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一定是弄错了,这不可能。”

    裴俊海知道裴森明一直都不喜欢裴伊月,但是弄成现在这样,也实在太过分了。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裴森明是从哪找来的,但是他知道,裴伊月一定不是假的。

    假伊月似乎很依赖裴森明,而裴森明也没有像对裴伊月那样对她抗拒。

    站在裴森明身旁的女人低着头,似乎很胆小,“爸,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有两个我?”

    这话问的还真像是个笑话。

    可是裴伊月这会儿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从大家的表情来看,似乎除了裴俊海,没人愿意相信她才是真的那个。

    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裴伊月已经不在乎了。

    她对这个家早就已经失望透顶,也不怕他们再多弄出些事。

    裴森明站起身,丁芳华伸手拉了他一下。

    丁芳华眼中的为难和纠结很明显,自己丢了多年的女儿好不容易找回来,现在告诉她弄错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受。

    “这里有两份亲子鉴定,其中一份是你的,另一份是她的,你自己看吧。”

    裴森明把手里的亲子鉴定书丢在桌面上。

    裴伊月没有走近,只是凉凉的看了一眼。

    看?

    还有这个必要吗?

    人都已经领到这了,难道不是已经确认了吗?

    裴森明把所有人叫来,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裴俊海不相信,看到他拿出亲子鉴定的那一刻,他更是愕然。

    他猛然站起,激动道:“不可能,这两份确认书一定有问题,大哥,你到底是从哪找来的这个女人?”

    确认书当然有问题。

    因为上面写着,这个假的裴伊月是裴森明的亲生女儿!

    裴森明冷冷的看了裴俊海一眼。

    “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鉴定是我亲自去做的,难道还有假?还是说,你知道一些我们大家都不知道的事?”

    整件事除了裴俊海,只有裴宗最清楚。

    但是此刻他却一言不发。

    裴伊月是他亲自确认之后才带回来的,她的身份绝对不会有假。

    裴宗现在想知道的是这个假伊月的目的。

    她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骗了裴森明,还有,她到底为什么要假装裴伊月混进裴家。

    裴雨菲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红肿的眼睛始终看着裴伊月。

    经过昨天,裴雨菲已经分不清身边的人对她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了。

    叶彦杰对她说变就变,她当然知道其中有裴伊月参与的原因。

    她口口声声是为了她好,但如果她真的是假的,那么她口中的好,还会是真的吗?

    裴伊月单手插着外套口袋,清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看向裴森明,漆黑的眼淡漠无光。

    “既然你说她是你的女儿,那就是吧,裴家大小姐这个位子,我让。”

    她的冷静,她的清高,她的一切都碾压在场所有的人。

    纤瘦的身子撑起那挺拔的背脊,面对这样的事,她丝毫不显落魄。

    一句清清淡淡“让”,让所有人的心里都跟着震颤。

    她是对这个家多么的绝望,才能这么冷静的说出这个字?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在裴森明身后唯唯诺诺的人,犀利的目光仿佛想要看透她的真身。

    “裴小姐,恭喜你在被自己的父亲亲手丢弃十六年之后能重新回到裴家,希望你们父女之间可以不计前嫌的好好生活,裴家大小姐这个位子,我‘还’给你,从今往后,我跟裴家再也没有一点瓜葛。”

    “等一下。”

    见她要走,张君兰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怎么,就想这么走了?你在我们裴家吃香喝辣了这么久,难不成走了还想带走整个裴氏?你居心叵测的混进我们裴家,目的就在这吧?”

    裴伊月可以忍的白洛庭都可以忍,但他唯一忍不了的,就是别人对她的斥责。

    他们既然说她不是裴家的孩子,那么他们就没有一个人再有资格这么跟她说话。

    白洛庭一个大步上前。

    裴伊月却快他一步的拉住他。

    白洛庭眉心一紧,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皱眉不是因为裴伊月拉住了他,而是因为她的手在发抖,还有她手上的力气更是大的惊人。

    他以为她真的漠视了这些人,原来,她是在忍。

    “居心叵测的人到底是谁,大家心里清楚,不过从今往后这都不关我的事了,我不会再去裴氏,我说了,我跟裴家再无瓜葛。”

    她的离去是那么的决然。

    裴心语再想说什么,裴伊月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看着裴伊月离开的背影,裴心语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她转头看向裴森明,“爸,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就算她不是真的,那也是你们找回来的,她有什么错?”

    是啊,她有什么错?

    从头到尾她只是一个丢失的孩子,被家人找回来之后,现在又说她是居心叵测的骗子。

    裴雨菲低下头,轻笑出声。

    一个小孩在这种时候突然笑了,似乎有点惊悚。

    在所有人看过去的时候,她缓缓起身,走到假伊月面前。

    “听到我姐刚刚说的话了吗?她恭喜你跟亲手丢掉你的父亲重新团聚。亲手丢掉……现在又亲自找回来,大伯父真会玩。”

    ……

    门外,裴伊月紧绷的身子终于忍不住发抖。

    口袋里的那只手,早已紧到张弛不开的地步。

    白洛庭拥着她发抖的身子,有些不安。

    他轻轻揉搓着她的肩头,他想要安抚她,但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你还有我。”

    决堤了泪倾流而下,随之而出的是种种的失望与痛心疾首。

    她以为,她知道自己走丢的事实已经是很绝望的事了,但是没想到,更绝望的是裴森明到现在都不想要她。

    这样的家对她来说有何意义?

