望。

    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早就爱上她了吧。

    从未有过的叹息声从k的口中溢出。

    他闭上眼,点了下头。

    “我懂了,你去吧,不要让她有事。”

    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回到他的身边。

    可如果连黛都消失了,那么他还如何留得住她……

    ——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裴家的这点事公之于众。

    裴氏会议室,裴伊月撤职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

    自从裴森明出事以来,整个公司几乎都是有裴伊月来打理。

    包括跟安氏的合作案,全都是她一手抄办。

    现在说换人就换人,而且外面还有谣传,说裴伊月根本不是裴家大小姐,真正的裴大小姐另有其人。

    谣言四起,大家都会好奇。

    如今又撤了她总裁的位子,难道谣传都是真的?

    会议中,突然一个人闯进。

    一身正装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他看了一眼在座的人,说:“打扰各位开会,抱歉,我们安少有话要说。”

    电脑接到屏幕的放射器上,安希颜那张嚣张的脸赫然显现。

    安希颜现在是裴氏的投资商,两家的合作案正在进行当中。

    对于他们来说,他现在是财神爷一样的存在,得罪不起。

    安希颜邪肆的笑脸透过屏幕,仿佛跟之前来这的时候有些不同。

    那冷讽的笑意,似乎透着一股难以琢磨的情绪。

    “听说你们公司的总裁要换人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闻言,众位董事面面相窥。

    这事他们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居然这么快就听到风声了。

    裴森明看着视像中的人,“没错,从今天开始她跟裴氏没有一点关系,安少,你问这个做什么?”

    安希颜低下眼睫,扯了一下嘴角。

    嘴里喃哝的说:“没有一点关系,很好,那我再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她,是不是跟你们裴家也再无关系?”

    安希颜既然能让他的秘书闯进会议室,就说明他听到的消息已经得到确认。

    他现在要听的是裴森明自己承认,因为只有他承认了,他才能继续做下面的事。

    裴森明沉着脸,不带一点犹豫,“是,她跟我们裴家也不再有任何关系。”

    “呵呵。”

    安希颜轻笑两声,有些不屑。

    “既然她跟裴家和裴氏都没关系了,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我要撤资。”

    闻言,裴森明一怔。

    整个会议室进入一片唏嘘当中。

    其中一个董事说:“安少,您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合作案已经开始进行了,您怎么能撤资呢?”

    安希颜长腿一翘,抬起架在电脑前的桌面上,黑色的皮鞋就这样晃晃的落入大家的视线。

    他垂下眼,浓郁的眼睫遮住了瞳孔中的微凉。

    “合作案进不进行关我屁事?我当初之所以投资你们裴氏,是看在小乖的面子上,说白了,我投资的不是裴氏,是裴伊月,现在她既然跟裴氏没有关系了,我当然要撤资,你以为就凭你们,有资格让我平白掏出几个亿?”

    安希颜的话说的直白,众人无语凝噎。

    可是合作案进行一半突然撤资,他们从哪还能挪出资金来填补空缺?

    之前出了那档子事,如今才刚消停一点,现在要是再折腾一下,谁能保证裴氏还能熬得过这关?

    “安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只要你不撤资,什么条件我们都会满足。”

    这话是裴俊海说的。

    当然,他也知道安希颜的条件是什么。

    以前他从没想过跟谁去争去抢,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的确该为那个孩子争点什么了。

    裴森明不满的看了裴俊海一眼。

    他虽然知道裴俊海是故意这么说,但是面对公司现在的状况,裴森明也没办法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安希颜架在桌子上的脚晃荡了几下。

    漆黑的眸子睥睨的看着摄像头。

    “我没什么条件,总之,小乖在裴氏,资金就在裴氏,小乖要是不在……那么我就只能跟你们说抱歉了。给你们两天的时间考虑,考虑好了联系我的秘书,不打扰你们开会了,拜拜~!”

    影像视频倏然一黑,屏幕上的人已经下了线。

    单秘书合起电脑,直接越过裴森明看向裴宗。

    “秦秘书知道我的联系方式,董事长考虑好之后再联系我吧,再见。”

    单秘书走了,只留下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

    在座的每个人心里都对安希颜的举动揣测不宁。

    他一口一个小乖也就算了,他想撤资也没人拦得住他。

    但是,他现在却给了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说好听了这是个机会,可是说白了,他就是在给裴伊月争取机会。

    他用他的资金来换取裴伊月在裴氏的地位。

    他知道裴氏需要这笔钱,即便他们最后选择的是放弃,对安希颜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此刻众心所向,全都偏向于留下裴伊月。

    因为她一旦离开,不仅没了资金,就连她手头上的工作也没人接手。

    裴宗考虑再三,说:“这件事暂时先这样,不要有任何改动,合作案照常进行。”

    意思就是,裴伊月还是裴氏的总裁,也许只是暂时的,但最起码现在还是。

    “董事长……”

    裴森明想说什么,裴宗却没有给他继续往下说的机会。

    裴宗微微侧眸,却没有正眼看他。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

    裴家的这些事是张君兰放出去的消息。

    而裴森明,顺水推舟,更是在这绝妙的时期开了记者会,把假伊月昭告天下。

    丁芳华已经弄不清事情的原委了,更分不清哪个才是自己的女儿。

    裴森明把伊月丢掉的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回家后她一蹶不振,便卧床不起。

    裴伊月还在昏睡,然而整个北城却在围绕着她大肆探讨。

    白洛言听说了这件事,愕然至极。

    来到医院,却见白洛庭一脸疲惫,仍是寸步不离的守在裴伊月的身边。

    “小庭,裴家的事你听说了吗,什么叫她不是真的裴伊月?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面的那些传言白洛庭已经懒得去听。

    她是不是裴伊月,他也不在意。

    他闭上眼,默默的叹了口气,似乎有些烦躁。

    “你如果觉得裴家的那个女人是小月的话,那你就你去找她好了,裴家的事,我现在没心情去管。”

    “可是……”

    “没有可是。”

    白洛庭硬声打断白洛言的话。

    他稍稍侧首,眼眸深邃。

    他看向一脸纠结的白洛言,“我说了,如果你觉得那个是她,你去找她好了,我不会再跟你争。”

    白洛庭的耐心已经到了极致,向来婉转的话也变的开始露骨。

    他一直都知道白洛言喜欢裴伊月。

    不只是小时候,就连现在的她,他也同样喜欢着。

    可是现在,如果他喜欢的只是裴伊月这个名字的话,那么白洛庭决定让给他,因为他只要拥有眼前的这个人就好了。

    白洛言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着的人。

    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自己。

    毕竟是裴森明自己说的她是假的,他难道会连自己的孩子都认错吗?

    “小庭,这件事还是查一下吧,不管她是真是假,她既然嫁到我们家,我们总要知道她是谁。”

    “她是谁?”

    白洛庭嘲讽一笑。

    “你愿意查就去查吧。”

    他如果真的能查到她是谁,就不会这么多年一直追着那个连男女都分不清的“黛”。

    如今他要抓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躺在他面前,而他却说要去查。

    真是好笑。

    白洛言知道他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先走了,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妈那边……”

    白洛言的话还没说完,白洛庭冷眸一侧,阴森森的说:“不要再来了,任何人都不要来,我现在没心情应付你们。”

    白洛庭的怒始终压抑着。

    他始终都要叫陈珏琴一声妈,为了这声称呼,他不得不忍下她对裴伊月做的一切。

    可是这种忍耐对他来说是有限的。

    他不想爆发,但前提是他们不要再来招惹他。

    第二天,蒙小妖去机场接蓝佑,然而在蓝佑来医院之前,曾岚姬先来了。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她到底是不是你这些年一直找的那个人啊?”

    四天了,白洛庭终于有些撑不住了。

    他闭着眼,疲惫的揉着额角。

    听着曾岚姬咋咋呼呼的声音,他更是觉得头疼。

    “你能不能安静点?”

    安静?

    曾岚姬看了一眼睡着的裴伊月。

    她压低了声音,走到白洛庭身边,弯下身子凑近他耳边,继续念经……

    “诶,我听说她不是裴家大小姐,那这么说你就是娶错人了,现在怎么办啊,你找了她这么久现在发现找错人了,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回去找那个真的裴伊月啊,那她怎么办啊,你们都结婚了,你不会为了这事再跟她离婚吧?”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