    她期盼了十多年的地方,到头来只是这样一个存在。

    泪水模糊了视线,眼前一片虚无。

    前行的脚步渐渐不听使唤,脑中的空白越来越明显。

    终于,当那最后一丝光线消失的同时,她整个人朝地上瘫了下去……

    白洛庭一把扶住她,才发现她已经失去了意识。

    裴伊月倒下的时候刚好裴俊海从里面走出。

    他一怔,大步走来,“这是怎么了?”

    白洛庭拧着眉,看了他一眼。

    “从今往后,这丫头是我一个人,她的事,不需要你们裴家人来管。”

    说完,白洛庭一把将裴伊月抱起,开车离开。

    ……

    裴伊月在医院昏迷三天了,然而所有医生都查不出她是什么症状。

    白洛庭没日没夜的守在她身边,三天了,他连眼睛都没合一下。

    阴沉的眸底除了担心还多了一层冷冽。

    他把这次的事归在裴家身上。

    但凡她有一丁点差错,他一定毫不犹豫的端了裴家。

    一个不留!

    这三天来,除了白洛言和蒙小妖,就只有裴心语来过。

    但是裴心语并没有见到裴伊月,因为她是裴家人,白洛庭拒绝任何一个姓裴的再接近裴伊月。

    “你要不要去睡会,妞还是让我来看着吧。”

    白洛庭满脸的沧桑,胡茬也长出了一层,三天没合过眼的他,眼窝早已深陷。

    蒙小妖看不下去,想劝他睡会。

    可他却仍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握着裴伊月的手始终不肯松。

    “不用。”

    一阵开门声,傅里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脚步有些急,手里还拿着一张化验单。

    白洛庭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经不对他的验血的结果抱有期望。

    “检查结果出来了,她不是身体有问题,而是有人曾经在她的身体里注射过一种抗性药,这药应该是在很久以前注射的,至今为止已经挥发的差不多了,上次给她验血的时候因为药量太浅我没有发现,这次我仔细验了一次,也找了几个资深的医生跟我一起,绝对不会错。”

    “有什么办法让她醒过来?”白洛庭声音很低。

    他现在不想听他们检查的结果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她体内到底是抗性药还是毒药,他只想让裴伊月快点醒过来。

    已经三天了,他不知道她还要睡上几个三天。

    这样的煎熬他受不了。

    “这种药的药效很奇怪,明明已经淡到难以察觉,却引发了这种症状,我还需要研究一下。”

    闻言,白洛庭失望的叹了口气。

    “要多久?”

    “我会尽快。”

    一旁,蒙小妖一脸惊色的看着床上的人,眼睛一眨不眨。

    她居然忘了,当初她和裴伊月一起离开京都来到北城,离开之前k曾单独找过她。

    他说,如果有一天黛出现了什么奇怪的病状,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过了两年,她根本就不记得这事了,要不是傅里刚刚说什么药,她根本想不起来。

    蒙小妖蓦地回神,“呃,那个,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妞在京都的时候好像也昏倒过,当时有个医生,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联系到他,我回去找一下他的联系方式,你们先在这陪着她。”

    蒙小妖急三火四的冲出去,就连傅里想问问那个医生是谁的机会都没有。

    傅里忧心的看了白洛庭一眼。

    “二少,你这样会累垮的,实在不行我在这守着,你还是回去睡一会吧。”

    白洛庭轻轻摇了下头。

    “不了,我没事。”

    裴伊月不醒,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要守着她,总不能自己先倒下。”

    白洛庭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在傅里看来就是认同了他的话,他走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疲惫的眼望着那睡着的人,白洛庭握着她的手一刻都不舍得放下。

    “丫头,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没了裴家,你连我都不要了吗,我知道你难过,但是看你这样你要我怎么办?丫头……”

    “丫头……”

    “小丫头……”

    裴伊月模糊的意识当中,一个青涩的男孩的声音不断的叫喊着。

    她感觉的到那是在叫她。

    她想回应,却怎么都做不到……

    “你确定要把这个孩子交给我?”

    “往后这个孩子是死是活都与你再无干系。”

    “你想家吗,我有一个让你不想家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蓝,给她注射。”……

    ——

    “k,黛昏迷三天了。”

    蒙小妖急切的声音透过电话,只听对方一声怒叹。

    “为什么不早说?”

    “我……对不起,我不记得了,k,您有办法帮她的对不对?我现在要怎么做,她要是在这么睡下去我怕……”

    “依兰。”

    电话换了个人接。

    蒙小妖听得出来,是蓝佑。

    “蓝先生,你有办法救她吗,她现在昏睡不醒,这边的医生全都没有办法。”

    蒙小妖嘴上这么问,但她知道,蓝佑一定有办法。

    傅里说的什么抗性药,这世上除了蓝佑,还有谁能注射到黛的身上?

    “你别着急,跟我说说她的情况。”

    裴伊月体内的这剂药,是当初蓝佑研究出来的试验品。

    当初他只是想在一个人身上试一下,而裴伊月正巧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可是谁都没想到,当初那个柔弱的小女孩会成为今天的黛,而这药,一旦注射便没有办法去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